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一十一章 冰蛛
    石牧双目一凝,背后火翼鼓荡几下,整个人飘升而起,而后在半空中飞快划出一道火线,冲向冰墙。

    其左臂被一层白色焰光包裹,朝着那被如意棍击击出的凹洞处一拳捣去。

    “轰隆隆”一声巨响,接着嗤嗤之声大作!

    整个冰窟剧烈震动起来,千百根悬在穹顶上的冰锥纷纷砸落,不过稍一触及石牧周身尺许范围,便自行溃散开来。

    石牧左臂在白光包裹下,落在那处凹洞上,然而那处冰璧纹丝不动,似乎浑然不受影响一般。

    “咔嗞嗞……”

    一道清晰的冰面碎裂之声响起。

    石牧目光一闪,只见在那冰墙上的凹洞处,一道小儿手臂粗细的裂缝,正在向着那冰墙内部快速延伸而去。

    诡异的是,那道裂隙就像是有生命一般,只是径直朝着冰墙中心穿透而去,却并不是向四周分裂开来。

    石牧心中一动。

    他几乎可以看到,在那裂隙之中,正有无数道细小的白光向前突进着,生生在那十数丈厚的万年冰晶中,辟出了一条狭窄的通道。

    看着那道直通冰墙中心的裂隙,他面上立即露出一丝喜色,左手光芒一闪,凭空多出了一个白色玉瓶。▽↗长▽↗风▽↗文▽↗学,w≮ww.cf◆wx.n●et

    他握住玉瓶,将瓶口对准那道缝隙口,手上白色光焰再度亮起。

    这时,就见那冰墙中心处,几缕微不可察的阴寒之气,如同受到了某种召唤一般,立即迫不及待的从那些裂隙之中穿梭起来,眨眼间,就涌进了那只白色玉瓶之中。

    当最后一缕阴寒之气没入玉瓶后,石牧赶忙封住瓶口,将其紧紧握于手中。

    这瓶子是其专门买来,用来盛装极阴之气的阳晶玉瓶,可以极大程度禁锢住极阴之气中蕴含的至阴至寒之力,但即便如此,在将此瓶握于手中的刹那,石牧仍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他略一定神,立即放开神识朝着那瓷瓶之中渗透而去。

    然而神识刚一进入,就感到一股至寒气息扑面而至,沿着神识侵入识海,使得神识海中也仿佛结起了大片寒冰,思维在一刹那变得有些迟钝起来。

    就在此时,其识海中的金色小人身上金光骤然放大,左臂泛起一阵炽白之色,一圈圈无形涟漪荡漾开来,这才将那些阴寒气息逼退,脑海中的迟钝也随之褪去。

    石牧暗松了口气,继续用神识探查起来,但片刻后,面上原本的喜悦之色立即削减了几分。

    因为他发现,他收集到的这几缕极阴之气,其中所包含的阴寒气息十分驳杂,虽然勉强符合标准,却也属于极阴之气中的下品,只是堪堪可用而已。

    只是如此一来,这些极阴之气的量,未必能够满足第二转的需要。

    石牧略微失望了一阵,便再度平静下来,毕竟聊胜于无,自己此番冒险而来,终究是没有空手而回,按照目前的市价来看,也是价值不菲了。

    收拾了一下心情,他便决定离开这里,先返回青兰圣地,在做其他打算。

    石牧背后火翅一股,便要朝来时之路原路返回。

    只是他刚飞至半空中,就听到背后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动。

    石牧心中一惊,立即回头去看,就见那截百丈高的冰墙,此刻竟然完全垮塌了下来,露出了里面更加宽大的一处空间。

    与此同时,一股强烈的灵力波动,也从那空间之中传了过来。

    “不对,莫非……”

    就在石牧心中涌起一股不详预感之时,“轰隆”一声巨响,地面上的冰块陡然炸裂,朝着周围四散射去。

    石牧猝不及防下,首当其冲的被数块巨大冰块击中,虽然此种程度的撞击已无法对其身体造成什么伤害,但仍踉跄着倒退了几步。

    “怎么回事?”他脸色一变。

    陡然,一道白光从冰墙里面射出,刺向石牧的胸口,速度之快,恍如电光火石。

    石牧心中一凛,背后火翅一扇,身体迅疾无比朝着旁边躲闪而去。

    “嗤”的一声,血光乍现!

