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二十八章 装模作样
    “呵呵,紫姑娘太过抬举石某了,我只求不要被别人拉出前五十名就好了。”石牧说道。

    紫菱闻言,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就在这时,天空之中突然响起隆隆声响,十数道亮光从远处骤然飞至,落在了青色石台之上。

    光芒敛去,出现在台上的,正是之前出现的三名护法,只是在三人身边,还多了另外两人。

    而后,此前那位赤眉青年便再次来到了台前,目光扫视了一眼擂台周围,朗声说道:

    “第三轮排位赛时辰已到,所有上位弟子即刻登台!”

    说着,擂台左侧,一道青色光幕蓦然亮起,隔出了一块开阔区域。

    “彩儿继续拜托你了。”石牧闻声,对马珑说道。

    “石大哥放心比武就是,其他的交给我便好。”马珑点点头,小声说道。

    彩儿这次没有迟疑,便从石牧肩头飞起,落在了马珑的肩上。

    石牧与紫菱对视一眼,两人便一起跃身而起,随着其余人一道飞到了擂台左侧区域之上。

    而在其身旁,一道道身影也纷纷落下,按照排名次序,自左向右并列排开。

    石牧站在第三十七位的位置上,他左侧是一名∴≌长∴≌风∴≌文∴≌学,w▲ww.c≯fwx.±t体型壮硕的鳄尾妖族男子,右侧则是一位身材妖娆火辣的赤发红肤女子。

    “本轮比试规则我就不再赘述了。机会只有一次,请自行决定!最后再提醒一点,同一人最多可接受三次不连续挑战,你等可都明白了?”赤眉青年朗声问道。

    “是!”众人齐声答道。

    “好,现在我宣布,排位挑战赛正式开始。”赤眉青年宣布道。

    他的话音刚落,上位弟子队列右侧便出现一阵混乱。

    与第二轮比试之初的沉默情景截然相反,此时竟同时有数道身影争先从队列中踏出。

    “弟子陈择木,排名第六十九位,想向排名第三十七位的石师弟讨教一二。”只见一个体型瘦长,肌肤表面长满木纹的青年从队列中快速跨步而出,对着赤眉青年一拱手说道。

    此话一出,跟他一同出列的几人脸上一阵懊恼,叹气几声,纷纷退了回去。

    “开局啦!开局啦!”

    擂台上刚一有人发出挑战,在台下不远处的赌桌上,那端木光便立即拉开了赌局,并且“呼啦”一声围满了人。

    石牧便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走到擂台中央,与那名叫陈择木的老弟子相对而立。

    他目光微凝,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之人,随后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

    赌桌前,马珑目光从擂台上收回,一转的投向了赌桌之上。

    “抓紧时间下注,陈择木对阵石牧,陈择木三赔一,石牧一赔四!买定离手,买定离手!”端木光大声喊道。

    “我买陈择木胜……”

    “我押陈择木……”

    “我也买陈择木胜……”

    赌桌这边,参赌的人几乎一边倒地选择买陈择木胜。

    所有人都亲眼目睹了三天前的那场比试,廖勇明显是太过轻敌,这才不慎输给了石牧,并且石牧不仅手段尽出,为此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恐怕这三天下来,都未必彻底恢复过来,实力必然大打折扣。

    当然,也有少数人想要以小博大,投了几颗极品灵石过来以外,几乎没有几个人相信石牧能赢。

    “我押石牧胜!”就在这时,马珑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说罢,其便把一大包极品灵石放在了赌桌上。

    其声音不大,甚至有些怯生生的,不过却让周围不少人一惊。

    一个面貌猥琐的中年弟子见马珑姿色颇佳,以为其不懂赌博,便出言提醒道:

    “这位姑娘,可别看那石牧赔率高就往他那边押宝,他前些日子虽侥幸胜了廖勇,但毕竟是个新入门弟子,比不得这些在圣地中修炼多年的老弟子。要说胜算,他可真没占多少。”

    马珑听罢,皱起眉头思索了一阵子,冲着赌桌上一伸手,又扔出了一小袋极品灵石。

    “这些也押石牧赢。”马珑说道,这一次,声音抬高了几分,似乎是鼓足了勇气,打算全力一搏。

    之前那大包灵石是石牧的三百六十极品灵石,而现在这小袋灵石则是马珑的全部积蓄,二百四十极品灵石,此刻全都被她押了上去。

    “好了,买定离手。对战已经开始,停止下注,停止下注了!”端木光笑眯眯的看了马珑一眼,而后移开目光,嚷嚷道。

    那名猥琐中年弟子像看白痴一样看向马珑,后者却全然没有搭理他,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擂台上。

    “石牧,蓝海星人,人族。”石牧说道。

    “陈择木,木栖星,青木妖族。”陈择木回道。

    石牧单手前伸,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陈择木见此,一脸凝重,丝毫不敢有轻敌之色。

    但见其双手身前一合,身上蓦然青光大亮,一棵树十数丈高的青色巨树法相便拔地而起,出现在其背后。

    只见其单手一挥,那巨树上垂下的数十条青色藤蔓,便在青光包裹下高高扬起,继而如同一排标枪一般,朝着石牧直直****而来,速度快的惊人!

