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尘埃落定
    赌桌附近。

    “来来来,开局了,开局了!连胜三场的潜力新弟子石牧,即将于排名第二的上位弟子凌风对阵,赔率一比三了啊!机会难得,买定离手!”端木光此刻满脸红光,兴奋不已地喊道。

    刚才赵戬和龙战野爆冷战成平局,由于赌约规定的两个条件是双方任何一方获胜,平局意味着庄家通吃,这下子让他一下子赚了个钵满盆满。

    大比进行到现在,已临近尾声,虽然有不少弟子输了个倾家荡产,但同样也有不少人借此大发了一笔横财。

    如今赌桌周围依旧人头攒动,此前大赢特赢者,想要趁着手顺最后再捞上一把,而此前赔钱之人,自然不甘心,想要扳回损失。

    “我押凌风师兄获胜!怎么说也是稳居榜眼百余年的天位高手!”

    “龙战野还榜首呢!还不是被赵戬打了个平手,我看今年这些入围的新弟子可都不简单!我押石牧!”

    “对呀!这石牧看起来一直都没完全发挥实力,保不齐又爆冷门呢?”

    “这位师兄说得对!胜败在此一举,拼了!”

    不少人一边讨论着,不时将目光投向马珑,之前她数次大额押注石牧的行为,显然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长〗风〗文〗学,w@ww.cfw↑x.□t

    然而马珑此时目光望向擂台方向,并没有要下注的意思。

    ……

    擂台上,凌风已经站在了石牧对面,一袭青色长衫猎猎作响,俊逸脸庞上依旧挂着一抹和煦笑容。

    “石牧斗胆向凌师兄挑战,还请师兄指点一二。”石牧拱手说道。

    “武者之道,本就需要在不断的战斗中磨砺,才能永葆锋芒。师兄正担心这次大比稍显无趣,石师弟倒是正好成全了我。”凌风淡然说道,却有一股自若风度。

    “那师弟便不客气了。”石牧说道。

    凌风微微一笑,单手一摆,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天位初期的气息蓄而不发。

    石牧也不再言语,周身红光一亮,两道火翼便从背后伸展而出。

    接着其张口一吐,便将如意镔铁棍变作一根齐眉长棍,握于手中,摆出一个起手姿势。

    凌风见此,右手两指一并,竖在身前,指间蓝芒隐隐,口中默默吟诵起咒语。

    伴随着咒语声起,其背后缓缓浮现出一轮蓝濛濛的圆月虚影。

    “武法双修,满月术士!”石牧心里暗道。

    只见凌风右手在身前画了一个圈,所过之处,留下一道蓝色残影,残影凝实后,一道蓝色光圈出现在身前。

    “石师弟,小心了!”

    说罢,凌风双目蓝光大盛,右手法决一变,口中轻吐一声“万剑诀!”

    随之,一股无法言语的庞然剑意从那蓝色光圈之中狂卷而出。

    “唰唰唰”

    随着一阵细密的声音传来,无数道蓝色光剑从那道蓝色光圈之中浮现而出,源源不断的朝着石牧所在疾射而去。

    细看之下,那一柄柄光剑通体被一层蓝光覆盖,散发出阵阵法力波动,赫然被加持了某种术法!

    凌风竟能在催动武技的同时,对击出的每一道光剑都能施加一层术法,这一幕,让周围围观弟子看得目瞪口呆!

    无数柄光剑汇集在一起,如同一道蓝色的长龙一般,气势如虹的朝着石牧冲来,所过之处,逸散的剑气将下方擂台地面切割得满目疮痍。

    石牧双目微眯,周身金光大放下,瞬间金鳞将自己完全包裹起来,同时双臂舞动,手中如意棍如水车般疯狂舞动,密密麻麻的白色气流浮现周身。

    “虎兕出柙!”

    他一声低喝,手中长棍砸落前方地面,顿时周围的白色气流如同出柙猛兽一般冲出,迎向了与那些蓝色光剑。

    一阵乒乒乓乓的刺耳声音传来,那些气势汹汹的白色虎犀猛兽虚影,在蓝色光剑冲击下,简直不堪一击,纷纷哀嚎着溃散开来!

    一时间,无数道白色气流在半空爆裂,蓝色剑光长龙势如破竹的继续朝着石牧冲来。

    石牧见势不妙,背后双翼一振,便倒飞至半空之中。

    然而那道蓝色剑光长龙犹如长着眼睛一般,蓦然反向往上一偏,如影随形的追了上来。

    石牧体内真气流转速度猛增,双臂上下翻飞,一阵疯狂舞动,漫天的黑色棍影便朝着那道蓝色剑光长龙覆盖而下。

    “灵蛇出洞!”

    “苍鹰盖顶!”

    “擘蛟翻江!”

    “狂龙乱舞!”

    “潜龙腾渊!”

    一口气五式连用,一道道气势滔天的巨大黑色棍影纵横交错而出,径直化为一片黑色巨网朝下一压而下。

    “铿铿”之声大作!

