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九十八章 冰火煎熬
    石牧的牙齿刚一啮破婴灵果的表皮,一股略带甘甜的汁液便从中流了出来,溢满了他的齿颊。
    
        他只觉得一股精纯浓郁的灵气顺着他的喉头,下注到了肺腑,直至丹田之中,微一停留后,又顺着四肢百骸散布到了全身。
    
        这种灵力荡涤四肢百骸的感觉十分奇妙,且舒畅无比,令其口中不由出一声欢快的叫声。
    
        正沉吟间,石牧的双目缓缓闭了起来,其神识却自然而然的外放而出。
    
        透过神识,他看到了天地之间散布的点点散着炙热气息的赤红火光,缕缕弥漫晶莹剔透的幽蓝水气,以及一道道变幻莫测的白色晶丝。
    
        那是他目前所能感应到的火元素,水元素以及空间元素。
    
        就在这时,他的神识感应范围呢内,那些红蓝白之中,突然亮起了一抹鲜艳的绿色,一股令心悸的生命力随之生长迸。
    
        虽然十分稀薄,但却让其有种亲切之感。
    
        并且这抹绿色,仍在以十分缓慢的度慢慢增多,渐渐充盈其周围。
    
        这是……木属性灵气!
    
        石牧心中一喜,他第一次在空气之中感应到了木属性灵气。
    
        那种感觉就仿佛置身在一片森林或者一片草原之中,身边到处都是肆意生长的树木和野草,口鼻之中都能嗅到特属于植物的那种清新气息。
    
        石牧睁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手上华光一亮,一只瓷瓶便自动飞到了他的手心之中。
    
        他拔掉瓶塞,将瓷瓶送至唇边,一仰头,便将里面的朱红色液体倒入了口中。
    
        与婴灵果的滋味不同,这朱红液体入喉之后,石牧只觉得自己仿佛喝入了一口滚烫的岩浆一般,喉间传来一阵辛辣烧灼之感。
    
        很快,那股热流便顺着他的咽喉,直流而下,径直汇入了丹田之中。
    
        紧接着,他的手掌再次探出,又一只瓷瓶悠悠浮起,落在他的掌心。
    
        这只瓶塞打开之后,一股阴寒气息立即从中散出来,刚一靠近石牧脸颊,便将他的眉毛染成了霜色。
    
        不过石牧没有丝毫迟疑,一抬手便将瓷瓶中的晶蓝色液体倾倒入口中。
    
        这种冰冷刺骨的感觉,与之前的炽热之感形成鲜明对比,激得石牧浑身一颤。
    
        石牧没有停歇,紧接着又拿起一个瓷瓶,从中倒出一颗黄澄澄的丹药,抛进了口中。
    
        那黄色丹药刚一入口,便立即化为一道金黄色灵气,弥散至他的肺腑之中。
    
        石牧正了正身子,手上掐出一个法诀,双目紧闭,口中默默吟诵起口诀,开始全力运转起九转玄功第三转功法口诀。
    
        随着吟诵之声响起,石牧左右手开始分别亮起黑白色光芒,其盘坐的地面之上,突然映出两条阴阳锦鱼,相互追逐着一前一后地游动了起来。
    
        然而才过片刻,石牧突然眉头一皱,猛地睁开了眼睛。
    
        在其身下,那只白鱼虚影骤然光芒大亮,一股炽热烧灼之感,顿时从其丹田中冲撞而出。
    
        石牧坐照内观,只见自己丹田之中那颗与龙眼大小无异的赤色假丹上,正腾起着熊熊烈焰,如同一轮小型烈日般猛烈燃烧着。
    
        “啊!”
    
        石牧痛苦嚎叫一声,额头之上青筋暴起,豆大的汗珠纷纷滚落。
    
        只见一股炽白火焰突然自他的穴窍中汹涌而出,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一瞬间便将他的衣衫尽数焚毁。
    
        与以往感觉不同,这次的火焰明显不在他的控制之下,其传达出来的热量不只是向外的,同时也是向内的,灼烧着他的身躯。
    
        下一刻,石牧的眉毛须也没能幸免,被烧了个精光。
    
        石室之内,熊熊烈焰直冲穹顶,火光翻腾下,将那团缓缓旋转的星云也烧得溃散开来,无数星光洒落下来,却被那熊熊烈焰尽数吞噬了进去。
    
        石牧只觉全身剧痛犹如刀割,他的肌肤也开始在烈焰地灼烧下呈现出焦黑之色。
    
        仿佛下一刻,他便要在这烈焰之中化为灰烬。
    
        石牧心中大凛。
    
        虽然事前他也曾料想到冲击天位境会困难重重,可这才刚开始,他便面临此等境况,实在让其有些始料未及。
    
        若是换在以前,被这等程度的烈焰灼烧,石牧的心神早就承受不住,他的人早该陷入昏迷之中,但经历了幻魔道的历练,他的神识心智之强大,早已非昔日可比。
    
        但饶是如此,他此刻也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到达崩溃的边缘了。
    
        石牧面色赤红,鼻孔之中喷吐出一股股炽热的气息,他凭着坚韧的毅力,强自稳定心神,手中法决微变,开始默默调动起体内的至阴之力,想要将这股至阳火焰压制下去。
    
        只见其丹田之中光芒闪动一下,在那赤红火焰中心,一道蓝色光芒突然亮了起来。
    
        “嗡”
    
