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干戈玉帛
    “二位,这边请,传送法阵就在前面了。”黑袍中年人当先引路,口中说道。
    
        “有劳了。”江凌风点头笑道。
    
        “哪里,能为凌风少主效劳,是在下荣幸。”黑袍中年人连忙摆手说道。
    
        江凌风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谦让之语。
    
        赵戬儒雅的脸庞上神情冷漠,目不斜视,对二人对话丝毫也没有理会之意。
    
        三人从石牧隐身之处走了过去,没有察觉到异状,很快来到石门前。
    
        黑袍中年人示意赵戬二人稍后,随后独自上前几步,取出一块令牌,口中念念有词,挥手打出一道青光。
    
        石门上白光闪烁,片刻后“咔嚓”一声,石门缓缓打开,三人走了进去。
    
        里面又是一处面积颇大的大殿,一个略高出地面的石台,上面是一个白色法阵,正在“嗡嗡”运转。
    
        石牧隐身之处,一缕阴影从墙壁上探出,阴影之中隐约露出一双眼睛,朝着大殿内扫去。
    
        黑袍中年人走到传送阵旁,口中念念有词,两手挥舞,打出数道法决。
    
        传送阵运转顿时加快了数倍,散发出阵阵浓郁的白光。
    
        赵戬见此,迈步踏进了传送法阵中央。
    
        “赵兄,此前在下和小妹在秘境中多有得罪,还望海涵。”江凌风拱手说道,神情间颇为恭敬。
    
        “当日之事本来就是场误会,既然过去了就不用再提了,赵某也并非那种记恨小人。”赵戬淡淡说道。
    
        “多谢赵兄大度。”江凌风闻言,连忙拱手道。
    
        “好了,赵某有些急事,就先告辞了。”赵戬说道,随即看向那黑袍中年人。
    
        黑袍中年人见此,连忙挥手打出一道白光,一闪即逝的没入传送法阵之中。
    
        “嗤啦”一声!
    
        传送法阵表面白光大放,从中飞出无数密密麻麻的玄奥符文,朝赵戬身上缠绕而上,其身影闪烁了两下后,顿时随着那些符文一起消失无踪。
    
        浓郁稠密的白光也随之消散一空。
    
        赵戬身影一消失,江凌风立刻站直了身体,脸上恭敬神色顿时消失,目视前方,似乎在沉吟什么。
    
        那黑袍中年人静静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
    
        “走吧。”江凌风说了一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那黑袍中年人连忙跟了上去,并正在出门后立刻关闭了石门。
    
        不多时,二人便朝着走廊另一端走去。
    
        随着二人脚步声渐行渐远,最终完全听不见后,墙壁某处,那缕黑影缓缓浮现,现出了石牧的身形。
    
        他朝着两人远去的方向看了几眼,然后再次隐匿身形,缓缓朝着外面飘去。
    
        半个时辰之后,石牧回到了客栈。
    
        他在屋中来回走动,眉头紧皱。
    
        刚刚看到的这一幕情景让他心中震惊不小,自己此前猜测的没错,这赵戬果然在夜阑城中,只是让其万万没想到的是,此人和江家不仅化干戈为玉帛,甚至那个江凌风神情间,对其竟然还是恭恭敬敬的。
    
        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毕竟就在不久前,二人还在秘境中大打出手,甚至还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这事可是他亲眼目睹,应该做不的假,毕竟当时这两人若是共同对付自己,自己想要夺果逃走,可就没那般容易了,然而一转眼,二人关系却又如此亲近。
    
        要知道,江凌风是娲妖族人,乃是妖族,赵戬是人族,在以妖族为主的弥阳星域,天赋异禀的妖族向来又是不太待见人族的。
    
        石牧一念及此,不禁有些好奇,在自己走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了今日这样局面的产生。
    
        除此之外,他隐隐觉得,这二人刚刚的言谈和举止神态之间,似乎另有什么深意。
    
        石牧眼神闪烁,片刻后摇了摇头,理不出丝毫头绪来。
    
        但不管怎么说,夜家关闭传送阵之事总算是调查清楚了,果然和江家有关,其目的自然不言而喻,是为了捉拿他。
    
        “哼!”石牧冷哼一声,想要捉拿他,休想!
    
