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二十一章 锋芒初露
    就在石牧与那狸伍互相打量之际,演武台中央亮起了一阵青光,一道青濛濛的青光人影凭空出现,站立在了两人中间。

    “比武对战,只分胜负,不见生死!一方倒地不起,无力再战即为负,不可蓄意追击,伤其性命。若有自觉战力不济者,可以主动认输。对此规则,你二人可还有疑问?”青光人影问道。

    “没有。”石牧答道。

    “嘿嘿,没有。”弓背男子看着石牧,阴阴一笑,答道。

    “双方互报姓名、种族后,即可开始对战。”青光人影说了一句后,随即悬空而起来到半空之中,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

    “石牧,蓝海星,人族。”石牧长身而立,开口说道。

    “嘿嘿,蓝海星?没听说过,又是哪个鸟不拉屎的鄙野之地吧!”弓背男子轻笑道。

    石牧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一抬右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哟,这人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我劝你还是乖乖给狸师兄磕个头,认了输下去吧。”台下的长狐脸青年扯着尖细嗓子,冲石牧喊道。

    “狸伍,风离星,狸妖族。”弓背男子眯眼看了石牧一眼,说道。

    “狸师兄,好好教训教训他!”另一个妖族喊道。

    这一声喊罢,场边围着的十来个妖族全都跟着起哄起来。

    “石师弟是吧?做师兄的奉劝你一句,虽然规则限定不能取你性命,可伤筋动骨的感觉可不好受,万一识海再受了损伤,就可就得不偿失了。”狸伍说道。

    “还打不打?”石牧声音不大,可在场的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

    “找死!”

    狸伍怒喝一声,身上骤然亮起一道青色光芒,一个身着青色甲胄的巨大狸猫法相,便赫然出现在其身后。

    法相一出,狸伍便蹲了下来,两只手前撑在地面上,如同一只野兽般趴伏了下来。

    “噌”的一声响!

    石牧只觉眼前一花,就见狸伍两脚一蹬,身上光芒一盛,整个人便飞窜了出去,身影立即模糊成了一片青色光影。

    狸伍速度极快,带动着周围的气流也飞速旋转起来,不一会儿形成了一道巨大无比的龙卷风,只是眨眼间工夫,将石牧包围了起来。

    一时间,演武台上气流纷乱,烟尘四起。

    就在附近围观众人纷纷摇头,以为石牧这下完蛋了之际,只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传来。

    场中原本还气势磅礴的龙卷飓风,却突然一阵晃动,从中映出了一个巨大的赤色拳影。

    只见那赤色拳影猛然撞进飓风内壁之上,飓风中青光狂闪,骤然炸裂开来。

    混乱的气流四处流散,一道身影便从中倒飞而出,重重跌落在演武台下。

    原本巨大的龙卷风已然消失不见,石牧则依旧驻足而立,看起来如同没有动弹过一般。

    台下众人一惊过后,连忙朝着台下望去,就见狸伍原本弓着的身子似乎被拉直了,身子抽搐了两下,便不动了。

    “怎……怎么可能?一个区区人族,怎么可能有这么巨大的力量?”台下,一个灰肤妖族不可思议道。

    “就……就一拳……”长狐脸青年也惊得说不出话来。

    围在旁边的其他妖族,也都是满脸的不可置信之色。

    “不好了,狸师兄他……他死了。”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惊呼道。

    “这人族……违规杀人了!”又有人喊道。

    石牧目光淡然,面上却没有丝毫变化。

    青光人影从半空中飞速落下,来到狸伍身边,伸手附在其额头之上,探查起来。

    “他没有死,只是受了重伤,一身骨骼尽断,识海也受了些振荡,才会陷入深度昏迷中,至少需要卧床半年方有好转可能。”青光人影说道。

    周围众人听到这番话,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望向石牧的目光顿时不同,不敢再有丝毫轻视。

    “石牧获胜!”青光人影宣布道。

    石牧闻言,朝着那青光人影一拱手,而后便走下演武台,朝着其他地方走去。

    距离青兰榜划分下一场比试,还有一些时间,石牧便打算去看看其他人的战况。

    没走两步,他就听到前边一处演武台周围,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喝彩声。

    他缓步走到近前,就发现原来是赵戬正在与人对战,其所在的演武台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比自己此前的围观者多上不少。

