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三十八章 飘然欲仙
    双倍月票了,求票票哦!

    ………………

    当石牧再度清醒过来时,他的四周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一片灰濛濛的雾气。

    他目光四下扫了一下,发现自己似乎再次来到了那片棍中的灰雾世界。

    也就是说,自己即将面临白猿老祖的考验。

    他虽然还不知道这一次给他的考验会是什么,不过他早已下定决心,不论面临的是什么困难或是强敌,他都一定要成功!

    “这一次,不成功,便成仁!”

    石牧脑海中刚一浮现这一念头,身旁的灰色雾霭就突然剧烈翻涌起来,还没等他多想什么,整个人便被灰雾所淹没。

    他只觉眼前一阵模糊,双足一下子踩空,整个人如同腾云驾雾一般,上下翻滚起来。

    这种感觉很微妙,似乎持续了很长时间,但又似乎只是一刹那,突然之间,眼前如拨云见日般,骤然变得清晰起来。

    石牧定了定神,赫然发现自己已然身处在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中。

    此刻在他眼前的,是一片烟云缭绕,青翠欲滴的广袤山脉。

    山脉之中,无数奇秀山峰层叠林立,数百道白色瀑布远近排布,飞流直下,宛若玉带,其间≯长≯风≯文≯学,ww$w.cfw︽x.↖t更有数十道彩色飞虹悬挂,就如同一座座七彩拱桥,横跨在瀑布之上,连接着峰峦嶂宇。

    石牧举目四眺下,只见着一座座竹烟柳雾的山峰之上,灵草从生,仙芝遍布,天空中不时有成群结队的一行行仙鹤飞舞而过,峰隙林间灵猿跳跃,五彩麋鹿四处奔走,七色珍禽肆意高鸣,一派雾海仙山的模样。

    他下意识一抬脚,步子刚一跨起,半空之中便有一朵白云飞舞而来,落在了他的脚下。

    石牧微微一怔,便跨步立在了白云之上,顿时觉得身上一轻,整个人便被那朵白云托举着飞上了天空。

    他乘着白云在天空之中飞舞,耳边微风吹拂,地面上的大好景色尽数收于眼底,他的身心从未有过如此放松之感,一时间只觉得心旷神怡,惬意无比。

    就在这时,天空之中突然传来阵阵钟罄之音,其间参杂着缕缕丝竹之声,听得石牧心旷神怡,心中一动,便立即循着那声音飞去。

    石牧循着声音径直而上,穿过数道云层,在一片巨大的云团之上,看到了一片连绵数里的庞大建筑群,那些曼妙的仙乐之声正是从那里传出的。

    那片建筑整个笼罩在一片淡金色的光幕之中,从上面不时浮现而出的复杂符文,和隐隐散发出的庄严气息,便可知道那是一座极其厉害的守护法阵。

    石牧飞身来到近前,就看到那片建筑之前,竖着两根粗约丈许,高逾百丈的白玉盘龙柱。

    他仰头向上望去,就见两根盘龙柱之间,还横挂着一块翡翠色的巨大匾额,上面撰写着两个金光灿灿的古朴大字“南澧”。

    石牧正暗自疑惑时,就见那片建筑群中,突然飞出一队体态婀娜的少女,朝他这边蹁跹飞来。

    那一队少女身披五彩霞衣,香肩微露,美若天仙,气质如兰,刚一落到石牧身边,便一齐施了一个万福,恭声说道:

    “上仙,其他诸位已等你许久,这就请随我等来吧。”

    声音婉转,仿若天籁。

    而后,那些霞衣少女也不待石牧答应,便飘然转身为其引路。

    石牧随那些少女步入盘龙玉柱所夹的门洞之中,穿过一道道曲曲折折的玉砌回廊,走过一座座雕栏廊桥,最终来到了一处高大的宫殿前。

    他这一路走来,眼中所见的尽是琉璃翡翠,耳中所听的皆是仙音妙曲,身边经过的也都是九天仙子,一切美妙繁盛之景,无一不让他叹为观止。

    而他面前的那处宫殿之中,更是富丽堂皇,所有梁栋皆由紫云木搭建,上面镶嵌着金玉宝石,而掩映在其上的各色幔帐,则都由五彩金丝织就,怎一个华美可以形容。

    宫殿当中,有一个丈许宽的长方形水池,水池中央砌着一条六尺宽的翡翠小道,里面满是莲花脆藕,而在水池两侧,相对摆放着十多对两尺高低的紫木案几,上面金盘紫壶,盛满了琼浆玉液仙果佳肴。

