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六十七章 公母乌元参
    没过多久,石牧以一己之力,将三名前来挑战的千年弟子击败的事迹,就在圣地第二层中传扬开来。

    千年弟子之间互相挑战本就属于一件平常之事,故而此事并未引起太大的轩然大波,但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毕竟修行不足百年,却能轻松连胜千年弟子的事情,可并不多见。

    石牧对此自然没有过分在意,在回到洞府后,立即召来齐风,将三处新得的灵瀑分配安排了下去。

    齐风见此,悬着的心当即放下,眉开眼笑,喜滋滋的领命而去。

    两日后,石牧坐在主屋内的圆桌前,翻看圣地第二层区域的地图。

    看了一会儿后,他闭上了双目,在脑海中仔细的回忆着,当初在翻天棍中得到的,关于白猿老祖宝藏所在的所有信息。

    片刻之后,他睁开了双眼,手指在那幅地图上不断地游走比划,仔细的比对查找,最终停在了地图的最右侧,也是玄阶区域的最东边。

    那是一处相当偏僻的所在,并不在探测区域范围内,是一片空白区域。

    石牧看了一阵,心中顿时疑窦丛生。

    按照地图上备注信息来看,那里与一般的空白区域有些不同,似乎曾经被人探出过,是一处颇为巨大…@长…@风…@文…@学,ww≡w.cfw▲x.n○et的灵瀑,占地面积极广,应该是一处极为不错的灵地区域,却不知为何竟似乎长期处于空置状态,没有被任何弟子占据。

    俗话说得好,事出反常必有妖!

    石牧略一沉吟后,收起地图走出府邸,化为一道赤色流光,朝着玄灵塔飞奔而去。

    片刻后,他的身影便出现在通流坊的主街道上。

    这通流坊中,人流十分驳杂,各种消息混杂着在其中传播,甚至有人专门以售卖消息为营生。

    石牧在第二层中尚无什么人脉,来到这里,便是想要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旁敲侧击的打探到一些关于那处灵瀑的消息。

    正好他手上还有一些此前积攒下来的灵药,打算寄放在胖掌柜那里出售,于是便径直转入那条侧街,来到了天宝阁外。

    还未走进天宝阁大门,石牧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吵嚷声。

    他跨步走了进去,看到天宝阁大堂里站着一个身着青袍的大汉,正面红耳赤的和那胖管事你一言我一语地争执着什么。

    石牧的目光在那青衣大汉身上扫视了两眼,觉得有些面熟,但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他没有惊动二人,而是站在门口竖起耳朵,旁听了起来。

    “掌柜的,一棵公母难分的乌元参,你也敢开口要价一百二十极品灵石,胃口是不是有点太大了?要不是仙药斋中乌元参售罄,而你这破地儿又刚好有,我也不至于在这里了。你莫不是看我诚心想要,故意哄抬价格?”那青衣大汉扯着嗓子大声道。

    “端木前辈千万别误会!要想分辨乌元参的公母,唯有将元参切开,去观察它的内核颜色,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在下所说的价格,也是根据市价开的口,绝对没敢多要前辈一分钱。”胖管事头上已经见汗了,用衣袖擦了擦,对其解释道。

    “若是公的乌元参,其药力精纯,用来炼制天元丹效果奇佳,你就是要两百极品灵石也不为贵。可若是为母的,其含着三分毒性在其中,还要花功夫配置辅料中和毒性,价值可就大打折扣了,就是五十极品灵石,我也不见得乐意要。”青衣大汉说道。

    “前辈说的没错,不过根据市价,未切的一百二十极品灵石,这价格已是很公道了。”胖管事继续解释道。

    听到这里,石牧基本上已经明白了,那青衣大汉想购买乌元参,却并不认可价格,而胖管事坚持要以市价售出,所以两方争执不下。

    石牧略一思量,上前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掌柜的,好久不见。”石牧笑着说道。

    “石道友……”胖管事明显一愣,随即说道。

    “咦,石牧?”

