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六十三章 水天青山
    石牧对外人的看法本就不怎么在意,而彩儿早被其塞入了腰间的灵兽袋中,否则以其性格,怕是又要忍不住惹事生非了。

    他自顾自的从嘈杂的人群中穿过,不多时,来到了距离空地中心那棵巨大古树十丈开外处。

    虽然周围熙熙攘攘的挤满了人,但是古树前依旧留出了一大片空地,在此堆砌着一个圆形的高台,看起来似乎由某种特别木材所制。

    面前这棵巨树与周围的树林相比,并不算太高,但也有三四百丈的样子,通体呈紫色,主干部分粗壮异常,竖在那里就如同一座紫色高塔,直指苍穹。

    在它的分支上,无数道藤蔓如同瀑布一样倾泻而下,直直垂落在地面上。

    石牧见那棵巨树生得奇异,心中一动,催动了灵目神通。

    随着其眼中金光流转,巨大紫树顿时犹如近在咫尺,树皮上的一道道原本细密的纹路变得清晰无比,甚至能看到其中一道道细小的灵力细流,正通过那些藤蔓从地面上不断汇集而来。

    石牧看到在那树干中心,灵力汇集成了一个漩涡,其中隐隐散发出微弱的空间波动。

    就在石牧看得有些入神之时,突然感到一股神识从身上一扫而过,心里蓦然的一跳,突然有种被人看透自身之感。

    他连忙抬头望去,就看到在紫树前方的圆形高台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身着青袍的垂眉老者。

    那老者须发花白,面色却红润得如同孩童,身上披着一件宽大青色长袍,随着微风轻轻摆动,衣袂飘荡间自有一股出尘气质。

    垂眉老者似乎只是目光环视了现场一圈,此刻已看向人群别处,让石牧心中稍稍一松。

    “肃静!”这位垂眉老者收回目光后,开口说道。

    声音不大,但充满着威严之意,并清晰异常的传到了在场每一人耳中,让原本有些喧嚣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一瞬间,现场鸦鹊无声,落针可闻。

    石牧打量起这青袍老者,脸上闪过一丝了若有所思之色。

    这老者从外貌上看与人族完全无异,且身上气息隐而不发,但石牧仍可以隐隐感觉到对方身上的那股淡淡的妖气。

    此外,其青袍胸口绣着的图案是一棵苍天古树,而不是大部分青兰圣地弟子身上的树叶图案,想来应该在圣地中地位不低。

    思量间,老者的声音再次响起:

    “老夫悲骨,是本次新晋弟子试炼的接引长老。青兰圣地自青兰圣祖开派以来,已传承百万年,依据祖训,每十年大开宗门,向整个弥阳星域招募一百零八名弟子,根据试炼结果,选前三十六名作上位弟子,后七十二名作下位弟子。”

    所有人都静静聆听,无人说话,显然对老者所说之事早已知晓,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不妥。

    垂眉老者顿了顿后,继续说道:

    “本次通过担保人资格审核者,共计三万三千六百三十一人。在试炼正式开始前,老夫例行要询问一句,本次可有天兽血脉者,亦或身具混沌、深渊等甲等体质者,可以来老夫这里,确认无误后直接免于选拔,收录为上位弟子。”

    此言一出,原本波澜不惊的现场人群,再次骚动了起来,并不时传来一阵阵唏嘘议论之声。

    “天兽血脉!”

    石牧心中也是一惊,不由想到了白猿老祖,但随即苦笑一声。

    自己不过侥幸获取了身为天兽的白猿老祖两缕精血而已,根本算不上真正的天兽血脉,除非自己的石猴血脉真能如白猿残魂所述,进化成弥天巨猿血脉。

    只是对方也说了,这种概率微乎其微,不过他自然不会放弃。

    足足过了一炷香时间,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发声。

    “好了,既然没有人,那依照惯例,老夫便向诸位解释一下选拔弟子规则及注意事项。”对于现场的在这种情况,垂眉老者似乎并没感到意外,继续宣布道。

    石牧精神一振,立即仔细聆听。

    “试炼将在本门的水天青山秘境中进行,为期一个月。诸位来此前都已获得一枚水天玉佩和一枚青山令。诸位需要做的,就是进入秘境后,通过猎杀秘境中的妖兽,获取它们的妖核,妖核会被吸入青山令并转化为一定的积分。一个月期满后,会按照青山令中的积分排名,决定入选者。注意,秘境中的妖兽为本门以特殊方式豢养,不会产生灵智,但其实力也不容小觑,若是自知不敌,立刻掐碎水天玉佩,便可脱离秘境,保全性命。这样一来,也就意味着主动放弃参选资格,其青山令则会保留在秘境中。”垂眉老者说道。

