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五十一章 水族禁地
    “呵呵……怎么会……”

    苍猿王干笑了两声,走到黑色岛礁一侧,目光四下打量了一圈后,手掌一翻,手心中已经多了一件青濛濛的物件。

    那是一块椭圆形的青色令牌,材质介于玉石和晶石之间,令牌底端镌刻着犹如浪花般的纹饰,而浪花上面则刻着一座气势宏伟的水晶宫殿,工艺精湛。

    苍猿王单手握住令牌,口中默默吟诵起一段咒语。

    随着吟诵之声响起,那块令牌上开始亮起一道青色光芒,朝着苍猿王刚才抚摸过的地方照射而去。

    青色光芒照耀在黑色岛礁上,立即就被放大数倍,变成了一个长约十丈的巨大光柱,朝着波澜微漾的海面投射而去。

    “呼”的一声响起!

    光柱照射在海面上,原本平静的海面像是突然被一柄大刀切入,从光柱照射的地方开始翻滚着向两边缓缓分开,露出了一道直通海底深处的通道。

    “彩儿,你先进灵兽袋吧。”石牧望着前方出现的通道,心中一动,对彩儿说道。

    “石头,俺……”

    未等彩儿多少什么,石牧单手一拍腰间的灰色布袋,一卷灰色霞光一卷而出,便将彩儿收了进去。

    苍猿王回首〖∧长〖∧风〖∧文〖∧学,ww←w.cf≈wx.+t看了石牧一眼,随即转身向着通道走去,石牧略一沉吟,也紧跟着走了进去。

    这处海底通道的地面上晶莹剔透,犹如一阶阶人工制成的水晶阶梯一般,倾斜向下。

    水晶阶梯两侧,是汹涌翻滚着的水墙,被一层无形的壁障隔开,始终不见有一滴海水掉落下来,透过水幕甚至能够看到其中快速游动的海鱼。

    石牧看了一会,就将目光移了回来,跟随着苍猿王快步走了下去。

    然而,两人还未走下水晶阶梯,就看到前方气势汹汹的冲来了一队水族士兵,足有二十余人。

    那队水族士兵身上全都覆着银色鳞甲,手里拿着三叉戟,动作整齐划一,看起来训练有素,战力不俗。

    士兵中为首的,是一个一头蓝发的高大男子,身上穿着金色铠甲,腰间配着一柄红色战刀,看起来威武不凡。

    “来者何人,竟敢擅闯我族水族圣域?”蓝发男子朗声喝道,身后士兵纷纷手握长戟,指着石牧和苍猿王。

    “蒙图,你小子越长越像你父亲了。”苍猿王瞥了蓝发男子一眼,展颜笑道。

    “你认得家父?”蓝发男子面露一丝疑惑,丝毫没有放松警惕。

    “怎么,不认得伯父了?唉……也是,四百年前,你还是个孩子,怎么会记得我呢。”苍猿王叹了一口气,说道。

    说罢,苍猿王将之前那块椭圆形青色令牌再度拿了出来,令牌表面光芒一闪,同时身上的气息骤然增强起来。

    水晶阶梯上两侧的水墙顿时起了波澜,周围空间一阵剧烈摇晃,那一队水族士兵顿时身形不稳,一阵趔趄,只有站在最前方的蓝发男子身形巍然不动,兀自保持着镇定。

    这股波动只持续了两三息,便随着青色令牌表面的光芒敛去而停息下来,但那些水族士兵望向苍猿王的目光,却多了一丝惊惧之色。

    “您是……苍猿王伯父?”被苍猿王称为蒙图的蓝发男子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

    “没想到以前在伯父跟前玩闹的孩子,如今也已长这么大了。”苍猿王笑吟吟地点了点头,说道。

    “苍猿伯父,请恕小侄无礼。”蒙图一躬身说道。

    “无妨,我有要事找令尊蒙蛤,带我去见他吧。”苍猿王说道。

    “伯父,实在不凑巧,家父前些日子刚刚外出,此时并不在宫中。”蒙图说道。

    “不在……那你可知令尊什么时候能够归来?”苍猿王一怔,开口问道。

    “这个小侄也不清楚,家父走的时候颇为匆忙,似乎是有什么急事要去处理。苍猿伯父若不介意,不如便在这水晶宫中住上一段时间,让小侄一尽地主之谊。”蒙图这般说着,眼睛却在石牧身上扫过,眼神中满是警惕之色。

