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五十八章 心境突破
    石牧心中一喜。

    面前的光门给他一种感觉,应该是代表着幻魔道即将结束。

    这个不是幻境幻化的误导,而是源自心底最深处的一种直觉。

    他深吸了一口气,大步朝着光门一步迈出,紧接着眼前景色再次一变。

    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站在了一处辽阔海岸边。

    “最后一处幻境了吗?”石牧朝着周围扫了一眼,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喃喃说道。

    不过他并未担心什么,信心十足。

    虽然对于外界而言,自己可能只是历经了不过片刻时间,但其却真真实实历经了十七次心灵的磨砺。

    如今的他心智不仅坚韧,且纯净如冰雪,他有把握可以破除出现的任何幻境。

    “不对,这里……”石牧朝着周围看了几眼,脸色一变。

    距离他不远处是一个临海小村落,几艘破旧渔船停放在海边,随着海涛起伏,村口栽种了几排大树,海风吹拂发出呜呜的声音。

    一切看起来无比熟悉,这里不是别处,正是他的故乡,那处小渔村。

    汪汪汪!

    一只半大黄狗从村子里跑了出来,发出一叠声的叫声。

    “大←长←风←文←学,ww↘w.cf★wx.n≦et黄…石牧看着黄狗,眼神迷离了一下,口中喃喃说道。

    这是他隔壁家养的一只狗,曾经和他极为亲密。

    黄狗张嘴吐舌,狗脸兴奋,径直朝着石牧奔了过来,一下扑进了石牧怀里,身体跃了起来,两只前爪搭在石牧身上,湿湿的狗鼻子亲密的在他身上嗅着,时不时还蹭上一下。

    石牧蹲了下来,手在黄狗身上抚摸。

    “牧儿,又出去哪里玩了,这么迟才回来。”一个温柔的女声从前面传来。

    石牧抬起头,脑子里轰的一下,血液不自觉涌上了头顶。

    前面不远处,一个衣着朴素的少妇走了过来。

    此人看起来二十几岁,容貌并不如何出色,但很是温婉静美,给人一种极为心安的感觉。

    “母亲……”石牧慢慢站了起来,神情激动,口中叫了一声。

    “牧儿,你怎么了?”少妇走到石牧身旁,轻轻抚摸石牧的头顶。

    石牧这才一惊,自己的个子只到少妇胸前,他连忙看了一下自己的双手,入眼的却是一双幼嫩的小手。

    他快步走到水边,朝着里面看去,水面上浮现出一个孩童的容颜。

    “我变成了小孩子……这是幻境……”石牧喃喃自语,想要提醒自己。

    “牧儿,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温婉少妇连忙拉住石牧,手摸住了石牧的额头。

    石牧口鼻中闻道一股让人安心的气味,这的确是母亲的味道,乖乖站住,被少妇抱在了怀里,心中一阵满足,不由得打心底希望这一刻成为永恒。

    “可能受了些风寒。快随我回家,天气转凉了,不能再吹海风了。”少妇摸了摸石牧的额头,没有感觉到很热,稍稍松了口气,拉着他朝着村里走去。

    石牧心生有些恍惚,乖乖被她拉着,走进了村子。

    此刻正值日暮黄昏,村子之中大多数都在生火做饭,看到二人,都纷纷打起了招呼。

    “黑鱼哥,大柱子,九叔公……”石牧看着这些熟悉之人,耳边听着熟悉的声音,心潮起伏。

    黑鱼,大柱子此刻也都是孩童模样,九叔公则还是一名壮年男子。

    少妇拉着石牧,很快来到一处小院,走了进去。

    “婉君,怎么才回来?”两人刚走进院子,一个精壮男子从屋里走了出来。

    此人肤色微黑,不过五官端正,双目炯炯有神,看起来十分精神。

    “父……父亲……”石牧看着眼前男子,心中大惊,不由得愣在了那里。

    在他的印象里,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便离开了村子,去追求其心目中的武者大道,只有一些隐约的印象。

