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六百五十一章 激战白云观
    烟罗身上光芒一亮,正要飞起,就听石牧突然叫道:

    “等等。”

    烟罗转过脑袋,望着石牧。

    “你先把这个披上。”石牧说罢,手腕一翻,取出一件绿色斗篷,递给了烟罗。

    烟罗迟疑了一下,伸手接了过来。

    “衣服也得换换。”石牧上下打量了一下烟罗,说道。

    随后,他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件灰色长袍和一顶毡帽。

    “把斗篷穿在身下,再将长袍和帽子换上,这样你看起来就和普通仆从一样了。”石牧说道。

    “仆从?”烟罗眼睛一斜望向石牧,嘴里轻轻吐出这两个字。

    “你的容貌太过引人注目,这样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石牧说道。

    烟罗没有说话,身子一转,周围凭空生出大团黑雾,将她整个人都笼罩了进去。

    片刻之后,那片黑雾渐渐散去,露出了一个身着灰衣,头戴毡帽的年轻仆从。

    石牧看得一愣,烟罗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她原本的白皙肤色变暗了许多,额头上那朵莲花状的灵纹处,也被一块青色胎记取代,丝毫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怎么了,还有问题?”烟罗见石牧有些愣,开口问道。

    “连声音都变了,不错。”石牧点点头道。

    “别在这里耽搁了,我们走吧。”烟罗说道。

    “稍等。”

    石牧说罢,身上蓝光亮起,空气中顿时传来一阵微弱的波动,接着他的身子在蓝光笼罩下,如同软化了一般,竟然向下萎缩,径直矮了几分。

    其原本黝黑的面容上,鼻梁向下塌陷,额头变得突出,眉心之上还出现了一道“川”字形的竖纹,看起来颇有几分丑陋。

    “好了,我们走吧。”石牧这般说道,嗓音竟也变得迥乎从前,显得有些沙哑。

    烟罗看着眼前一副糙脸汉子模样的石牧,竟忍不住抿嘴一笑。

    石牧嘿嘿一笑,挥手祭出灵羽飞车,两人跳了上去,朝着西门雪等人远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出了东华城,二人远远的跟着西门雪一行人向东飞行。

    为避免被现,二人与前方保持着起码二三十里的距离。

    约莫半个时辰后,前方一座矮山渐渐清晰在石牧眼中。

    在山顶的青翠山林中,分布着一片白墙黑瓦的宫殿式建筑,东西朝向,面积十分广大,几乎占据了整个山头。

    目送西门雪一行人进入那片山林后,二人又等了一炷香的时间,才从高空中落下,并来到最西侧的院门前。

    院门左前方高高地竖着一面大旗,上面写着“白云观”三个大字。

    而在院门左右的两侧院墙上,则分别写着“清静无为”、“离境坐忘”几个大字,字体苍劲雄浑,给人一种肃穆之感。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被誉为极芒星最大宗门势力的白云观,如今静悄悄的,显得有些诡异,连这处山门都没有一个人把守的样子。

    两人放出神识略一探查,确认里面并没有人后,跨步走进了道观大门。

    沿着中轴大道向内走去,途中竹影婆娑,松柏盘踞,一直穿过牌楼、灵官殿,来到了最里面的主殿前。

    殿门虚掩,殿前的香坛上烟火袅袅,看起来似乎并非无人的样子。

    只是这一路之上,竟然未遇到任何一人,整座白云观不知为何,显得十分寂静。

    石牧二人上前几步,将虚掩的大门轻轻推开,结果现里面毫无一人,只有一座二三十丈高的庄严神像居中伫立,身穿法服,头戴珠冠冕旒,手持玉笏,两旁有一男一女两个童子侍奉。

    “哐啷!”

