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三十二章 势均力敌
    金色蟠龙一双血红色双目释放着熠熠寒芒,一动不动的盯着赵戬。

    一股无形的肃杀之气瞬间在场间蔓延开来,化身五爪金龙之后,龙战野的天位中期气息也伴随而出,惹得擂台之下的众人又是一阵惊呼。

    此刻,排位前十的上位弟子中,也只有凌风还能保持几分镇静,其他人脸上或多或少都带着惊讶之色。

    石牧将目光从那条金色蟠龙身上收回,立刻投向了赵戬,脸上现出沉思之色,不知在想些什么。

    赵戬眉头微皱,脸上神色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将手中的紫色巨斧缓缓移到了身前,摆出一副应战架势。

    只见那金色蟠龙鼻嗤一声,从中喷出两道龙息,继而大口一张,一道金色火焰从口中汹涌而出,化为一道螺旋状粗壮火柱,径直朝着赵戬冲来。

    速度之快,眨眼间便距离赵戟不足丈许!

    此刻的赵戬单手握斧,另一只手抵住斧面,将紫色巨斧如同盾牌一般挡在身前。

    熊熊火焰倾泻而下,全部涌在紫斧之上,道道火焰从斧面上反涌向四周,使得整个擂台周围的温度也都上升了许多。

    只是眨眼间工夫,紫色巨斧表面就变得一片赤红,中心处也被烧灼得有些透明,≈≥长≈≥风≈≥文≈≥学,ww︾w.c︾fwx.≮t只怕不消片刻,这件灵器就要被那蟠龙真火烧为废品。

    就在此时,赵戬右臂黑光骤然一亮,很快便蔓延而上,将整个紫色巨斧包裹起来。

    众人就看到,紫色巨斧上的赤红之色很快退去,就连喷涌在其上的金色火焰,也衰减了不少,而擂台周围的温度也随之降低了几分。

    那盘旋在半空中的金龙见此情形,一声龙啸,巨尾朝下飞快一扫。

    赵戬猝不及防下,竟被巨尾卷入半空之中。

    其双手被龙尾束缚在身侧,紫色巨斧也掉落了下去,一时竟无法脱困。

    金色蟠龙一声怒吼,紧卷的巨尾上力道骤然加重起来。

    赵戬耳中听到一阵阵龙尾金鳞的摩擦声音,身上便感受到一股重如山岳般的挤压之力。

    而与此同时,其身形受到挤压,寸寸骨骼上也都响起“咔咔”的摩擦之音,他原本白净的面庞上也变得一片通红,似是要凝出血来一般。

    半空中,作为裁判的赤眉青年眉头一皱,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终止比斗,突然,场中传来一声低沉的猛兽嘶吼声。

    “嗷!”

    只见已经快要被挤压得身形扭曲的赵戬,突然仰天发出一声怒号,其脸上血红之色更盛,眼中却亮起了两团金光。

    石牧见此情形,心神巨震。

    在其注视之下,赵戬身上衣衫寸寸碎裂,一块块壮硕的肌肉快速凸起,全身皮肤包括脸上,都长出了无数粗长浓密的银色毛发。

    其口中长出白森森的利齿,两道粗长的獠牙自唇齿间延伸而出,手指也长出长长利爪,不过片刻,就变成了一头高逾十丈的白色巨猿,双目蓝光隐隐。

    “石头,那头白色巨猿是怎么回事?怎么和你如此相似?”彩儿传音问道。

    “这个赵戬体内兴许也融入了白猿精血吧。”石牧沉吟片刻,如此回道。

    化身成巨猿之后,赵戬气势暴涨,立即撑开了金龙的束缚,大手一张,径直朝金龙尾部抓去。

    只见那金龙巨尾突然一收,身子猛一反转,竟贴着白色巨猿的身子猛地冲向天空。

    其一只巨爪舞动时,还在那白猿胸前猛地一抓,带起了一串血花。

    “嗷!”

    白猿吃痛,一声怒吼,大步一跨,便凌空跃起,手臂闪电般探出,一把便抓住了那金色巨龙的尾部,猛地往下一扯,将其从半空之中拉了下来。

    “砰”一声巨响!

    金龙刚一落地,那白色巨猿便再度跃起,左手握拳,白光包裹,带着万钧之力,朝着其头部猛然砸去。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原本就残破不堪的擂台,顿时垮塌了一大半。

    然而当烟尘稍敛,那垮塌的废墟中却并无金龙的身影,引得在场众人诧异无比。

    “桀桀!”

    这时,在擂台另一侧,却突然传来一声怪笑。

    众人就看见已经重新化为人身的龙战野,正浑身是血的站在那里,嘴角带着一丝狰狞笑意,看着不远处的那只白猿。

    其左手还呈现着握爪之状,指端上还带着些许鲜血,那是属于赵戬的鲜血。

    “不错!九转玄功果然不俗,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龙战野吐出一口淤血,这般说道。

    话音刚落,其手指沾染着赵戬的血液,在自己心口上快速画上一道复杂的回形图案,继而口中又念起晦涩的密咒,一爪便朝自己心口抓去。

    “噗嗤”五指穿透****,深入心脏部位,鲜血溅出。

    “嗷!”

