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六百三十章 逃离
    莫鳞禹洞府之中。
  
      “怎么了?”赵戬看了一眼,从洞府门口走进来的莫鳞禹,问道。
  
      “刚刚有人在外面偷听。”莫鳞禹说道,抬起了手掌,托着那个紫色光球。
  
      “这里面的是……”赵戬目光看向光球里的几缕光芒。
  
      “很特殊的气息,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古蛮族图腾术的气息。”莫鳞禹说道。
  
      “蛮族!我们刚刚的对话不会被听到了吧?”赵戬眉头一皱,说道。
  
      “我这里有隔音结界,应该没事。”莫鳞禹沉默了一下,说道。
  
      “不行,此事情牵扯太大,不能有任何纰漏。那人应该还没有走远,我去追,就算施展搜天索地**也要将那人找出来杀掉。”赵戬沉声喝道,身形一动,便要飞遁出去。
  
      “少主万万不可,此法动静太大,追杀之事交给我就行,少主你还是先回去,你现在还不能显眼,要塞这里的圣阶可不止我一个。”莫鳞禹伸手拦住了赵戬。
  
      “但是,再耽搁那人可能就要逃远了。”赵戬急道。
  
      “少主尽管放心,我已经知道刚刚那人是谁了,不过现在还不方便动手罢了。”莫鳞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赵戬闻言一怔。
  
      ……
  
      石牧化为一缕黑影朝着远处飞遁而去,飞回了驻守山深处才停了下来。
  
      他口中有些喘息不定,目光朝着来时方向看去,见没有人跟踪,心中这才稍定。
  
      “有隐形披风在,应该没有被现身份吧。”他心中暗暗想着。
  
      石牧在一处无人之地悄悄现出身形,不过身上的披风并没有取下。
  
      虽然没有感应到莫鳞禹的神识探查,但是这里距离其禹洞府也没有多远,他可不敢拿下披风。
  
      此刻天色渐渐亮了起来,石牧心中念头转动,就这么盘膝而坐的待在这里,没有再返回洞府。
  
      很快天色大亮,要塞各处的人们纷纷醒来,走出住处。
  
      要塞一如往常开始忙碌起来。
  
      石牧眼神闪烁,悄悄走了出来,取下了披风,混进了人群之中。
  
      他朝着周围看了几眼,没有现什么异样之处,迈步朝着青煊住处走去,很快抵达。
  
      他正要敲门,洞府大门忽的打开,青煊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外面的石牧顿时一怔。
  
      “石师弟,正要去找你,想不到你已经到了。”青煊说道。
  
      “这次是石某请青煊师兄帮忙,哪里还敢劳烦师兄过来找我。”石牧笑道。
  
      “好了,我们也别客套了。看来你已经准备妥当了,我这便带你去战舰那里吧,此刻他们应该也已经开始准备启程了。”青煊笑了笑,走出了洞府大门,带着石牧朝着要塞前方而去。
  
      片刻之后,两人来到要塞港口左侧,一片相对独立的区域。
  
      此处停放了十几艘战舰,都在忙碌的装卸着货物和人员。
  
      两人来到一艘银月战舰前方,战舰也在忙着卸出各种物资,一个黑面大汉正在指挥。
  
      “谷道友。”青煊开口说道,打了一声招呼。
  
      “青煊道友,你来了!”黑面大汉转头看了过来,随即目光落在一旁的石牧身上。
  
      “见过谷道友。”石牧也朝此人拱了拱手。
  
      “这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石牧吧?”黑面大汉朝石牧笑了笑,而后朝青煊问道。
  
      “正是,这位就是石牧师弟,青兰圣地弟子,他在前线已经十余年,如今想要回去,可惜没有战舰前往传送阵所在的据点,只好搭乘谷道友的战舰了。”青煊说道。
  
      “好说,石队长的大名我也听说过,货物我们已经卸的差不多,石队长请上船吧。”黑面大汉对石牧颇为热情。
  
      “那这一路就麻烦谷道友了。”石牧说道,然后朝着青煊拱手行了一礼,道:“青煊师兄,那你我就此作别,后会有期。”
  
      “保重,后会有期!”青煊拱手回了一礼。
  
      石牧转身上船,来到船舱里。
  
      这艘战舰和他来到浮空城要塞时乘坐的那一艘有些不同,船舱上有一座三层的阁楼,里面是一个个独立的房间。
  
      “石道友,最近空有前来这要塞的弟子,却没什么人回去。如今这船上除了我的一些手下,也没有什么人,这里房间很多,你随便选一间住下吧。”黑面大汉此刻也登上了战舰,说道。
  
      石牧点了点头,选了一个二层的房间,坐了下来,心中长呼了一口气。
  
      总算要离开这里了,看来昨晚,莫长老和赵戬应该没有察觉到他的身份。
  
      不过此刻还没有离开浮空要塞,不能大意。
  
      他盘膝坐了下来,神识扩散开来,探查着战舰周围的一切动静。
  
      时间逐渐过去,半个时辰之后,战舰终于整装待。
  
      一阵轰鸣,战舰缓缓悬浮了起来,随即调转船头,朝着远处飞去,很快飞入了无尽的浮石之中,消失了踪影。
  
      无人察觉到,就在此刻,一缕淡淡的影子从要塞附近的浮石中飞出,朝着战舰紧追而去,无声无息。
  
      石牧盘膝坐在房间之中,房间有一扇透明窗户,能看到外面的情况。
  
      他目光朝着外面看去,眉头微微皱起。
  
      此刻已经离开一两个时辰,战舰早已远远离开了要塞,但是不知为何,他心中隐隐有些异样的悸动。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响起。
  