        伴随着一阵嗡鸣声响起,石牧身下的黑色锦鱼虚影,光芒大盛,游转度突然暴增,朝着身前的白鱼追了上去,很快便过了那条白色锦鱼。
    
        几乎只是瞬间,石牧身上的火焰就湮灭无踪,至阴之力毫不费力地取代了至阳之力。
    
        只听石室之内不断响起了“咝咝”之声,石牧焦黑萎缩的肌肉上,就如同浇了水的火炭一般,冒起了阵阵白色雾汽。
    
        身体之上传来的针扎般的疼痛,令石牧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他正打算取出治疗丹药服用时,抬起的手臂却突然凝固住了。
    
        一层晶莹的冰晶从其体表浮现而出,朝上蔓延而去,一点点的将他冻结了起来。
    
        石牧顿时感到一阵彻骨寒冷袭来,他的丹田之中早已没了火焰,而那颗赤色假丹表面上也已经被冰晶完全覆盖。
    
        那极寒冰晶包裹住了石牧之后,又顺着地面延伸出去,只一会儿就将大半个石室覆盖了进去,全都冻上了一层蓝色冰层。
    
        修炼石室立即变成了一处极寒冰窖,丝丝阴寒气息顺着石门缝隙渗透出去,在石室的外壁上也结上了一层寒霜。
    
        令石牧感到不安的是,无论是刚才涌现出的至阳之力,还是现在冰封住自己的至阴之力,似乎全都是以一种失控的状态呈现,完全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而这一次,被寒冰冻结,无法结印,他再想用至阳之力化解开这冰冻,都无法做到了。
    
        出现此种本应令其冷汗淋漓之事,他全身上下却连一点一滴的汗珠都没有。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过去,不知过了多久。
    
        石牧体内的血液似乎都已经冻结住了一般,他的识海之中似乎都升起了阵阵寒雾,使得他的意识也变得有些模糊。
    
        就在他以为自己就要沉睡过去之时,他的丹田之内突然赤光一闪,熊熊火焰再次瞬间点燃,将那赤色假丹包裹住,一股炙热之感复又涌现而出。
    
        没有丝毫预兆,石牧体表的冰晶突然消融,火焰又重新覆盖了上来,那种如同被架在火塘内烧烤的感觉重新涌上心头,他却依然无能为力。
    
        石牧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冻结之后,被这炽热火焰连同冰晶一起融化了开来。
    
        就这样,石牧体内的至阴至阳之力交替出现,不断地折磨着他的躯体。
    
        然而他却连想要将这一切停止下来,都无法做到。
    
        就在这时,石牧的眼中突然涌出一丝狠色,还被火焰包绕的双手突然探出,一把抓起身前的数个瓷瓶,一仰头就将其内盛装的灵液灵丹,一股脑地全都倒进了口中。
    
        “轰……”
    
        大量的灵力疯狂涌入体内,犹如一桶烈油浇了上来。
    
        石牧丹田内的假丹上光芒再度大亮,其上汹涌地火焰猛地扩大一倍,更加剧烈的燃烧了起来。
    
        “啊!”
    
        石牧的长嚎之声,顿时在石室中不断回荡起来。
    
        ……
    
        烈焰的极端灼烧后,紧接着又是一度极寒冰封。
    
        循环往复,不知持续了多久。
    
        在冰与火的来回折磨中,不知过了多久。
    
        这一日,再次被冰晶封冻地石牧,有些无力地低垂下了头颅,朝地面上看去。
    
        那一黑一白的锦鱼虚影还在相互追逐着,光芒却都已经显得黯淡无比,那黑鱼虽然稍稍胜上一筹,却也是强弩之末之感,早已大不如前。
    
        石牧不知道,这已经是他第几次被寒冰冻结了。
    
        同样的,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身躯又被烈火烧灼了几番,他只觉得两只手臂变得沉重无比,要不是被冻结着,恐怕要直接垂在地上了。
    
        而此刻,他体内已经感受不到一丝灵力波动了。
    
        可即便如此,他的内心之中还是保有着一丝希望,苦苦坚持着,告诉自己,或许忍受这非人的折磨,就是结成金丹的必由之路。
    
        “咔……”
    
        然而就在此时,石牧丹田之中突然响起一声轻响。
    
        他心中大惊,立即强自内视,朝丹田内看去。
    
        只看了一眼,他的心便沉到了海底,一种颓然无力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
    
        在他丹田之中,那如同龙眼大小的赤色假丹上,竟然裂开了一道裂纹。
    
        不但金丹凝结不成,就连假丹也似乎要碎裂了一般。
    
        石牧心中升起一阵无力之感,莫非所有修行,这一刻,就要尽数付诸东流了。
    
        他的脑海中,浑浑噩噩间,不由开始闪过一道道身影。
    
        他看到了躺在病榻上的母亲,赤着脚走向他的西门雪,对他温柔笑着的钟秀,蹙眉微怒看着他的烟罗,五彩斑斓体型变得十分巨大的彩儿……
    
        “不……”
    
        石牧缓缓闭上了眼睛,满是不甘地咆哮了一声。
    
        “啪”的一声轻响。
    
        像是珠玉落地,又像是石尺折断,像是冰面破裂,又像是蛋壳初开,石牧丹田中的赤色圆珠,终于还是碎裂了开来。
    
        轻响过后,石室之中顿时陷入了寂静之中,就连石牧身下的双鱼虚影,也都静止了下来,不再转动。
    
        仿佛一切都陷入了沉寂……(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