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废星
    玄界第三卷结束,第四卷开始了哦!

    ………………

    星域某处,石牧眼皮一颤,悠悠醒转过来。

    他睁开眼往周围扫视一圈,就现自己被一个淡淡的银色光球包裹着,悬浮在一大片陨石碎块中,而烟罗则已经不见了踪影。

    石牧闭目内观,感受了片刻,现自己除了灵力运转稍有不畅外,原本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七八分,于是立即运转真气,浮空站立起身来。

    他刚站起身,包绕在他周围的银色光球就随之散开,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石牧就感到周围星空之中似乎有着一股股不稳的混沌能量朝自己涌来,虽不及星空乱流那般强烈,却也无孔不入地侵蚀着自己。

    所幸其所修炼的玄功之力,使得体内早已形成了某种使得阴阳之力达到某种平衡环境,这股微弱的混沌之力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威胁。

    石牧略一定神,闭上双目,身上灵力运转,试图通过神识联系烟罗。

    之前的大战中烟罗受伤不轻,此刻踪迹全无,也不知道如何了。

    片刻之后,他睁开双眼,面上露出凝重之色。

    烟罗并未回到死灵界中,应该就在自己附近。

    而令其有些忧心的是,烟罗与他的神魂联系已经十分微弱。

    石牧背后“嗤啦”一声展开火翼,冲出了那片将他包围着的陨石碎片,朝着一个方向极飞去。

    这片星空之中,巨大的陨石残块随处可见,有的面积足有数十里大小,其上还隐约能够看到一些高等文明遗留的痕迹,可见这一处星辰废墟形成的时间并不算久远。

    由于和烟罗的神魂联系实在微弱,石牧担心一不留神会错过,所以并没有飞得太快,在星辰碎片遍布的星空中穿行了约莫半刻钟,才朝着一块巨大的陨石上,落了下去。

    灰褐色的陨石上光秃秃的,石牧还未落地,就一眼看到了一团黯淡的银光。

    烟罗的身影,就笼罩在那团银光中。

    “烟罗!”石牧双目一亮,立即飞身过来。

    落到近前,石牧就看到银光中的烟罗,脸色苍白,美眸禁闭,弯弯的睫毛随着眉头的皱起,不时跳动几下,显得有些痛苦。

    此刻的烟罗,身上那副银甲已经消失不见,只穿着一身素白的宫装,显得有些单薄,而覆盖在她周身的那团银光也在混沌之力的侵蚀下,变得暗淡无比,仿佛下一刻就要分崩离析。

    石牧将烟罗抱起,手掌一挥,一道水蓝色的柔和光波缓缓从他手心吐出,将烟罗整个人都包裹了进去。

    水蓝光幕刚一浮现,笼罩在烟罗身上的那层银光立即崩散开来。

    石牧眉头微蹙,并起两指,小心翼翼的在烟罗额头轻点一下,一圈圈淡蓝色的光芒便如同水波一样在其身上荡漾开来。

    片刻之后,石牧收回了手,烟罗此刻虽然昏迷不醒,魂火十分微弱,但好在尚无什么生命危险。

    他暗自松了一口气,心中庆幸自己及时找到了烟罗。

    他站起身来,挥手祭出灵羽飞车,横抱着烟罗一跃而上,在星空中划出一道青色光痕,便朝远处飞遁了过去。

    这片区域他并不认识,看起来决然不是浮石星海,但其中蕴含的混沌之力却是不小,当务之急,还是先离开这里再作打算。

    他带着烟罗在星辰废墟中不断穿行,身边途经的陨石碎块越来越少。

    足足飞了三个时辰之后,才终于冲出了这片星辰废墟。

    离开了陨石碎片的包围,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远处天幕上的点点星芒和团团星云,映衬在漆黑的天幕中,显得无比深邃,美丽异常。

    石牧此刻却无暇欣赏,驾驭着灵羽飞车全行驶,朝着离他最近的那颗土黄色的星球,极飞了过去。

    半日之后,土黄星球上。

    一片蜿蜒起伏的山岭上空,挤压着一片厚重的铅色阴云,在阴云的中心位置,突然亮起了一道红光,一道如同流星般的赤红光痕,从那铅云之中撕开了一道口子,极俯冲了下来。

    那道赤红流光在冲出铅云的一瞬,便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赤红火球,拖着长长的火焰尾巴,从高空中狠狠砸落在一道山岭上。

    “轰”

    伴随着一道巨大撞击声响起,那片山岭猛然一震,整个下陷了下去三分。

    而火球直接撞入的地方,径直炸开了一个深逾丈许的深坑,无数火团从坑中****而出,又将山岭更多地方炸出许多焦黑小坑。

    那深坑之中突然又亮起一道蓝光,坑底闪耀的火焰顿时熄灭,大股的白色水汽从中蒸腾而出,将方圆十丈的范围都遮掩了进去。

    半晌之后,那些白汽才慢慢敛去,露出了坑底的两个人影,却正是石牧和烟罗。

    原本以石牧如今的层次,是根本没有办法不通过传送阵法或者大型战舰,而仅仅凭借肉身穿梭进入一颗完好的星球之中的,单单是被星球引力束缚在星体外围的星云,就足以将他撕成碎片。

