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九十八章 灵器与信物
    “让翠环来后山密室见我。”

    石牧径直从众人面前走过,头也不回地留下了这么一句,让思绪翻滚着的一干侍从管事纷纷回过神来。

    “是!”那齐飞当即应了一声道。

    石牧回到位于矮山中的密室内,盘膝坐在了屋中的一个蒲团之上。

    他将衣袖卷起,看着自己左臂,心中默默一动,手臂上的炽热火光便燃烧了起来,不一会儿,原本阴凉的山洞就变得燥热起来。

    石牧满意地笑了笑,又将手臂上的火焰敛去。

    “笃笃笃……”就在这时,石门外响起了几下叩击声。

    “进来。”石牧放下衣袖,起身坐到了一张石椅上,开口说道。

    话音刚落,一身绿色侍女服饰的翠环便推开石门,款款走了进来。

    “府主。”翠环微微一矮身,脸上首次露出恭敬之色的向石牧施了一礼。

    “那些人说的是真的吗?”石牧没有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的问道。

    翠环眉头微微蹙了一下,嘴唇微微开,又紧紧闭上,似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又什么都没说。

    “我没有时间在你身上浪费,你若什么都不肯说,等下次赵沉雷再派人前来时,我也就没有什么理由继续将你留下,只能任由赵府之人处置了。”石牧看了此女一眼,继续开口道。

    此言一出,翠环原本清冷的脸上,立即生出一丝慌乱之色,随即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双目神采也变得有些暗淡起来,但依旧什么话都没有说。

    “那个赵沉雷我虽然没见过,不过那赵三豹一看就不是什么怜香惜玉之辈,所谓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你可要想清楚了。”石牧用手指轻轻点了点石椅扶手,继续说道。

    翠环仍然沉默了一会儿,这才下了某种决定的轻叹了口气,慢慢松开了紧咬的下唇,说道:

    “府主今日能够如此做,小女子已经内心感激。其实此事也并非不能说,只是其中牵涉了一些事,担心影响到府主。”

    “你且说来听听,我自有主张。”石牧淡淡道。

    “其实早在几十年前,我的祖父也曾是青兰圣地中的一名百年弟子,只不过后来在一次大比中被人击败,排名落至末流,故而被逐出了圣地……”翠环一咬牙后,开始叙叙的道出实情来。

    石牧身体也坐正了一些,冷静聆听起来。

    “祖父在被逐出前,也曾在圣地待过三十年之久,在最后几年中,曾经用积攒多年的珍稀材料和所有玄灵点,请求圣地中一位有名的炼器大师,为其打造了一件上灵器。本来打造这件上灵器的意图,就是帮助祖父在大比中获胜的,却没想到这件灵器由于一些缘故,直至大比结束前都没能够炼制完成,以至于祖父抱憾离开圣地时,也只持着一件换取灵器的信物。”翠环说道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上灵器!后来呢?”石牧闻言,神色一惊。

    “后来我的祖父因故病逝,临终前将此信物传承了下来。然而家族因为种种缘故,非但一直没能取回灵器,反而因为这件信物,而被仇家所灭。仇敌杀来时,是我的父母拼死护着,才让翠儿独自一人逃出升天。”翠环咬牙说道。

    “哦,那你是如何来到这青兰圣地中,成了一名侍女的?”石牧若有所思的问道。

    “逃出来后,我孤身一人走投无路,在一些其他星球漂泊了许久,历经坎坷,才最终从别的势力那里借下一笔数额庞大的债款,上下打点关系,想方设法的进入了这青兰圣地中,并苦修至地阶,成为了一名侍从头目。”翠环说道。

    “你是想要借机换回那件上灵器?”石牧看了她一眼,问道。

    “不错!我一门族人皆因此而亡,我若不将其取回,如何对得起我族中死去亡魂,又如何对得起我的父母,又如何对得起我的祖父。”翠环说到这里,有些激动起来。

    “……但后来我才发现,我费尽心思加入了圣地,也只是第一层中一个微不足道的侍从,根本连进入玄灵塔的资格都没有,又如何能够到当年炼制灵器的那名炼器大师?因为急切想要找到炼器大师,结果一个不慎,反而意外泄露了口风,被别人知道了此事。”此女说到这里,又神色黯然了几分。

