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六百六十章冲动
    “血河斩!”郎堃大吼一声,手中战刀一抖,接着蓦然劈斩而出。

    一道十余丈大小的血色匹练飞射而出,散发出刺目血光,朝着西门雪席卷而出,气势极大,仿佛一条汹涌血河横空临世,排山倒海而来。

    刀芒所过之处,虚空为之颤抖,裂开一道粗大裂隙。

    西门雪眼见此景,脸色也有些苍白,口中飞快念念有词,两手疾挥。

    她此刻身前蓝光加速汇聚,顷刻间凝聚成了一朵一人多大的蓝色冰花,绽放出大片晶莹的蓝光和一股奇寒之力。

    石牧目光一闪,心中掠过一丝诧异,这些蓝色冰花散发出的寒气,几乎可以赶上九转玄功二转的至阴之力,不知西门雪施展的是何秘术。

    就在那道血色匹练带着狭长的空间裂缝,席卷至西门雪身前时,此女玉手往身前一指,蓝色冰花顿时飞旋而出,迎向了血色刀芒。

    轰隆!

    两者轰然相撞,发出一声惊天巨响。

    一红一蓝两道光环在半空交织碰撞,竟然不相上下,周围气流翻滚,周围众人都被朝后推了出去。

    石牧身体负手而立,在劲风中稳稳站立,眼中淡淡金光闪烁,光环深处虽然光芒耀眼,但是里面的情况仍清晰呈现在他眼中。

    血色刀芒虽然气势恢宏之极,但是那蓝色冰花当真有不测神通,随着花瓣急速旋转,大片寒气飞快渗透进了刀芒之中,使得血色刀芒光芒越来越黯淡。

    郎堃眼见此景,口中发出一声怒吼,身上血光大放,双目也变得血红一片,五官扭曲,显现出疯狂之意。

    但见其双手握住血色战刀,再次由下至上的劈出,又是一道宏大血色刀光飞卷而出。

    西门雪手中法决连连变化,蓝色冰花光芒大放,“嗖”的一声,一道纤细蓝色光线从冰花中央电射而出,迅疾无比的打中了那道宏大血色刀光。

    咔嚓!

    血色刀芒一下碎裂开来,蓝色光线去势丝毫不减,迅疾无比的洞穿了郎堃的肩膀。

    一层蓝色冰晶顿时在其肩膀处弥漫开来,整条手臂顿时被冰层覆盖,并朝着身体部位延伸。

    郎堃发出一声大叫,仿佛野兽受到重伤,充满愤怒,凶暴之意。

    他竟然不顾身上蓝色冰晶蔓延,忽的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在血色战刀之上,手中血色战刀散发出的血光再次大盛,隐隐凝聚成一条盘绕而上的血龙形状。

    “郎师弟,不可!”绿发青年脸色大变,急声喝道。

    离尘宗内明令禁止私斗,虽然往日对于一般的切磋比拼,由于八大观主都秉承默许态度,宗内高层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两人争斗如今已到了生死相搏的程度,若是郎堃在此动用杀招,当真重伤了西门雪,他们也要受到严厉惩罚。

    然而郎堃此刻神智似乎已经有些混乱,对于绿发青年的呼喊恍如未闻。

    轰隆一声!

    血色战刀从其手中脱射而出,犹如一道狂暴的迷你血蛟般朝着西门雪疾射而去,威势远在刚刚两道刀芒之上,直奔西门雪面门袭去。

    西门雪感受到这股沛然威压,俏脸苍白,其手中白色玉尺连连挥舞,白光连闪,身前寒气大盛,瞬间凝结出数堵冰墙。

    冰墙刚刚凝成,血色战刀已经轰然而至。

    咔咔咔!

    一连数声脆响,这数堵冰墙仿佛豆腐一般,被触之即溃,眨眼变成一堆粉碎。

    西门雪眼中终于露出仓皇之色,显然没有预料血色战刀威力竟能强大至此,双足连忙一点地,身体倒飞而出,手中掐动法决,似乎要再施展什么手段。

    “死!”

    郎堃大喝一声,双目血光一盛,双手握于身前,食指与无名指相对往前一指。

    血色战刀刀芒大放,发出一声犹如野兽咆哮般的啸声,一闪之下便追上了西门雪,当头斩下。

    周围顿时传来一阵惊呼!

    便在此刻,人影一花,西门雪身前凭空多出一个人影,紫发紫色眉,赫然正是扮作雷绩的石牧,

    但见其两手紫色电芒大放,手指连动,一道道紫电剑气从其指尖绵延不断的飞射而出,交织成一道雷电剑网。

    血色战刀劈在雷电剑网之上,电网立刻崩溃,不过战刀下劈之势也缓了一瞬。

    此时石牧右手紫色电光大放,赫然趁着此前的瞬间间隙,朝着战刀一把抓去。

    铿锵一声金铁交击的巨响!

