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惊变
    莽古森林深处,某个蜿蜒曲折的洞窟之中。

    洞窟最深处,是一处颇为开阔的洞穴大厅,周围岩壁上,布满着星星点点的碧绿色荧光,将洞内的一切照的敞亮。

    在洞穴大厅中央处,一片深不见底的潭水旁,一左一右的趴伏着两头足有阁楼大小的庞然大物,二者相距不过十余丈。

    两头巨兽都长着如同狮子一般的头颅和一身赤红色毛发,但却长着一张人脸,尾部一条足有两三丈长的蝎尾,此刻正无力的垂躺在一旁。

    细看之下,可以发现,这两头巨兽身体上却是一道道伤口,鲜血混杂在赤色毛发中显得不太明显,已经渐渐干涸,此外,两头巨兽头颅处也被切开一道大口子,里面的妖核已被取走。

    在两具巨兽尸体周围,或站或立着三个青年,身上也沾着一些血迹,也不知是自己的,还是面前这头巨兽留下的。

    “总算将这处蝎狮巢穴清剿了,接下去的这段日子里,只要不出什么意外,我们三人必然可以同时加入青兰圣地了。”蹲坐在地上的一名身着白袍,皮肤呈淡青色的男子,如此说道。

    “裘道友此言差矣,据我所知,此次参加试炼之人,远比以往几次都多,其中不乏各大世家的天才弟子,若不抓②长②风②文②学,ww↓w.cf≡wx.n≮et紧一些,未必能排入前一百零八之列。”另一名负手而立,****半身的妖族大汉道。

    “你们别光顾着说了,这两头蝎狮王可一身是宝,你们若不在乎,我可就全收走了!”最后一人是个身材短小的胖子,不过却长着四条胳膊,此刻正凑在左边那头巨兽前翻弄着。

    “哼,只要能加入青兰圣地,这些材料又算得了什么!”白袍青肤男子如此说道,但还是站起身来,朝着右边巨兽走去。

    就在他刚刚走到巨兽前时,那头巨兽庞大的身躯蓦然动弹了一下。

    “怎么回事,这蝎狮王莫非还活着?”白袍蓝肤男子面色一惊,双手唰的一下,多出了两柄弯曲如蛇的奇型兵刃,面露警惕之色的站定在原处。

    “你眼花了吧!”那名妖族大汉不屑的撇撇嘴,身形一晃,出现在右边巨兽前,正要蹲下查看。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轰”的一声闷响!

    接着地上那头巨兽体表“噗”的一下,破开了一个大洞,一条通体不满灵纹和绿色苔藓的巨大棕色根须从中一窜而出,如闪电般朝着妖族大汉卷去。

    “什么鬼东西!”

    妖族大汉反应也是极快,两条手臂蓦然一阵模糊下,化为一对巨鳌,微微一晃下,密密麻麻的银色雷光在螯钳间浮现而出,朝着巨大棕色根须疾射而去。

    同时其周身赤光流转下,体表浮现出一副赤色坚韧尖甲,表面雷光隐隐。

    雷鸣声大作!

    大片银色雷光落在巨大棕色根须之上,爆发出一团团刺目雷光,将整根棕色根须包裹,是使之硬生生顿在了半空,无法落下。

    然而未等其松一口气,其身后轰的一声,地面炸裂开来,又是一条巨大棕色根须从中窜出,闪电般将妖族大汉身躯捆住。

    妖族大汉那一身看似坚韧无比的赤色尖甲,在根须及身的瞬间,如纸糊一般直接溃裂,接着根须一个勒紧,表面灵纹狂闪下,妖族大汉身躯一下变的干瘪异常起来,竞瞬间被硬生生吸尽了精血,连一声惨叫都未及发出。

    从妖族大汉落地,到其被先后两道根须攻击并吸干精血而亡,前后不过一两个呼吸的工夫,这让那白袍青肤男子一时有些愣神。

    就在此时,一声凄厉惨叫从其身后传来。

    青肤男子蓦然回首,却看到了令其胆寒心惊的一幕!

    此前正蹲在地上肢解巨兽的那个四臂胖子,此刻赫然被两条巨大棕色根须团团捆缚并高高举起,只余留半个脑袋露在外边。

    呼啦一声!

    两条棕色根须一下松开,半空中一个干瘪犹如骷髅的矮小身影坠落而下,正是此前那个四臂胖子。

    其赫然也在眨眼间,被突如其来的诡异根须吸干了精血,死的不能再死了。

    “嗖”“嗖”破空声响起!

    却是此前袭击妖族大汉的那两条根须席卷而至,一上一下的朝其攻击而来。

    青肤男子大惊失色下,双手奇型兵刃狂闪,一道道惊人刃芒,气势汹汹的冲那两条根须一卷而去,同时身形拔地而起,二话不说的朝来时的洞口方向冲去。

    一阵雨打芭蕉般的声响传来!

