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五十三章 死星
    石牧只觉四周一阵模糊,整个人一阵天旋地转,下一刻便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片黑漆漆的空间之中。

    周围的空间剧烈震荡,一道道大小不一的空间裂缝在虚空中时隐时现,透过这些纵横交错的裂缝,在遥远的前方,隐约可见一个有些模糊不清的光点。

    石牧身体在这片虚空之中不断摇晃,犹如风中柳絮一般,一股股撕扯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使得其全身一阵剧痛。

    所幸其肉身强悍,对于这种程度的力量尚能承受。

    他一边勉力稳住身形,一边催动灵目神通朝那处光点望去,却发现那里赫然是一个门洞,并从中传出一阵阵吸力,只是这些吸力似乎被周围的空间之力干扰,变得时有时无,非常的不稳定。

    “别看了!那里正是此次传送的目的地。”就在此时,苍猿王的声音传来。

    石牧闻言,转首望去,但见距其不远处,苍猿王面色铁青一片,其身躯在四周空间之力的拉扯压迫下,骨骼中传出一阵“喀喀”之声。

    “前辈,是否我们只要抵达那里,便可成功传送?”石牧大声问道。

    “话虽如此没错,但这里的空间通道已被那头蛟龙破坏了,如今这里充斥着空间裂缝,空间之力的斩割︾长︾风︾文︾学,w≮ww.cfw■x.√t,纵使天位修为,也是无法抵御!如今本王也是自身难保,你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苍猿王说着,周身被一层青蒙蒙光罩所包裹,朝着远处那点光点飞去,竭力躲避着周围的空间裂缝。

    石牧闻言,心中顿时一惊。

    他的确能从那种四处可见的空间裂缝中,感受到一种足可毁灭一切的诡异力量。

    “嗤啦”一声!

    他催动法力,在体外撑起一面气灵盾,将自己包裹其中,同时其背后火光一闪,一对火翅伸展而开,用力扇动抵御四周空间的撕扯之力,同样朝着远处的光亮门洞而去。

    就在此时,整个空间再次剧烈剧烈震荡了一下!

    四周的空间裂缝出现和溃灭变得愈发频繁,整片虚空仿佛都塌陷了下来,就连遥远前方的那道光亮门洞也是一阵扭曲,似乎那些白光上,也都隐隐浮现出了数道裂痕。

    石牧只觉周身的撕裂之力猛然间增大了数倍,即便有背后双翅的加持,也根本无法彻底稳住身形,身形不断摇晃起来。

    “吼!”

    在石牧前方不远处,苍猿王周身青光狂颤,一声暴喝下,身上衣衫寸寸爆裂而开,一块块壮硕的肌肉接连隆起。

    紧接着,其身上汗毛逐渐转为青色,迅速变长,层层透体而出,覆盖了全身,顷刻间化为了一只体格巨大的青毛老猿。

    苍猿王变成青色巨猿之后,周身青光猛然一涨下,身形总算再稳定了下来。

    但见其双臂横在额前,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朝着那道光亮门洞踏空跨去。

    然而就在此刻,其身侧蓦然一阵波动,接着一根黑线无声无息的一闪而现。

    苍猿王纵然一直倍加小心,但这道空间乱流出现的实在太过突然,犹如利刃一般探出,并不足一息后,又消失无踪。

    苍猿王肩膀处的青光骤然被割裂开来,肩膀浮现一道血线,接着一条臂膀立即与身躯分离,鲜血汩汩而出,不由闷哼一声。

    但其却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反而加速前进起来。

    石牧看得心惊不已,只是如今进退两难下,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步履维艰的向着那道光亮门洞飞去。

    “轰隆隆”

    就在这时候,空间之中再度传出一声巨响。

    “嗞嗞”之声顿时大作!

    石牧只觉周围空间撕扯之力再次徒增数倍,包裹在他周身的气灵盾上青光迸裂,出现了一道道蜿蜒的裂隙。

    石牧手诀连扣,体内法力大量注入,气灵盾白光暴涨,表面裂隙才再次弥合起来,只是在巨大的空间压迫之力下,扭曲变形起来。

    突然,石牧头顶处的裂隙中,透出一顾空间乱流,犹如一柄无形的利刃,直接从气灵盾表面一切而过。

    气灵盾立即轰然溃灭,被绞成了碎片。

    “呼!”

    石牧在空间乱流涌过的瞬间,催动火翅朝一侧移开了一段距离,这才幸免于难,但紧接着,其身后不远处,再次窜出一股空间乱流,袭卷而至。

    “嗤啦”一声!

