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六百五十二章 施援
    就在双方陷入激战时,道玉与身侧那一男一女互望一眼,三人身上同时亮起光芒,一齐飞身而起,悬浮于半空之中。

    只见道玉手中拂尘一卷,单手掐出一个法诀,嘴唇微动,吟诵起咒语来。

    另外那名黑须道长和年轻道姑分列两侧,与他形成犄角之势,手上法诀掐动,口中也响起吟诵之声。

    三人周身光芒大作,各有一道亮光从身上****而出,与另外两人连接,在半空中形成一道白光闪耀的三角形光圈,其上有数道菱形符文不断闪动。

    伴随着三角光圈的出现,下方那樽倒地的巨型金鼎突然“呼”的一声凌空翻转数圈而起,悬于三人中间的半空中的三角光圈中心。

    巨鼎表面亮起一圈圈玄奥无比的金色符文,同时一阵无法言明的咒语声从中传出,听起来有些空洞,却在半空中回荡开来。

    “不好,是三才巽风阵,这些家伙竟将阵眼铭刻在了鼎上,大家小心!”秦罡见此,面色微变。

    话音刚落,半空中风声大作,空气的流动也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石牧凝神望去,就见三角形光圈的上方,大片云层正在疯狂涌动着。

    而真正疯狂起来的却不是云,而是风。

    位于三角形光圈中央的金色巨鼎,此刻就仿佛在半空中开了一道门户,无数道狂暴的气流就从九天之上,疯狂地向下俯冲而来,朝鼎口中涌动而去。

    金色巨鼎表面符文大亮,一道道金色的风刃随之飞出,朝着那十余名离尘宗弟子切割而去。

    不过片刻功夫,便有数百道金色风刃,如同数百只金燕一般从巨鼎表面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道金色光痕,令人眼花缭乱。

    一名离尘宗弟子,身后法相手中长刀延长出十余丈长的紫芒,刚刚将一名白云观弟子的金甲力士法相破开,正要趁势将那名弟子劈成两半时,数道金色风刃便已经袭至他的身前。

    他的反应极为迅,背后法相长刀骤然一收,朝着正前方的一道金色风刃竖劈下去。

    只听“铮”的一声响。

    其手中的长刀应声而断,那道风刃突袭而至,将其法相击的自顾不暇,其周身护体光幕也被破开,体表顿时被撕开了一道狭长的口子,鲜血便汩汩地流了出来。

    未等他再做出别的动作,另外数道风刃也接连闪过,每一道都准确无误地劈砍在了他的喉咙处。

    那名离尘宗弟子惊恐地长大了嘴巴,却不出完整的声音,最终无力地栽倒了下去。

    距离西门雪不远处,一名看起来有些的瘦弱少年手中银色长剑犹如一道银色蛟龙般上下游动,独自面对七名白衣道士围攻本是势均力敌,但随着一道道金色风刃铺天盖地的席卷而至,其顿时显得吃力异常起来,紫色道袍上,已多了几抹鲜红。

    就在瘦弱青年即将不支之时,其头顶白光一闪,寒气滚滚,大片白色冰花从天而降,顿时将数道近身的金色风刃击溃。

    紧接着,白色冰花纷纷爆裂开来,化为大片白色雾气席卷而开,那些白衣道士见状不妙,纷纷抽身闪开,但其中两人由于抽身不及,周身上下顿时被白色冰晶覆盖,化为两个冰雕。

    一道白色人影闪过,手中一杆白玉灵尺一晃,那两个冰雕顿时碎裂,其中的白衣道士连神魂都无法逃出。

    “多谢西门师姐。”那瘦弱青年看清面前的白色身影,连忙谢道。

    “6朗,自己小心。”西门雪说着,再次身形一晃,朝不远处的另一处战团飞去。

    在另外几处,原本攻势正酣地数名离尘宗弟子,全都受到了这些金色风刃的袭击,被数名地阶道人,以法相之力压制了回去。

    石牧望着场间四散飞舞的“金燕”,目光金光流转不已。

    秦罡周身紫电缭绕,漫天金色风刃无法近身分毫,其手中石锤一舞,带着大片电芒,横扫而出,将数名白衣道人击得震飞出去,继而朗声喝道:

    “雪儿,雷绩,林桃,准备!”