    然而,当石牧来到这颗土黄色的星球前时,几乎不用感知,就现这颗星球中蕴含的天地灵力已十分稀薄,其星体之外几乎看不到星云存在,只有一缕缕稀薄的混沌之力隐约散布。

    石牧估计,过不了多久,或许十几年,或许几十年,这颗星球也将会和他途径看到的那些星辰废墟一样,碎裂成碎片。

    故而他冒着极大的风险,全力运转玄功之力,以自身阴阳合一的混沌气息将整个灵羽飞车和他们两人包裹着,冲入了这颗土黄星球之中。

    但饶是这星球天地元气稀薄到令人指,其传出的吸引力依旧十分可怕,他已经尽力控制灵羽飞车下降的度,但还是不可避免的重重摔了下来。

    石牧闷哼一声,吐出一口淤血,抱着烟罗从灵羽飞车上跃了下来。

    他先是看了看飞车车身上数道明显的裂痕,继而朝怀里横抱着沉睡不醒的烟罗看去。

    刚才下坠之时,他全力护着烟罗,此刻见其没有受到下坠冲击的影响,这才放下心来。

    单手一挥收起了灵羽飞车,石牧抱着烟罗从坑底跃出。

    他朝周围扫视一圈,面上露出些许疲惫之色。

    这道山岭之上,通体都为黄褐之色,大块的岩石到处散落,山体就暴露在空气中,看不到一丁点绿色植被,看起来十分荒凉。

    “轰隆隆”

    天空之中突然响起一阵滚雷之声,已经积压得厚重无比的铅色阴云里,闪现出道道蓝色电芒。

    与此同时,山岭上忽然挂起一阵旋风,将地面上的尘土吹拂得肆意扬起,空气也变得浑浊不堪。

    石牧抬起头望了一眼天空,又将目光移向了不远处那座深褐色的高峰。

    这处星球之上的天地元气之稀薄,比之蓝海星还要差上许多,别说灵芝仙草,就是选场花木也难得一见。

    目光所及之处,俱是一道道深深的沟壑和以一个个巨大的坑洞,使得整片大地看起来满目疮痍。

    一看便知,这些应是常年无节制采集灵矿,所留下的痕迹,以至于灵脉受损,才有了如今的景象。

    料想这颗星球,多半也是某些宗门或者世家势力的附属星球,是其展兴盛的牺牲品。

    此刻对这里情况不明,石牧也不愿贸然带着烟罗去往有宗门或者世家势力盘踞的地方,故而不远处那座人迹罕至的高峰,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片刻之后,石牧抱着烟罗,足踩一朵白云飞至了峰顶上空。

    他绕着峰顶飞行了一圈,现这里除了深褐色的岩石便再无他物,不过所幸的是,山顶向阳的一侧,倒是有一处山洞。

    “轰”

    天空之中又是一道电闪,将周遭事物映得突然一亮,一颗硕大的雨滴便砸落在了石牧脸颊。

    石牧只感觉脸颊有些粘腻,仿佛那滴落在脸上的雨滴并不是水,而是某种粘稠的油质,他随即一催足下白云,向着山峰峰顶落了下去。

    来到那处洞口前,石牧朝内里望了一眼,只见洞口成半圆之状,高有十余丈,左右两璧上列席遍布,岩石凸起,不像是人力所为。

    石洞之内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分明。

    石牧心中一动,放开神识朝内探查而去。

    然而他的神识刚一探入,立即便有一股强烈的波动从洞内传来,接着一股狂风便卷着红褐色的沙尘从洞中呼啸而出。

    紧接着,山洞之内又传来一声响亮的啸鸣,一头体型近乎十丈的巨型大雕,便从洞中冲了出来。

    其一冲出洞口,便双翼大展着冲向了高空,在山顶之上盘旋起来。

    石牧见此,身形一动未动,面无表情的看了这大雕一眼。

    就在这时,积压良久的阴雨,终于开始落下。

    “哗啦啦”

    那些粘稠的雨滴,以倾盆之势唰唰地落下,石牧身上呼啦一下,亮起一团濛濛白光,将他和烟罗全都覆盖了进去。

    雨滴滴落在这白光之上,立即便被炽热的至阳之力,蒸腾成了一缕缕灰色雾汽。

    大雕身上淋着粘稠的雨,两只灯笼般大小的眼睛骨碌碌转着,似乎在打量着石牧的实力。

    此刻的石牧气息内敛,全身上下,没有释放出一丝一缕的气息,犹如一个凡人一般。

    大雕似乎是现石牧并没有什么威胁,口中出一声尖啸,双目释放出两道红色凶芒,接着双翼猛地一挥,巨大的身形就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灰影,朝着石牧所在,俯冲了下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