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二十章 大比前夕
    除了一些新弟子外,不少老弟子也拱手与那赵戬打招呼。

    然而这赵戬却目不斜视,径直走了过去,儒雅的面容上,带着一股子深入骨髓的冷漠,丝毫也没有停下来与人交谈的意思。

    那些新弟子还好,看向赵戬的目光,多半是火热憧憬之色,而那老弟子们,则对其这种态度很是不满。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老弟子看向他时,眼中露出几分警惕之色,而有的则显得颇为不屑,甚至还有人忍不住出言讥讽,声称其若遇上真正的上位弟子,定会被打得满地找牙。

    赵戬从那些人身旁走过,对于这些闲言碎语置若罔闻。

    就在石牧目光一转的望向赵戬之时,此人却蓦然转过了头,朝自己这边看来,两人的目光便径直对视在了一起。

    赵戬这一眼看来,让石牧顿觉心头一凛,十年前那种没来由的不安之感,再次袭上心头。

    不过赵戬的目光只在石牧身上一晃而过,朝着其他地方扫去,让石牧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对方是否真的注意到了自己?

    “嘿嘿,十年不见,石兄功力精进不少啊!”就在这时,青长天却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站在石牧身旁叫道。

    “呵呵,岂能与青兄相♂长♂风♂文♂学,w≧ww.cfw+x.↓t比,这次大比可要看你大放异彩了。”石牧说道

    青长天哈哈一笑,熟稔地马珑,紫菱等几名附近的新弟子打了一遍招呼,随意闲聊几句后,便又身形一晃,不知所踪了。

    “肃静!”

    就在这时,石牧听到半空之中蓦然传来一声低喝。

    那声音并不大,但却充满着威严之意,并且十分清晰的传到了在场每一人的耳中。

    石牧听得耳熟,抬眼望去,就见那高大的青色石碑上,不知何时浮现出一道青色漩涡,紧接着便从中走出了一个青袍老者。

    只见那人须发花白,眉毛低垂,面色却红润得如同孩童,却正是那曾经主持过天水青山试炼的悲骨长老。

    这下子原本还有些喧嚣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其吸引了过去。

    “诸位弟子,距上届百年弟子大试,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人常说十年磨一剑,今日便是尔等宝剑出鞘,一争长短之时!圣地弟子,能者居之,尔等可有争雄之心?”悲骨长老朗声问道。

    “有!”

    原本已经安静的现场,在悲骨长老寥寥数语间顿时沸腾起来,一众弟子的战斗激情顿时被点燃。

    “好,既有争雄之心,方可行争胜之事!按照惯例,老夫这便开始宣布此次大比规则。”悲骨长老目光从场间扫过,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

    石牧正打算凝神去听,突然心头涌起一种被人注视的异样感觉。

    他往四周看了一下,眼角的余光就突然瞥见,一袭绿袍的吕景正站在不远处,不怀好意地看着他。

    在他身旁,赫然还站着一个长着半黑半白阴阳脸的男子,却正是那廖勇。

    那两人不时朝石牧这边看上一眼,继而又回过头交谈起来,目光之中隐隐流露出愤恨之色。

    石牧看在眼里,却只是淡淡一笑,便把目光移了回来。

    “……本届大比共计三轮。第一轮为淘汰赛,由九百四十名下位弟子与三十二位临时上位弟子共同参与,通过抽签决定参赛次序和对阵双方,并最终决出名次,位列最后一百零八位的弟子,将被直接取消青兰弟子身份,逐出圣地。”悲骨长老说道。

    此言一出,不少人面上顿时露出紧张之色,尤其是一些十年前刚入门的新弟子。

    “这么多人参与角逐,看来要经历一场苦战了。”马珑有些忧心的说道。

    “姐姐不用太担心,毕竟有千人参赛,淘汰率不过十分之一,不会那么倒霉的。石大哥,你说是吧?”紫菱嫣然一笑道。

    “按此赛制,只要赢了第一场,便可免于淘汰了。”石牧如此说道。

    马珑听罢,才稍感宽慰地点了点头。

    “……第二轮为竞位赛,淘汰赛中决出的前一百零八名弟子,可获挑战原有的一百零八名上位弟子的资格,获胜者即可取而代之,成为新的上位弟子,不过每人只有一次机会。”悲骨长老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

    石牧见马珑姐弟注意力都被悲骨长老吸引过去,向紫菱那边靠了靠,压低声音问道:

    “你现在是紫菱?还是紫荷?”

