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六十三章 灵瀑为注
    石牧和齐风等人足足忙碌了七八日,这才将新灵地的一切打理安排就绪。

    石牧的新洞府位于九处灵瀑中最大的一处附近,在那条灵瀑下方有一处洞府,空间颇大,里面足有十余间石室,也是前任主人所留,里面一切用具都在,倒是省了他重新开辟住处的工夫。

    洞府一间密室之中,石牧在一个蒲团上盘膝而坐。

    良久,他睁开双目,举目四望,不由摇了摇头。

    洞府虽大,但里面冷冷清清,让他不由想起了彩儿。

    若是有彩儿在身边,就不会这般孤寂了。

    他摇了摇头,将这个念头抛开,开始盘算起接下来的打算。

    在第二层也算是安顿好了,接下来他有两个打算。

    一是尽快探明白猿宝藏所在之地,找到白猿当年留下之物,以确保玄功第三转能够顺利修炼。

    二是将赤猿火经修至圆满,而后设法尽快进阶到天位境。

    在第二层的千年弟子大都是天位境强者,不少都祭炼出了自己的法宝,他现在只是地阶后期,在修为上差距颇大。

    石牧心中盘算着,挥手取出了一块青色玉简。

    这是他花了大价钱,买来的一份关于玄阶~⌒长~⌒风~⌒文~⌒学,ww♀w.c↑fwx.♂t空间的地图,其中对于目前已探测出的玄阶空间区域地形等情况作了批注。

    他正要再次观看白猿留下的藏宝图,找出宝藏之地,就在此刻,洞府之外一个巨大声音传了进来。

    “石牧兄可在洞府?我等特来拜访!”

    这声音隆隆传递进来,喊话之人似乎运用了某种神通,直接将声音渗透进了石牧布下的层层禁制之中,整个洞府都被震得微微颤动起来。

    石牧眉头一皱,来者做出此番所作所为,似乎来者不善。

    他眼神一闪,脸上神色如常的迈步走了出去,很快来到了洞府之外。

    只见灵瀑之外,三个人影站立在半空,身上散发出庞大的气息,都是天位存在。

    三人之中,左边是一个肤色黝黑的青年,额头上长着两个珊瑚犄角,呈现出火红之色,散发出淡淡光芒,显然是一个妖族。

    右边是一个书生模样的青年,面色苍白,似乎有病在身的样子。

    不过石牧能感觉到,此人身上散发出一股庞大无比的法力波动,赫然是一名日阶术士,不过只是日阶初期。

    日阶术士,相当于天位武者,但在这第二层颇为罕见。

    那个黑肤青年也是天位初期修为,不过站在中间的一个灰袍大汉身上气息滚动,远超身旁的二人,赫然是一个天位中期存在。

    此人身高九尺,全身肌肉一块块,层次分明,仿佛一座铁塔,散发出强大的肉身气息,显然修炼的功法也是炼体一类的。

    三人看到石牧出来,目光都看了过来,三股庞大气息联合在了一起,压迫了过来。

    虚空也嗡嗡震颤了起来,不远处的巨大灵瀑受此震荡,朝着四周飞溅。

    “三位远道来此,石某不胜荣幸,请入内说话吧。”石牧神情平淡,身上浮现出一层赤色光芒,一股庞大气势浮现。

    仿佛一根通天石柱,稳稳立在天地之间,任凭三人气势压迫,纹丝不动。

    三人脸上均露出几分意外之色。

    “呵呵,阁下就是通过了幻魔道,破例成为千年弟子的石牧兄弟吧,百闻不如一见,果然有些本事。”铁塔大汉干笑一声,收起了身上的气息。

    另外两人也跟着收起了气势,不过三人依旧悬空而立,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石牧,都没有走进洞府的意思。

    “三位来此,究竟有何贵干,还请明言吧。”石牧说道。

    三人闻言对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笑容。

    石牧见此,面色平静如昔,心中却是念头转动起来。

    “我等来此,是要向石牧兄挑战。”铁塔大汉说道。

    “挑战……”石牧眼神一闪。

    他来此之前,已经从宗门那里拿到了一本千年弟子的门规书籍,里面写了千年弟子应该遵守的门规,还有一些其他注意事项,其中正有弟子可以互相挑战的规定。

    千年弟子之间,可以互相挑战切磋,一方提出,而另一方必须应战。

    青兰圣地此规定,意在让千年弟子们要多历经实战磨砺,不要一味闭门苦修,此外,也是存着一些优胜劣汰的想法。

    当然,挑战也是有一定规则的,每个弟子每年只能挑战他人三次,也只能被挑战三次。

    每次挑战,双方可以押上一些东西,灵石,丹药,甚至是灵瀑。

    “石牧兄不会推诿拒绝吧?阁下可是圣地千年来唯一通过幻魔道成为千年弟子的天才弟子,我等也是慕名前来。”铁塔大汉似乎怕石牧拒绝,言语间开始激将。

    “哦,既然三位有此雅兴,石某自当奉陪。不知三位是否需要添加些赌注?”石牧看了三人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光芒,慢条斯理的说道。

