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八十一章 强敌现身
    石牧闻言,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

    “怎么,石兄信不过我二人?”马烈哼了一声。

    “呵呵,那倒不是。只是二位可曾想过,这么一丁点圣液,引得整个星域如此多大家族去争夺,到手几率何其之低,就算真侥幸得手,到时又会付出何种的代价?”石牧淡淡一笑,反问道。

    “这点石兄不用担心的,其实树灵王全身各处都是宝物,虽然其他可能不及树心圣液珍贵,但其他东西也足以令人动心了。往届之人,只是击败其化身者,除了天位妖核外,都能获得数不尽的其他好处。何况这回是其本体现身呢?”马珑轻笑道。

    石牧听了,脸色微动,沉吟不语起来。

    “石兄,所谓富贵险中求,此刻前去还来得及,再晚话,恐怕连分一杯羹的机会都没了。”马烈看到石牧似乎有些动心了,也眼珠转动的忙劝说道。

    “既然二二位都将话说到如此地步,那石某就去碰碰运气吧,不过在路上,还请两位再和我多讲述一些关于树灵王的事情。”石牧终于点了点头。

    “哈哈,这绝没有问题的。”

    马珑二人闻言大喜,自然满口答应。

    ……

    小半个时辰后,三道人影在地面上一边交谈,一边急速而行着

    “没想到,这树灵王竟还有这般神通!”石牧长出一口气道。

    “树灵王虽一身是宝,但实力不容小觑,接下来就有劳石兄多费心了!”马珑朝石牧拱手道。

    “对了,石兄,怎么不见你那只灵宠鹦鹉?”未等石牧开口,马烈忽然问道。

    “哦,道友怎么对石某的灵宠这般关心,不过是一只普通鸟儿罢了。”石牧看了马烈一眼,说道。

    “呵呵,那鸟儿颇有灵性,在下喜欢得紧。其实在下也曾有一只相似灵宠,可惜前几年为了营救在下,不幸遇难,所以看到你那只鸟儿,就觉十分有眼缘,不知……”马烈换作一副伤感的模样,说道。

    “看来马兄还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不过石某也和马兄一样,我的灵宠跟随我多年,绝对不会卖的。”石牧直接打断马烈,说道。

    “这……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吗?”马烈道。

    “没有!关于灵宠之事莫要再提了,我是决计不会售卖的。好了,既然休息的也差不多了,眼下还是看看怎么去往秘境深处,找寻那树灵王的所在吧。”石牧一摆手,如此说道。

    说完,他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马珑。

    “石道友稍等。”

    马珑说着,手掌一翻,红光流转下,手心之中蓦然多了一枚长约两寸,身上布满蛇形纹路的青铜小鱼。

    “这是?”石牧疑惑道。

    “这是璃纹铜鱼,是我家族祖上一位前辈,从此秘境中心地带回来的一块矿石所制,其与秘境中心有着某种联系,可以助我等不至于迷失。”马珑解释道。

    马珑说着,口中传出一阵晦涩低沉的咒语,那枚铜鱼表面蓦然泛起一层灵光的漂浮而起,在她手心上寸许的位置滴溜溜地转了起来。

    片刻之后,那枚铜鱼的两颗眼珠突然亮起两点红光,继而停止了转动,鱼头定定地指在了一个方向。

    三人对视一眼,不再说话,朝着铜鱼指示的方向赶去。

    一路之上,沿途不时能看到各族之人的尸体。

    那些尸体无论体型大小,都是一副干瘪苍白模样,面容狰狞扭曲,死状凄惨,显然是死于那些诡异根须的偷袭,这让三人警惕之心大起。

    所幸三人却并未再受到那些根须的袭扰。

    而让三人颇为欣喜的是,那些沿途尸体身上的储物器物及青山令俱在。

    石牧三人自然毫不客气的将他们身上的储物戒指及青山令收集起来,将其中灵石灵材等物,及令牌中的妖核瓜分殆尽。

    三日后,石牧身上的积分赫然已接近三十万分,排名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迅速爬升后,如今仍在一百八十位左右徘徊,距离前一百零八名,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由此可见,这段时期内,并非仅有自己这三人如此幸运的捡到遗留的青山令。

    此外,时至此时,整个秘境中的试炼参与者,也只剩约莫两千三百多人了。

    ……

    时间又过了一日。

    此刻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是一片显得有些幽暗的原始森林,林中巨树皆有百丈之高,树身上附着着暗绿色的苔藓,显得有些潮湿。

    “再往前五百多里,差不多就该到了。”马珑手掌一握,收起了那枚铜鱼,指着前方开口说道。

    石牧顺着马珑指向的方向遥遥望去,视野尽头看到的也都是重重墨绿色的巨树,根本看不到树灵王的影子。

    “轰隆!”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鸣,那声音简直如同雷爆一般,震得他们身旁的巨树都纷纷抖动起来。

    石牧面色微变,立即朝着前方赶去,马珑姐弟俩对视一眼,也连忙跟了上来。

    往前越过百余里后,石牧眼前赫然出现了一片“空地”。

    说这里是空地,其实并不准确,因为在这片空地之上,七零八落的倒伏着数十棵残破的古树,残枝断叶散落了一地,显得十分狼藉。

    而在一截墨绿色的断木之上,一个高大的身影正负手而立,挡在了继续往前的去路上。

    那人身着青色长衫,腰间束着腰带,背对石牧等人,背后一对青色羽翅自然地收在背后,其头颅微微上扬,目光紧紧盯着上空,似乎没有注意到石牧等人接近一般。

    石牧虽然一见这人,心中就生出极大警醒,但目光却依然忍不住移向到了半空之上。

    “轰隆!”