    其背后一侧的火翼,立即在这股空间乱流切击下,被削掉了大半,在虚空中化为点点红光。

    未等石牧反应过来,其左右和身后数个空间裂缝中同时飞速扩大,并从中流攒出一股股空间乱流,朝石牧所在铺天盖地的席卷而至。

    石牧避无可避下,身形蓦然一个转身,左手顿时转为焦黑之色,一道白焰将其整个小臂包裹起来,接着五指握拳,猛地一拳轰去。

    “轰”

    一拳之下,白焰翻滚,一道全新的白濛濛空间裂缝一打而开,那席卷而至的数道空间乱流,不偏不倚正好没入那道裂缝之中,去往了未知的空间。

    石牧脑门上已是冷汗涔涔,顾不得多想,立刻转身,想要继续向前移去。

    现出本体的苍猿王,此刻已位于自己身前数十丈外,距离终点处那个光亮门洞尚有一段近百丈的距离。

    但见其周身青光仅剩下薄薄一层,在抵御着愈发狂暴的空间乱流的同时,还在极力躲避着不时出现的空间裂缝,整个身躯在巨大的空间之力撕扯压迫下,已有些变形,皮肤殷红似血,走得异常痛苦。

    而越接近光亮门洞,空间便愈发不稳,裂缝频出,乱流涌动。

    石牧心中暗暗叫苦不迭。

    这里的空间裂缝和空间乱流越来越多,显然这片由古传送阵建立起来的临时空间通道由于金蛟的最后一击,早已濒临崩溃边缘,也难怪苍猿王如此奋不顾身的朝彼端疾驰而去,否则极有可能彻底陷入空间乱流,被切割得尸骨无存。

    结果就在他刚想踏步而出,却猛然发现,身后一股强大的空间之力传出,自己身体在这股空间之力的拉扯下,速度变得迟缓无比。

    他心中一惊,放出神识往后一扫,立刻恍然。

    刚才左拳一记破碎虚空,虽然暂时帮助自己避开了空间乱流的威胁,但身后的裂隙却在空间乱流涌入后,再度扩大,并开始与周遭的数道空间裂缝联合起来,其中涌出的空间之力正飞快剧增。

    若是自己不尽快脱离这一片区域,这股愈发强大的空间吸力,足以将自己吞噬进去,并绞得粉碎。

    然而前方空间裂缝此起彼伏,每一步都充满艰险,根本快不起来。

    “啊!”

    石牧感受到身后一股令人心惊胆战的寂灭气息压迫而至,心中升起强烈的不甘,忍不住仰天长嚎一声。

    就在这时,石牧体内血液突然一阵燥热难当,似乎周身血液突然沸腾起来一般。

    下一刻,其体表金光一闪,涌出一枚枚金光熠熠的玄奥符文,从身上荡漾开来,如同翩翩蝴蝶一般,在周身一圈圈的缭绕而起。

    随着这些金色符文的出现,石牧顿觉周身压力一轻,之前那种窒息般的压迫感,也随之一扫而空。

    石牧略一定神,还没来得及欣喜,再次面色一惊。

    只见整个空间通道再次剧烈震颤,这一次却比此前愈发猛烈,一道道丈许大小的裂缝此起彼伏。

    不过这次的波动,对于其而言,却没有产生丝毫影响,自己身处金光缭绕下,没有感受到丝毫的空间波动。

    而在接近光亮门洞前的那段距离,肉眼所及之处,却已是纵横交错的空间裂缝,并在剧烈震颤中,节节溃散起来。

    “不!”

    化身青色巨猿的苍猿王,身形几个晃动,想要从这些空间裂缝中闪身而过,结果还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就径直被数道突然窜出的空间乱流从体表横切而过,周身青光立刻一闪溃灭,整个人被横竖切成了七八块,鲜血四溢。

    就在此时,苍猿王一张口,一卷青色霞光从口中飞出,一把卷住头颅,朝前方疾驰而去。

    然而没飞出多远,一股仿佛可以碾压一切的恐怖空间挤压之力,瞬间席卷整个空间通道,立刻就将苍猿王头颅在内的数个尸块,碾压成了一团血雾。

    在石牧的目瞪口呆下,包裹其周身的金光突然一阵收敛,化为一道金光,只是一个闪动,石牧的身影就从这片虚空中消失不见。

    在金光包裹石牧的一瞬间,他就感到脑海中一阵迷糊,整个人悠悠荡荡地就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当其再度睁开眼睛时,却发现自己出现陷入了一个全新的梦境中。

    之所以是梦境,是因为他此刻无法动弹分毫,一如此前每一次入梦化身白猿时一般。

    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化身白猿,而是以自己人类之躯,出现在一片浩渺的星空之中,并虚空站立在一个土黄色的星球之外。

    这种感觉有些虚幻,但眼前的一切却十分真实。

    虽然只是遥遥远观,石牧却也能够感受大那颗土黄色星球的巨大,自己在这颗星球前,显得多么渺小,犹如浩瀚沙海中的一颗砂砾。

    这一刻,他心中震撼无比,但旋即心中又闪过一丝疑惑。

    这颗看似巨大无比的星球,并没有多少生气,显得有些死气沉沉,他甚至无法从中感受到什么天地灵气。(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