    擂台半空骤然响起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却不是来自龙战野,而是自白猿口中发出。

    白猿刚刚飞身而起,便突然从半空中重重坠落,一把捂住自己的心口,面现痛苦挣扎之色。

    “咚”

    “咚……咚”

    在场众人耳中,同时响起了一阵擂鼓般的声音。

    “这是……赵戬的心跳声?”石牧眉头微蹙,心中一惊。

    伴随着这声音响起,在场众人的心脏似乎也随着这节奏跳动起来,一股烦闷欲吐的感觉骤然升起。

    石牧眉头一皱,连忙运转体内真气,将自己的心脏处护卫起来。

    片刻之后,那“咚咚”之声不但没有衰减,反而愈加强烈起来,犹如一声声震雷在耳边炸响。

    擂台上,白色巨猿勉强挣扎站起,然而朝着这边刚跨了两步,又再度摔倒下去,望向这龙战野的双目中,缓缓渗出了两道血线。

    擂台周边实力稍弱的弟子,则慌忙向后退去,慢上一点的,眼耳口鼻中也都开始渗出鲜血。

    就在这时,坐在青色擂台上的,那三名护法之一的蓝衫中年男子,身形骤然一闪,便出现在对战擂台之上。

    只见其双手在胸前一阵交叠,身上蓝光涌动,手底下便打出一个青光濛濛的巨大双鱼图案,旋转着朝着擂台上笼罩而下。

    这层蓝光甫一落下,瞬间就将整座擂台包裹起来。

    与此同时,擂台周围弟子的耳中,便霎时间没有了那心跳之声,心口处的痛苦之感也立刻消退无踪,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

    不过擂台上的白猿却没这般好运了,其只觉得心脏处传来阵阵撕裂般巨痛,双眼之中却是一片血红,就连神识也变得模糊起来。

    突然,他钢牙一咬,双拳猛地一锤地面,身子一震便抬高数尺,昂起的头颅,冲着龙战野的方位发出一声怒号。

    “嗷呜!”

    伴随着这一声怒号发出,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气流波动,便骤然朝着龙战野轰去。

    龙战野的右手依旧成爪状刺入自己胸口,脸色苍白如纸,显然施展此种控心秘术,自己也颇不好受。

    面对白猿这一击,其终究无力抵御,被这股气流波动一震,身子蓦然倒飞而出,朝地面上摔落而下。

    与此同时,白猿昂起的头颅也再度垂下,身躯一软,与不远处的龙战野一同,重重倒在地面之上。

    其方一倒地,身上光芒一闪下,身形快速缩小,重新变为了赵戬的模样。

    未等那名赤眉青年有所动作,那名蓝衫中年人,就已经飞身来到擂台之上。

    只见其手掌一挥,便有一片如同水波般的淡蓝色光芒覆盖而下,将赵戬二人笼罩了进去。

    “此一局,赵戬与龙战野均战至力竭,视为平局,二者保持原来名次。”

    蓝衫男子说了这么一句后,也不管场间众人是何反应,便一挥袖袍,将昏厥过去的那两人卷起,跨入一道蓝色漩涡之中,而后身形一晃,消失不见。

    那三人离开之后,擂台周围立即炸开了锅,四处皆是议论纷纷之声,显然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结局会是这么个结果。

    不止是擂台之下,就连那一百零八位上位弟子中,也有不少人交头接耳地小声讨论着。

    石牧看着刚才激战过的擂台,目光闪动,陷入了沉思。

    作为裁判的赤眉青年也是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目光四下一扫,口中传出一声大喝:

    “肃静!”

    伴随着声音响起,一股无形威压瞬间扫向擂台周边的弟子们。

    人群中先是一阵骚动,继而很快安静下来。

    “上一局已经战毕,接下来,可还有人要主动挑战?”赤眉青年扬声问道。

    擂台上剩余的上位弟子中一阵沉默,有几人犹豫的看了石牧几眼,终究却还是没敢开口挑战他。

    “若十息之后,再没有人发起挑战,我便宣布第三轮会试正式结束。”半晌之后,赤眉青年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队列中一片安静。

    赤眉青年也没再出言催促,只是悬于半空,静静等待起来。

    时间一息一息过去,直至第八息过去,队列中突然有一人大步一跨,走了出来。

    “弟子石牧,第三十七位,挑战排行第二的凌风师兄。”石牧身形一转,朝着如今队列最左侧之人说道。

    他的话语一出,刚刚安静了几分的人群中,再次爆发出一阵骚乱,议论之声此起彼伏:

    “这届新入门弟子都疯了吗?一个挑平了青兰榜榜首,另一个又来挑战榜眼?”场下有人大呼道。

    “石牧这小子莫不是被此前的胜利,冲昏头脑了吧?”

    “或许他还有些什么隐藏手段没出吧?这小子一看就最擅长扮猪吃老虎了!”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