    就在这时,主殿后方,突然传来一阵似乎是东西被打翻的声响。

    石牧与烟罗对视一眼,立即绕过殿内的神像,从其后的殿门走了出去。

    主殿后是一片宽大的庭院,两侧种着两排参天古松,庭院中心则有一处由太湖石垒叠而成的十丈余高的假山,上面篆刻着“太上感应篇”的经文。

    而在假山的另一侧,约莫百余丈开外处,正有阵阵华光亮起。

    石牧与烟罗躲在假山上一块巨石后,朝着下方的庭院中看去。

    只见庭院中亮着一道半球形地金色光芒,光芒之中不时有格式古怪符文亮起,看起来像是某种结界阵法。

    此刻,西门雪等十余名离尘宗弟子,就站在阵法中央,正怒目瞪视着围在他们周围的两百余名身穿白色道袍的道人。

    而在众人不远处,还倒扣着一尊足有三四丈大小的巨型金鼎,表面铭刻着一圈圈玄奥的符文。

    “道玉,离尘上宗对白云观一向不薄,尔等为何欲行叛逆之事?”秦姓男子一脸怒容,指着对面的一名中年道士怒斥道。

    那名道士身材消瘦,但双目之中神光内敛,长身立于院中,看起来颇有一副得道仙长的模样。

    在其身侧,还站着一名中年黑须道士和一名年轻道姑,三人皆是天位强者。

    “待我白云观不薄?秦罡,我且问你,我师尊白龙道长如今何在?自从两个月前他奉命前往你们离尘宗后,至今杳无音信,怕是给你们囚禁了吧!”道玉沉声说道。

    “白龙道长出言不逊,顶撞圣主,圣主宽怀,恕其大罪。如今其正在弥罗峰闭门思过。”秦罡说道。

    “哼,说得好听!怕是师尊提出之事,让圣主也汗颜了吧!”道玉冷笑道。

    “大胆道玉,竟然出言诋毁圣主!”秦罡大怒。

    “既然敢做,又何惧被人说?离尘宗号称三大圣地之一,却对所属星球大肆攫取灵石供奉,就这最近百年间,已有突苓、拓柏等三十余颗星球接连资源匮竭,天地灵气崩塌,沦为废星。十余年前,魁阳星更是连星核都被抽尽,导致无法抵御星域混沌之力侵蚀,以至于整颗星球分崩离析,化为星辰碎片,生灵死伤何止亿万!如此丧尽天良,还值得我等效忠吗?”道玉沉声喝道。

    石牧听罢,眉头微微皱起,不由想起之前路过的那片星辰废墟,以及那颗濒临崩溃的湮尘星。

    “哼,弥阳星域即将遭逢大变,若不及早做好应对之策,莫说突苓魁阳那样的小小星球,就是这天芒星都未必能够保得周全。亏白龙身为白云观主,竟如此鼠目寸光,丝毫没有全局观念。”秦罡冷哼一声,一脸鄙夷地说道。

    “我等与师尊一样,只知道此等竭泽而渔,杀鸡取卵之事有违天道,不愿再助纣为虐而已。我劝你等,也莫要继续这等无良之行。”道玉说道。

    “我等深受宗门栽培,方能有今日成就,岂能如尔等一般忘恩负义?我若没有记错,道玉你加入白龙观前,也曾历经升仙大典,拜入离水观,深受圣主亲赐隆恩吧?”秦罡问道。

    “升仙?升的什么仙?不过是假借升仙名义,招募弟子的途径罢了。我与你们一样,都不过是离尘宗招揽来,帮其聚敛资源的棋子罢了。”道玉冷笑一声说道。

    石牧闻言心中一动,目光朝西门雪望去,见其神色微有异样,但也仅仅只是一瞬,便隐没了下去。

    在其身旁,烟罗面色平静如昔,对于这些人的对话没任何反应。

    “多说无益,雷绩,林桃,动手!”

    秦罡低喝一声,身上突然亮起一道紫色光芒,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柄人头大小的石锤。

    在其身后的一名紫眉青年和一名妖娆女子,身上也都随之亮起光芒,各自手上拿出一道紫色符箓,浮空一指,便将两道符箓打了出去。

    两道紫符在虚空中一闪,便径直往那金色阵法的西北角和东南角冲去。

    “不好,是聚雷符,快退!”道玉一声爆喝,周围百余人立即向后退开。

    只见那两道紫符刚一落地,其上便有一道紫色电流****而出,相互串联在一起,形成一道紫色电弧。

    “给我破!”

    秦罡口中一声大喝,紫色石锤冲天一指,表面灵纹大亮,“嗤啦”一声,一道粗壮的紫色闪电便骤然下劈,击打在了那道紫色电弧之上。

    “轰”的一声巨响,庭院之中猛烈振荡起来,大片青砖被炸裂成碎片,朝着四方****而出。

    整座庭院都随之一阵巨颤,大片的松针被这股力道震落,从半空中洒落下来。

    十数名修为不足的白衣道人躲避不及,被爆炸的余威冲击,身上光芒涣散,口中大口地涌出鲜血。

    那半球形的金色光幕,便沿着那道紫色电弧处,一下子碎裂成了两半。

    “杀!”

    秦罡口中出一声爆喝。

    十余道身影立即从阵法中飞射而出,如同十余团球形闪电一般,从不同方位砸入了白衣道人中。

    这些留在道观的白衣道人,除了道玉等三人外,大都在先天后期至地阶中后期左右,此前凭借大阵困敌,如今困阵被破,根本难以抵挡这十余名离尘宗精英弟子的攻击。

    只见人群之中顿时有十余道高达数丈的各色闪电光柱不断闪现,当即便有二三十名白衣道人还来不及反应,便被电光击打得焦黑一片,丧失了生机。

    但这些白云观的弟子们却根本不惧生死,在经过短暂的混乱后,也随之冷静下来,身上光芒纷纷亮起,一道道巨大的法相虚影凭空浮现,数个乃至十数个一起,朝着一名离尘宗弟子围上上去,大有视死如归之感。(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