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五十二章 幻自念起
    “喀嚓”一声骨骼碎裂脆响!

    龙战野双臂以一种诡异角度扭曲起来,接着“砰”的一声,如意棍余势不衰的撞击在其胸口。

    其口中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身躯朝着后方倒飞而出,砸落在地上,直接昏死了过去。

    如意镔铁棍环转而回,再度落在了石牧手中。

    “砰”的一声!

    石牧身躯一晃,双手将如意棍往身前地面猛地一撑,这才没有就此倒下。

    现场一片寂静。

    半空中的八尺乾坤镜兀自缓缓转动,洒下一片青色光幕,笼罩着下方的一片废墟。

    废墟周围,众人目光透过光幕,望着里面尚未倒下的身影,神色各异。

    石牧与龙战野今日这一战所展现出的实力,已远远超出了众人的预期,尤其是那一招天地无极,近乎毁天灭地的气势和威能,给人无法磨灭的深刻印象。

    这一刻,石牧向所有人证明了他毫不逊于天位强者的强悍实力,所有对其实力质疑的言语,至此也将自行烟消云散。

    周围人群中,青长天、江水水、赤猊子、马珑等人,望着石牧的身影,面色复杂,有惊讶,有嗟叹,有仰慕。

    这个曾经与他们一同加℃≦长℃≦风℃≦文℃≦学,ww●w.c≧fwx.n↖et入圣地的人族,不过二十年不到的时间,实力已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被青兰圣祖收为亲传弟子的赵戬当时也不过与龙战野打个平手而已,如今龙战野已经倒下,石牧虽然身受重伤,但却还站着。

    吕景、赵沉雷、呔砣等与石牧有过节之人,此刻却是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们本打算看一场好戏,看着他们所认为的狂妄之徒被人教训一顿,在所有人面前出丑,结果却事与愿违。

    不远处的高台上,南宫护法单手一招,八尺乾坤镜化为一道青光,被其收回手中。

    独角老者金滔飞身落在下方的废墟某处,查探了一下龙战野的伤势后,站起身来,深深的看了不远处的石牧一眼,宣布道:

    “石牧连胜百年弟子前三甲,获得挑战幻魔道资格!”

    ……

    七日之后。

    石牧刚踏入幻魔殿中,便看到此前的那名执事老者正一脸恭谨的站在殿中,而在他的身旁,还站着一个背负长剑的蓝衫中年人,正是戒律堂那执掌门中刑罚的岳护法。

    “弟子参见岳护法。”石牧走上前,拱手说道。

    “不必拘礼,既然人来了,就开始吧。”岳护法说着,冲着那名执事点了点头。

    执事老者会意,连忙走上前来,对石牧说道:

    “石牧,你如今已获得闯幻魔道的资格,在你进入前,将由岳护法将一些事宜与你讲明,随后由你自行抉择,是否仍愿意继续。”

    石牧闻言,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幻魔道,乃是数千年前,由本门数位圣阶存在共同设下的一座奇绝大阵,共一十八步,一步一世界,一念一乾坤,能否走出这一方乾坤世界,取决于你的心性。切记,幻皆自念起,魔本由心生,你在其中历经数年甚至数十年,于外界而言,或许只是弹指一刹那。但由于你的大半神念会进入幻魔世界之中,如果时间过长,轻则痴傻,重则直接神魂陨灭。这各中凶险莫测,你可还是执意要闯吗?”岳护法说道。

    “弟子心意已决,请岳护法成全。”石牧目光明亮,语气坚定说道。

    “好!”

    岳护法闻言,原本古井不波的双目中,闪过一抹赞许之色。

    “你既心意已决,那便随我来吧。”执事老者这般说道,便带着石牧朝内殿走去。

    走入内殿,石牧便看到在那内殿中央的地面上,有着一座石柱环绕的圆形阵法。

    那阵法外围,竖着三十六根丈许高的白色石柱,柱身之上雕刻着一条形似蟠龙,却无角无鳞的异兽。

    那异兽周身缠绕在石柱之上,头颅就从石柱顶端探出,朝向阵法中心,张着尖牙从生的大口。

    石牧见那异兽长得实在怪异,便多看了几眼,脑海中却突然记起,自己曾在一卷古书中见到过这种异兽,其名为蜃,乃是龙的同属,有无中生有,营生幻境之能。

    再看那阵法中央,还立着一方六尺高低形态不规则的黑石。

    那黑石通体晶莹剔透,如同水晶一般,散发着令人炫目的光泽,其上隐隐刻画着一道道细密而繁复的咒文。

    “此乃幻魔石,你将自己的一滴精血滴在其上,便可与之建立联系。”执事老者对石牧说道。

    石牧听罢,冲岳护法和那名执事一拱手,便大步走入阵法当中,手臂灵力涌动,掌心中便凝出了一滴殷红精血,朝着那黑色晶石上按了下去。

    其手掌刚一触碰到那晶石表面,其上便有一道光芒亮起,紧接着那些繁复细密的纹路上便亮起一阵红光,将石牧的脸庞都映得一片彤红。

    石牧等了片刻,却未见再有其他异动,正暗自疑惑之时,就听那岳护法开口说道:

