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夺树
    紫菱见此,眼中诡色一闪,单手一挥,五指蓦然五彩光芒大放。

    “嗤啦”一声!

    其五枚指甲竟脱离五指射出,化为五道颜色不一的晶莹指芒,在半途仿佛活物一般骤然飞散飞开,犹如五只彩色小虫般,朝着儒雅青年袭去。

    儒雅青年手中紫色巨斧一收,化为一道紫光在周身一绕,顿时“砰砰”几声响起,将五道指芒纷纷拦下。

    紫菱却趁着这个间隙,身体蓦然倒射而出。

    儒雅青年目光一凝,顿时飞身欺上前去,手中紫色巨斧表面光芒大盛,似要再次发动攻势。

    “阁下看似儒雅俊逸,却丝毫不懂怜香惜玉,这树灵王残躯我就偏不给你!”紫菱咯咯一笑,忽的将手中的半截小树猛地朝着石牧所在方向狠狠扔了过来。

    儒雅青年似乎没料到此女竟会做出此等举动,不由脸色一变。

    就在此刻,紫菱周身五彩光芒大放,身形蓦然划了一个弧度,饶过了儒雅青年,朝着树灵王元神飞遁的方向追去。

    儒雅青年眼见紫菱遁光远去,微一犹豫,没有去追,身形一晃,朝着那半截飞向石牧的小树掠去。

    从紫菱抛出半截小树,到二人错开身形,前后不过一息时间,此刻那半截小树正带着呼啸风声,朝着石牧所在疾驰而来。

    石牧看到前方的变故,心中一怔,大感意外。

    不过此物既然朝他飞了过来,他自然没有理会不去收。

    他身形一动,右手探出,正要接住那半截小树,就在此刻“嗖”的一声,一个五颜六色的珠子从旁边飞射而来,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不好!”

    他暗道一声,想要抽身躲避却已是不及,眼角余光瞥到十余丈外,吕景正一脸冷笑之色。

    “嘭”的一声!

    五色珠子一下爆裂开来,化为一团五色烟雾。

    烟雾如有灵性一般翻滚起来,将近在咫尺的石牧卷入了其中。

    石牧在珠子爆裂前便屏住了呼吸,但鼻子里还是略微吸入一丁点儿雾气,眼前顿时一阵昏花,天晕地转起来。

    “好厉害的迷烟!”他心中大骇,体内真气运转。

    所幸其体内真气为火属性,对毒气,瘴气颇有克制之效,加上其神识强大,脑海里的昏沉感只是一闪即逝,立刻好转。

    不过就在这短暂的间隙中,他感觉身体一紧,被一股无形之力束缚住。

    “这迷雾竟然还有困禁之力!”石牧心中微惊。

    他身上赤色光芒闪烁,挣了两下,这股无形之力却依旧顽固,竟没能挣脱出来

    石牧脸色一沉,一咬牙,一把将手上皮手套扯下,左手上顿时泛起一层白色火焰。

    此时此刻,雾气之外,吕景见自己出其不意的困住了石牧后,身形一晃,出现在了飞来的半截小树旁。

    其眼中贪婪之色一闪即逝,伸手朝着小树抓去。

    “滚开!”

    一声怒喝传来,话音未落,一道巨大紫色斧影跨空而至,一闪出现在吕景身旁,狠狠斩下!

    紫色斧影所过之处,周围空间立刻扭曲变形起来,一股恐怖灵压从中席卷而出,将吕景和那半截绿树罩在其下。

    吕景只觉呼吸一紧,一股股庞然巨力从四面八方狂涌而至,让其行动速度大缓,心中更是升起一股危险之极的预感。

    这种情况他从未遇到过,让其一咬牙下,当即放弃去抓面前的半截绿色小树。

    其体表绿雾缭绕,犹如一颗绿濛濛雾球,一下挣脱出了空间束缚,朝着一旁掠去,险之又险的闪过了那道紫色斧影。

    紧随着呼啸而至的紫色斧影后,白色人影一闪,儒雅青年现身而出。

    他冷冷望了吕景一眼,单手一挥,一片霞光一卷的将半截绿色小树笼住,朝着自己拉了过来。

    “轰!”

    就在这时,半空之中突然传出一声巨响,吕景放出的那道五色迷烟当中突然火光一现,骤然炸裂开来。

    只见那些五色烟雾四下蔓延翻滚,还来不及消散开来,就“呼”地一下燃烧起来。

    原本的赤红火光在点燃五色迷烟之后,竟然奇异地转为了五种色彩深浅不一的火焰。

    而刚刚迷烟炸裂产生的那股气浪猛地一冲击,却令那半截被霞光卷住的小树一阵巨颤摇曳,速度一顿。

    就在此时,还没来得及完全燃烧消散的五色迷烟当中,赤光一闪,一道模糊的身影在其中骤然一闪,便消失不见。

    下一刻,一个赤红色的身影,便闪电般的出现在天空中,眨眼便来到儒雅青年身边,伸出右臂,一把探入了那片霞光之中。

    那人左手白焰闪动,背后两片巨大的火翼熊熊燃烧,赤红火光之中还有道道白焰闪动,不是石牧还能是谁。

    儒雅青年见此,不禁勃然大怒,原本澄澈的双眼中,蓦然生出一道道殷红血丝。

    只见他骤然转首,布满血丝的眼中突然亮起了蓝光,额头之上皮肉翻开,一道银色竖眼霍然睁开,猛地射出一道白光,朝着石牧笼罩而去。

    “定!”

