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六百一十九章 灭口
    石牧、熊屠等四人在浮石星海中这一逃,就是足足两个时辰。
  
      石牧足踩灵羽飞舟,与其余三人并肩而行,双目金芒流转,朝身后望去,见后方茫茫浮石星域中并无半个人影,才稍稍放下心来。
  
      “应该安全了,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歇息一下吧。”熊屠说道。
  
      此言一出,自然得到了石牧等三人的同意,毕竟没有法宝级战舰抵御星域混沌之力蚀体,加上长时间逃亡,体力与真气消耗皆是十分巨大,几人都已是疲乏不已。
  
      四人又向前飞了一阵,寻了一处体积颇大的陨石,落了下去。
  
      熊屠刚一落地,便立即盘膝坐下,将手中古朴巨刀插入身前地面,而后双手各握一块极品灵石,调息恢复起来。
  
      另外两人则在熊屠右侧不远处,各找了一处相邻的空地坐了下来。
  
      石牧就看到其中一人盘膝坐下之后,手中一柄青色长剑“铮”的一声,插在了身前,一圈蒙蒙剑气便自他周围浮现,将其包裹了起来。
  
      那人名为秦铮,乃是逐云剑派的一名天位中期弟子,曾与石牧小队共同执行过一次任务,宝剑故而石牧对其有些印象。
  
      此人不但有一柄法宝级别的凌云剑傍身,剑法也是极为出众,一人一剑,面对天位后期的黑魔族人也是巍然不惧。
  
      另一人石牧则不太熟悉,只知道其是离尘宗的一名天位后期的精英弟子,名叫范天,似乎并未修习离尘宗的九品雷法,反而修习的是一门威力不凡的火系功法离火真兽图。
  
      石牧挑了离熊屠较远的一处岩石,倚靠着坐了下来,翻手取出几粒丹药扔进口中,又取出两块极品灵石握在手心,继而闭目调息起来。
  
      半晌之后,熊屠将自己的那柄古朴巨刀缓缓从地面上拔起,另一手摸着刀锋,口中说道:
  
      “我等为联盟拼命杀敌,到头来却是落了个如此下场,虽说暂时逃得性命,但我等临阵抗命,回去怕是也不好交代。”
  
      “是联盟弃我等如同弊履,还能怪我们抗命自保吗!”秦铮愤愤说道。
  
      “话虽如此,但规矩就是规矩,刚来要塞之时,我们便已经知道了临战抗命的代价,此番回去免不了要受一番责罚。”范天轻叹了口气,有些忧心地说道。
  
      “责罚一顿,总比白白丢了性命来得强!话说我早就满十年值守期了,此番回去,责罚也好,罚没功勋也罢,说什么我也要回去了。此番还是多亏熊师兄功参造化,这才让我等得以安然脱身!真不愧为青兰圣地三大造化神通之一。”秦铮说道。
  
      “是啊,若非熊兄的九转玄功,我等此番未必逃得如此轻松。据说此功法修至大成还可滴血重生,威力无穷,其蕴含的至阳极阴之力还是魔气克星,今日一见名不虚传。”范天说道。
  
      石牧一句话也未说,只是一边全力恢复着真气,一边将神识外放戒备着。
  
      “嘿嘿,两位过誉了。说起来,熊某人倒有一良方,可以避免你们受到责罚。”熊屠将长刀刀尖轻刺入地面,一边说道。
  
      “哦,什么良方?”范天神色一动,连忙问道。
  
      “你们死了,就不用回去受罚了。”熊屠笑着说道。
  
      “什么?你……”
  
      “千仞!”
  
      熊屠话音刚落,目中狞色一闪即逝。
  
      “嗤啦”一声!
  
      但见其手中的法宝长刀表面蓦然间银光大亮,众人立身的这块陨石之上,就如同地涌金莲般的,从地底突然激射出数千道银色光刃。
  
      石牧反应极快,在银色光刃方一生出,身后早已焰光涌起,片片金鳞翻出体表,同时单手在地面上一拍,整个人便凌空跃起,悬立在了半空,手中如意棍已握于手中。
  
      他的目光向下一扫,就见秦铮早已将青色长剑握于手中,舞动间,周身剑气鼓荡而出,与那银白光刃激烈相交在了一起,场间顿时响起了令人牙酸的铿铿之声。
  
      另一边,那范天则顿时被一层厚厚的青色鳞甲覆盖,胸口处蓦然浮现一尊栩栩如生的猛兽雕像虚影,口中不断喷吐滚滚青焰。
  
      那些白色光刃只是刺破了青色鳞甲最外层,便被死死抵住,而后在青焰中纷纷爆裂开来。
  
      “熊屠,你想要做什么?”范天怒喝一声。
  
      “你疯了吗?不去杀黑魔族,和我们起内讧!”秦铮怒骂道。
  
      “我要做什么?嘿嘿,怪就只怪你们二人看到我施展了九转玄功,想必你们不会不知道,此事不便传扬出去吧。至于石牧这小子……嘿嘿,我们第一次碰面时,我就已经看他颇为不爽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熊屠指了指石牧,阴笑着说道。
  
