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六百四十二章 硬闯
    半个月后,一片广袤的赤色平原上中央,伫立着一座高逾千丈的巨大火山。

    “轰隆隆”

    随着一声剧烈的轰鸣声响起,整座平原都似乎为之一震。

    巨大的火山口中,正不断往外冒着翻滚不定的黑烟,其中还夹杂着许多赤红色的火球,正不断地往外喷射着。

    在与火山相隔不远的高空中,正有一青一白两道人影悬空而立,遥遥望向这边。

    那身着青袍的是一名高大青年,长得剑眉星目,看起来颇为英气,而与他并肩而立的另一白衣宫装女子,容貌绝美,身材窈窕,颇有几分出尘之意。

    这两人,正是石牧与烟罗。

    “应该快要出来了……”石牧凝视着火山口处,开口说道。

    话音刚落,就听火山口处再度传来一声轰鸣。

    紧接着,一道粗壮的火焰巨柱从火山口处骤然冲天而起,升至云霄,继而又摔落而下,如同煮沸了的浓粥一般,沿着山体四周缓缓流动而下。

    与此同时,大面积地火山灰和黑烟一起涌出,将整片天空都映成了铅灰色。

    石牧挥手在头顶上方一抹,一道半球形的淡蓝色光幕便凭空浮现,将他们两人遮蔽了起来,大片的火山灰烬和火焰碎屑落在这淡蓝色的光幕上,便如同落入了水面一般,微微向下一陷,便滑落开来。

    “来了。”就在这时,烟罗丹唇轻启,开口说道。

    石牧移目望去,就见密密麻麻的黑色触角从火山口的浓烟中伸了出来。

    紧接着,一个个扁平而宽大的黑色头颅随之探了出来,这些头颅上长着如同灯笼般的赤红大眼,在弥漫的黑烟中犹如点点繁星,显得诡异而醒目。

    “嗤啦”一声。

    石牧背后火焰双翼鼓动而出,脚下步伐一动,整个人便从那片淡蓝色的光幕下横移了出来,径直飞到了火山口前。

    “嗷!”

    一声震天响的啸鸣声响起,密密麻麻的黑色巨头彻底从火山口中探出,一道道如同弯钳般的尖牙向两侧一收。

    破空声大作!

    一道道炽热的岩浆便从这些头颅口中喷涌而出,如同一杆杆赤焰长枪般,铺天盖地的突击而至。

    石牧见此,单手一抬,口中轻吟几句,一道道如同水波般的蓝光便汹涌而出,在他身前形成了一片淡蓝色的光幕,表面水波荡漾。

    “噗噗”

    那些炽烈的岩浆喷涌在光幕上,竟只出一声声轻响,接着便随着光幕的波动,微微扭曲起来,随着阵阵白色水雾升起,那那些岩浆也冷却下去。

    火山口中的那些妖兽见状,蓦然纷纷冲了出来,顿时一道道赤色身影争先恐后的飞射而出,竟是一条条通体由节节锃亮黑甲组成的巨型蜈蚣妖兽,足有近百条之多。

    这些蜈蚣头颅高昂,双眼之中红芒一闪,张着两道铁钳一般的尖牙,朝着石牧俯冲下来,口中烈焰翻滚,喷吐出大片岩浆,气势骇人之极。

    石牧双目精光一闪,向后退后半步,手掌随即向后一拉,身前的蓝色光幕往后一收,并包裹于拳头之上,接着其手臂略一挥动,密密麻麻的蓝色拳影立刻在身前浮现而出,一震之下,皆都化为一颗颗蓝色光球狂击而下。

    半空中顿时爆出一团团赤蓝两色相间的光团。

    但只是片刻功夫,蓝色便一下子盖过了赤色,并传来喀啦之声。

    气势汹汹的蜈蚣妖兽连同其喷出的岩浆,均被一团团蓝光包裹,冻结成了一块块完整的冰晶,并从天而降。

    “破!”

    石牧大喝一声,左手之上白焰闪动,往地面猛地一拳捶落。

    “轰”

    一股无形的炙热气流以石牧为中心,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开,并随之翻卷着冲天而上,与那些落下的蓝色冰晶相触。

    “砰砰”之声不绝于耳!