    “敢问悲骨长老,秘境中,是否允许互相厮杀抢夺?”距老者不远处,一个皮肤青紫,身高近丈的高大男子,张着长满獠牙的大嘴,开口问道。

    话音刚落,引来周围一阵嘘声,并有不少人露出嗤笑之色。

    “肃静!虽然青兰城中不允许私斗,但水天青山秘境中却完全没有此限制。所有人可以互相争斗,以夺取他人身上的青山令,将对方积分归为己有。我青兰圣地只看最后结果,不会追究过程。此外,既然有争斗,自然死伤自负。”垂眉老者眉头一挑,肃然道。

    一番话说得那名青紫肤色的高大男子面露悻悻之色,但周围人群中,仍有不少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不少人眼中甚至略带几分惊惶。

    石牧对此,倒是没有感到什么意外,毕竟这么多人参加的试炼,若不允许互相争斗,反而不合理了。

    在秘境中,与没什么灵智的妖兽相比较,倒是来自参选者的威胁会更大一些。

    “好了,该说的老夫都说了。最后提醒一点,本门选拔弟子,必须得是年龄在百岁以内就达到地阶武者,或是月阶术士的修道天才。诸位若有采用丹药秘术,或其他手段暂时提升修为,亦或是年龄不符要求想要浑水摸鱼之人,老夫劝他早早退去,莫要自找苦吃。”垂眉老者边说,目光一边缓缓环顾四周。

    人群中,当即便有十余人纷纷拨开人群,离场而去。

    不过大部分人脸上都是一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兴奋表情。

    “时辰到!”垂眉老者没有多说什么,一声大喝。

    说罢,老者身形蓦然腾空而起,并倒转身形,面对着那棵高大三四百丈的紫色古树。

    其双目蓦然青光大盛,抬起双手,十指在胸前一阵车轮般变化,一道道法决疾射而出,没入紫色古树之中。

    随着法决的没入,原本看似平静的紫色古树底部表面纹路骤然亮起,并飞快的沿着树根蔓延至粗壮树干,直至如瀑般的藤曼都被染上一层晶莹的紫色光芒。

    垂眉老者见此,一张口,一枚三棱锥型的古铜色钥匙从口中飞出。

    那钥匙缓缓漂浮至老者头顶处,亮起一阵紫色光芒,继而化为一道紫光,射入老者身后的紫色巨树中,不见了踪影。

    “嗡嗡”

    伴随着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那些如瀑般飘洒而下的紫色藤蔓慢慢旋转起来,并变得模糊不清,直至消失不见,形成了一个硕大无比的紫色漩涡。

    漩涡中央处蓦然一阵空间波动,接着紫色巨树表面一阵扭曲模糊下,蓦然出现了一道几乎覆盖整棵树干的巨大空间门,门中模糊一片,从中传出阵阵强烈的空间波动。

    “入境!”

    随着垂眉老者一声大喝,当即周围破空声四起,便有数千道身影,争先恐后地飞身而去,涌向了那道巨大的空间门。

    这些人在触及巨大空间门的瞬间,便犹如泥牛入海般,纷纷一闪而入,不见了踪影。

    紧接着,便有几声惨呼响起!

    赫然有七八人在进入空间门的瞬间,周身被一团紫光笼罩,接着整个人爆裂成了一团血雾。

    石牧双目金光一闪,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心中一阵骇然。

    很显然,这些人正是此前垂眉老者所说的浑水摸鱼者,都是通过秘术提升境界,想要混入秘境之中,因受到秘境某种禁制的反噬,死在了入口,下场颇为凄惨。

    数以万计人流涌动产生的剧烈破空声,以及空间中传出的嗡嗡鸣响声,很快将那几声惨呼压下,剩下之人依旧趋之若鹜的朝空间门涌入。

    一个个体型各异的身形汇聚成一股巨大洪流,朝紫色古树所在的巨大空间门中涌去,场面颇为壮观。

    石牧观察了片刻,正准备纵身而入时,突然似有所感的转过脑袋,朝着不远处的一个方向望去,立刻看到了数个身影。

    其中两个长着一头红发,身披红袍的妖族青年男女有些眼熟。

    红发少女眉目如画,身材曼妙,而那妖族青年,赫然正是此前曾与自己起过冲突,并觊觎彩儿的马烈。

    红发少女并没有看向这里,倒是那马烈正将目光投了过来,在看到石牧转首后,并没有露出丝毫异色,还朝着石牧微微一笑。

    但紧接着,其便在身旁少女的催促下,几人身形一跃而起,朝着空间大门飞去。

    不过那红发少女在进入空间大门的前一刻,蓦然转首,看了石牧一眼,但随后便身形一晃,消失在了空间大门之中。

    石牧望着几人消失的身影,微微一笑,同样纵身朝着前方飞去。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