        接下来的两日里,他便干脆闭门不出,一直在客栈房间内静坐参悟易骨决,以尽可能的确保此术的持续时间和稳定性。
    
        这两日以来,夜家的传送大殿外,聚集之人也是越来越多,夜家不断游说,这才勉强安抚住众人。
    
        传送大殿深处一处房间,夜家家主夜瞳和江水水,江凌风三人分散而立。
    
        “外面的情况,二位必定也都知道了,我夜家已经无法再继续关闭传送阵。”夜瞳说道。
    
        “无妨,夜家主开启阵法便是,不过我兄妹二人有个条件,还请夜家主答应。”江凌风和江水水相视一笑,说道。
    
        夜瞳脸色一怔。
    
        ……
    
        第二日傍晚时分,传送大殿之外,夜家放出消息,暂停了整整五日的传送阵,将在次日凌晨再次开启。
    
        夜阑城中不知多少人等着,天尚未亮,大殿之外便挤满了人,排队等待传送。
    
        从早上开始,一直到中午,大殿外的人群丝毫没有减少的趋势,反而越来越多。
    
        传送大殿里,或明或暗站了一些夜家的黑袍护卫,似乎在维持殿内的次序,不过这些人眼神却暗中在人群中来回扫视,不放过任何一个踏进大殿的人。
    
        大殿里面一个房间中,江水水和江凌风待在此处。
    
        房间之中悬浮着一面青色水镜,里面清晰浮现出传送大殿中的情况。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丝毫端倪。”江水水看着水镜中的情况,有些焦急的说道。
    
        “不必焦急,那石牧定然会过来。你我二人亲自探查,我不相信那石牧能躲过我们的眼睛。”江凌风呵呵一笑,自信的说道。
    
        “兄长说的对,那石牧或许能瞒得过我,但绝瞒不过你的眼睛!”江水水笑道。
    
        江凌风摆了摆手,脸上神色依旧淡然,但眼中仍是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得意。
    
        一批接着一批的人进入大殿,很快,城内这几日积累的人走掉了近半。
    
        午后时分,一个灰袍青年站到了队伍尾端,此人浓眉大眼,散发出淡淡阴寒气息,正是石牧。
    
        他随着人群缓缓前进,眼神暗暗朝着周围打量。
    
        夜家迫于压力,开启了传送阵,但是他心中却是清楚,江家是绝不会这么轻易放他过去的。
    
        很快,他便排到了大殿门口。
    
        石牧眼睛朝着里面看去,落在里面那些黑袍夜家护卫身上,眼睛闪过一丝异色,立刻移开了目光。
    
        那些黑袍人虽然穿着夜家服饰,身上的气息似乎也用某种手段收敛了起来,不过还是瞒不过他。
    
        那些人,都是江家之人!
    
        “果然,江凌风此人不会轻易放我过去。好,既然你们想把所有传送之人一个个全部探查,那便看看你们能否探查出这玄功易骨决。”石牧心中冷笑一声道。
    
        他微微呼吸,神情平静如水,眼神气息没有丝毫波动。
    
        前面的人都走进了大殿,石牧迈步跟了进去。
    
        大殿深处房间中的水镜上,浮现出石牧的身影。
    
        江水水细细打量了一番,片刻之后便移开了目光。
    
        江凌风眉头忽的微微一皱,水镜中的这个青年容貌气质和石牧完全不同,但是不知为何,他心中却没来由的泛起些许波动。
    
        “兄长,此人莫非有什么问题?那道这人是石牧所假扮?”江水水立刻察觉到了江凌风的异样,问道。
    
        “不是,此人应该不是石牧,但是不知为何,感觉总有些不对。”江凌风沉默了一下,说道。
    
        “兄长,任何怀疑我们都不能放过,此人既然有嫌疑,兄长继续坐镇此处,小妹前去试探此人一二。”江水水说着,站起身来。
    
        “好,你和那石牧原本相交不浅,对他的气息应该最为熟悉,去看看也好。”江凌风点头说道。
    
        江水水当即迈步走了出去,很快来到大殿队伍中。
    
        她径直来到石牧身前,目光如刀盯着石牧。
    
        “这位道友,有什么事情吗?”石牧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江水水,问道。
    
        此女突然出现,他确实着实一惊,不过经历了幻魔道的十八步历练,他对于心神气息控制,几乎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他此刻眼神气息没有丝毫波动,神态举止更是自然无比。
    
        江水水盯着石牧的眼睛,想要在里面找到一丝波动,不过里面平静如水,只有浮现出莫名其妙的神色,心中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
    
        突然出现在石牧身前,乃是她的一个计策,不过还是毫无所得。
    
        她眉梢忽的一挑,似乎想到了什么,缩在袖子的手中微光一闪,多出了一枚晶莹圆珠。
    
        江水水将此珠微微摩擦,珠中透出一股淡淡波动,无声无息的笼罩在了石牧身上。
    
        圆珠中微微一闪,浮现出丝丝白色光芒,透出一股极为阴寒的气息。
    
        “阴寒之气……”江水水暗暗叹了口气,对石牧微微笑了一下。
    
        “抱歉,我以为道友是小女子的一个朋友,不过看来是认错了。”江水水说道。
    
        “哦,原来如此。”石牧说道。
    
        “打扰了。”江水水点了点头,转身朝着里面走去。
    
        石牧目送此女离开,很快转过了视线,看向队伍前方,脸上开始浮现出不耐和焦急的神色,一如其他人一般,口中也开始骂骂咧咧起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