    破空声大作!

    石牧见此,足尖轻轻一点地,整个人顿时倒飞出去。

    “砰砰”一连串声响!

    其刚才站立的地方扬起一阵烟尘,数十根青色藤蔓已然全部扎进了石台地面上。

    石牧翻身落下,手中不知何时已将如意镔铁棍紧握于手中。

    陈择木见状,两手同时上举,继而猛地向下一挥。

    那巨树法相上青光一亮,其主干上数百条儿臂粗细的藤蔓,就如同一头乱发一般,冲天竖起,继而又骤然爆射向石牧。

    石牧脚下步伐不断变换,接连躲避那些藤蔓,然而那些藤蔓却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紧追不舍。

    “砰砰砰砰砰……”

    一连串尖锐的声音响起,石牧背后追过来的藤蔓一根根的钉入了石台上,片刻之间便在石台上形成了一道藤蔓牢笼,使得其可活动范围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被困在了一方不足三丈的区域内。

    “石师弟,别白费力气了,你是逃不出我的青木藤牢笼的!”陈择木目光一闪,颇为自信地说道。

    “抱歉,在下别的没有,就徒有几分蛮力。”石牧说道。

    说罢,其长棍一挥便猛然砸向那些青藤。

    “砰!”

    长棍直磕而上,石牧只觉手臂一麻,却见那青藤上只是出现一道裂痕,竟未完全断裂开来。

    “既然如此执迷不悟,那便接招吧!”陈择木大喝一声。

    只见其身上青光更盛,皮肤上的木质纹路也变得更加清晰,那巨树法相上便有数十道青藤相互纠结缠绕在一起,化为了一杆粗壮无比的藤蔓长枪,表面青光流转,看起来气势骇人。

    陈择木单手在胸前一握,那杆粗壮的藤蔓长枪,便如同游龙一般蜿蜒而起,转瞬间便来到牢笼上方,尖端朝下悬在了石牧头顶。

    石牧见状,却浑然不惧,只是将如意镔铁棍收在身前,一左一右地轮转起来。

    “石师弟,我这一枪有崩石开山之力。我再问你一次,确定不认输吗?”陈择木自觉胜券在握,为了显得自己大度,便再度开口问道。

    石牧却没有答话,而是凝神专注地舞动着自己手中的长棍。

    “呼……呼……”

    空气之中突然想起阵阵呼啸之声,那声音便如同猛兽低吼一般,压抑而低哑。

    而伴随着石牧抡棍的速度加快,他的身边便凝聚出了一团团肉眼可见的白色气流。

    那一团团气流的形状看起来,就如同一只只低伏着身子的猛兽。

    这时,陈择木也发觉石牧这边有些不对,紧握的那只拳头连忙冲着地面砸下。

    伴随着他的动作,刚才悬停在石牧头顶上的那杆粗壮藤蔓长枪,也带着一股剧烈旋转的青色气流,朝着石牧悍然砸下!

    就在此时,石牧双目精光一闪,竟全然不顾头上那杆藤蔓长枪,握棍的双手朝着陈择木的方向如电般砸下。

    “虎兕出柙!”

    “轰!”的一声巨响。

    石牧的如意镔铁棍率先砸入地面,便有无数烟尘碎石****而起。

    只见原先被石牧压制住的那一团团白色气流,像是骤然挣脱了束缚一般,化为了一头头白色猛虎和犀牛,朝着陈择木的方向猛然冲去。

    由于那白色气流汇成的猛虎和犀牛速度极快,并能从前方的青藤牢笼的间隙中穿过,擂台下方的众人只见一股白色洪流从台上一闪即逝,径直撞向了陈择木。

    陈择木大惊之下,只来得及催动巨树法相挡在身前。

    “轰!”

    只见青色巨树轰然溃散,陈择木瘦长的身影便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从当中抛飞而出,摔落在了石台之上。

    与此同时,原本气势如虹刺下的那杆粗壮藤蔓长枪,也随着陈择木的倒下,而在距离石牧不足三尺距离处,轰然溃散。

    半空中,作为裁判的赤眉青年身形几个闪动,落在陈择木身旁,探查了一番后,发觉其只是昏厥了过去,伤势并不太严重。

    而石牧则将手上的黑色长棍骤然一收,变做一根小小牙签,吞入口中,随后弯腰重重咳嗽起来,一副真气及体力消耗剧烈的样子,而后大松了口气般,缓步走回上位弟子的队列中。

    若是彩儿此刻在这里,一定会嘲笑石牧那副硬装出来的艰难取胜模样。

    可在外人看起来,刚才石牧的确像是拼尽全力才使出了那招虎兕出柙,并在陈择木放松警惕下,这才取巧勉强击败了对方,甚至擂台周围有不少人发出了嗤之以鼻的嘘声。(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