    “这幻魔道的开启,须由至少一名圣阶武者主持,我这便替你打开。”

    说罢,其单笔一抬,掌心便突然亮起一道蓝光,径直朝一根白色石柱射去。

    只见那白色石柱在吸入蓝光的一瞬间,顿时变得明亮无比,看起来如同玉石一般晶莹剔透。

    那根石柱亮了一会儿,其上的白光便流转而出,朝着两侧的石柱延伸而去,紧接着,那两根石柱也立即闪耀出白色光芒。

    不过片刻,那三十六根石柱便被尽数点亮。

    石牧就看到,那些石柱顶端的蜃兽头颅突然一动,竟像活过来了一般,张开大口,朝着阵法中央吐出一道莹洁白光。

    霎时间,三十六道炫目的白光便汇聚在一起,射入了石牧身前的黑色晶石之中。

    只听“嗡”的一阵颤鸣之音响起。

    那黑色晶石之上,突然浮现出一个黑色漩涡,并从中传出一阵强大的撕扯之力。

    石牧没有丝毫抵抗,任由着那道力量将其拉入了漩涡之中。

    其身影刚一消失,那道黑色漩涡也随之消失不见,大殿之中的嗡鸣之声也不再响起。

    ……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石牧便发现眼前一亮,已经身处在了一处异度空间。

    石牧目光扫视了一眼周围,入目处全是滚滚涌动的黑色浓雾,自己仿佛立身在一片虚空之中。

    而在他的身前,则有一条曲折小径,看起来像是由一层薄薄的黑色晶石构成,蜿蜒着通往浓雾深处。

    他没有贸然踏上那条小径,而是双眼光芒一亮,瞳孔化为金黄之色,以灵目神通朝四周探查了一圈。

    然而令其惊讶地是,他透过灵目看到的,依旧是遮蔽一切的浓重黑雾。

    这并非是因为他无法看穿那些迷雾,而是这方空间中除了他身前的那条小径之外,便只剩下了那些浓雾。

    既然只有眼前这一条路,石牧便不再思量,随即抬起脚,一步跨上了那条黑晶小径之上。

    刚一踏上,他的心中便骤然产生了一种十分奇异的感觉,心脏便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

    他忍不住捂住心口,弯下腰去。

    这一弯腰,石牧便从那晶石小径上看到了自己的倒影,看到了自己那张棱角分明的脸。

    然而令他错愕的却是,倒影当中的自己,身上穿着的并不是青色长衫,而是一副血迹斑斑的金色铠甲,圆镜护心,丝绦勒肚,看起来俨然就是一副征战沙场的将领模样。

    石牧骤然抬头,耳边传来一阵呼啸之音,一道黑色利箭贴着他的耳朵射了过去。

    “啊……”一声惨烈的嚎叫声在他身后响起。

    他立即回头,就看到一个身披铁甲的士兵,正单手握着那支射进其眼眶中的黑箭,痛苦的嚎叫着。

    石牧震惊之余,立即朝周围扫视而去,就见自己身旁无数身穿甲胄的士兵,正手握兵刃来回地厮杀着。

    而在远处,还有不少身穿轻甲的弓手正手持着弓箭,不断朝着这边射出黑色羽箭。

    大地之上已经被鲜血染黑,不少坑洼中都凝固着尚未干涸的血迹,空气之中血腥气息弥漫,冲天的杀喊声直震得石牧耳中发疼。

    “石偏将,立即带兵杀过去!”石牧耳畔传来一声大吼,声音响亮如雷,震得石牧心中猛地一个激灵。

    他朝那边看去,却见一堆尸首堆积而成的小山上,正站着一个满脸虬髯,身负重甲的粗壮大汉,一手挥舞着一柄偃月长刀,一手提着一颗狰狞头颅,瞪着双眼对自己吼叫着。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成了一个偏将?

    石牧一阵恍惚。

    就在这时,数名身穿黑甲的士兵,满脸是血的朝着石牧这边跑来,一下子仆倒在地,口中大叫着:

    “请石将军带我等杀出重围……”

    “杀出重围……”

    “杀出重围……”

    石牧看着周围一片炼狱般的场景,口鼻中呼吸越来越粗重,心口跳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一股渐渐暴涨的嗜血暴戾之感立即涌上心头。

    “杀!”

    石牧大喝一声,单手一提,一柄三尺战刀便被他紧握在手中。

    他大步跨出,凌空跃起,双手紧握战刀,一个下劈便将迎面而来的一名重甲骑兵,连人带马劈成了两半。

    一股炽热的鲜血连带着内脏泼洒而出,有大半浇在了石牧身上,他的双眼都几乎被鲜血蒙住,心中却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