    “那赵沉雷要带你走,就是为了灵器的换取信物?”石牧略一沉吟,问道。

    “是,那赵沉雷从别处得到消息后,便差人去将我的所有债务全都包下,然后便不断派人正大光明的上门威胁,要我交出信物。近来他们越逼越紧,我已经不敢再出府门,生怕被他们强行掳去。”翠环说道。

    “上灵器虽然珍贵,但也比不上你自身的安危?你又何必逞强,为何不索出来罢了。”石牧略一沉吟后,缓缓道。

    “其实屡次寻找那位炼器大师无果,我早已经对拿回那件灵器不抱希望了,原本也打算交出信物免灾的。可谁承想,一番打探之后,我才知道赵沉雷那厮,竟与灭我满门的仇敌家族大有牵连,他不止想要得到我的灵器,还想要抓到我的人,充作修炼炉鼎之用。”翠环咬牙恨恨说道。

    “原来如此,但现在事已至此,你又有何打算,准备让我招惹一个强敌,平白庇护你一辈子不成?”石牧眉头微蹙,半晌后才冷冷。

    翠环没有立即回答石牧的话,而是臻首垂低,双手无紧紧握在一起,像是陷入了艰难的抉择中,十分犹豫。

    石牧见此,也没有催促,只是静静等候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足足过了一刻钟后,翠环蓦然抬起头来,一咬牙道:

    “府主若能帮我,我愿用这件灵器信物献上。”

    “哦,你要我如何帮你?”石牧不置可否的模样。

    “那赵沉雷先于府主两届进入青兰圣地,我自然不会强人所难,要府主与其正面冲突,只希望府主能够给我一个庇护之所,让我暂时不被其抓走。”翠环如此说道。

    “仅是如此而已?”石牧双目微眯了起来。

    “以十年为期,十年后,我希望府主能为我做担保人,让我参加下一届青兰圣地的选拔试炼。届时生死便由我自负,再与府主无干。”翠环语气坚定的答道。

    “原来你想自行成为青兰弟子。好,那我先来问你,你可知你祖父当年托人打造的那件上灵器是何物吗?”石牧点点头后,忽然话锋一转的问道。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翠环微微一怔,有些惭愧地说道。

    “你祖父没有告诉过家人?”石牧有些不信的模样。

    “府主不要误会。事实上,就连我祖父也不知道那件灵器是何种模样。据说,当时那位炼器大师发觉我祖父的材料很特殊,便采用了一种新型的铸炼之法,以求能使那件灵器发挥出最强功效,最后成型模样当时并未定下,也正是以为如此,那件灵器的铸炼时间被大幅延长,才没能在祖父参加大比之前完成,以至他至死都没能见到那件完成后的灵器。”翠环说到祖父,神色变得有些凄凉起来。

    “一件上灵器的价值之大,足以让我庇护与你了。好,你的条件我都答应了。”石牧目光闪动几下,断然说道。

    “府主,你……你真答应了?”翠环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石牧的双眼,声音急促起来。

    石牧目光坦然的与其对视,肯定地点了点头。

    其实他心中对于上灵器,自然也是大为动心,毕竟目前他手中也只有一件下的低阶灵器,若能有一件顺手的上灵器,自身实力起码能够立刻激增数成。

    而一旦实力有所提升以后,也就能够让他在减少使用九转玄功的次数,从而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他保守住那个致命隐秘的几率。

    “不仅如此,今后十年内府中所产资源,你可以随意取用,若有特别需求,也可以用府上的灵石去。这一点,我不会过多干涉。”石牧说道。

    “此话当真”翠环听到石牧此言一怔,脱口而出的问了这么一句。

    “怎么?你不愿意?”石牧双眉一挑。

    “不……翠环多谢府主大恩。”翠环终于醒悟过来,急忙再次敛衽一礼,满脸感激之色。

    “好了,你可以把信物给我了。”石牧说道。

    翠环闻听此言,脸上突然生出一丝羞赧之色。

    此女本就姿容颇美,此刻原本清冷的双颊微微泛红,不由生出一种别样风情。

    石牧见此情形,心中不免有些奇怪,就见此女突然伸手探向自己右侧颈下,将那边衣扣解了开来。

    一片翠绿色的衣襟,随即敞开小半截,露出了里面一片丰腴白皙的肌肤,一只纤手从上探下,自那片丰腴之间的沟壑中,取出了一件事物。

    石牧原本已经想要避让开来的目光,顿时被那件事物所吸引住了。(未完待续。)

    ...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