    “既然是挑战,自然要有些彩头才有意思。如今玄阶区域的弟子间互相切磋挑战,大都以灵瀑为注,不知石牧兄意下如何?”铁塔大汉用试探的口气问道。

    “赌灵瀑……所谓入乡随俗,既然这里都以灵瀑为注,我们就赌灵瀑吧!”石牧眉梢一挑,随即一口答应下来。

    铁塔大汉三人见石牧答应下来,互望一眼,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喜色。

    其实他们三人都是千年弟子中垫底的存在,一年年挑战下来,自身灵瀑早已输的差不多了,只有一两道还在手中,看到石牧这个修为还在地阶的新人出现,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夺去灵瀑的好机会了。

    至于千年以来成功跨越幻魔道这一名头,于他们而言,也不过是心性比一般人强上几分罢了,毕竟挑战切磋仰仗的还是自身修为实力。

    “既然石牧兄答应了,那我们这就这么说定了!所谓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如何?”铁塔大汉又问道。

    “正合我意。”石牧点点头。

    “石兄果然爽快人!我知道附近又一个地方颇为宽敞,正适合交手,石兄请随我来!”铁塔大汉说着,转身朝着远处飞去,其他二人也连忙跟了上去.

    这里是玄阶空间,石牧自然也不怕三人耍什么阴谋诡计,顿时足底白云一托,飞身跟了上去。

    附近的一处灵瀑中,齐风将方才的一番交谈听在耳中,如今看着四人远去,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石牧刚刚来此便被人挑战,而且对手都是天位存在,和以前的百年弟子可不同。

    如今他们和石牧可谓是一荣俱荣,如果石牧在此待不下去,他们这些手下的侍从下场也堪忧。

    毕竟他们这些人都是先天级别的存在,一个地阶修为的都没有,作为千年弟子手下的侍从,修为太弱了些。

    他们这些人若是沦为其他千年弟子的侍从,恐怕要被赶出玄阶空间,想做千年弟子侍从的人多得是。

    “府主,您可不能败啊……”齐风喃喃的说道。

    四人很快飞出了石牧的灵地,来到一处宽敞平坦的峡谷。

    峡谷之中,站着一个白净面皮的青年,负手而立,似乎正在此地等着几人一般。

    “石牧兄,这位是徐元兄,和我们一样,都是千年弟子,今日你我之间挑战,就请徐元兄过来做个见证。”铁塔大汉说道。

    白净青年淡淡的看了铁塔大汉三人一眼,并没有说话,神情很是冷漠。

    “那就有劳徐元兄了。”石牧朝着白净青年拱手一礼。

    “阁下就是那个石牧?”徐元好奇的打量了石牧两眼,说道。

    “正是。”石牧说道。

    “虽说千年弟子间可以互相挑战,但是你刚刚成为千年弟子,有十年的免战期,在这期间别人的挑战你是可以拒绝的,弟子手册上有说明,你没有仔细看吗?”徐元说道。

    “哦,这倒是真没注意,多谢徐兄提醒。”石牧一怔,他还真没注意到这点,心中对于面前这看似冷漠的徐元多了几分好感。

    铁塔大汉三人听闻此话,却是脸色一沉。

    “石牧兄,今日挑战,你可是已经答应下来,不能反悔。”铁塔大汉沉声说道。

    “呵呵,石某既然答应了,自然不会反悔。不知三位哪一个先出手?”石牧朝着徐元点了点头,以示感谢,然后目光一转的看向铁塔大汉三人。

    “既如此,在下鹿青,先向石牧兄挑战,我押上名下一处下等六品的灵瀑。”此前那个黑肤青年有些迫不及待的率先飞了出来,落在石牧身前不远处,取出一块青色玉板,上面浮现出一串数字。

    一挥手,青色玉板落在白净青年身旁的一块大石上。

    但凡是已经开发的灵瀑,青兰圣地都会有专人对其灵气浓郁程度等进行评估,并评出等级品次,并为其做好了编号,这样便于管理。

    一般大部分灵瀑都是下等,可福泽百里以内,只有少数是福泽千里以内的中等灵瀑,至于上等灵瀑,则是几乎没有。

    石牧名下的九座灵瀑,也都各有所属的编号,不过除了自己洞府所在处为一处罕见的中等三品灵瀑外,其余也都是下等灵瀑。

    “鹿青,若我没记错话,你灵地名下,一共就只有两处灵瀑了吧?另一处似乎只有下等两品的样子,你当真打算押上这处六品灵瀑?”徐元突然开口问道。(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