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六百五十章 再见西门
    “你跟我来!”

    华服老者手握着灰色小人,身上蓝光大放,一闪出了大殿,朝着不远处的另一座大殿飞去。

    仅仅半刻钟时间,太白城白色高塔顶端人影一闪,华服老者的身影浮现而出。

    “拜见彭山老祖!”

    传送大殿中此刻除了几名管事和护卫外,并没有其他人在此,众人看到华服老者,立刻纷纷俯身拱手行礼。

    华服老者看了一眼大殿中央的传送法阵,见阵法已经关闭,点了点头。

    “你们几个,今日乘坐传送阵的人中,可有这两个人?”华服老者一挥手,身前凭空多一团蓝色光芒,里面浮现出石牧和烟罗的身影。

    几名管事望着石牧和烟罗身影,纷纷露出茫然之色。

    “禀老祖,今日共有七十八人传送离开冥玉星,其中似乎并没有这两人。不过……”一名为首的管事开口说道。

    “不过什么?有话直说!”华服老者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就在小半个时辰前,有一男一女两名青茅教弟子通过传送阵离去,二人都带着斗笠,且那女的还蒙着面纱,虽然这男的面容不像,但体型却十分相似,在下认为有些可疑。”为首管事面露沉吟之色的说道。

    “老祖,青茅教这等小宗,一年之中也未必有人会来此传送,必是那两个贼人无疑了!”华服老者手中,元成神魂说道。

    “说,那二人去了哪里?”华服老者问道,一股恐怖气息猛然爆发。

    “禀老祖,去了极芒星。”为首管事连忙答道,身体已然簌簌发抖。

    华服老者深吸了一口气,气息很快恢复了平静。

    “传送阵不必继续封锁了,吩咐下去,无论是海澜城还是这里,一旦发现那二人传送回来,立刻诛杀!”他留下一句话后,迈步朝着大殿内走去。

    ……

    大殿深处,一间密室中,华服老者站在一个传送讯法阵之前,法阵之中站着另一名紫袍老者的虚影,脸型看起来和华服老者有些相似,不过其一只眼睛似乎受损,带着一个黑色眼罩,此刻满脸怒容。

    “何人如此胆大包天,竟敢杀我彭家后裔!”独目老者怒道。

    “大哥,正是这两个人,这男的似乎会易容之术。他们不久前通过传送阵前往了极芒星,那里的传送阵,除了能传送回冥玉星外,就只有前往圣地所在的天隐星了。”华服老者挥手现出了石牧二人的影像。

    “哼,区区易容之术,在我面前形同虚设!彭山,你且派人前往极芒星继续搜寻,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了。若是他们敢来天隐星,我要将此二人挫骨扬灰!”独目老者说了一声,身影消失无踪。

    ……

    极芒星,是距离离尘圣地最近的一颗附属星球,大小丝毫不逊色于冥玉星。

    这里共有三块大陆,其中最为繁盛,也是面积最大的当属居中的南周大陆了。

    东华城或许不是南周大陆上最大的城池,但却绝对是大陆最繁华的城池之一,其不仅地处交通要隘,来往客商众多,商铺林立,最关键的,却是这里距离极芒星最大的势力“白云观”最近。

    东华城南,一条繁华街道旁的一座三层酒楼上,一男一女临窗而坐,正是烟罗和石牧。

    此刻的二人却并未再穿灰色道袍,而是一身锦绣华服,石牧通过“易骨诀”易容成了一名面容普通,皮肤黝黑的青年,而烟罗则依旧笼着一层面纱。

    二人看起来犹如两名来自富绅家的普通凡人。

    “之前就听闻东华城繁花似锦,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石牧看着下面人流如川的盛况,说道。

    他的对面,烟罗正望着窗外,用手掀开面纱一角,低头品着杯中之物,对于石牧的话丝毫没有回应的意思。

    石牧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他们二人半日前来到了这里后,石牧原本没有打算在这里多留,立刻找到传送阵前往离尘宗天隐星,而后立刻返回青兰圣地。

