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四十七章 轩然大波()
    月票仍在双倍期间,今天再次三更求票票哦!

    ………………

    充斥天地间黑白光芒,只是一晃而逝,耀目的白色雷光及黑焰海洋立刻消散开来。

    天地之间,在一阵天翻地覆后,复归宁静。

    半空中,石牧依旧保持着双手握棍,直指苍穹的姿势,只是周身的金色鳞片及身后法相,不知何时早已不见了踪影。

    此刻的他面色苍白,只觉得浑身一阵虚乏,身子在半空中一阵摇晃。

    “果然还是有些勉强!”石牧胸膛起伏,低声自语说道。

    刚一说完,他便眼前骤然一黑,身上的火光熄灭,整个人立即从半空中坠落了下来。

    半空中一道银光划过,烟罗骤然而至,一把接住了石牧。

    她低头看了一眼石牧,绝美的脸上看不出来是喜是忧,只是略一停顿,便再次化为一道银光,朝着远处飞驰而去。

    ……

    数日后。

    石牧洞府密室,虚空中骤然波动大起,浮现出大片黑光。

    片刻之后,黑光一阵狂闪后,化为一个缓缓旋转的漩涡。

    漩涡之中,一个人影从里面飞出,落在了地上。

    ⊕【长⊕【风⊕【文⊕【学,w◇ww.cfw★x.$t正是石牧。

    “终于回来了!”

    他目光四下扫视一圈,不由轻呼了一口气,口中喃喃自语道。

    死灵界面阴沉死寂,他始终还是不喜欢。

    不过也幸亏烟罗的指引,让其这近三年的时光得以在死灵界面经历了一场又一场战斗,使得临阵对敌的实战经验大增。

    毕竟除了死灵界面,放眼整个弥阳星域,也绝难找到另一处拥有那么多天位对手,并可任其厮杀的地方了。

    如今的他虽然仍是地阶后期修为,但整个人无论是散发的气势,还是真实实力都与两年前可谓是判若两人,对于和天位中期以下实力者的战斗,也是信心大增。

    石牧在密室静立了一会,平复了一下心境,而后深吸了口气,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石头!”

    石牧一走出洞府,一道细小身影便从远处飞来,自然是彩儿。

    “这些年怎么样,没人来找麻烦吧?”石牧随意问道。

    “有俺和齐胖子在,能出什么事!对了,你在死灵界面的试炼完成了?”彩儿落在石牧肩膀,问道。

    石牧点了点头。

    “那你这是要去哪里?难道这便要挑战那幻魔道?”彩儿问道。

    “不错。”石牧望了一眼天空,如此说道。

    “可是,马上就是十年大比之期了,你真要在这个时候挑战?”彩儿问道。

    石牧一怔,这些年他忙于修炼,倒是忘了时间,转眼竟然又过了差不多九年,距离大比之期已十分临近了。

    “石头,你这些年忙于闭关修炼,可是连宗门任务都没完成。要不你等大比结束之后再挑战吧,以你现在的实力,可以在大比中展露风头,先拿到一些宗门奖励再说。”彩儿建议道。

    “那些不过是蝇头小利,不要也罢。”石牧略一沉吟,摇了摇头道。

    彩儿见石牧这般义无反顾模样,也不再多说什么。

    “走吧!”

    石牧挥手祭出青翼飞车,化为一道青光,朝着玄灵塔飞去。

    片刻后,石牧来到玄灵塔一处黑色大殿之外。

    大殿之上悬挂着一面黑色匾额,上面写着“幻魔殿”三个大字。

    “就是这里了。”石牧喃喃自语,迈步走了进去。

    大殿之中摆设极为简单,只有一个条形石桌,其他地方竟然是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石桌后面坐着一个昏昏欲睡的灰衣老者,正在打瞌睡,没有注意到石牧走了进来。

    石牧眼睛朝着大殿中看了几眼,最后迈步来到石桌前。

    “在下石牧,见过这位执事师兄。”石牧大声说了一句。

    这灰衣老者修为也就地阶初期的样子,看其身上的服饰,应该只是一名低阶执事,被分配到了这里。

    灰衣老者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睡眼惺忪的望了石牧一眼,急忙站了起来,问道:

    “你是什么人?来幻魔殿做什么?”

    “在下石牧,想要挑战幻魔道。”石牧开口说道。

    “什么!”灰衣老者似乎听错了,揉了揉双眼,又上下打量了石牧一眼。

    “石牧,想要挑战幻魔道!”石牧重复了一遍。

    “你……你要挑战幻魔道,此话可是当真?”灰衣老者神情古怪。

    “自然当真,还请这位执事师兄上报宗门。”石牧取出了玄灵璧,递了过去,神情肃然。

    灰衣老者看到石牧这般神情,这才确定其不是说笑,急忙伸手接了过来。

    他挥手取出一个黑色令牌,在石牧的玄灵璧上一晃。

    一道青光从玄灵璧中飞出,飞入了黑色令牌上,黑色令牌上立刻多出了石牧的名字。

    “好,我已经做好记录了。你先回去,三日后挑战开始,具体事宜会有人传讯给你。”灰衣老者说道。

    石牧点了点头,将玄灵璧收了起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嘿嘿,没想到在这里轮值不过百余载,竟遇到此等稀罕之事!”灰衣老者看着石牧的背影,口中啧啧称奇道。