    看了一会儿,石牧就发现,与赵戬对战的,是一名实力颇强的老弟子,一柄大刀灵器使得十分娴熟,但在赵戬的连绵重拳之下,也只有堪堪抵挡之功,却无还手之力。

    “石师弟。”就在这时,石牧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叫唤。

    石牧回头一看,就见青长天与赤猊子两人,正并肩朝自己走来,看来这二人刚入门时的不愉快,如今似已烟消云散了。

    打过招呼之后,三人便将目光投向了演武台上。

    “以那赵小子的实力,怎么会还没打完?”赤猊子问道。

    “他被排在此处擂台的第二场,对手是个地阶后期的老弟子。”石牧说道。

    “原来如此。”赤猊子说道。

    “石兄,你战况如何?”青长天问道。

    “赢了一场,两位想必也都旗开得胜了吧。”石牧道。

    “哈哈,确实,侥幸胜了。”青长天笑着说道。

    就在这时,演武台边又响起一阵喝彩声。

    石牧抬头望去,就看到赵戬左手上的青光刚刚敛去,而与其对垒的那名老弟子则已倒在了擂台边缘处,一副人事不省的样子。

    赵戬毫无悬念的胜了,围在周围的人群开始散去,石牧与二人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石牧又连续对战了两场。

    他所遇到的,皆是防御力出众的妖族弟子,其中一人身负猛犸巨象血脉,而另一人则可唤出披甲巨犀法相,实力也都达到了地阶后期。

    不过石牧一身巨力惊人,加上双臂在玄功淬炼下重逾万斤,坚不可摧。

    二人引以为傲的防御在石牧面前,犹如纸糊一般,被其三拳两脚之下便破开并轻易获胜,使得一众围

    观新老弟子对其印象颇为深刻。

    当然,最为引人注目的还要数赵戬,其几场交战,遇到的都是实力颇为强大的老弟子,但却无一人能撄其锋芒,甚至无一能逼他使出九转玄功。

    至于在入门试炼中排名靠前的紫菱、青长天、赤猊子、江水水、吕景、乌氏兄弟等人也都保持着连胜战绩,在此次大比中开始崭露锋芒。

    ……

    淘汰比试由于场次颇多,一连持续了数日。

    最后一日,七号演武台。

    石牧一袭青衣,长身而立,看着站在其对面的人,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说道:

    “吕道友,幸会了。”

    站在他对面的那人,一袭绿袍遮身,面上裹着绿布,只露出一对炯炯有神的双眼,正怒目瞪视着石牧,不是吕景,却还能是谁?

    “上次让你跑了,这次你的好运气怕是要到头了!”吕景说道。

    “我倒是觉得,吕道友遇到我,运气可不怎么样。”石牧说道。

    “那就试试看吧。”吕景大喝一声道。

    话音刚落,就见吕景周身涌起大片浓重的绿色雾气,如同海浪一般汹涌翻滚着朝石牧席卷而来。

    “呼啦”一声。

    石牧周身涌出熊熊烈焰,如同穿上了一件火焰战甲一般,将他整个人都包围了起来。

    只见那滚滚绿雾,覆盖在石牧的赤色火焰之上,眨眼间便被烧成一缕白烟,溃散不见。

    “哼!”

    吕景见此,冷哼一声,周身亮起一道绿光,其背后的浓雾就立即如同沸腾了一般,剧烈鼓动起来。

    片刻之后,绿雾便升腾至十丈余高,化为了一尊手握巨斧的绿甲战士。

    那绿甲战士仰天发出无声怒吼,继而便朝着石牧一斧砸下。

    石牧却是一步未退,张口一吐,口中便飞了出一根黑色小棍。

    那根小棍一入石牧手中,便立即长大数十倍,化作了一根丈余长,儿臂粗细的黑色长棍。

    石牧双手横握棍身,将其举过头顶,朝着那绿色巨斧格挡而去。

    “铛!”

    一声剧烈的碰撞声响起,石牧握棍的双手一颤,双膝微微一弯,便将巨斧挡了回去。

    他随即后撤数步,将如意镔铁棍往身前一点,手腕上的火焰缓缓绕棍而上,片刻之后便将长棍整个包裹起来。

    紧接着,石牧便向前一个跃步,使出一击猿猱攀援,整个人瞬间攀升至数十丈的高空中。

    只见石牧恍如一尊火焰魔神,身形在高空中如弓一般朝后弯曲,蓄力至满处,双手紧握棍身,由身后抡至身前,悍然挥下,气势惊人之极。

    吕景见状大惊,手中法决一催,法相手中的巨斧蓦然绿光大盛,由下至上的朝着石牧劈砍而去。

    “轰!”

    一声剧烈的暴击之声响起,演武台上的浓重绿雾骤然散开,无数碎石烟尘腾空而起。

    只见石牧的火焰长棍俨然已破开了吕景的巨斧,并一棍子将其整个人砸入了地面之中。

    片刻之后,烟尘逐渐散去,围观的众人惊讶发现,下方的演武台中央,下陷出了一个深坑。

    而吕景,正衣衫褴褛气息微弱地躺在深坑之中。

    石牧纵身落在深坑边缘,单手持棍指向吕景,眉头一挑俯视着吕景,那神情简直就像是在问“你服是不服?”。

    此时,吕景面上的绿布已经破裂开来,露出了一张满是毒疮的脸,其望向石牧的眼中满是灰败之色,再无往日的光彩。(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