    血色战刀竟然被石牧单手抓住,紫色电芒溃散开来,露出他的手掌,上面浮现出一层细密金色鳞片,鳞片外闪烁着黑白两色奇光,凝聚成一层光盾,正是这光盾挡住了大半战刀下劈之力。

    电光溃散只是一瞬,下一刻便立刻恢复原样,紫色电芒立刻将金色鳞片,黑白光芒都覆盖了起来。

    血色刀芒缓缓减弱,露出了里面的情况。

    “雷绩师兄,你……”西门雪看着石牧,眼中露出惊讶之色,也隐隐有些失神。

    附近一众离火观弟子神情惊骇,呆呆看着石牧,不少人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对面,那绿发青年等人脸色更是大变。

    “去!”

    石牧右臂一挥,一缕至阳白光从其掌心飞射而出,狠狠轰击在血色战刀之上。

    血色战刀如遭重创,倒飞而回,上面的血光消散不少。

    郎堃怒吼一声,正要再次发起反击。

    就在此刻,他身旁绿影一闪,那个绿发青年鬼魅般出现,手臂一挥,幻化出道道指影,轻点在郎堃胸口小腹各处。

    郎堃眼中血光一闪,飞快消散,眼神慢慢恢复了清明。

    他左半边身体被蓝色冰晶覆盖,身体一软,几乎倒下,被绿发青年一把扶住,这才站稳。

    “想不到才这么些年没见,雷绩师弟实力竟已如此高强,真是好手段,佩服,佩服!”绿发青年目光看向石牧,眼中锐芒闪过,说道。

    “不敢当李澈师兄如此盛赞,几位在我们离火观也威风的够了,今日比试便到此为止,如何?”石牧双目微眯,没有躲避的与对方对视,口中说道。

    他散去手中紫色电芒,右手上的鳞片,黑白光芒自然也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嘿嘿,今日郎堃师弟和西门师妹只是寻常切磋而已,不过雷绩师弟既然都如此说了,我们自然要给你这个面子,我们走。”绿发青年李澈嘿嘿一笑,挥手抓过那柄血色战刀,一摆手,旁边几人立刻架着郎堃,朝着远离谷口的方向,飞快而去。

    “多谢雷绩师兄援手。”西门雪看着石牧,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拱手行了一礼。

    “你我份属同门,出手相助本来就是理所应当,西门师妹不必在意。”石牧淡淡说道,对西门雪点了点头,而后转身招出白鹤,身形一晃的踏足其上。

    白鹤通识灵性,不用石牧指引便翩然飞起,朝着洞府方向飞去。

    其他离火观弟子纷纷让开道路,望向石牧的目光和之前大为不同,那个棕发高大青年林董看向石牧,眼神也闪烁不定。

    只是他们都没发现的是,在不远处的山峰半山腰一座洞府门口,一个姿容妖娆的青年道姑孑然而立。

    她的目光从半空中白鹤上的身影上移开,落在了山谷口的西门雪身上,随后便转过身子,朝洞府中走去,自始至终,脸上淡漠如水,没有一丝表情波澜。

    “想不到雷绩师弟平日里颇为低调,其实力竟如此强大,看样子似乎还在秦罡师兄之上。”

    “是啊!说起来,我也有些时日没见雷绩师弟在外走动了。”

    “听说雷绩师弟以前常年跟随秦罡师兄身后,与秦罡师兄关系不错,这次那郎堃是触到雷师弟霉头了。”

    “话说这次昆仑圣墟选拔,原本以为我们离火观少了秦罡师兄,成绩定然不理想,不过有了雷绩师弟,看来我们又大有希望了!”

    众人议论纷纷,不过言语间都颇为兴奋,浑然没发现,西门雪早已悄然离去。

    此处的争斗虽然极烈,但是也只有短短片刻,似乎并没有引起离火观长老们的注意。

    众人唾沫横飞的议论了一阵,便纷纷散去,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石牧没有在外面多停留,很快便回到了洞府,关上了大门,坐了下来,心中却是颇为懊恼。

    此番出手,实在有些不智,只是刚刚看到西门雪遇险,身体竟然忍不住就动了,险些暴露了他的身份,让其和烟罗陷入危险境地。

    不过一想到那个娇柔倩影,他眼中在此露出一抹复杂之色。

    半晌,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盘膝做好,继续祭炼起了破雷剑。

    闭门数日之后,“雷绩”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洞府之外。

    石牧此刻正盘坐在白鹤之上,朝着离火峰方向飞去。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白鹤头颈向下一引,双翅舞动着朝离火峰的半山腰处落了下去。

    还未等落到地面,石牧就看到山腰处的一座洞府前,正站着一个高大男子。

    但见其袖袍一扬,身前金光闪耀,一柄宽大的芭蕉扇凭空浮现,随风轻摆,而后其身子一晃,便出现在芭蕉扇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