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八十章 假丹
    漫天血雾之中,石牧身形一闪而出,翻身落在地面。

    此刻的他,身上火光早已敛去,身子刚一落地,便一阵摇晃,显然真气消耗有些过度。

    其手中如意棍猛地插入地面,稳住了身体。

    方家众人见此,在方博正的带领下,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方靖德眼疾手快,立即取出一粒疗伤丹药递给石牧。

    石牧伸手接过,神识一扫过后,才送入了口中。

    丹药入口,化为一股绵柔之力流入体内,精神不由一振。

    “石道友,此番你替方家诛杀了金吾归这逆贼,便是我方家大恩人,请受我等一拜。”方博正满是感激,躬身一礼道。

    见家主如此,其身后方靖德方靖海等一干人俱躬身拜下,不敢有丝毫怠慢。

    毕竟此番若非石牧,恐怕整个方家都将在金吾归的操纵下毁于一旦,若是换一个其他弟子,甚至都未必是金吾归对手。

    “方家主不必多礼,此番石某所为,皆是你我约定之事而已。”石牧此刻体力稍复,将如意棍收起,淡然道。

    “石道友,不如先移步堡中休息一二,晚上我将设宴,为道友接风。”方博正说道。

    “方家主美意,在下心领⑧长⑧风⑧文⑧学,ww→w.c○fwx.n¢et了,不过在下门中还有要事,无法在此多作逗留。”石牧说道。

    “这……既然如此,方某便不留石道友了。道友在此稍后片刻,我这便去将此次报酬取来。”方博正说完,又吩咐方靖德二人在此候着,随后转身朝着古堡深处走去。

    石牧也不理会周围众人,就地盘膝坐下,闭目调息起来。

    半盏茶的功夫,方博正就已经换了一身衣衫,穿戴整齐地赶了回来,只是被毁去的面容,还是狰狞如昔。

    他走到石牧身前,手腕一翻,手心之中便多出了一个纹饰精美的长条形木盒。

    石牧站起身来,伸手接过木盒,刚一打开,便有一股浓郁的灵药香气,扑鼻而来。

    只见木盒之中,盛放着一棵巴掌大小的人字形火参,通体深红,上面布满了如同老者面上皱纹般的沟壑,正是千年火参该有的形态。

    而在火参旁边,还放着一枚黑色玉简。

    石牧将其握在手心感受了一番,只见内里记录的果然是一部颇为玄妙的水属性功法,只是此刻也没办法细查,料想那方博正也决不敢拿假的《溟水诀》来诓骗自己。

    “多谢。”石牧合起木盒,将之收入储物戒,对方家众人一拱手说道。

    “石道友稍待,这些灵石也是方某一点心意,还望石道友不要嫌弃。”方博正手中递上一个圆鼓鼓的大袋,口中说道。

    石牧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接了下来,收入了储物戒中。

    “日后石道友若再来这碧波星上,可一定要来我方家堡,好让我等尽一尽地主之谊。”方博正笑着说道。

    “这是一定,那在下这便告辞了。”

    说罢,石牧便挥手祭起青翼飞车,化为一道流光,冲天而起。

    他离开方家,丝毫没有在碧波星上多加逗留。

    一日一夜之后,石牧便再次通过传送法阵,回到了青兰圣地。

    紧接着,他马不停蹄的前往百珍谷,仙药阁,将配制灵液需要的其他辅助材料购买齐全,随后立刻返回洞府,直奔密室,紧闭不出。

    七日之后,洞府密室之中,石牧身前摆放了一整排的小玉瓶,足有数十个之多。

    这些玉瓶中装着的正是他配制出的灵液。

    他拿起一个玉瓶,拨开瓶塞,里面是鲜红色也液体,奇香四溢,一仰脖子,张口吞服了下去。

    液体入口,犹如一缕温热甘泉,从喉咙处直流而下,一股热流直抵丹田,浑身上下,四肢百骸,说不出的酣畅感。

    他随即闭上双目,全力运转赤猿火经第十二层功法口诀。

    随着口中念念有词,其身上渐渐亮起赤色光芒,并交织缠绕下,在周身凝聚成一个朦胧不清的球形。

    一日一夜之后。

    他体表的朦胧球体表面,浮现出一道鲜亮的红色光带,横亘而上。

    石牧缓缓睁开眼睛,随手拿起另一个玉瓶,拨开瓶塞,将里面的灵液再次一饮而尽。

    片刻之后,药力发作,他身上赤光更胜。

    又过了一日一夜,又有一道红色光带出现在他体表的朦胧球体之上。

    石牧睁开眼,拿起第三瓶灵液。

    ……

    时间一日一日过去,转眼间便过了四十九日。

    此刻的密室之中,火光阵阵,赤焰翻滚,温度赫然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连虚空都泛起阵阵扭曲涟漪。

    密室中央,石牧上半身****的盘膝而坐,周身被四十九根赤色光带覆盖,盘成一个球形,表面灵光闪烁,赤焰翻滚不定。

    他嘴唇翕动,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诵念某种咒语,身上赤色光带以某种节奏缓缓流转,看起来有些诡异。

    “凝!”