    结果石牧发现,城中多了不少彭家子弟,传送阵所在大殿也把守异常森严,俱是身穿白色道袍的白云观弟子驻守。

    石牧本想乔庄蒙混过关,但转念一想,还是打算先避避风头,于是带着烟罗在城中转了一圈,熟悉了一下地形,而后找了一处酒楼。

    “这里的酒菜味道不错。”烟罗放下酒杯,说道。

    “呵呵,你如今可是越来越像一个普通人了。若非圣阶强者,根本无法感受到你身上的两股异常气息。”石牧拿起桌上的酒壶,给烟罗的酒杯加满。

    “没想到,阴差阳错下,你倒是帮了我一个忙。”烟罗看了石牧一眼,说道。

    “哦,愿闻其详。”石牧说道。

    烟罗抿嘴,脸上闪过一丝极淡的笑容,不过眼中神情却有些萧索。

    石牧心中一动,烟罗最近情绪似乎比以前活泼了很多,表情也不再是过往那般完全的冷冷冰冰。

    “我要重生,唯有凝练圣胚,重修往生之道。若我一直待在那个界面,终日与死灵为伴,终究不可能成功。”烟罗说道。

    “原来如此,所以这段时间你无法返回死灵界面,在这里反而似有所悟?”石牧有些似懂非懂的说道。

    烟罗没有说话,再次将目光转向窗外。

    石牧见此,也没有出言打扰,自斟自酌起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过了一个时辰,但是烟罗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

    石牧百无聊赖之际,朝着周围看去。

    “咦!”

    他脸色忽的一变,身体猛然震了一下,桌子都为之一晃,发出一声轻响,目光死死看着楼下的街道。

    烟罗美眸一闪,看了过来,顺着石牧视线望去,目光忽的一凝。

    只见街道之上,一行紫袍之人走过,看模样装扮,正是离尘宗弟子。

    当先一人乃是一个妙龄少女,肤如冰雪,秀发入云,容貌极美,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冰雪气息,仿佛雪中莲花。

    石牧眼中浮现出一丝复杂之色,此女不是别人,正是西门雪,曾经的天阴姹女。

    那个自己曾经爱慕思念,最终与自己在天虞城雨中别离,毅然决然踏上升仙之道的天之骄女。

    一别经年,竟然在这里遇到。

    石牧心中不禁百味陈杂,许久以前的记忆,也飞快从他心中掠过。

    西门雪此刻的容貌和之前相比,几乎没有什么太大变化,隐约间,少了几分清纯,多了几分干练,其修为赫然也已经到了天位,不过和自己一样,也是天位初期的样子。

    除了西门雪,与此女并肩走在最前面的,还有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男子,五官倒也算英俊,但是神情间有些傲慢。

    此人目光不时看向西门雪,眼神有些火热,不过西门雪对于此人目光视而不见。

    一行人没有在街道上停留,径直朝着远处走去,很快消失在了人群中。

    石牧身体微动,不过又坐了下来。

    “那个女子,你认识?”对面,烟罗清冷的声音响起。

    “是的,她叫西门雪,与我一样,来自于蓝海星。我和她……算是熟识之人。当年她在通天仙教半甲子一次的升仙大典中胜出,应该也是通过蓝海星的传送阵离开了那里,想不到,竟然在这里遇到。”石牧说道。

    “哦,旧识……”烟罗语气幽幽的说了一句。

    石牧心中微微一跳,张了张口,似乎想要开口解释什么,但是却不知该说什么。

    “既是旧识,刚刚缘何不打声招呼?”烟罗问道。

    石牧默然无语,当年的事情,他自然不好在烟罗面前提起。

    “走吧。”烟罗忽的站了起来,朝着楼下走去。

    石牧连忙招呼小二结账,扔下一锭碎银子后,跟了上去。

    走下了酒楼,烟罗径直朝着西门雪远去的方向而去,速度很快。

    石牧目光有些复杂,跟了上去。

    半个时辰之后,东华城西城门口,西门雪一行人站立于此。

    “西门师妹,我们难得有机会来一趟这东华城,何必这般匆忙。我听说今晚天道盟会在城东举办一场拍卖会,其中颇有几件珍宝,对师妹正合用,不如我们在此多留一日,我拍下那些珍宝送于师妹。”那个高大天位青年走到西门雪身旁,有些讨好的说道。

    “多谢秦师兄好意,我们此番任务乃宗门直接委派,事关重大,一切还是以任务为重。万一我们去的迟了,让那些人逃脱,想必秦师兄在师尊面前也不好交代吧。”西门雪淡淡说道,语气有些冷漠。

    “师妹说的是,既如此,我们先行完成任务,之后再让为兄带师妹好好转转。”秦姓男子脸色微变,干笑两声道。

    西门雪却对其并未理睬,翻手祭出一杆五彩飞绫,飞身而上,朝着远处飞去,

    秦姓男子见此,口中吩咐了一声什么,带着一行人纷纷祭出飞行灵物,朝着远处飞遁而去。

    待这些人离开后,城门附近走出两人,正是烟罗和石牧。

    “跟上他们。”烟罗说道。

    “我们为何要跟踪他们?”石牧有些奇怪的问道。

    “你的那个旧识,身上有种异样气息。”烟罗美眸闪烁,说道。

    石牧一怔,朝着远处的那些遁光看去,眼中闪烁一丝复杂之色。(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