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偷鸡蚀米
    “不错,我就以此为注了。”鹿青闻言,脸色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说完,他将目光看向石牧,似在等石牧的下注。

    “石牧,根据规矩,你除非名下没有比此品次更低的灵瀑,否则不得低于此品次。现在你下注吧。”徐元转身对石牧说道。

    “原来如此。那我就押上这处下等七品灵瀑。”石牧目光一闪,轻笑一声,也取出一块青色玉板,挥手扔到大石之上。

    “哈哈,好!石牧兄当真痛快,你这一处灵瀑,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鹿青双目一亮,哈哈一笑,身后蓦然灰色光芒大放,凭空浮现一个巨大无比的灰色巨鹿法相虚影。

    巨鹿法相只是一闪而逝,再次化为大片灰光将他的身体笼罩在了里面,一股庞大灵压顿时毫不保留的扩散开来,其中掺杂着一股阴寒之力。

    石牧眼神微动,此人身上散发出的威压,丝毫不弱于凌风,龙战野等人,倒是不能大意。

    他身上也泛起赤色光芒,手中黑光一闪,取出了如意镔铁棍。

    对面鹿青身上灰光很快消散,露出他的身形,其上半身仍然是人形,肌肉虬结鼓胀,下半身却赫然化为了妖体,变成了一个庞然巨鹿,四只壮硕的蹄足』▼长』▼风』▼文』▼学,ww●w.cf≧wx.n≯et踩地,头上的两个犄角也随之长长了数倍,散发出刺目的灰色光芒。

    鹿青周身被一层灰光笼罩,手中抓着一杆灰色战枪,表面符文缭绕,散发出一股股毁灭性的阴寒气息。

    石牧目光一闪,那灰色战枪俨然是一件法宝。

    “石牧,接招!”

    鹿青脚下四蹄一动,身影顿时消失无踪,随即鬼魅般出现在石牧身前,手中战枪一抖,寒光一闪,枪头顿时幻化出一朵直径丈许的灰蒙蒙巨花,迎头向石牧胸膛处一罩而下。

    枪花方一凝成,便有一缕缕灰雾凝成的触手就先一卷而下,将石牧所有退路封死,使其根本无法躲避分毫。

    而石牧呆呆站在原地,似乎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便被灰色枪花一下子刺穿了身体。

    “赢了!”

    鹿青脸上大喜,不过下一刻喜色凝固在脸上,被刺穿了身体的石牧身影缓缓消散,竟然只是一个残影而已。

    紧接着,其身后不远处一道身影一晃,石牧身形不知怎么出现在这里,其背上长出了一对红中带白的巨大火翼。

    他手臂一动,手中如意镔铁棍化为一道扇形黑影,带着一股恶风狠狠横扫向鹿青的腰部。

    “怎么可能!”

    鹿青脸色大变,他引以为傲的速度竟然比不上石牧。

    他大吼一声,蓦然一个转身,手中灰色长枪一晃,顿时点点枪花漫天飞舞的浮现而出,挡在了黑色棍影前。

    一阵叮当乱响下,黑色棍影轰然溃散。

    此刻的石牧手中长棍再次狂舞而起,周身白气缭绕。

    只见其轻笑一声,身体骤然倒退,接着整个人一个模糊下化为了两个模糊不清的残影,每个残影手中都挥舞着一根黑色棒影。

    “虎兕出柙!”

    “灵蛇出洞!”

    两个残影仿佛两个人一般,各自施展出一招通天十八棍。

    密密麻麻的白色虎犀虚影,铺天盖地的白色气流,从两侧同时砸向鹿青而去。

    棍影所过之处,虚空也浮现出道道涟漪波纹!

    鹿青脸色一凝,手中战枪狂舞,毫不迟疑的冲前方狠狠一枪扫去。

    滚滚枪影立刻化为两股灰色飓风的狂卷而出,同时一道道电蛇浮现而出,在灰色飓风中时隐时现,从中传出阵阵雷鸣爆裂声。

    只间灰白之色交织缠绕下,顿时爆发出阵阵刺耳爆裂声,无数光团在二者中间的虚空中绽放爆裂而开,灵光充斥遮蔽了小半天空,气温骤降。

    然而就在鹿青以为抵挡住了所有攻击时,其身后一阵凉风袭来。

    鹿青心中一凛,暗道一声“不好”,蓦然转身。

    却发现石牧不知何时竟再次出现在其身后,手中如意棍化为一道粗大棍影,狠狠砸下,速度惊人。

    这一次,距离极近,他无论如何也躲闪不开,其一咬牙,仰天一声大喝,头上一对犄角骤然灰光大放,无数灰丝从中一喷而出,朝着粗大棍影一卷而去,同时一股阴寒气息席卷而下。

    刹那间,原本粗大的黑色棍影表面就被一根根灰丝所包裹,下落之势便是一滞。

    就在此时,石牧身后火翼蓦然一收,化为一个赤焰缭绕的巨猿虚影,一张口,喷出一股纯粹火焰。

    “混元真火!”鹿青眼中闪过一丝忌惮之色。

    那些灰丝稍一触及混元真火,顿时纷纷溃散而灭!