      石牧打开房门,那黑面大汉站在外面,脸上含笑,手中拿着一个白玉酒壶,一股奇异的酒香从里面传了出来。
  
      “石道友,旅途无聊,特来找你喝一杯,没有打扰到你吧。”黑面大汉呵呵笑道。
  
      “哪里,怎么会,谷道友请进。”石牧将其让进了房间。
  
      房间里摆设简单,只有一副座椅床凳。
  
      “刚刚没有来得及自我介绍,谷某姓谷名元阳,乃是青兰圣地附属宗派,昊阳宗门下弟子。”黑面大汉说道。
  
      “原来是昊阳宗弟子,谷道友修为深湛,已经达到了天位中期,可远在石某之上。”石牧说道。
  
      他以前也听说过昊阳宗的名字,宗门并不在东圣星附近的几个星球,距离东圣星颇远,实力也算不错。
  
      “石道友过奖了,你的威名谷某是知道的,这些年被你斩杀的天位黑魔族不计其数,其中不乏中后期修为的人,谷某哪里能和你相比。”黑面大汉哈哈笑道。
  
      石牧淡淡一笑,没有再说什么谦逊的话。
  
      黑面大汉摇了摇手中酒壶,道:“不说这些,在下是好酒之人,这是弥阳星域有名的罗仙酒,石牧兄也尝尝。”
  
      他取出两个酒杯,满满倒上,酒液曾现出淡红色,奇异的酒香更浓。
  
      石牧虽然并不嗜酒,此刻闻道这股酒味,仍是眼睛一亮。
  
      他一饮而尽,酒液仿佛一道冰泉顺着喉咙留下,落在腹中却犹如一团火一般炸开,全身上下所有毛孔猛然一张,全身舒畅无比。
  
      “竟有冰火两重天的感觉,果然是好酒。”他点了点头,说道。
  
      黑面大汉脸上大喜,对石牧大生知己之感。
  
      就在此刻,战舰飞入了一处星云雾海之中,周围光线猛然一暗,窗外一片灰雾茫茫。
  
      浮石星海中这种星云很多,并不出奇。
  
      但是就在战舰飞出星云的瞬间,上空虚空一闪,一道足有千百丈长白色剑光毫无征兆的突然浮现而出,气势汹汹的朝着战舰劈下。
  
      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庞然剑意油然而生!
  
      石牧脸色陡然一变,豁然抬头朝着上面看去,同时他身上赤蓝两色光芒同时亮起,几乎在瞬间凝聚成水火双翼。
  
      “谷道友,不好,快走!”
  
      人影一花,他化作一道幻影飞射而出,直接“砰”的一声,洞穿了战舰的防护光幕,飞出了战舰。
  
      黑脸大汉一怔,没有反应过来。
  
      就在此刻,白色剑光劈斩在了战舰之上。
  
      战舰外面的防护光幕仿佛纸糊一般碎裂开来,战舰在白色剑光前也恍如豆腐,被轻易斩成两截。
  
      轰!
  
      剑光陡然大盛,化作无数锋利的剑气,包裹住了战舰残骸。
  
      银色战舰瞬间被无数剑气洞穿,里面的所有人,包括黑面大汉,连反应也来不及,便被无数凌厉之极的剑气搅成碎片,神魂也没能逃出。
  
      数百丈外的星域中,人影一花,石牧的身影浮现而出。
  
      他回头望去,看到那艘银月战舰此刻的情况,他脸色大变,眼中惊怒之色大盛。
  
      “咦,逃得竟然如此之快,反应倒是机敏!”就在此刻,一个冰冷声音响起,战舰上空无数白色剑光一闪,化为一柄白色飞剑,剑芒吞吐,虚空直接被割破。
  
      飞剑之上,一个道袍老者身影浮现而出。
  
      石牧见此,双眼微微眯了下。
  
      对方不是别人,正是莫鳞禹。
  
      此刻其正用冰冷目光同样朝着自己看了过来。
  
      “莫鳞禹!你身为联盟要塞长老,竟然出手攻击联盟战舰,肆意斩杀联盟弟子,就不怕三大圣地联手诛杀?”石牧心中一寒,口中厉声喝道。
  
      莫鳞禹冷笑一声,并不回答,屈指一点,一道百丈长剑气飞射而出,在半空中渐渐凝实,并刺向石牧头颅。
  
      石牧脸色大变,身形一晃,试图躲闪,但是这道剑气竟然如影随形的改变方向。
  
      紧接着“嘭”的一声,白色剑气击中石牧的脑袋。
  
      石牧的脑袋一下爆裂开来,不过身体却化为了一具白色猿猴虚影,被剑气劈成两半,消散开来。
  
      但是真正的石牧,则究竟身处何处?(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