    也难怪这灰衣老者会如此,要说这青兰圣地虽然为百年弟子设下了幻魔道一途,但是自从开派以来这么多年,申请挑战幻魔道者,却根本连十人都不到。

    故而此处幻魔殿常年处于闲置状态,并被誉为玄灵塔中最为人丁稀少的一处空间,甚至有不少百年弟子即便在第一层呆满了千年岁月,都不曾得知还有此等去处。

    灰衣老者曾经也是一名百年弟子,可惜触犯了门规,被贬为执事在这里看守已有百余年,还是第一次碰到有人挑战幻魔道。

    他啧啧了几声,不过还是没有忘了正事,转身来到大殿内殿。

    此处空空荡荡,只在深处耸立了一块黑色石碑,上面黑光缭绕,隐隐有无数细小符文时隐时现。

    灰衣老者拿出那面黑色令牌,口中念念有词,手中令牌渐渐亮了起来。

    片刻之后,一道黑光从中飞出,没入黑色石碑中。

    黑色石碑光芒大放,上面浮现出了石牧的名字。

    与此同时,青兰圣地某地,与幻魔殿内殿一样也耸立了一座黑色石碑,此刻上面骤然光芒大放。

    石碑附近悬挂了一个紫色大钟,此刻也亮起了光芒,并且发出“咚咚”的巨响,远远传了出去。

    “怎么回事,幻魔钟响了,这是有百年弟子要申请挑战幻魔道?”

    “哦,真是稀奇了,这次不知是个什么样的弟子?”

    钟声一响,立刻圣地高层中,便有不少人得知此事,议论纷纷。

    石牧挑战幻魔道的消息,迅速传扬开来,不到一日,便传遍了整个青兰圣地,掀起了一番轩然大波。

    不少本不知道幻魔道为何物之人,也借此得知了圣灵塔中,还有这么一个特殊的地方。

    所有人在得知石牧此举的目的后,自然一片哗然。

    毕竟此举实在太过匪夷所思,光是挑战排名前三弟子这个苛刻条件,便可让绝大多数弟子望而却步,跟别说之后的幻魔道了。

    渐渐地,所有人对于此事的关注和期盼,甚至超过了即将开始的大比。

    毕竟大比每十年一次,而挑战幻魔道者,百年都看不到一个。

    第一层空间某处灵地,一个白衣青年盘膝坐在一块青色大石上,此刻大石之下,一个青衣侍从跪拜在地,口中禀告着什么。

    “石牧?似乎听说过这个名字,是上次大比新晋的上位弟子吧。竟然要挑战幻魔道?真是不知死活!”白衣青年听罢,脸上露出了冷笑。

    此人正是上位弟子排名第三的云翳,其细眉细眼,眼神中隐隐有黑色光芒,极为明亮,似乎修炼了某种秘术。

    青衣侍从跪倒在地,丝毫不敢抬头,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好,此事我知道,你下去吧。”半晌,云翳摆了摆手,说道。

    “在下告退!”

    青衣侍从如蒙大赦,急忙站了起来,倒退着走了出去。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小子!好吧,我就做一回善事,免得你踏入幻魔道,就此死在里面。”云翳喃喃自语的说了一句,又闭上了眼睛。

    ……

    竹林阁楼之中,凌风把玩着手指间的一块传讯令牌,上面浮现出一行小字,正是石牧挑战幻魔道的消息。

    “本以为三年没有动静,应该是已经放弃了挑战想法,想不到竟如此执着。”凌风摇了摇头,叹息道。

    他沉默了片刻,站了起来,朝着外面缓步走去。

    ……

    一座巨大山峰高耸入云,峰顶突出云海之上,峰顶附近云气奔腾,恍如龙卷海潮。

    峰顶之上,一个金袍青年盘膝坐于此处,正是龙战野。

    他身上散发出一股惊人气势,比起当年大比更强大了许多,周围的云气距离他百丈便被一股无形劲力排开。

    他身上忽的亮起一阵白光,睁开眼睛,从怀中取出一个白色玉佩,上面亮起一行小字。

    “咦!竟然有人要挑战幻魔道,有意思……”龙战野眼中金光一闪,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他成为百年弟子已有差不多五百年之久,早就想晋升千年弟子,提前前往圣地第二层空间,可惜时间未够。

    幻魔道的存在,别人不知道,但作为百年弟子第一的他自然是知道的,可是权衡之后,还是没有试图去挑战。

    毕竟幻魔道并非纯粹凭借实力强弱,而是考验人的心性,一个不留神便可能坠入其中,无法自拔,风险实在太大。

    “石牧……此人似乎是新晋的上位弟子吧,倒是看过他两场比试,实力还算可以。却不知,能否有机会向我挑战了。”龙战野口中喃喃自语。

    片刻之后他站了起来,化为一道金色遁光朝着远处飞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