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六百五十七章 对质
    下半月了,忘语向大家求下月票哦!

    ……………………

    百余丈外,两个缓步而行的人影出现在石牧与烟罗视线中。

    一个长相宽厚的青年男子,双耳耳垂极大,甚至垂到了肩膀。

    另一个绝美少女,紫色长裙,秀如云,却是西门雪。

    石牧双目眯了眯,心中暗道糟糕,之前的雷绩神魂本就残破不堪,加上搜魂秘术本就无法还原全部记忆,搜魂得知的信息之中,竟没有这个大耳垂男子。

    “你们怎么才回来,师尊他老人家已经久候多时了。对了,怎么只有你们两人,秦罡他们呢?”大耳男子看了石牧和烟罗一眼,问道。

    石牧心中念头急转,正要回话。

    “此事我们正要向师尊禀告,此次任务中间出了些差池,导致白云观余孽逃走,西门师妹不愿追击,并擅自离开队伍。秦罡师兄为了追讨余孽,只好带着我和雷绩师兄等人继续追赶,哪知那些余孽竟然另有帮手,设下埋伏,一番激战下,秦罡师兄和其他师兄弟不慎陨落,只有我和雷绩师兄侥幸逃脱。”烟罗忽的厉声说道,单手一指西门雪,目光中满是怨怒。

    “什么,此事当真?”大耳青年闻言大惊,一旁的西门雪也是脸色一变。

    “我们亲身经历,秦罡师兄已经陨落,岂能作假!”烟罗恨声道,眼圈竟隐隐有些红。

    大耳青年脸色一沉,转头看向西门雪,问道:“西门师妹,你为何不随队追击白云观之人?”

    “大师兄,秦罡师兄他们出事,我也很难过,但是此事并非如林桃师姐所言那般。当日我离开是因为秦罡师兄出手击杀了6朗师弟,心中不忿,这才离队而走,并非有意撇下他们。”西门雪很快恢复了镇定,口中如此说道。

    大耳青年听闻此话,眉头皱了起来。

    “秦罡师兄和十几个弟子陨落,此事事关重大,需要尽快禀告师尊知晓,由他老人家定夺,你们都随我来吧。”大耳青年沉吟良久,叹了口气,说道。

    他说完,便朝着离火观方向的传送阵走去,西门雪回望了石牧和烟罗一眼,秀眉微蹙,随后转身跟了上去。

    石牧有些目瞪口呆的看了烟罗一眼,没想到烟罗竟能扮的如此逼真,倒让他有些意外,自愧不如。

    烟罗此刻却已然恢复了此前的清冷,淡淡瞥了石牧一眼,迈步前行。

    石牧看着烟罗的背影,心中彻底松了口气,抬步跟了上去。

    石牧、烟罗与西门雪三人跟在大师兄的身后,走进离火位传送阵法中。

    四人刚一站定,各自铜牌上八卦图案中的离火位上亮起一阵光芒,继而嵌在阵法之中光芒大作,将四人的身影吞没了进去。

    石牧只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便已经物换景移,到了另一方界域。

    刚一走出阵法,石牧便觉得一股浓郁的天地元气扑面而来,此处灵力丰沛之程度,竟一点不亚于青兰圣地第二层。

    在石牧眼前出现的,是一道延绵数千里的青翠山脉,眼前近观处,逶迤的山峦如同波涛般起伏,目光远及处,朦胧的山峰如同笼着一层轻纱般看不真切。

    一座座青翠欲滴的山峰间,夹杂着一道道银白色的灵瀑,氤氲出无数雾气,在阳光的映照下飞出道道彩虹,看起来美轮美奂。

    远处最高的那座巍峨云峰,如同仙山秘境一般笼罩在奶白色的烟云中。

    石牧目光一闪,根据雷绩的记忆来看,这里正是离火峰。

    “秦罡师弟往日虽然骄纵,但毕竟是师尊的亲传弟子,一直深得他老人家喜爱,这一次师尊必定要大雷霆了。一会儿回了观中,见了师尊他老人家,你们言语间一定要谨慎。”大师兄走下传送阵,略一犹豫,回头对三人说道。

    听闻此言,石牧心中对这个面相宽厚的大师兄多了几分好感,正要开口说话,就听烟罗已经开口应道:“师尊的脾气我们都知道,我们哪敢触怒他老人家呀!关于白云观之事我们自会如实禀告,不会多言的。”

    说完,她还不忘用眼角瞥了西门雪一眼。

    西门雪脸上闪过一丝恼怒,但只是稍纵即逝。

    看着烟罗的神态举止,石牧不由得一怔,这哪里还有半点烟罗的影子,简直就是林桃复生站在了这里一般。

    “那就好,我们这就走吧。”