    他立即回过头去,发现叫自己的人,就是那看着有些面熟的青衣大汉。

    “阁下认识我?”石牧问道。

    “哈哈,千年以来闯过幻魔道晋升千年弟子的石牧,我自然识得!说起来,若非阁下在十年大试中的初色表现,在下的赌局可就要无聊许多了。”青衣大汉大笑道。

    “过誉了。你便是当年那开设赌局之人,端木光师兄吧?”石牧问道。

    “正是!没想到你也认识我。”端木光点了点头。

    “久仰大名!在下刚才进来时,见师兄与掌柜的正为一支乌元参争执不下,正有心提出一个两全的解决之策,不知师兄可愿一听?”石牧心中一动,问道。

    “哦?师弟且说来听听。”端木光眉头一挑说道。

    那胖掌柜闻言,则是有些疑惑的看向了石牧。

    “正好师弟也有点事情需要师兄帮忙,师兄即是好赌之人,师弟便以所求之事为赌约,与师兄赌上一场,如何?”石牧眼珠一转,开口问道。

    “赌一场?怎么赌?”端木光一听打赌,立即来了兴趣,便连忙问道。

    “师兄既然怀疑这乌元参是母的,那我便认定其是公的,我们便以此为赌博内容,切开这乌元参看看。若师兄猜的对,这乌元参便以五十极品灵石售予师兄,余下的部分由师弟来补上即可。若师弟侥幸赢了,那师兄便帮师弟解答一个疑问,这乌元参便以一百极品灵石售予师兄,余下的差价部分,同样由师弟来补上。端木师兄看,这样可好?”石牧说道。

    “只是解答一个疑问?什么疑问?”端木光闻言,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

    “对,师兄尽管放心,只是关于灵地内一处空置灵瀑的情况而已。师兄若知道便告诉师弟。若不知道,也需帮师弟代为打探一下。”石牧说道。

    “我当什么事,若论消息灵通,千年弟子中也没几个能比得上我。我跟你赌了,就请掌柜的做个见证。”端木光神色一松,伸手一拍胸脯,说道。

    胖掌柜有些犹疑的将目光投向石牧,却看到后者一脸自信笑容。

    “好的,那在下便来做这个见证。”胖掌柜见此,立即说道。

    胖掌柜说罢之后,便带着两人,一齐转身去了内堂。

    片刻之后,就见胖管事端出了一个半尺见方,紫晶封盖的方盒子。

    在那方盒子之中,便盛放着一颗根须齐全,纹理清晰的黑紫色元参。

    胖掌柜慢慢将那盒子封盖拿掉,内堂之中便立即浮现出一股奇异的药香味。

    端木光闻着这味道,脸上立即露出一丝喜色。

    只见那胖掌柜从储物戒中,取出一片薄如蝉翼的白玉小刀,小心翼翼从乌元参的顶端切开一个小口,继而轻轻朝下一拉,便在那棵乌元参身上拉开一道口子,露出了藏在里面的内核。

    内核刚一露出,端木光就立即就将头凑了过去,皱着眉朝里面看去。

    石牧却站在一边,连丝毫想看的意思都没有。

    “紫色……竟是一棵公参。石师弟,你赢了。”端木光这般说道,语气里却没有丝毫不快。

    这场赌博,不论输赢,对他来说都是只赚不赔的买卖,所以即使输了,他也一样很高兴。

    “承让。”石牧道。

    “说吧,石师弟有什么问题?”端木光问道。

    “呵呵,是这样的,师弟看上了探测区域范围内的一处灵瀑,见那里并无什么强大妖兽盘踞,却空置着无人占据,有心想要将那里据为己有,又担心那里是不是有什么未知的风险或是避讳,故而想要向师兄求证一下。”石牧笑着说道。

    “灵瀑?你指的是哪一处?”端木光问道。

    石牧也没言语,立即取出二层地图,将那处灵瀑指给其看。

    “哦,我当师弟说的是什么风水宝地呢,原来是这个僻野之处啊!此事我还真略知一二。”端木光一看,便有些不屑地说道。

    “怎么?这处灵瀑有什么不妥之处吗?”石牧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了。据说早在千年前,便曾有弟子探索到那片灵瀑区域,试图占为己有,但由于那里盘桓着一头强大妖兽。然而那妖兽不仅灵智不低,且极擅隐匿行踪,数次交锋后,一直未能将之彻底击杀,最多将其赶走,但却一直盘踞在附近,不愿离去。后来有弟子干脆强行将那片区域纳入辖下,但被派去打理那片区域的侍从,时常遭遇突然袭杀,且种下灵草等物也会被偷食,普通的法阵根本奈何不了,花费大价钱购置法阵又实在是划不来。如此换了数轮主人也没什么进展,久而久之,那处灵瀑也就逐渐荒废了。”端木光毫不在乎的解释道。

    “这么说来,那处灵瀑潜在的风险,便是指那只妖兽了?不知师兄可知道关于那妖兽的情况?”石牧说道。

    “这妖兽长什么样,究竟什么修为,我也不太清楚。对了,据说当时,不少人都认为那妖兽是有意驻守那处灵瀑,其中可能有什么天材地宝。曾有数位实力强大的弟子联手,去那处区域探索了一番。”端木光略一思量,如此说道。

    石牧一听,心里“咯噔”一声,故作镇定地问道:

    “哦,不知那几位师兄可曾找到什么天材地宝?”(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