    那些冰晶纷纷爆裂开来,化为漫天碎尸,与此同时,半空中身形一晃,烟罗身形浮现而出,一张口,一团团幽亮光团从漫天碎尸中飘出,被其吸入。

    望着半空中气息渐渐攀升的石牧,眼中露出了欣慰之色

    经过足足半个多月的游历,他终于打听出了这颗星球名为湮尘星。

    这里最大的修炼宗门,当属位于大6极西位置的川玄尘门,进出这一星球的唯一一处传送阵法,便应该在这玄尘门中。

    于是石牧便带着烟罗,一路击杀妖兽获取兽魂,同时一路朝西而去。

    一个月后。

    云荒大6极西之地,一片连绵起伏的山脉中,数道百丈高峰如同众星拱月一般,拱卫着中央的一座黑色山峰。

    周围几座山峰之上皆是青林密布,古木参天,许多红墙绿瓦的建筑掩映其间,只有中间这座山峰,峰顶之上光秃秃的,裸露出来的黑黢黢的岩石上,孤零零都坐落着一座黑色大殿。

    就在这时,一道亮光却从远方倏忽而至,悬停在了那座黑色山峰之上,露出两道人影,正是石牧与烟罗。

    此时的烟罗,虽然面色依旧苍白,但从其露出的双目中便可以看出,她的神魂损伤已经恢复了不少。

    石牧眯眼望向身下,双目金光流转,顿时一张金色巨网浮现在眼中。

    这张金色巨网呈八角形,分别从周围的八座山峰峰顶串联而来,细密地织就成一片八卦状的封禁网阵,将正下方的那座黑色山峰固护在其中。

    石牧单手一挥,青冥剑飞射而出,在半空中滑了一道弧线,朝着八卦金网正中****而去。

    “呼啦”一声!

    青色流光在半空中一闪而回,金色巨网表面金光狂闪几下,接着便从中断裂出一道狭长裂缝,但紧接着便开始飞快弥合。

    石牧与烟罗两人一同飘身而下,在裂缝弥合前穿过,落在了那座黑色大殿前。

    两人刚一落下,黑色大殿中便有数道人影从中走了出来,为的是一个身穿青色道袍须皆白的清癯老者。

    此人面相和善,三缕白须自然飘逸,看起来颇有道骨仙风,修为境界已至天位初期。

    在其身后还跟着两个中年道士,一个豹头环眼面露凶色,一个却面容儒雅气度平和,两人望向石牧的眼中,皆是满眼警惕之色,只是目光却不自觉地总往烟罗身上移去。

    “无量天尊,敢问两位道友从何而来,为何不经禀报,擅闯本宗总殿?”清癯老道一甩拂尘,使了一个道礼,开口问道。

    石牧与烟罗两人并未隐藏自身气息,修为境界一览无遗,故而玄清老道口气中虽带着责问之意,语气却并不如何激烈,毕竟眼前二人气息皆在其之上,他也不敢贸然开罪。

    就在这时,天空之中又亮起几道华光,从周围几座山峰之上飞来了过来。

    华光散去,峰顶之上出现了三男两女,身上也全都穿着道袍。

    几人刚一站定,就纷纷将目光投了过来,只是包括那两名道姑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烟罗身上。

    这些人全都惊讶于世间竟有如此容颜绝美之人,简直如同神仙中人一般。

    莫说那三名男道士,就是那两名女道士,也不由得看痴了。

    石牧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有些头痛,心想着后面游历途中,恐怕免不得让烟罗好好乔装一番,不然光凭她的这幅容颜,都不知要招来多少麻烦了。

    其中一名中年道姑,定了定神,突然“玱啷”一声拔出长剑,指向石牧二人,厉声喝道:“哪里来的狂徒,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我玄尘门撒野?”

    “程师妹别急,师尊还没话呢,你这恶言恶语的,可别唐突了对面那位美人。”在其身后的一名中年道士说道。

    此人眼圈黧黑,脸颊消瘦,一副色中恶鬼模样,一边偷偷瞄着烟罗,一边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看到其目光在烟罗丰腴之处多有停留,石牧面色顿时一寒。

    中年道姑听罢,面上露出一丝厌恶之色,没有再说话,但手中的长剑也并未收起。

    “灵清,不得无礼,把剑收起来!”清癯老道眉头一皱,开口斥道。

    “是!”中年道姑面有不甘,但还是收起了长剑。

    “你就是玄清吧?”石牧开口问道。

    “不错,正是老夫。两位若有事情还请言明。”清癯老道点头道。

    “师尊……”

    见石牧竟直呼清癯老道之名,那数名道士一阵惊呼。

    那名唤灵清的中年道姑更是双目圆睁,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往日敬若神明的师尊,会对眼前这对年纪轻轻的男女如此小心客气。

    可当他仔细打量了石牧一阵,感受到他身上流露出来的气息时,心中不由一凛。

    “也没什么其他事情,我二人途经此地,想借你教内传送法阵一用。”石牧说道。

    “什么……”

    “大胆!”

    那几名道士又是一阵长呼低喝,面上更是大怒。

    玄清老道面上也是一阵阴晴变幻,停顿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两位的要求恕老夫无法满足。”

    “为何?”石牧并未露出意外之色,问道。

    “看两位气度修为,想来也并非我湮尘星人,应知这茫茫星域自有真正的仙门大家,我这玄尘门也不过是‘离尘仙宗’的一支根须末节。此处传送阵法,只有仙宗派人前来之时方可开启,除此之外,若非玄尘门面临灭门之险,否则绝不能开启。”玄清老道开口说道,特别将“离尘”二字加重了语气。(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