    大师兄又叹了口气,手腕一翻,祭出了一辆宽大的金色长方形飞车,其上符文道道,宝光阵阵,显然是一件品阶不低的飞行法宝。

    待几人上了飞车后,大师兄手掌一挥,飞车便稳稳飘升而起,忽地一下冲出了百丈,在空中划过一道金光,朝着离火峰飞舞而去。

    立身在飞车之上,阵阵劲风从耳边呼啸而过,石牧低着头仔细打量着这方界域的环境,就见身下的苍莽山林中,隐约掩映着许多造型古朴的庭院建筑,和一些人工梳理出的灵田。

    半空之中,还不时有一些穿着道袍的弟子,驾着诸如仙鹤巨鹰等灵禽从身旁经过。

    一刻钟之后。

    金色飞车穿过山腰间的那层浓稠的云雾,飞上了离火峰顶端后,朝着其上的一座古朴道观落了下去。

    这座古朴道观坐落在峰顶上的一处断崖前,占地面积并不十分大,却显得十分孤绝,颇有一种神秘之感。

    石牧望了一眼道观山门,见其与寻常道观看起来并无两样,只有挂在正中的匾额上书写的“离火观”三个古朴大字,遒劲有力,宛若蛟龙,显得非同一般。

    几人跟在大师兄身后,穿过牌楼和灵官殿,又走过一道狭长的天井庭院,来到道观后方的主殿前。

    此刻,主殿的殿门紧闭着,窗棂间隐隐有烛光闪动,一股浓郁的檀香燃烧的味道便从中透了出来。

    大师兄走到殿门前,整理了一下道袍,一躬身,恭敬说道:“师尊,雷绩师弟和林桃师妹回来了,有要事要向您老人家禀报。”

    在其身后,石牧等三人同样躬身伏。

    就在这时,主殿厚重的松纹木门突然“吱呀”一声,自己打开了。

    “进来。”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

    石牧几人闻言,连忙跨步走进主殿中。

    主殿内,三座十余丈高的道祖神像供奉在上,其前摆着一道宽大的紫色供桌,上面摆满了仙果灵蔬。

    在供桌之前,摆放着三个灰色蒲团,左右两个都空着,中间一个蒲团上面,则端坐着一个紫袍老者。

    其面色严肃,不怒自威,一目之上似有疾患,以黑色眼罩覆之。

    “师尊。”大师兄在前,石牧三人在后,一齐施礼道。

    “雷绩,林桃,你大师兄说你二人有要事禀告,是有何事?咦,怎么只有你们二人,秦罡呢?”紫袍老者眉头一皱,开口问道。

    “师……师尊,弟子所要禀告的,正是此事,秦罡师兄他……他已经遭逢不幸,陨落于极芒星了。”石牧故意做出一副畏惧之状,颤声说道。

    “你说什么?”紫袍老者闻言,脸上虽并未露出怒容,但身上紫袍却是骤然鼓胀而起,一股无形气势瞬间鼓荡而出,带着一股庞然灵压席卷而下,将石牧与烟罗震得连连后退。

    “师尊息怒!”石牧面色大变,未及站稳,连忙齐声呼道。

    另一边,烟罗也是倒退数步,唇边更是溢出一道血线,面色也苍白了几分。

    “说,究竟是怎么回事!”紫袍老者再次响起。

    “禀告师尊,在绞杀白云观道玉等叛逆过程中,秦罡师兄以及其他二十余位同门师弟,全都不幸战死了。”石牧咬牙说道。

    “秦罡是如何战死的,你们给我老老实实交代清楚。”紫袍老者双目逼视着两人,冷冷说道。

    “秦罡师兄他原本……原本是不用死的……”烟罗突然一抹嘴角的血迹,开口说道。

    “嗯?”紫袍老者目光一转,扫向烟罗。

    烟罗先是面上露出一丝畏惧之色,但接着一咬牙,说道:“启禀师尊,当时由于6朗临阵叛变,提前走漏消息,致使我们身陷重围。后来在秦罡师兄的英明指挥下,我等虽有数名师弟战死,但还是奋力杀出重围,并反将白云观众弟子杀得溃败。后来道玉等人趁乱逃走,秦罡师兄为不负师尊重望,决定带着我们剩余弟子继续追杀。但西门师妹却临阵退缩,不愿同往。”

    “西门雪,林桃所言是否属实?”紫袍老者目光一转,落在西门雪身上,冷声问道。

    “师尊明鉴!弟子的确提前返回宗门,不过那是因为秦罡师兄在未曾禀报师尊的情况下,就怒杀6朗师弟,弟子认为此举与宗门规矩以及师尊平日教诲不符,便与其有了争执,加上本就受伤在身,便一气之下没有随同追击。当时白云观余孽连道玉在内,不过区区六七人的样子,弟子……弟子也不曾料想后面会出这样的事。”西门雪连忙拱手说道,竟露出几分楚楚可怜之态。

    “逃走的只有六七人?”紫袍老者面色稍霋,再次将目光转向石牧与烟罗,面带狐疑之色的问道。

    “这……其实西门师妹说的倒也没差,当时逃走的确实只有六七人,但万万没想到,那道玉早已勾结外人,我们在秦罡师兄带领下追上去时,道玉已与强援汇合并设下重伏。秦罡师兄和几位师弟奋战之下不幸战死,只有我和林桃师妹侥幸得以逃脱,不过也身受重伤。”石牧略一迟疑,拱手说道。

    此言一出,西门雪不由稍松了口气,一旁的烟罗闻听此言,眉头却是微微蹙了蹙。(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