    在那些低矮的案几之后,坐着数十个衣服容貌各不相同的男子,彼此之间正推杯换盏,满面笑意的交谈着。

    宫殿正中的宫墙上,镶嵌着一个人头大小的翡翠明珠,其下则摆放着一面高约丈许四折的金色屏风,其上绘着九龙九凤,相互缠绕飞舞,显得华贵无比。

    屏风之前,则是宫殿的主位,上面放着一把盘龙金椅和一架镌龙刻凤的金色案几。

    在那案几之后,坐着一个一脸紫气,面上生着三道白色髯须,身着八卦道袍,看起来仙风道骨的清癯老者。

    殿中众人一见石牧到来,纷纷起身迎了上来,口中一边“兄长贤弟”的叫着,一边熟络地引着他在靠近主位的一处案几后坐下。

    石牧起初尚心存几分疑惑,可看到这一片祥和热情的盛景,也不好说些什么的安然落座下来。

    不一会儿,也不见有人吹拉弹唱,宫殿之中便响起了袅袅仙乐,十余位衣带飞舞的绝美仙女便从半空中飘然落下,如玉的细足在宫殿水池中轻轻一点,便舞动着纤细的腰肢,跳起了美妙的舞蹈。

    又有两位仙子来到石牧身边,为其斟上一斛美酒,添上些仙果佳肴。

    他一边品尝着盘中仙果,一边欣赏着殿中舞蹈,不禁有些飘飘欲仙之感,眼神迷离之际,竟好似忘却了时间,忘却了尘世,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石牧悠悠端起案几上的那斛美酒,低下头将嘴唇凑了过去,正要喝下时,眼睛却无意间瞥在了那酒水之上。

    只见那酒水水面之上倒映出的,是一片灰濛濛的雾霭,根本没有什么雕梁画栋,翡翠宝石。

    石牧心中猛地一惊,灵台立马闪过一丝清明,但旋即又有几分醉意涌上脑门。

    他霍然站起,将那酒杯“啪”的往地上一扔,大声喝道:

    “尔等是何方妖孽?竟敢诓骗我来此?”

    石牧此言一出,宫殿之中骤然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石牧身上。

    “仙家因何事动怒?且先坐下,莫要失了礼数。”数名彩衣仙子立即围了过来,香风阵阵,藕臂轻拽着石牧的衣袖,轻声安慰道。

    “上仙快快坐下,此等良辰美景,好好享用这仙果美酒岂不美哉?切莫动怒。”又有数位仙人过来劝解。

    石牧听着这些声音,又觉得脑海中一阵模糊,但立即一咬舌尖,猛地一拂衣袖,推开了围在他身边的众人。

    “敬酒不吃吃罚酒!”

    主位之上那道袍老者见此,突然一声怒喝,提起手掌便朝着石牧拍来。

    只见半空中凭空浮现一个金光熠熠的巨大手掌虚影,挤压着重重气浪,裹挟着无尽威势,朝着石牧劈来。

    石牧就看到,那金色巨掌虚影所过之处,所有声音,所有景物,连带那些仙子仙人全都融化成了模糊一片,继而消失不见。

    其只觉得,天地之间,仿佛再无外物,只余下眼前这一掌。

    甚至连这金色巨掌的掌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石牧低喝一声,抬起双臂,左右两手之上亮起一白一黑两团光芒,拼死朝着那金色巨掌相抵而去。

    然而,两者刚一接触,石牧便觉得一股完全无法匹敌的力量犹如排山倒海般袭来,自己在这金额巨掌面前是如此渺小,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但这种感觉只是一闪即逝,其身体各处顿时被一阵剧痛欲溃感所充斥,甚至连呼吸都变得艰难万分。

    “啊!”

    他只觉体内气血一阵翻涌,下一刻便失去了意识。

    当石牧再次醒来之际,发现周围的一切突然尽数消散,赫然回到了之前那个灰蒙蒙的世界。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莫非是一场幻觉?”石牧不住大口喘息,口中喃喃说道。

    他翻身爬起,茫然四顾,有些愣神。

    此前如临仙境的一幕,是如此真实,如此美妙,自己差一点就沉溺其中,无法自拔了。

    当时自己已经有些飘然欲仙,如果放任下去,恐怕到最后自己即便想醒,也根本醒不过来了。

    回想及此,他仍不免心有余悸。

    结果,他刚往前走出几步,周围灰雾再次一阵翻滚着消散开来。

    四周景色一变下,自己顿时出现在了一片昏黄大地上,周围是漫天黄沙,大地裂开了一道道巨大缝隙,翻涌出赤红色的岩浆。

    轰隆隆!

    震天的喊杀声响彻天地,剧烈的法力碰撞之声仿佛无数天上的雷霆在耳边炸响。

    石牧朝着周围看去,心中大惊。

    此刻的他,赫然出现在了一个土黄色巨大星球之上,周围无数山岳般的猿猴妖族和天空中无数金色大舰厮杀搏斗。

    无数巨猿最前方,站着一个巨大无比的金甲巨猿,正是上次那头三头六臂的金色巨猿!

    此情此景他并不算太过陌生,那次他传送出蓝海星,曾经在梦境中便经历了一次。

    石牧脸上满是惊骇,神情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为何又再次出现在这里?(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