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四十九章 破幻
    第三更!大高潮到了,大家尽管将手里的月票投出来哦!

    …………………

    擂台之上,身影晃动。

    石牧二人几乎同时从黑紫光芒中倒射而出,分别撞在青色光幕上,再次引得光幕一阵巨颤。

    云翳咳嗽了几声,张口喷出一小口鲜血,伸手拭去嘴角血迹,另一只手中云罡扇紫光闪烁,比起之前黯淡了不少。

    石牧手握如意棍横在身前,胸膛微微起伏,看起来却比云翳要好的多,只是脸色微微发白而已。

    论肉身强度和武技,他自问不会输给对方。

    “云翳师兄竟然落了下风!”

    “这石牧究竟什么来头……”

    擂台附近,围观众人惊讶之余,议论纷纷起来。

    “这云翳虽然肉身不强,但其乃是风灵之体,天生便有御风能力,竟然如此狼狈!”青长天口中喃喃自语,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石牧既敢挑战幻魔道,自然有些本事,不过我看这云翳应该还没有发挥出真本领,谁胜谁负还不知道。”赤猊子如此说道。

    另一边,龙战野眼中也闪过一丝吃惊之色,继而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其身旁不远处,凌风目光微闪,面色淡然。≥♂长≥♂风≥♂文≥♂学,ww╮w.cfw◎x.n£et

    ……

    “好,很好!正面硬撼,我承认不是你的对手,不过接下来我这一招,看你要如何应付!”云翳冷冷说道,竟然一挥手将云罡扇收了起来。

    “那要看你是否有这个机会了!”

    石牧低喝一声,身形飞射而出,直扑云翳而来。

    身形未至,手中如意镔铁棍黑光大放,绽放出无数道密集棍影,朝着云翳铺天盖地而去,不容他出手。

    此刻的云翳双臂朝两侧展开,头颅微微抬起,竟闭上了双目。

    紧接着,其身上忽的泛起道道青光,身体竟然变得透明,直接融入了空气之中。

    风声一起!

    石牧的棍影尽数打在了空处。

    “风遁?”

    石牧见此情形,眉头不禁一皱,脸色凝重。

    就在此时,其背后虚空浮现出点点青光,云翳的身形诡异的浮现而出。

    石牧背后如同长着眼睛一般豁然转身,双臂一转,手中长棍毫不迟疑的横扫而出。

    云翳脚下轻轻一点地面,身形仿佛风吹柳絮般一晃,躲过了这一击。

    “风扫落叶!”

    石牧身形飞扑了上去,如意镔铁棍爆发出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一道道棍影纵横交错而出。

    然而云翳此刻只是一味躲闪,气势惊人的密集棍影,竟连对方寸缕都无法摸到。

    并且随着云翳身形晃动,一阵风笛般的悠扬声音,从其身上悠然传出。

    初闻颇为悦耳,并未见什么不妥。

    “不好!”

    石牧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就立刻脸色大变的失声出口。

    但其纵然肉身强悍,且周身被一层赤光覆盖,但在这仿佛有生命的摄魂魔音前却根本无济于事,这声音立刻从他的耳中朝着他的脑海中钻去。

    他只觉得脑海一阵嗡嗡作响,全身气血浮躁,眼前画面也随之一阵晃动。

    “神魂攻击!”

    石牧心中大凛,这才明白云翳所谓的杀手锏。

    他猛地一咬舌头,刺痛使得他脑海一清,竭力运转赤猿火经,镇压体内躁动的气血和神魂,同时催动神识之力护住识海。

    幸好他身为月阶术士,精神力本就不弱,加上之前在天星殿修炼数月,体内真气被大大精纯了一番,这才勉强镇压住了体内情况。

    不过石牧身体也开始摇摇晃晃,仿佛喝醉酒一般,不过却兀自没有放弃舞动长棍,朝着云翳发动攻击。

    “怎么可能!既然如此……”

    云翳脸色一变,旋即眼中露出挣扎之色。

    片刻之后他一咬牙,身体一晃的闪过数道棍影攻击,出现在擂台一角。

    “摄魂魔音!”

    随着其一声低喝,双目紫芒大放,散发出一圈圈诡异的波纹圆圈,朝着石牧笼罩而去。

    石牧抵挡耳中魔音本已十分勉强,身体一碰到那诡异波纹,顿觉眼前风景一变,下一刻,猛然发现自己赫然身处在一处无边火海之中。

    周围入目处,皆是翻涌滔天的火浪,热浪滚滚,****着他的身体,让其连呼吸都大感无法继续。

    “不……这只是幻境!”石牧朝着周围看去,立刻闪过一个念头。

    他连忙竭力释放神识之力一圈圈缠绕神识海,同时手中如意棍紧握狂舞,试图破解周围的幻术。

    与此同时,擂台之上,云翳身体微微抖了一下,踉跄了两步,勉强站稳,大口喘息。

    而不远处,石牧眼神迷蒙,整个人仿佛木桩一般站在原地,手中如意棍狂舞不止。

    擂台附近,围观众人议论纷纷。

    “这石牧看来是要败了……”

    “以地阶后期挑战天位武者,本就太过勉强了。”

    “云翳师兄本就以身法和精神攻击见长,就算实力比他强的人,初次遇到,稍不留神便会中招,更何况石牧此子不过地阶后期修为了。”

    “哼,高看这小子了!”