    儒雅青年嘴唇微,吐出一字。

    石牧在那“定”字入耳的瞬间,就觉得脑中一阵发紧,四周传来异样的波动。

    “不好!”

    石牧心中暗叫一声,背后双翅一挥便想尽快离开这里。

    然而,他的火翼刚一扇动,便感到万分沉重,仿佛两只翅膀上面坠着千钧巨石一般,身子竟然没能移动分毫。

    不仅如此,石牧此刻的感觉就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凝滞起来,如同实质一般的挤压着自己,半空之中的风都仿佛停了来。

    石牧发现围绕在他周围的风,此刻居然真的都停了下来,数片林间飘起的落叶就悬停在他眼前。

    就连他火翼上的烈焰都以一种奇特的形态固定在空中,其中的火苗没有一丝晃动,就仿佛被极寒的坚冰冻成了雕塑一般。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

    石牧心中大凛,双目骤然亮起金光,朝着自己的火翼扫视而去。

    只见在他四周围,凭空浮现出一根根细如发丝的白色晶线,带着阵阵空间波动向他缠绕在他的双翼之上,将他的双翅紧紧固定在半空之中。

    而他的身上,此时也布满了细密的白色晶线。

    那些晶线,有的缠绕在其体表,而有的却像是生根一般,扎进了他的皮肤之中。

    这些白色晶线并非铺满了整个空间,而是只出现在其身体周围丈许的范围内,丝丝缕缕从无形虚空中延伸而出,将他死死的困在当中,形成了一个两丈方圆的球形区域。

    石牧心中大急,眼中金光电转下,猛然发现在那白色晶线侵入的区域之外,巨树枝叶摇摆,吕景身形还在移动,时间并未停滞。

    因为那白色晶线的阻隔,这一丈范围内外,一静一动,竟像是被分割开来的两个世界,似乎自己与原本的时空联系被瞬间切断了。

    “给我破!”

    石牧双目金光大盛,厉喝一声,单臂艰难抬起,反手握着陨铁黑刀,悍然一刀砍向身前虚空。

    “铮……”

    一声金属鸣音响起,石牧的长刀被巨大的撞击反震之力弹回,那些空间晶线竟然只断开了寥寥数根,石牧的身子仍旧被牢牢束缚。

    “哼,不自量力!敢和我抢东西,去死吧!”

    儒雅青年冷笑一声说道,继而大步一跨,手中紫色巨斧掀起一阵紫色斧刃风暴,就想要将石牧直接劈成碎片。

    就在那片紫色斧刃风暴呼啸而至时,石牧双目突然亮起一道金芒。

    “喝!”

    只听石牧突然大喝一声,双眸之中金色光芒骤然大放,周身激起了道道白色气浪。

    其左手猛然五指握拳,整条小臂完全变成焦黑之色,道道赤红色的纹路蜿蜒浮现,手臂上立即裹上了熊熊白焰。

    石牧紧握的左拳一抬,一股恐怖无比的气息骤然散发而出,缠绕在他体表上的空间晶线,在这气股息的冲击下竟然开始寸寸断裂。

    “轰!”

    石牧猛地一拳挥出。

    其手臂赤红纹路骤然亮起,拳头上的白色烈焰如同沸腾了一般,火焰肆意汹涌翻滚,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立即从他的臂膀上涌向拳头顶端。

    其周围的空间立即猛烈地振荡起来,一股股更为强大的空间之力随即扩散开来。

    “嗞嗞”

    如同瓷器碎裂的声音响起,半空之中浮现出了一道道如同蛛网般黑色裂纹,数道细密的空间乱流便从中钻了出来。

    此时那道紫色斧刃风暴堪堪抵达,却在一道道空间乱流的冲击下,立刻溃散开来!

    与此同时,石牧身前青光闪耀,气流一阵混乱。

    那些白色晶线在空间乱流的切割下,竟立即断裂成了无数截,全都在空中飞散开来!

    以一拳之力破碎虚空,脱离禁制后,石牧没再做丝毫停留,身后两道巨大的火焰羽翼猛地一挥,空气中便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爆鸣。

    只见空中爆开一团白色气流,石牧的身影如同流星一般远远遁去,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天边,那速度几乎是先前的十倍之多。

    这一番变故说来话长,其实不过眨眼间工夫!

    儒雅青年大吃一惊,连忙单手一挥,将那片霞光收回。

    然而当其挥手散去霞光,却发现此刻落在他的手中那半截小树,竟又比之前短上了几分,几乎一半都被石牧带走了。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