      “哼!我在看到你施展九转玄功时,就开始提防你会生异心,没想到还真给我猜中了!只是没想到,你竟这般沉不出气。”秦铮冷哼一声,开口说道。
  
      “明知道我等对你还尚有防备,还敢出手,简直找死!九转玄功再厉害,区区一转,能有多大作为!”范天身形一晃的落在秦铮身旁,如此说道。
  
      “嘿嘿,既然如此,那就让你们尝尝真正的玄功之力!”熊屠傲然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脚下步伐就接连换动,猛地蹿出数丈,两臂之上肌肉突然坟起,变得十分粗壮,手中巨刀高举过头顶,朝着秦铮二人悍然劈下。
  
      只见其手中古朴巨刀上亮起莹莹白光,从中飞出一道足有阁楼般巨大的白色刀光,一道道白色气流围绕旋转不已,发出阵阵呼啸之声。
  
      至阳之力!
  
      石牧离得老远,也感受到了一股炽热到极点的气息扑面而至,全身上下一阵燥热难耐,但其左右双手,却兀自各握着一红一蓝两枚极品灵石,灵石表面灵光闪动不已。
  
      秦铮面色顿时变得十分凝重,同时一股无法言喻的庞然剑意从其身上升腾而起,整个人似乎与手中长剑合为了一体。
  
      接着其手中长剑青光大作,一抖之下,无数道青色剑莲漫天飞舞而出,滴溜溜旋转着迎向白色刀光而去,所过之处,虚空都被撕裂出一道道裂缝。
  
      范天手上法诀也接连掐动,胸前青色猛兽虚影蓦然暴涨并脱体飞出,犹如一头吞天巨兽般傲然而立,巨口大张,喷出一道道青焰,凝聚成一轮犹如山岳般的巨大青色火轮,呼啸旋转而出,将小半边天空都映照成青濛濛一片。
  
      巨大青色火轮与漫天青色剑莲一起,朝着迎面而至的巨大白色刀光疾射过去!
  
      “凝!”
  
      熊屠口中一声大喝,其手中古朴巨刀刀身表面灵纹蓦然大亮,接着下方的白色刀光表面浮现出大片刺目的玄奥符文,缭绕不定,使得原本炙热无比的白光变得愈发夺目。
  
      “轰”的一声巨响。
  
      石牧遥立半空,也觉得周身震动,就看到那柄古朴巨刀上白光涌动,如同锯齿一般,生生将那巨大青焰火轮从中切割开来,铺天盖地的青色剑莲也在这滔天白光下,纷纷溃灭。
  
      天地之间,眨眼间便只剩下耀眼白光!
  
      秦铮两人法宝被毁,受到反噬,身体皆是一震,口中喷出大口鲜血,再来不及做出任何动作,便被刀光白焰吞没了进去。
  
      “啊……”
  
      两人口中发出最后一声惨呼,便被那滚滚白焰烧成了焦尸。
  
      从熊屠出手,到秦铮范天二人被灭,说来话长,其实前后不过两三个呼吸的功夫。
  
      石牧一直冷冷地盯着熊屠,除了依旧手握灵石,始终没有其他任何动作。
  
      充斥天地间的白光消散开来,熊屠身影清晰而出,手中古朴巨刀表面,灵纹黯淡下来。
  
      “石牧,其实我一直在防备着你,等着你出手。你若与他们二人联手,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然而没想到,你却愚蠢到什么也没做。”熊屠转过身看向石牧,说道。
  
      “杀你,还用不着与他人联手。”石牧淡淡说道。
  
      “口出狂言!”
  
      熊屠闻言,怒吼一声,手中巨刀紧握,一层莹亮白光覆盖在刀身之上,其整个人气势也随之暴涨一截。
  
      接着其身形一闪,骤然蹿出数丈,径直来到石牧身下。
  
      “撩天斩!”
  
      熊屠口中爆喝一声,腰身转过半圈,手中巨刀自下而上,冲着半空中的石牧挥击而出。
  
      只见一道半月形的炽白光焰****而出,将周围的空气都烧灼得“咝咝”直响,带出一缕缕蒸腾而起的白烟。
  
      石牧双眼微眯,火翼挥舞着向后飞撤,继而又猛地一鼓双翼,提起右拳,俯身下冲,朝着熊屠猛地挥出了一拳。
  
      “轰隆!”
  
      一声剧烈的碰撞声响起。
  
      石牧的右拳与熊屠的白焰刀影冲撞在了一起,半空中立即有无数道白色气流四散****,那道白焰刀影与拳影相抵了片刻,随即碎裂消散开来。
  
      熊屠双目圆睁,看向石牧的右拳,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只见石牧的右拳完全转为了漆黑之色,看起来就如同黑色晶石一般,在他的白焰刀影冲撞下丝毫不受半点影响。
  
      “至阴之力……没想到你小子深藏不露,竟也是修炼的九转玄功,还练成了二转之力,怪不得敢如此托大。”熊屠说道。(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