    那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却只是冲其眨了眨大眼睛,什么话也没说。

    石牧见此一阵无奈,只好又把视线转回悲骨长老那边。

    “最后的第三轮为挑战赛,一百零八名上位弟子中,每人都有一次机会,挑战名次在其前面之人,获胜者则可与之互换排名。当然,也可选择不挑战任何人,只是一旦被他人挑战,则不可拒绝,必须应战。不过为了公平起见,同一人,最多可被挑战三次,三次之后便可不用再参战。”

    “最终上位弟子中,排名第一者者可获一千玄灵点,第二者可获五百玄灵点,第三者可获三百玄灵点,其余排名前十者,可获二百玄灵点,前五十者可获一百玄灵点,其余上位弟子可获五十玄灵点。在圣地中,玄灵点意味着什么,就不用老夫再多说什么了吧?另外,排名第一者,还可前往神兵阁,挑选极品灵器一件,排名第二第三者,则各可挑选上品灵器一件。”悲骨长老继续说道。

    “奖励居然如此丰厚!”人群之中,顿时有一些新入弟子惊呼道。

    “这一届奖励似乎比上一届还要丰厚,以前可从没奖励过极品灵器!”一名老弟子也惊喜喊道。

    所有人的热情一下子被调动起来,面对这么丰厚奖励,几乎口水都要流下来了,眼中满是跃跃欲试的火热神色。

    石牧听罢,心中也是一阵激动,他想要换取九转玄功后面的基层功法,无疑也需要大量玄灵点。

    “好了,三轮比试规则和奖励皆已宣布完毕,尔等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悲骨长老向下方扫视过来,开口问道。

    足足半晌,无人开口。

    “好,既然如此,那老夫宣布,十年大比至此正式开始。所有人前往青兰榜石碑处查看各自的对阵顺序吧。”悲骨长老说道。

    石牧等人当即跟随着人流,朝那座巨大的青色石碑处移动。

    就在这时,一个身材高瘦面容阴枭的青年,却在人群中挤到了石牧身前,笑着说道:

    “石师弟,别来无恙啊!”

    “阁下是……赵师兄?”石牧微微一怔,说道。

    那阴枭青年正是赵沉雷,听石牧口气,似乎已经忘记了他这么个人,脸上笑容不禁有些僵硬。

    “石师弟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呀。”赵沉雷勉强地笑了笑,说道。

    “赵师兄有事?”石牧不想与其过多言语,直接问道。

    “没什么事,只是过来打个招呼,预祝石师弟能在大比之中取得好成绩。”赵沉雷说道。

    “那就借师兄吉言了,告辞。”说罢,石牧不再理会赵沉雷,便和马珑二女朝着青石碑挤了过去。

    赵沉雷站在原地,望着石牧的背影,笑呵呵的脸上顿时一扫而空。

    当石牧与马珑,紫菱二女来到青兰榜的巨大石碑前时,就看到那石碑碑面上亮着濛濛青光,一组组对战信息已经陈列其上。

    三号演武台第三场,紫菱对阵余天风。

    九号演武台第二场,马珑对阵路沿武。

    六十四号演武台第一场,狸伍对阵石牧。

    ……

    几人在碑面上扫视几眼,便看到了各自的对战对手。

    石牧还特意看了一下赵戬的情况,发现其对战演武台为三十四号,对手乃是一个名为虎臣的老弟子。

    “石大哥,紫菱,祝你们大胜而归。”马珑朝石牧说道。

    “姐姐,你也一定会赢的!石大哥,一会见了!”紫菱说道。

    石牧朝二女点了点头后,便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此时,不少领到自己签号的弟子也已纷纷散去,朝着自己对战的演武台走去。

    石牧的演武台位于这处平原西区,距离青兰榜这边并不远。

    他来到演武台前,就看到石台之上,已经有一个身形瘦长,却有几分佝偻的弓背男子,正背对着他站着。

    而在石台周围,还围着一些没有安排对战的老弟子们,正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闲聊着。

    石牧刚一走近,周围便似乎有人发现了他,对其指指点点,嘘声不断起来。

    “嘿嘿,我当是个什么人呢,原来只是个人族呀!看来这场没什么看头了。”围在场边的一个长狐脸青年,捻着兰花指指着石牧,娘生娘气的说道。

    “人族的话,恐怕狸师兄都不需要动用法相,三招之内就能将之摆平了!”旁边一身形矮小面容猥琐的青年男子,附和着说道。

    那个站在台上的弓背男子听到场边的议论声,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丝笑意,显然对这些人的恭维很是受用。

    石牧则是一脸平静,对这些乱七八糟的话语充耳不闻,三两步走上演武台,径直来到弓背男子面前十丈处站停。

    由于此人弓着背,石牧直至走到对方面前,才得以见到其真容。

    只见那人脸庞浑圆,眉毛粗短,一双圆眼闪烁着暗黄色的光芒,一只又扁又短的鼻子微微上翻,下面却接着一个三瓣儿豁开的兔子嘴,整张脸看起来十分丑陋。

    那人虽然弓着背,但体型却颇为魁梧,比石牧还要高出一截,裸露出来的皮肤,包括脸上,全都被黄黑灰三色皮毛覆盖着,看起来就如同一只体型细长的果子狸。

    其见石牧来到身前,眼帘下垂着上下打量了石牧一眼,却不是正眼去看,而是斜着眼睛,看起来满是不屑。(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