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五百零五章 履约
    “让他进来,你可以回去了。”一个粗哑的声音从石门内传出。

    “是。”那绿肤管事应了一声,看了石牧一眼,便转身离去了。

    石牧直接上前几步,推开石门进入石屋,就见一团赤红火焰,在屋子当中的火灶上熊熊燃烧着,而那灶台正连接着屋外的沟槽,收纳着自黑色火山口中流出的滚滚岩浆。

    在那火焰旁边,一个身形低矮,体格却十分健硕的汉子,正****着上身手持铁钳夹着一块通体漆黑的金属,在火焰上炙烤着。

    那矮汉身高不及石牧的一半,面容和人族相似,只是大半张脸被浓密的灰色髯须,被其捆扎整齐,编成了一个辫子垂在胸前,且身上肌肉鼓胀,暗红色皮肤在火光中反射出熠熠光芒。

    “庸烛大师……”石牧拱手说道。

    “东西给我。”不等石牧说完,那矮汉头也不抬的停下手中动作,伸出一只宽厚手掌,开口说道。

    “是。”石牧应了一声,便恭敬将那枚铸造锤递了上去。

    “咦!”

    庸烛将铸造锤放到眼前略一打量,口中不由发出一声轻咦,抬起头来,望着石牧说道。

    石牧目光平静,迎向了对方的目光。

    ∟→长∟→风∟→文∟→学,ww√w.cfw︽x.n∽et“若没记错话,这是老夫当年留给一个名叫冷蝉的百年弟子之物……你是他什么人?”庸烛说道。

    “晚辈与其并无关系。”石牧坦言道。

    “那这信物为何会在你手上?”庸烛问道。

    “晚辈得来这件信物时曾听人说,不管何人只要带着这件信物,都能从大师这里领取那件灵器。”石牧没有回答庸烛的问题,而是这般说道。

    庸烛抬起头斜眼看了石牧一眼,随即又将目光转向了那枚铸造锤。

    “那不知给你这信物之人,可曾跟你说过,这信物换取可是有时限的?”庸烛说道。

    “不曾听说。”石牧心中一惊。

    “老夫所铸之物,岂有待主蒙尘之理?当日老夫与那冷蝉立下约定之时就曾约定三十年为期。老夫前前后后等了足足他四十年。如今那件灵器已于数年前,被老夫转售他人了。”庸烛说道。

    “据我所知,当时大师由于一些缘故,而未能按时履约。如今又有此逾期之说,莫非大师就是如此做生意的吗?”石牧眉头一皱,如此道。

    “你先别这么大惊小怪,那件灵器虽然逾期未取,但既然你带着当年的信物来此,老夫也不会让你空跑一趟。现在老夫可以给你两个选择,你自己做决定。”庸烛说道。

    “什么选择?”石牧问道。

    “其一,你可以再多等上几年,老夫可以根据你修炼的功法特性,为你量身打造一件适合你的上品灵器。只不过老夫如今的炼器造诣已远非当年可比,你不需要向老夫提供炼器所需的材料,但必须支付一笔打造费用。”庸烛说道。

    “还有另一种呢?”石牧问道。

    “其二,老夫的灵器库中还有一些没能找到良主的灵器,你可以从中任选一柄作为补偿。”庸烛说道。

    “当真可以由我任选一件?”石牧心中一动,问道。

    “你先不必过于高兴,老夫的灵器库中从下品至极品,各个等级的灵器是掺杂放置在一起的。你在挑选时,必须处于老夫设置的禁制之外,灵器的质地、性质、品阶等你都无法感知。所以,你的选择,只能凭借运气。而且,老夫也不怕告诉你,这些灵器之中,多半都是下品。好了,如何抉择你自己说吧。”庸烛说道。