    看似气势汹汹的刃芒斩在那两条粗大根须上,光芒连闪,却只留下一道道浅浅的刀痕,不过倒也使二者在半空中停留了片刻。

    白袍青肤男子趁此机会,身形如电般,冲到了距离洞口不足数丈处,边跑边将水天玉佩握于手中。

    眼看再加把劲,便可离开洞窟。

    就在此时,洞口岩壁轰然碎开,赫然又是两条粗大根须从中钻出,并如蟒蛇般上下盘绕着席卷而来。

    与此同时,身后破空声大作,此前的五条根须同时攻了过来。

    青肤男子一咬牙,将手中水天玉佩一把捏碎。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玉佩爆裂,散发出的漫天水光,却并没有包裹其身形并将之传送而走,而是被某股诡异吸力的拉扯下,被洞口的两条根须吸入其中。

    男子顿时面露绝望之色。

    ……

    莽古森林某处。

    一棵棵参天而立的古木上方,七八个身形高矮不一,模样各异的妖族青年,正各施手段的御空而行,朝着一个方向疾驰。

    这些人纷纷面露仓皇之色,周身光华大放,拼命般的催动遁光。

    而在他们后面,密密麻麻,足可遮蔽小半天空的十多根粗大棕色根须正紧追不舍,且速度惊人无比。

    不时便有逃的最慢者被一根或数根粗大根须追上,一卷之下,身体变迅速干瘪并坠落而下。

    而若是有人略微迟疑,才掐碎水天玉佩妄图传送离开秘境话,不仅释放出的水光会被后方的根须诡异吸走,自身也由于这片刻耽搁,而被后方的根须立刻追上,绞杀当场。

    ……

    距离秘境中央数千里处的一片低洼山地。

    “砰”的一声!

    一团足有七八丈大小的庞然巨物重重的落在地上,烟尘四起。

    烟尘迅速消散敛去,露出其中之物。

    却是一头通体长着犹如岩石般粗糙皮肤的巨兽,被数根粗大的棕色根须所捆缚,而在距其近在咫尺处,还有一个同样被棕色根须捆住几乎大半身躯的人形生物。

    二者虽被捆的密不透风,但依旧在奋力挣扎。

    然而随着根须表面的灵纹闪动,巨兽与人形生物以肉眼可见速度干瘪缩小,转眼间就生气全无了起来。

    吸尽了精血的根须一松而开,表面灵纹闪动下,散发的气息愈发强大,而后犹如蚯蚓般,纷纷钻入地面,不加了踪影。

    ……

    同样的事情,几乎在秘境中心处方圆万里的地方,竟然同时发生着。

    几乎在瞬间,就有数以千记的试炼弟子,被突然出现的一根根神秘根须绞杀,并被吸干了全身精血。

    ……

    莽古森林深处,一个面容儒雅,头挽发鬓的人族青年,正在林间缓步穿行。

    突然,他足尖轻轻一点,身子猛然拔高三丈。

    就在其身形刚刚离地,下方地面猛地裂开,一道棕色的影子猛然窜出,扑了个空。

    儒雅青年身处半空,飞快往下一瞥,发现竟是一条粗大无比的棕色根须,从地底延伸而出,如巨蟒一般扭动着身子。

    儒雅青年手中虚空一握,一柄湛蓝色的长剑便凭空出现在他手中,同时一道蓝色剑芒从剑身延展而出。

    随后其整个人俯身下冲,单手一挥,一道丈许长的蓝色剑光便朝着那根巨大根须砍去。

    “噗”的一声!

    蓝光一闪,巨大根须从中间被一劈为二。

    然而那两条根须却似能独自存活般,分别扭动身形朝着堪堪落地的儒雅青年冲去。

    与此同时,儒雅青年身后地面之上,再度裂开两处裂隙,两条粗壮棕色根须从中窜出,一左一右从两侧包抄而来,与此前的那两根根须合力,将那儒雅青年合围起来。

    儒雅青年脸上神情丝毫不变,身形直挺挺的拔地而起,冲入半空,脱离了此种古怪根须的包围。

    而那四条根须合围一击落空后,蜿蜒扭动着同样冲天而起,朝着儒雅青年冲去,并在半空中交织成一张大网,从下而上,想要将儒雅青年兜在其中。

    儒雅青年嘴角勾起一道冷笑,蓦然口吐一个“定”字。

    只见其双目蓝光一闪,以其为中心,周围虚空突然传出一阵空间波动。

    下一刻,林间山风似乎停滞了下来,数片落叶飘在空中,竟纹丝不动的悬停着,而那四根根须裹成的大网,同样停止了扭动,定在了半空之中。

    似乎方圆里许的时间,突然在这一刹那静止了起来!

    儒雅青年手中蓝色长剑蓦然脱手而出,在那张根须结成的大网上一阵狂闪,犹如一朵蓝色剑莲绽放而开,而后再度化为一柄蓝色长剑的倒射而回。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般,前后不足两息工夫。

    当其再次将蓝色长剑握于手中之时,原本静止不动的根须所化大网再度扭动起来,但旋即便轰然断裂成了无数块,从半空之中坠落下来,变成了毫无生气的普通根须。

    诡异的是,此种如同根须般的怪物死后,体内似乎并没有妖核。

    儒雅青年见此,微微一笑,而后身形一个闪动,便消失在了远处,在半空中留下一句哈哈大笑声:

    “树灵王,很好!不枉我多等这十来年,这一次终于等到你本体彻底觉醒了。如此一来话,哈哈……”(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