    龙战野哼了一声,看着呆立的石牧,眼中浮现出轻蔑之色。

    ……

    擂台一角,云翳喘息了几下,这才缓缓平息下来,目光看向呆立的石牧。

    幻境之中,石牧面露疯狂,口中发出怒吼,手中长棍越舞越快。

    咚咚咚!

    他心脏剧烈跳动,灵海中一波波强大无比的真气波动扩散开来,不停的冲撞一股无形的束缚。

    “到这般田地,还妄图试图抵挡,简直不知死活!”云翳手中紫光一闪,元罡扇再次握于手中。

    “那就让我送你一程吧!”

    云翳低喝一声,手中元罡扇紫光大放,猛然朝着石牧所在一扇。

    顿时间呼啸声大起,一股深紫色狂风从扇中蜂拥而出,转眼间狂涨巨大化至数十丈大小,朝着石牧所在席卷而去。

    就在此刻,石牧身上陡然赤光大放,滚滚火焰浮现而出,凝聚成一个火焰护罩。

    轰隆隆!

    他体内真气翻滚,发出怒涛般的声音,以比平日快了十倍的速度流淌。

    他的心脏也咚咚剧烈跳动,仿佛重锤擂鼓。

    石牧竭力挣脱幻术,就在此刻,他脑海中神使鬼差的浮现出两次陷入翻天棍幻境的情景。

    幻境中的种种情况飞快在他眼前划过,他鬼神神差般,隐约抓住了一丝明悟,脑海中神魂之力以一个诡异的情况转动,周围的烈火幻境剧烈震荡起来。

    “对!就是这种感觉……给我破!”

    石牧陡然大喝一声,双眸中金光大放,眼前骤然一亮,一丝清凉之感席卷全身,烈焰焚体的幻境消失无踪。

    但是此刻,一道连天接地的巨大紫色狂风已经到了他身前。

    千钧一发之际,他手中如意镔铁棍一晃下,就化为无数道黑糊糊棍影如同小山般幻化而出,迎向了那道巨大紫色狂风。

    半空中发出一声大响。

    漫天黑色棍影与紫色狂风交织闪烁不停,掀起的巨大灵压将附近青色光幕震得狂颤,但旋即便纷纷溃散,一副不相上下的样子。

    石牧身躯大震下,往后退了两步,不过体表的火焰护盾除了狂闪外,并没有消散。

    “怎么可能,你竟然挣脱了!”云翳大惊。

    “让云师兄失望了!”

    此刻的石牧双目清明,哪里还有丝毫之前的迷蒙神情。

    说话间,一道黑光凭空出现在云翳身后,“砰”的一声,重重击中其腰部。

    黑光不是其他,正是突然变大的如意镔铁棍!

    “嘭”的一声!

    云翳口中鲜血狂喷,连人带扇子飞了出去,直飞出了七八丈,这才落在了地上。

    挣扎了两下,但是还是没能站起身。

    “你……”

    云翳口中满是鲜血,不可置信的看着石牧。

    石牧单手一招,收起了如意镔铁棍。

    他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刚刚只要在多用一份力,云翳非得肋骨尽碎,内脏破裂不可。那可是重伤,就算有灵丹妙药,也需要很久才能恢复。

    他和对方没有什么仇怨,自然不用下狠手。

    广场之上,此刻一片死寂。

    擂台上情况兔起鹘落,情势陡转,前一刹那石牧还败局已定,一转眼,云翳却被打倒在地,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很快,死寂变成了哗然,擂台附近众人发出一阵惊呼。

    “云翳竟然就这么败了……”

    “这个石牧太厉害了,竟然击败了排名第三的云翳师兄,看他还游刃有余的样子,恐怕还保留了实力,真是可怕……”

    同时有不少人的目光,开始朝着擂台某处,并肩而立的两人望去。

    “这小子果然不简单。”凌风眼神闪烁,口中喃喃自语着。

    “哼,明天就看你了!”龙战野看着石牧,眼神中绽放出夺目的精光。

    擂台之上,石牧豁然转身,视线正好和龙战野碰撞在了一起,虚空隐隐闪现出火花。

    龙战野和石牧对视了一眼,立刻闭上眼睛,转身化为一道金色遁光,朝着远处飞去。

    “今日石牧挑战成功,明日在此举行第二场挑战。”独角老者此刻飞身落了下来,立刻宣布了结果。

    擂台附近顿时响起一阵嗡嗡议论,有两个人飞身上台,将重伤的云翳扶了下去。

    石牧轻呼了一口气,也走下擂台,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下,飘然远去。

    留给他的时间可不多,必须尽快养精蓄锐,准备明日的比试。(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