    “嘭”的一声沉闷气爆,没有了灰丝阻扰,如意棍所化的粗大黑色棍影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势如千钧的砸落在了鹿青背上。

    咔嚓!一声清晰的骨裂声传出!

    鹿青周身护体灰光直接溃散,巨大身体仿佛陨石一般飞了出去,重重砸在了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他口中鲜血狂喷,手中灰色战枪也被震得抛飞了出去。

    这一切看似很长,但实则前后不过十几个呼吸的功夫,鹿青便被石牧击倒在地。

    一旁的那名日阶术士青年和铁塔大汉脸色大变,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虽然他们也听说了石牧在挑战幻魔道前,曾一举战胜了百年弟子中排行前三的弟子,但他们从没有将百年弟子放在眼中。

    毕竟在圣地修炼千年者,底蕴绝不是百年弟子可比拟的。

    徐元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之色,随即饶富兴趣的看了一眼石牧。

    鹿青挣扎着站了起来,右臂软软垂在身侧,身体也有些摇晃。

    “还要打吗?”

    石牧身后法相一收,左手一动,将如意镔铁棍抛至半空,转个几十圈,而后右手接住,直指鹿青,开口说道。

    “石……石兄实力强大,我认输。”鹿青看到石牧的眼神,身体一抖,急忙说道。

    “鹿青认输,灵瀑归石牧所有!”徐元宣布道。

    石牧闻言,朝徐元一拱手,而后身形一闪,飞到了其身旁,将大石上的两块青色玉板都收了起来。

    鹿青身上灰光闪烁,恢复了人形,看到青色玉板被石牧拿走,脸上露出了肉疼之极的神色。

    他名下本就只有两处下等灵瀑,本以为可以通过欺辱新人夺一块回来,结果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如今只剩下最后一处了。

    “好了,进行下一场吧。石某还有要事,打完便要回去了。”石牧目光看向铁塔大汉和日阶术士青年,淡淡说道。

    铁塔大汉二人脸上怒色一闪,石牧这般说话口气,竟似完全不将两人放在眼中。

    “哼!阁下不过仰仗混元真火克制阴寒之力的缘故小胜了一局,便如此自大。既如此,便由宗某领教阁下的手段。我的赌注是一处下等八品灵瀑。”日阶术士青年冷哼一声,随后扔出一块青色玉板,落在徐元身前大石上。

    紧接着其身上亮起刺目白光,身形一晃的落在石牧身前。

    宗姓青年双目光芒大放,脑后白光一闪下,凝聚成一个巨大白色光轮,仿佛太阳虚影一般。

    一股股强大无比的法力波动散发开来,仿佛数十丈内温度陡然攀升了不少。

    石牧虽然击败了鹿青,但是他自问实力还在鹿青之上。

    “石某恰好也有一处下等八品灵瀑,那就领教一下阁下的强大术法。”石牧同样扔出一块青色玉板,大喝一声,身后赤色光芒大放,凝聚成了赤色火焰。

    他双臂一展,周身十余丈范围内顿时化为一片火海,抵挡起这宗姓青年的法力波动。

    宗姓青年眼角略一抽搐,他擅长火系术法,没料到石牧修炼的功法竟然也是火属性的,定然对火属性术法有不弱的抵抗力。

    不过他神情随即便舒展开来,他前一段时间花了很大代价从圣典阁中买来的两个威力极大的火属性术法,已经修炼到了小成境界,自问威力绝不是地阶武者能够抵挡的。

    他口中念念有词,单手一挥,五指上两枚红色宝石戒指红光一闪。

    身上赤光一闪,三团火焰冉冉升起,散发出恐怖的火属性法力波动。

    最左边的一团火焰一闪,疯狂拉长,化为了一条十余丈长的巨大火蛇,从头至尾鳞甲分明,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中间一团火焰化为一只二十丈长的大鸟,全身长满鲜艳羽毛,这羽毛自然是火焰构成的,但是却散发出钢铁般的寒光,看模样就像一头朱雀神鸟。

    最后一团火焰一晃下,也化为一只巨大火禽,体型比起此前那只火焰大鸟更大,头上是一顶火焰凤冠,身后拖着长长的火焰尾羽,俨然是一头火凤凰。

    宗姓青年再次挥手,他背后头顶的白色日轮一闪,三道白色光芒从中飞射而出,没入了三头火焰巨兽体内。

    三头火焰巨兽身上火焰猛然翻滚,再次涨大了三分,口中发出一阵巨大嘶吼,而后双翼猛的扇动起来,化为三道流光,朝着石牧扑了过去。

    刹那间,整个山谷之中火焰翻滚,灼热无比,仿佛一下到了火炉之中一般。

    石牧眉梢一挑,这个宗姓青年实力确实比刚刚的鹿青厉害一些,不过他并没有露出多少惊色。

    他低喝一声,身上金光大放,一枚枚金色鳞片浮现而出,整个人的气势顿时拔高一筹。(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