    石牧虽然反应极快,但还是没能完全躲闪过去,肩膀被白光划中,鲜血迸射而出。

    白光“咚”的一声,余势不减的打在一旁的洞壁上,直插入过半,却是一根白色尖锐冰锥,散发出骇人寒气。

    石牧肩膀伤口处顿时浮现出一层白色冰霜,并且朝着周围迅速蔓延而去,一阵麻木感袭来。

    他脸色一变,大喝一声,身上金光闪烁,皮肤表面浮现出金色鳞片,瞬间完成了图腾变身,同时其肩膀上浮现出一层至阳白光,这才阻挡住了白色冰霜的蔓延。

    不等石牧松一口气,地面连连震动,“嗤嗤”破空声大作!一道道白光从冰墙里面射出,如疾风骤雨般击向石牧。

    白光之中,同样是一根根白色冰锥,散发出骇人的寒气。

    石牧脸色一沉,双目金光闪烁下,双臂猛地握住如意棍在身前一阵疯狂舞动,真气鼓荡下,身前顿时交织出一片纵横交错的密密麻麻棍影。

    在一阵雨打芭蕉的声响中,飞射而来的密集白光,尽数被挑飞或是击碎,漫天冰屑纷飞乱溅。

    他施展的,正是刚刚学会的通天十八棍中前八式之一的‘狂龙乱舞’!

    说起来,这如意镔铁棍不愧是真正的上品灵器,威力非凡绝非伪灵器可比,白色冰锥虽然速度极快且力道迅猛无匹,都一一被其抵挡下来,若是一般法器或者品次低一些的灵器,即便能够抵挡住,但也要灵性大损了。

    他挥手击碎最后一根冰锥,眼中厉色一闪,手臂挥舞,手中如意棍黑光大放。

    黑光之中,如意棍蓦然间变长变大,化为一根十余丈长的黑色巨棒,随着石牧手臂猛地一抡,“呜”的一声,划过一道扇形黑影,狠狠打在白光飞射而出的地方。

    轰隆!

    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传出,无数冰块朝着周围****,地面被打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嗖!

    一头白色影子混杂在漫天冰块中飞射而出,一个闪动,落在了石牧左侧。

    石牧凝神看去,脸色微变,手一招,如意棍恢复到了长许大小,被其横在身前。

    那白色影子赫然是一头数丈大小的巨型冰蜘蛛,通体晶莹如玉,就如同一座冰雕一般,与周围的环境如出一辙,若是潜藏其中,恐怕难分真假。

    其八条粗壮蛛腿在地面滑动,口中狰狞獠牙突出,头顶复眼散发出冰冷之极的光芒。

    冰蛛周身缠绕着一缕缕淡淡白雾,散发出极为强大的冰冷气息。

    “天位妖兽!”

    石牧瞳孔一缩,喃喃自语了一声,显然没想到这里竟然藏匿了一头如此厉害的妖兽。

    他心中念头转动,考虑着是斩杀了这头冰蛛,还是就这么逃走。

    毕竟他这次来只是为了采集极阴之气,并不是过来猎杀妖兽的,而这里的环境对自己不利,但对于这头冰蜘蛛而言,恐怕反而会对其实力有所增益。

    就在石牧心中念头急转,还在考虑对策之时,冰蛛却有些耐不住,八只粗壮大腿猛然一弹,身体化为一道白光,朝着石牧扑了过来。

    石牧眼中冷芒一闪,手中如意棍黑光大放,便要朝着冰蛛当头劈下。

    哪知白色冰蛛一张口,喷出一股白花花的液体,朝着石牧飞射而来。

    石牧见此,双臂一凝,生生收住了如意棍,同时背后火翼一扇,连忙朝着旁边横移而去。

    “嗖”

    白色液体擦着他的身体飞了过去,没有飞出多远,忽的朝着周围飞速扩展开来,化为一张巨大无比的透明蛛网,赫然将后方,连同洞窟入口在内的一大片区域封住了。

    石牧眉头一皱,身体在附近落下。

    冰蛛身体落在了前面地面上,瞬间便转过身,面朝着石牧,不过并没有立刻扑过去。

    它一双复眼光芒一闪,大口一张,一股白色雾气从其口中喷出,方一出口,便迅速朝着周围扩散而去,很快蔓延到了整个洞窟空间。

    “不好!”

    石牧暗道一声,其身体稍一碰触到这些白色雾气,便感到一股强烈之极的寒意朝着他的身体里面侵袭而来,护体真气竟无法阻挡这股寒气分毫。

    他大喝一声,身上红光大放,一股灼热之力从其体内散发而出,顿时周围的白色寒雾逼退了几分。

    石牧身上红光一闪,身体飞射而起的出现在半空,而后朝着白色冰蛛扑下。

    同时其手中如意棍瞬间变大数倍,在半空划了一个半圆,掀起一股白色气流,当头朝着冰蛛打下。

    苍鹰盖顶!

    如意棍未至,一股恐怖威压已经呼啸而来,虚空也泛起了阵阵肉眼可见的波纹。

    眼看着冰蛛避无可避之际,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但见其身上白光一闪,身体赫然犹如遁入水面一般,一下子没入了地下冰层之中。

    轰隆!

    如意棍狠狠打在冰蛛刚刚所在的地方,坚硬无比的冰封洞窟地面上,赫然被打出了一个大坑,整个洞窟一阵巨颤下,冰石夹杂着冰锥簌簌落下。

    只是这冰蛛并未受到丝毫伤害,并且眨眼间那消失无踪,竟似乎就这么遁走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