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六百一十三章 遭袭
    石室中央,赫然是一个约莫数丈方圆的池子,里面装满了血液,散出一阵阵刺鼻的血腥气。
  
      除此之外,血池旁边还有二三十具干瘪的尸骸,身上还穿着服饰,看样子正是之前消失的小队成员。
  
      石室中除了血池,还有一个数丈大小的石台,上面刻满了符文,似乎是一个阵法。
  
      法阵上插了十几杆漆黑阵旗,此刻还残留了些许黑光,似乎刚刚停止运转。
  
      “刚刚外面的黑色牢笼难道就是这套阵法幻化而出……”石牧回想刚刚外面黑色牢笼的威力,眼神光芒一闪。
  
      他挥手出一股蓝光,将十几杆阵旗收了起来,随即眼神一扫,将石台上的阵法符文也记在了脑海中。
  
      紫睛女子和中年大汉自然看到了石牧的动作,只是那名黑魔族魂师本就是石牧独立击杀,两人自然不会说什么。
  
      三人随即又在石室内搜寻了一阵,然而并没有找到其他可疑之处,将那些队员的尸骸收敛了一下,便离开了此处。
  
      接下来的时间里,众人又在这片区域翻找了一圈,确认没有其他异状后,便离开了这里,并将遭遇的事情告知了据点的绿铠大汉。
  
      绿铠大汉得知威胁已除,自然大为高兴,让三队人都休息一天。
  
      石牧汇报了任务,便一头钻进了自己屋里,研究起了刚刚得到了那套黑色阵旗。
  
      结果鼓捣了半天,现此阵旗似乎需要魔气才能施展布阵,倒是让他空欢喜了一场。
  
      石牧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找了个木盒将黑色阵旗收了起来,随即他眉梢一挑,取出了那个鬼头大刀。
  
      此刀虽然破损,但是仍旧散出一股凌厉的刀气,绝对是一件法宝级别的武器。
  
      石牧眼神一动,挥手取出了如意镔铁棍。
  
      说起来,一般武者在进阶天位境后,便能开始着手以丹火培炼自己的本命法宝了。
  
      可惜他刚刚进阶天位,便立刻被召集到了先前,此事倒是耽搁了下来。
  
      所幸他依仗过人实力,配合如意镔铁棍暂时还可以应付局面,不过法宝之事也要开始考虑了。
  
      石牧眼神闪烁,随即摇了摇头,将鬼头大刀和如意镔铁棍都收了起来。
  
      他盘膝坐下,双手各握住一块灵石,开始恢复损耗的真气。
  
      休息了一日,巡逻的任务继续开始。
  
      不过石牧的名气也逐渐在据点传开,据点中不少人对他的态度改变了不少。
  
      这些事情石牧倒不怎么在意,时间逐渐过去,十个月转瞬即过,石牧小队返回了浮空城。
  
      ……
  
      半年之后。
  
      一艘银月战舰在浮石星海中缓缓穿行,值守在其上的所有联盟弟子全都凝神戒备着四周,随时准备迎击可能袭来的黑魔族。
  
      石牧神情肃然,带领着自己小队的成员,排成一列,站在战舰右舷,目光不断在周围的陨石碎片中扫视。
  
      “石队长,我们是否有些谨慎过头了?这里处于战线中后方区域,应该不会遭遇黑魔一族吧。”郭参说道。
  
      “此次运输任务事关重大,切不可掉以轻心。舰船上的诸多灵石和修补战舰的灵材若不能按时送抵那些据点,恐怕会出乱子。”石牧目光依然紧紧盯着侧前方的陨石,说道。
  
      郭参刚想说些什么,就见石牧眉头一皱,身上光芒骤亮。
  
      “注意,有情况!”石牧大声喝道。
  
      他的话音刚落,就见前方一处巨大陨石后魔气涌动,一大片黑色阴云飘了出来。
  
      阴云之中雾气翻涌,一道粗壮的赤红光柱便从阴云中****而出,朝着银月战舰袭来,与战舰外围的防护光幕猛地撞在了一起。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舰身便剧烈摇晃起来。
  
      舰上众人也随着舰身的偏转,打了一个趔趄。
  
      “敌袭,准备迎击!”
  