    又是一声剧烈响动,林间树木再度震动起来。

    半空中,一团巨大的绿雾正与另一团巨大火球猛地撞击在一起,但旋即又立刻分散了开来。

    那团绿雾似实非实,内部绿光凝实,而外部光芒有些暗淡,在与火球碰撞之后,表面冒起股股白烟。

    而那巨大火球上面赤色火焰熊熊燃烧,外围不时有一团团沾染着绿雾的小团火焰,从火球上分离开来,掉落在地面上。

    其中一团,就掉落在了石牧身前不远处,立刻将地面灼出一个大坑。

    石牧目光一扫,只见那坑中的火焰非但没有熄灭,反而还将地面那大坑烧得不断下陷。

    看着这一幕,石牧不由心中一凛,同时隐隐觉得这巨大火球中有一股令其熟悉的气息。

    “轰隆隆”

    半空之上,那巨大火球突然火光暴涨,从中央分离出数百颗拳头大小的赤红火球,如同流星落雨一般,朝着那团绿雾砸去。

    而那团绿雾中心也是光芒骤亮,一道道绿雾瞬间凝实,如同一道道翠色弯月般,迎向了那片流星火雨。

    “嘭嘭嘭……”

    一连串响彻天地的爆鸣响过,天空之中腾起大片绿雾,数十道火球从半空之中****而下,将地面上的树木击打得纷纷断裂。

    而那些绿雾自空中散落下来,落在了那些巨树身上。

    就见那些墨绿色的巨树,突然像是被抽干了所有水分一样,变成了枯黄之色,紧接着又转为灰白之色,如同被烈火燃烧过一般,化为了一堆灰烬。

    这一幕,让石牧等三人面色一变下,纷纷倒退了几步。

    就在这时,那名一直背对着石牧三人的高大身影,突然转了过来,露出了一张如同鹰隼般的年轻面孔。

    但见其面颊消瘦,颧骨高凸,眼窝深陷,一只高凸弯曲的鹰钩鼻子十分显眼。

    那鹰鼻青年看了石牧等人一眼,突然嘴角微微一笑,身影一阵模糊后,竟然不可思议地从原地消失了。

    石牧脸色蓦然一变,瞳孔之中金光骤亮,身子不退反进,向前跨出一步,背后陨铁黑刀豁然出鞘,一刀挥向了前方。

    “嗤啦”一声!

    只见长刀中一道黑色刀芒****而出,瞬间在身前半空中化为了十三道模糊不清的黑色刀影,将前方的空间罩了进去。

    “嗖!”

    空气之中发出一声轻响,那消失了的鹰鼻青年身影,竟然突然出现在了石牧的重重刀影之中。

    只见他的右手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一片形如柳叶的碧绿短刃,身形如同柳絮一般轻盈飘忽,在那十三道重重刀影之间轻盈无比的不断穿行,那十三道刀影根本无法触及其分毫。

    此人在刀影中一阵闪动,轻易避过石牧那看似闪电般的刀影之后,其身影再次一个模糊闪,竟又诡异地回到了他原来所站立的地方,并朝着石牧微微一笑。

    由于一切都只发生在眨眼之间,所以使得这一幕看起来,就好似那鹰鼻青年除了身躯模糊了一下外,根本没有动过一般,仿佛他只是转身了一下而已。

    石牧当然知道刚才的一切都并非幻觉,而是真实发生之事,从一开始,他就很敏锐的感觉到了对方的危险。

    “呵呵,你能看穿我的无影身法,倒也勉强有资格参与此事了。”鹰鼻青年看着石牧,满意地点了点头,低笑着说道。

    石牧没有回应,只是右手紧握手中陨铁黑刀,在袖袍中的左手则五指握拳,目不旁视的盯着对方。

    “至于你们两个家伙,连我一击都无法接下,从哪来再从哪滚回去!这树灵王虽然浑身是宝,但也容不得一些废物去打其主意的。”那鹰鼻青年对石牧的注视浑不在意,目光从石牧移到他身后的那对姐弟身上,丝毫不掩轻蔑之意说道。

    石牧闻言,眉头一皱,立即转身去看了马烈马珑两姐弟一眼,不禁眼皮狂跳了两下。

    只见马烈捂着左肩,正一脸惊惶的看着鹰鼻青年,而马珑则压着右臂,面色惨白。

    两人衣衫之下皆是殷红一片,显然都已经负伤在身了。

    石牧虽然凭借还算充裕的星石,在这星域世界游历了数年,也勉强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了,此刻却也感到心中一阵骇然。

    那鹰鼻青年在攻击自己的同时,居然还有余力,能催动手中短刃连伤马烈马珑两人,其身法之诡异,速度之迅捷,真可谓平生仅见。

    若非其有灵目神通,能够勉强看到那人行动轨迹,提前封住了那人的动作,恐怕刚才那一下,他也难保不会中招。(~^~)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