    那道蓝色剑光长龙猛地撞进黑色巨网之中,终于再难以前进寸步,一道道蓝黑相间的气流朝四面八方席卷开来。

    轰鸣声大起!

    周围的擂台地面上,顿时在密密麻麻的气流冲击下被切割得体无完肤,就连四周的青色光幕也一阵狂闪不定。

    未等棍影和剑光完全散去,凌风脚下步伐一变,身形顿时变得飘忽起来。

    只是一眨眼,他便鬼魅般出现在石牧右侧,并起的双指上一道长约三尺的蓝色剑芒吞吐不定,径直朝着石牧的胸腹处刺来。

    石牧心中大凛,立即传动长棍,回身一挡,借着这股力量,倒飞了出去。

    他背后冷汗淋漓,这凌风师兄不知使的什么身法,竟比那呔砣和青长天的身法还要快上数倍!

    “我认输!”石牧刚一落地,便一抱拳,开口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凌风指间的蓝色剑锋,便已经出现在他眉宇间寸许位置,稳稳停住。

    “凌风师兄修为高深,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石牧望着凌风,咧了咧嘴笑着补充道。

    “呵呵,石师弟入门十年第一次大比,便已有如此战绩,比师兄当年可强多了。相信假以时日,这前十之中,必有石师弟一席之地。”凌风手中剑芒一收,笑着说道。

    “借师兄吉言。”石牧拱手说道。

    与台上的一派祥和气氛不同,擂台下此时却已经炸开了锅。

    原本以为能看到一场精彩比斗的众人,大感失望之余,有的竟忍不住破口谩骂起来。

    在赌桌周围,那些押注在石牧身上的投机分子,此刻更是暴跳如雷。

    “混账,居然认输了!枉费老子这么看好你,借来的十颗极品灵石全打了水漂!”之前那名猥琐男子,扯着嗓子连声怒骂道。

    “哎哟,我的灵石呀!”

    “我不甘心……”

    一旁时不时传来哀嚎和谩骂之声,马珑倒没什么,彩儿却有些坐不住了,传音道:。

    “石头,怎么这么快就投降认输了?”

    “怎么,你好像很不爽的样子?”石牧问道。

    “身边一群输了钱的赌棍都在骂你,俺听着当然不爽了。”彩儿说道。

    “由他们去好了,反正我又没下注。这一局我本来就只是想试试自己的实力,结果发现不动用玄功话,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便只好作罢了。”石牧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俺就说石头你没那么怂呀!”彩儿说道。

    石牧听罢,一阵无语。

    当凌风与石牧分别归位之后,那赤眉青年再度出面询问众人。

    这一次,足足过了一炷香时间,也再无一人下场挑战了。

    而后,那赤眉青年向尚留在台上的几位宗门高层请示了一下,随即转身宣布,黄阶段区域十年大比,至此正式落下帷幕,尘埃落定。

    广场中央,青兰榜重新放榜。

    榜单前十与赛前相比,除了第九位易主为赵戬外,其他没有什么变化。

    紫菱依旧排在第十九位,而石牧则同样守住了第三十七位。

    除了这三人之外,原先一同入门的那些临时上位弟子,全部变为了下位弟子。

    ……

    大比结束后,石牧立刻返回了洞府。

    齐风等一干侍从似乎早已从不知什么渠道提前接到了消息,此刻三百人齐齐汇聚在洞府门前等候,神情兴奋,看到石牧落下,所有人行了一礼。

    “恭喜府主晋升正式上位弟子!”

    他们自然高兴,石牧正式成为上位弟子,他们这些侍从地位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各项利益也远非以前可同日而语。

    “好了,这不算什么。你们以后继续各司其责就好。”石牧淡淡说道。

    片刻后,主屋一间客厅之中。

    齐风引着马珑跨入大门,向石牧行了一礼后,便自行退下了。

    “马姑娘你来了,坐吧。”石牧居中而坐,朝着一旁的一张椅子做了个请的姿势。

    “石大哥,怎么不见彩儿呢?”刚一坐下,马珑问道。

    “那个贪吃鬼,下午带着几个仆从去灵泉捉火精魄吃去了,这会儿还没回来呢。”石牧说道。

    “呵呵,彩儿原来这么喜欢吃这些灵材!石大哥,这是你的灵石,你点一下。”说罢,马珑便将一枚储物戒从手指上褪下,放在石牧面前。

    石牧取过戒指,数也未数,便从中取出数百颗,递还给了马珑。

    “这次有劳马姑娘了,这些便算作酬劳了。”石牧说道。

    “石大哥不必如此客气。不瞒你说,在帮你押注之时,小妹自己也押了不少。托你的福,也赚取了不少灵石。”马珑连连摆手说道。

    石牧见其没有假意推辞的意思,也不再强求,旋即说道:

    “好。马姑娘日后若有需要在下地方就请直言,在下力所能及,便绝不会推辞。”“石大哥此话当真?”马珑文言,面上露出惊喜神色,问道。

    “自然当真。”石牧笑了笑,点头说道。(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