      银月战舰之上银光流动,其舰的位置上,一道尖锐的金属圆柱顶端处,银色光芒大作,猛地从中****而出。
  
      只见那道银光就如同一杆银色巨矛一般,从战舰前端透射而出,瞬间便冲入了那片阴云中。
  
      黑色的阴云当中,顿时被穿出一个巨大的窟窿,数道惨嚎之声便从中传出。
  
      紧接着,百余道高大的黑魔族人身影,就从黑雾中腾身而出,朝着银月战舰袭来。
  
      “出舰迎敌,莫让魔族靠近战舰!”石牧一声令下,身上火光腾起,两片宽大的火翼猛一鼓动,便骤然冲出战舰,朝着一名黑魔族人冲了过去。
  
      郭参和元玉京等人紧随其后,身上也纷纷亮起光芒,冲出了战舰,迎向了那些黑魔族人。
  
      石牧迎身而上,手上火焰涌动,一拳挥了上去。
  
      一道巨大的火焰拳影便凭空浮现,冲向了领头的一名黑魔族人。
  
      那黑魔族人身着黑色甲胄,头颅与右肩处各有一根犄角伸出,面部被甲胄覆盖,看不清其面容。
  
      他的手中握着一柄黑色战刀,猛地一挥,便有一道黑气缭绕的黑色弯月****而出,与火焰拳影对撞在了一起。
  
      只见半空中火星四射,那道黑色弯月竟然在遇到火焰拳影的瞬间,化为十余道刀影,径直将火焰拳影切割成了粉碎,并有半数余势不减的朝石牧席卷而来。
  
      此刻的石牧早已将如意镔铁棍紧握手中,猛然一晃的幻化出重重黑色棍墙。
  
      锵锵之声大作,棍影表面一阵光芒乱闪下一闪而灭,刀影也纷纷溃散开来。
  
      这片刻功夫,黑魔族人身上黑雾涌动,快朝着石牧这边袭来。
  
      石牧手中黑棍一擎,火翼舞动两下,身形也****而出,朝着黑魔族人迎了上去。
  
      而在战舰另一侧,一名身姿挺拔的少年,身上光芒一亮,也飞身冲入了前方的浮石之中。
  
      只见其足尖轻点,立身在了一块方圆丈许的陨石碎块上,身上黑色衣袍无风自鼓,一道强大的灵力波动便从其周身之上散出来,却正是与石牧同属青兰圣地的黑衣少年古翳。
  
      其双目古井无波,看不到丝毫情感波动,两只瞳孔就像两个浑浊的深潭,混混沌沌的,看不到一丝光彩。
  
      古翳双手收在头颅两侧,两指指端在太阳穴上轻敲几下,继而收回了手,在身前飞地掐动起来。
  
      伴随着一个个复杂法诀打出,古翳身上的灵力快涌动起来,原本暗淡无光的双眸之中,突然升起两道灰白色的雾霭,那雾气初看时薄如轻烟,不过片刻,就积聚的十分厚重。
  
      只见那两道灰白雾气不断涌动,渐渐透出其瞳孔,化为了实质,在场间弥漫了开来。
  
      一名黑魔族人本来正挺着一杆黑色长枪,向前突刺,眼看就要刺入一名联盟修士的胸膛时,一缕淡薄的雾气钻入了他的鼻腔,他的眼神顿时变得迷蒙起来,瞳孔之中仿佛也生起了一团白雾,变得不真切起来。
  
      而刚才差点就死于他手的那名修士,立即返身一拳,裹挟着一道金光挥击而出,将那名黑魔族人的小腹轰出一个大洞。
  
      在另一处,一名黑魔族人正往前冲之时,在其背后,与他同来的同伴,双眼突然转为了灰白之色,手中的黑色战斧自上而下,将他剖成了两半。
  
      只一会儿,便有六名黑魔族人死在了同族的手中。
  
      终于,一名天位境的黑魔族头领现了场间的异样,也看到了立身在陨石之上的古翳。
  
      只见其周身魔气涌动,脖颈处的魔纹骤然亮起金光,口中出一声嘶吼,整个人顿时倒伏在地,身体飞地涨大起来。
  
      伴随着那名黑魔族头领口中出的声声痛苦嘶吼之声,其周身上下骨骼劈啪作响,身上皮肉开始翻裂,一个个如同剑戟般的刺状白骨从皮肉破裂处突刺而出,变作了一头体型巨大的白骨豪猪。
  
      化身白骨豪猪的黑魔族头领,双眼血红,四蹄腾空,奔腾着朝古翳冲了过去。
  
      古翳见状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指端轻轻一点,便有一道浓郁的灰白色雾气顺着白骨豪猪的鼻孔涌了进去。
  
      白骨豪猪眼中血色不变,只是略一迟滞,便再度以惊人的度猛冲了过来。
  
      “封闭自己的灵识,完全靠杀戮本能,这倒也算是不受我‘混沌灵目’控制的一种方法。”古翳足尖一点飘升入半空之中,自语说道。
  
      白骨豪猪度不算太快,力量却大得惊人,猛地一头扎进了那块陨石之中,径直将那陨石撞击得四分五裂。
  
      其见一击不中,口中怒嚎一声,身上光芒大作,背后数百道突出体外的白色骨刺,立即如白色长矛一般,从其背上****而出。
  
      只见那白色骨刺上寒光闪动,在半空中拉出一道道破空的爆鸣之音,骤然间便射至了古翳身前。
  
      古翳顿时一愣,显然没想到那白骨豪猪度不快,却可射出如此迅捷的白色骨刺。
  
      紧接着,其闭上右眼,而左眼之中,灰光顿时大亮,内里灰雾竟如同漩涡一般转动起来。
  
      伴随着这一幕的出现,在其身前的空间之中,突然产生了一阵波动,一个肉眼可见的黑色漩涡凭空出现。
  
      那数百道如同箭雨般的白色骨刺,尽数射进了那黑色漩涡中,竟然一闪过后,全都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古翳的左眼缓缓闭合,右眼又骤然张了开来,其中隐约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
  
      只见白骨豪猪身前的空间中产生一阵奇异波动,一道黑色漩涡凭空浮现。
  
      “嗤嗤”之声大作,数百道白色骨刺就从中****而出,瞬间便打在其身体之上。
  
      “钉钉钉……”
  
      一阵金石相击之声响起,白骨豪猪身上顿时破开数道口子,粘稠的血液从中汩汩流出。
  
      不等其再有何动作,浮现在他身前的那道漩涡骤然扩大,就如同一张漆黑的血盆大口,一下子将其吞噬了进去,半空之中再无他的丝毫气息。
  
      随着古翳睁开左眼,那道漩涡才缓缓消失开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