    三人应了一声,各自逼退身前的白衣道人,飘身而起,随同秦罡一起朝道玉他们围了过去。

    四人刚一站定,手上便连连掐动起法诀,身上顿时紫色电芒肆意闪动,从中涌出一道水桶粗细的紫电光柱,直指苍天,竟足有十余丈高。

    四道光柱刚一形成,其上便有大片电光四溢而出,向着临近的两根光柱蔓延而去。

    不一会儿,六面光幕接连生成,半空中竟形成了一个方圆三十余丈,通体紫色的方形盒子,将道玉三人连同那三角光圈一同封锁在了其中。

    数百道金色风刃也被一同封锁了进去,刚从光圈中****而出,便朝着那紫电光幕上劈砍而去。

    “嗞嗞嗞”的电流之声不断响起,那些金色风刃却怎么都穿不出来。

    没有了金色风刃的压制,离尘宗弟子顿时精神大振,身上气势不减反增,纷纷擎起手中的法宝,指向苍穹。

    “轰隆隆”

    一阵滚雷之声响起,漫天的乌云层层叠叠地压了过来,将白云观所在的那座矮山上空,整个全都遮盖了进去,整个白云观就如同将要进入夜晚一般,天色暗淡无光。

    伴随着七八道法宝毫光的亮起,一道道水缸粗细的闪电,就如同接天石柱一般,从乌云之中垂落下来,狠狠地砸在白云观的一众道人之中。

    那些释放出巨**相的白衣道人,其法相当其冲的径直被轰击成了粉碎,不少人甚至直接被电光击中。

    地面之上电光四溢,大块的砖石和道人们的残尸,被雷电击打得四散飞射。

    石牧与烟罗藏身的假山也没能幸免,大块的太湖石被雷电炸裂,从山体上滚落下去。

    “诸位,全力催持阵法,我来招引雷亟兽。”秦罡大声喝道。

    “好!”西门雪等人应了一声,身上灵力激荡,源源不绝的注入紫色法阵之中。

    秦罡单手擎起那柄紫色石锤,仰天怒喝一声,九天之上的乌云顿时裂开一个大口,一道道如同猛兽洪流一般肆意奔涌的雷电,便从这道破空处****而下,朝着秦罡袭来。

    与此同时,阵法之内的道玉口中也是连连爆喝,那数百道金色风刃开始彼此向中间汇集,竟然渐渐融合在了一起,化作了一道十丈余高的金色龙卷。

    “轰隆……”

    一声震天巨响过后,大股雷电汹涌着灌进了秦罡手中的紫色石锤,那如同方盒一般的紫电光幕上雷电顿时激增数倍,不少电芒已经毫无规律的朝着阵中三人抽打而去。

    “此时不为,更待何时!”道玉拂尘猛地一挥,将那道金色龙卷全力挥出,同时大声叫道。

    就在此时,距离西门雪不远处,那名叫6朗的瘦弱少年身子微微一震,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之色。

    “对不住了,西门师姐。”少年口中嗫喏一声,身形蓦然一晃,手中长剑霍然提起,剑尖直指西门雪后心而去。

    原本围攻其的几名白衣道士竟同时抽手,竟没有再与之纠缠。

    “雪儿师妹,小心!”秦罡眼见这一幕,大声惊叫道。

    西门雪面露惊讶之色,显然完全没有防备,此时其还正支撑着法阵,根本无暇应对,甚至连闪避也来不及。

    慌乱之间来不及细想,西门雪只来得及撤出一掌,朝身后打去。

    然而,不等她回过身,那少年手中的长剑,便已经紫电流转着,递到了她的后心处,只差毫厘,便要捅入她的心脏。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突然从一旁闪过,一道赤焰火拳骤然递出,直接轰击在那长剑剑身上。

    只听“铛”的一声响,半空之中电光火团四散****,将那瘦弱少年的身子便倒飞着跌了出去。

    西门雪回过身来,就看到身后正站着一个相貌平庸的糙脸汉子。

    她这边刚一分神撤掌,四方真雷法阵顿时露出一道缺口,就连秦罡身上的雷电光柱也都轰然消散。

    那道十余丈高的金色龙卷,立即从这道缺口呼啸而出,撕破了雷电法阵,朝着西门雪这一侧袭来。

    糙脸汉子自然就是石牧,他一见那道金色龙卷袭来,也未敢去硬捍,只是猛地朝其打出一道火焰拳影,继而一拽西门雪,生生朝旁侧横移开数寸。

    那道金色龙卷被他的火焰拳影一带,朝着一侧稍稍偏离过去,以道玉为的大半弟子,立刻趁势紧随着那道金色龙卷冲了出去。

    “快,拦住他们!”秦罡身处半空,大声喝道。

    离他们最近的西门雪,身上光芒一亮,作势就要去追,而扮作糙脸汉子的石牧却站在她身前,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地挡住了去路。

    打扮成仆从的烟罗,此刻也身形一晃的飘身而下,神色恭谨地站在了石牧身后。

    妖娆女子林桃想要紧追上去,却被那名年轻道姑一道剑芒扫中胳膊,退了下来。

    半空中,秦罡身形几个闪动,本打算去追,结果眼角余光却看到西门雪和石牧三人正站在那里,于是便一转身,又折返了回来。

    距离西门雪不远处,那名瘦弱少年6朗此刻正半躺在地上,面色苍白,嘴角挂着一缕血痕,正有些愧疚地望向西门雪。

    “6朗,我们被设阵埋伏,也是因为你提前通风报信的吧?这到底是为什么?”西门雪目光一转,冷声问道。

    “对不起,西门师姐,我……我的故乡就在魁阳星。”6朗这般说道,声音显得有些含糊不清。

    西门雪听罢一愣。(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