    突然,他口中咒语一停,低喝一声。

    下一刻,那些原本缓缓流转的赤色光带突然灵光大放,并方向一转,加速朝着他身体各处没入,并顺着体内筋脉流转后,纷纷没入丹田之中。

    石牧脸上浮现出一层明灭不定的晶莹赤光,肌肉微微抽动,似乎在忍耐极大的痛楚。

    他体内丹田气府位置,四十九道赤色灵纹交织在一起,隐隐凝成了一个球形,原本犹如液体般的真气,被悉数禁锢在了这赤色球体之中。

    这些赤色灵纹在球体表面游走不定,并每游走一圈,整个球体便缩小一分,之中的真气也显得愈发浓密粘稠一分,而灵纹游走速度也变慢些许。

    随着时间推移,石牧表情愈发挣扎,头上豆大汗珠开始簌簌而下,显得愈发痛苦。

    不知过了多久,其体内丹田之中,原本约莫有婴儿拳头大小的赤球,如今只剩龙眼般大小,只是表面的四十九道灵纹如今看起来几近浑然一体,其中蕴含的真气,也稠密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程度。

    石牧脸上蓦地一松,痛苦之色尽消,露出欢愉之色。

    “喝”

    他双目蓦然睁开,身上金光大作,口中忍不住发出一声畅快的喝声。

    伴随着那道金光的亮起,石牧身上的火焰汹涌跃动起来,竟如同一条火焰长龙一般突出体外,化作一道火焰龙卷在其周围缠绕升腾。

    数息之后,石牧突然大口一张,那道火焰龙卷便立即停止了升腾之势,如同长鲸吸水一般,被他一点不剩地吞入腹中。

    与此同时,石牧身后蓦然升起一尊赤猿法相,表面光芒一盛,原本赤红的火焰之中,隐隐浮现出了一缕缕金色火焰。

    而石牧此刻面色赤红,眼中金光闪动,身上的气息也是节节攀升。

    此刻的他,终于在丹田中凝练出假丹,踏入了地阶大圆满境!

    此刻其丹田之中,原本的气府已缩至龙眼般大小的一团,但其中蕴含的真气,却已是此前的倍许。

    待所有火光敛去,石牧从地面之上站了起来,身后的赤猿法相已经隐没不见,脸上露一丝欣慰之色。

    此番如此顺利地晋入地阶巅峰,他心中其实早有预料,毕竟之前万事皆已具备,差的也只是那株千年火参而已。

    可是,这所谓的“假丹”,正如其名般,只是看起来像丹丸罢了,距离整整天位境界那种稳固的金丹,可是差之甚远。

    要将气府中的假丹真正凝成金丹,绝对是件难如登天之事。

    稍有不甚,便有可能前功尽弃,轻则假丹溃灭,需要重新凝结,重则连修为都会跌落。

    想到这里,石牧不禁眉头微皱。

    根据圣典阁中关于进阶天位的相关典籍记载,寻常修炼武道者,在有充足资源情况下,也需要闭关百年甚至数百年以上,历经数次失败,期间凝结假丹数次,方有成功的可能。

    这也是为何,圣地为百年弟子提供大量灵地,并要求沉心静修千年的原因之一。

    毕竟积攒资源,也需要大量的时间,绝非一朝一夕所能达成。

    一念及此,石牧不由长呼了一口气。

    自己无法保证一次结丹成功,那未来还需要大量不差于千年火参的灵材丹药。

    仙药阁中虽然有不少灵药,但往往价格不菲。

    虽然在白猿老祖留下的宝藏中,他得到了一些仙品灵石和灵材丹药,自己这么多年来也攒下不少财富,但恐怕还是远远不够。

    若想凭借自己灵地所种植的灵草灵花产生的收益,虽然比第一层百年弟子要多上不少,但同样不知道要积攒到何年何月了。

    思量再三,他还是决定先去万法阁中接一些千年弟子任务,一边获取任务奖励的同时,另一边也可以碰碰运气,看看能否遇到类似千年火参这样的机会。

    思定之后,石牧便打开密室石门,走了出去。

    回到府邸中,他没有看到齐风的身影,只见一些侍从们都在各自忙着手上的活计,没有了彩儿的嬉闹,这府邸之中确实冷清了不少。

    他大步走出府邸,身上赤芒一亮,化作一道流光朝远处飞去。

    不过半刻钟的时间,石牧的身影便重新出现在通流坊中,一幢三层塔式建筑之前。

    他盯着建筑上高挂的匾额,口中轻念了一声“百炼堂”,而后大步跨了进去。

    堂中布置,和多年前他初来此地之时相比,并无太大变化,里面谈论交易的人倒是多了不少,看起来生意颇为兴隆的样子。(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