    “晚辈选择第二种。”石牧眉头微皱,但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

    庸烛听罢一愣,显然没想到石牧这么快便做出了决定,更没想到石牧会这么果断地选择第二种。

    “能告诉老夫,你为何不选择更为保险的第一种,莫非连这几年都等不了?”庸烛盯着石牧的眼睛,问道。

    “晚辈迫切需要一件趁手灵器,等不了太长时间。”石牧说道。

    时间上来不及,这的确是石牧这样选择的原因之一,不过却只占很小一部分。

    他之所以不选择第一种,主要是因为他所修行的功法太过特殊,根本不能让他人知晓,所以也就不可能让庸烛根据其功法特点,来量身打造灵器。

    另外,让其选择第二种的主要原因,是他对于自己的灵目神通颇有自信,相信自己即使在禁制之外,也能从众多灵器中选出品质优良的灵器。

    “既然你决定了,到时可不能反悔。你随我来吧。”庸烛说着,便转身朝石屋内部走去。

    片刻后,庸烛站在一面看似平平无奇的墙壁前,手中亮起一团赤红色光芒,继而在前方轻轻一抹。

    “哧哧哧……”的摩擦之声顿时响起。

    石牧就看到眼前的石屋壁上,突然凹陷下去一块,露出一条仅有半丈来高的黑色通道。

    “跟紧了。”庸烛说着,走了进去。

    石牧见此,连忙矮着身子跟了上去,一起走进那通道中。

    那通道向下延伸了十数米,底下连着一件封闭石室。

    进得石室后,石牧看到石室穹顶上,镶嵌着七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成北斗之势排列,洒下一片莹白的光芒,是屋子内唯一的光源。

    在屋子周围,陈列着一个个乌木架子,上面满满当当的摆放着一件件奇形怪状的兵器。

    “好了,老夫库存里的灵器都在这里了,你这就去挑选一件吧。记得,选定离手,你只有一次机会。”庸烛独自站到密室一角,双拳抱胸的说道。

    石牧点了点头,当即放出神识一扫之下,发现在这些木架子上,笼罩着一层无形禁制,将神识隔离在外,无法侵入分毫。

    他并未露出什么意外之色,眼中金芒一闪下,朝着木架上的灵器扫去。

    由于他擅使长刀,所以他第一眼,便看向了木架左上方的一柄乌鞘长刀。

    那柄长刀的刀身不过三指宽窄,刀长却足有四尺,通体乌黑,微微露出的一截锋刃上,散发出凛冽的寒光。

    然而在他的灵目观察下,竟然也完全看不出那柄刀的灵力波动,材质品阶,就仿佛那柄长刀只是一柄有些锋利的寻常兵刃罢了。

    石牧目光再朝旁边的一件球形灵器看去,结果却发现,自己依旧无法看穿其品阶。

    接连几番试探之下,他心中不由苦笑一声。

    自己的灵目神通在这里竟也不起作用,自己此前显然有些托大了。

    如此一来,接下来的选择,就只能凭借运气了。

    他无奈下,双目金光敛去,双目从乌木架左上方开始,开始一件一件地仔细观察着每一件灵器。

    他这一看便是大半个时辰,庸烛倒是耐性极好,也没出言催促他,只是一直站在角落,不时摸摸下巴,一副沉思模样。

    石牧其实已将屋子四周架子上的灵器几乎都看了一边,却因为无法感知灵器的品阶属性,始终难以做出决断。

    他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选择他最开始看到的那柄乌鞘长刀,毕竟自己对于用刀还算颇有几分心得,即使此刀品阶不高,好歹还能使用得顺手。

    就在他想要转身之时,眼角余光却突然看到那乌木架旁,居然还倚靠着一根,几乎与那乌木架等高的黑色长棍。

    因为其与木架颜色一致,长短相仿,石牧注意力又都被木架上的灵器吸引,之前观察之时,倒没注意到它。

    石牧蓦然上前几步,双目紧紧盯住了那根黑色长棍打量起来。

    只见此棍长约丈许,粗如小臂,通体乌黑,外表并不如何光滑,反而布满了细小的坑洼,看起来就像是用锻造锤千锤百炼敲击出来的一般。

    在那黑色长棍两端,各有一截颜色较深的区域,上面刻画着细密的符文。

    石牧盯着那黑色长棍细细打量的同时,心中突然升起一丝异样感觉,那日里翻天棍从天而降落入他手中画面,突然在其脑海中浮现出来。

    他当即抬起手,指向那根黑色长棍,转身去看庸烛。

    未及他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庸烛看向自己的目光中,似有一丝懊恼神色骤然闪过。

    石牧看到这一幕,心中顿时一喜,连心中最后一丝疑虑也抛之脑后,开口说道:

    “庸烛大师,晚辈就要这件黑棍灵器。”

    “唉……好吧,算你小子运气好。”庸烛眉毛跳动了几下,终究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

    他说着,手中赤红光芒一亮,双指一并,遥遥往石室穹顶上的七颗夜明珠上一指,那七颗夜明珠中,便有一颗光芒暗淡了下来。

    只见庸烛单手一招,那根黑色长棍便从架子旁飞出,径直飞向了石牧。

    石牧单手一握,立即放出神识感受了一阵,继而随手挥动了几下,原本喜悦的神情,顿时消去了几分。

    “果然是件上品灵器,可惜就是太轻了些,使着有些不趁手。”石牧有些遗憾地说道。

    结果他话音刚落,突然就觉得手中蓦地一沉,那根黑色长棍险些没握住,掉在地上。

    这一下把他惊得不轻,连忙抬头朝庸烛望去,后者正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