    不过父子亲缘,血浓于水,一见面,他立刻便认了出来。

    “我去找了找牧儿,他在海边玩耍。”少妇看着眼前的精壮男子,眼神中满是温柔爱意。

    “牧儿,以后不许这么晚还在外面玩耍,让你母亲操心。还有,海边危险,以后不许去了!”精壮男子眉头一皱,看着石牧,严厉喝道。

    石牧看着精壮男子,眼神闪烁。

    眼前这个情况和他记忆颇为不符,他此刻看起来已经有七八岁,这个时候父亲早已离开了渔村才是,怎么还留在这里。

    “我说的话,你没有听到吗?”精壮男子看到石牧不语,神情微沉,皱眉喝道。

    “好了,牧儿今天兴许是生病了,你也不要呵斥他了。”少妇连忙拦在了石牧身前。

    “什么?病了,可让村口的吴大夫看过?”精壮男子听闻此话,脸上露出紧张之色,握住了石牧的手,一股热气渗透了过来,在石牧体内飞快游走了一圈。

    石牧神情一阵变幻,眼前父亲虽然严厉,但是对他的关切却是没有丝毫虚假,和他给父亲的印象大不相同。

    三人匆匆吃了些饭菜后,精壮男子当即朝着村中走去,说是去请大夫,少妇则连忙烧了热水,给石牧擦洗了一下身体。

    最终一番忙碌,直到颇晚,这才双双歇息。

    石牧躺在床上,朝着外面看去,父母两人就睡在门外。

    他心中转过无数念头,眼神微红。

    他远离故土,拜师学艺,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母亲。

    但是他心中从小的愿望并不是这,而是希望能有一个温暖家庭,父母恩爱,可惜这个愿望随着父亲离家,便成了遥不可及的奢望。

    石牧心中明白,眼前的一切都是幻境,只是这个美梦,他实在不忍心将其戳灭。

    他朝着外面看去,眼神闪烁,终于还是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

    时光飞逝,转眼间,石牧在小村已经待了十几日。

    父亲每日天刚蒙蒙亮便出海打渔,闲暇之时则是教授石牧一些拳法,母亲在家中料理家务,将一切处理的井井有条。

    一家三口,生活的好不美满。

    石牧沉浸其中,渐渐将自己代入了儿时的自己,享受着这一切。

    这一日,石牧正在门前坐着,看着母亲在院中洗衣,目光闪动,似乎要将这一幕深深记入脑海深处。

    父亲早上便出海打渔,没有回来。

    蹬蹬蹬!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走了进来,却是一个青年男子,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石大嫂,不好了!石大哥出事了,他在海上碰到了海兽,船被咬碎,自己也受了重伤,被柱子家的船发现给救了回来。不过……”青年男子急道。

    “不过怎么样,现在他在哪里?”石牧母亲闻言,脸色大变,一下站了起来,打翻了木盆也没有丝毫感觉。

    “现在正在海边,你快过去看看吧……”青年男子说道。

    话未说完,石牧母亲已冲出了院子,朝着海边而去。

    “小牧子,你也快来吧,你父亲好像不行了……”青年男子对坐在门槛上的石牧说了一句,转身朝着海边走去。

    石牧叹了口气,眼神中光芒闪烁,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不急不缓的朝着海边走去。

    等他到了海边,那里已经围了一大圈人,人群之中传出了石牧母亲的哭声。

    石牧分开人群,走了进去。

    只见他父亲躺在地上,面色灰白,没有一丝血色。

    他小腹上有一个恐怖伤口,鲜血正狂涌而出,旁边一个老者急急的将一些草药敷在伤口上,试图止血,可是没有任何作用。

    倪牧母亲抱着父亲,口中发出压抑的哭声,满含绝望和悲伤。

    周围的人也都是一脸悲戚,一些妇人也禁不住暗暗落泪。

    “小牧……”父亲看到石牧,眼神中浮现出一丝异彩,身体动了一下,试图抬起手臂。

    石牧眼神一动,走了过去,在父亲身前蹲了下来。

    “小牧,我不行了,以后你母亲就交给你照顾……你是石家的男子汉,一定要好好照顾你母亲……”父亲语气微弱。

    石牧看着弥留之际的父亲,忽的叹了一口气,眼神中寒芒一闪,一抬手。

    一道金色剑光从他手中飞射而出,一闪洞穿了父亲的身体,连带着将抱着父亲的母亲身体也一并贯穿。

    父亲原本便是弥留,此刻被剑光穿透身体,眼神一瞪,立刻没有了气息。

    “小牧,你做什么……”母亲身体一僵,口中涌出大股鲜血,不可置信的看着石牧。

    石牧眼中神情有些复杂,缓缓站了起来。

    “别在装模做样了,你看的很准,母亲确实是我心中最大的弱点,不过任凭你如何幻化,母亲早已死去,人死不能复生,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完成当初对母亲的承诺而已!”他如此说道。

    母亲身形一晃,化为一股黑气,黑气中传出一声惨叫,消散开来,很快无影无踪了。

    周围的一切也瞬间崩溃,化为了虚无。

    石牧眼前一花,重新出现在了黑晶小径上,自己半个身子正处于白色光门之中,那一脚尚未塌下。

    石牧此刻心境全所未有的平静,十八次幻魔经历流水般一一在他心中闪过,心中仿佛放下了一块大石,心境隐隐有种明悟和突破之感。

    他深吸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平静笑容,迈步走进了光门之中。(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