    苍猿王闻言,将目光投向了石牧,传音道:

    “石道友,这蒙蛤乃是海族的大长老,本王四百年前见他时,他就已经很少参与海族事务了,据说近百年来更是常年久居水晶宫中闭关不出。此番他竟出了水族圣域,怕是族中出了什么大事。如今距离一年之期尚有些时间,你看我们是否就在这里先等上一等,再作打算?”

    “前辈,实不相瞒,白猿老祖那死对头的一具分身已经来到蓝海星上,乃是一头天位层次的金色蛟龙,实力非同一般,我这一路行来,已与其交手数次,皆是九死一生。如今其一直紧追我不放,恐怕不日就会追上门来,届时我们再想离开蓝海星,可就难了。”石牧传音回道。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

    苍猿王心神巨震,但毕竟是成了精的人物,面上却是丝毫异色未露。

    “既然令尊不在,我们也不便在此叨扰,不知贤侄可否替令尊,帮伯父一个忙。”苍猿王不动声色地看向蒙图,说道。

    “伯父请讲,小侄若能办到,自然不会推辞。”蒙图迟疑了一下,说道。

    “那我也就不绕弯子了,伯父此次前来,是有急事,需要借用贵族古传送阵,和这位石道友一起离开蓝海星。不论需要花费多大代价,伯父都愿意承担,还请贤侄尽快帮忙安排一下。”苍猿王说道。

    “这……侄儿怕是要让伯父失望了。”蒙图一脸难色说道。

    “这是为何?”苍猿王皱眉问道。

    “并非小侄不肯,只是启动此阵的信物一直都由家父保管,没有信物谁也无法启用。”蒙图解释道。

    “那贤侄现在何处?本王亲自找他去把。”苍猿王似有些不悦的问道。

    “家父此番外出去了何处,小侄也不清楚。”蒙图眼神闪烁着说道。

    “呵呵,贤侄啊,伯父听闻你近些年来一直困于地阶初期,始终不能突破瓶颈,令尊似乎为此也颇为挂心呀。”苍猿王突然话锋一转数道。

    “小侄资质愚钝,让苍猿伯父挂心了。若是伯父不愿移步水晶宫小住,小侄也不便勉强。”蒙图脸色一变,如此说道,似乎在强压心中怒气。

    “呵呵,不知贤侄可曾听说过破境丹?”苍猿王笑着说道。

    蒙图闻言,眼神一动,虽然立刻就掩饰了过去,但这哪能躲过苍猿王的眼睛。

    “贤侄,说来也巧,伯父这里恰巧就有这么一枚破境丹。伯父年纪大了,此物对我已没什么用。你若是需要,伯父倒可以考虑……”苍猿王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目光再次看向蒙图。

    “这里没什么事了,你们先回去吧。”蒙图脸色终于一缓,挥了挥手对身后水族士兵说道。

    “是!”为首一名水族将领一拱手,随即带着身后士兵迅速退去。

    “苍猿伯父真的有破境丹?”待那队士兵走远,蒙图开口问道。

    苍猿王笑了笑,没有说话,手上华光一闪,拿出了一个白色瓷瓶,拔开瓶塞,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馨香从瓶口四溢而出。

    “苍猿伯父,你此话当真?”蒙图见状,脸上闪过一丝大喜之色,说道。

    “呵呵,本王这么一大把年纪,莫非还骗你这个小娃娃不成?”苍猿王笑道。

    “不瞒伯父,家父前端日子去了我族禁地。传送阵的信物确实在他身上,这一点我没有隐瞒。”蒙图目光灼灼地看着苍猿王手中的瓷瓶,开口说道。

    “哦,贵族禁地在哪里?”苍猿王问道。

    “此处出海向北约六百里,有一片乱流之海,那里常年海浪滔天,飓风流窜,海域中有一座黑礁小岛便是。其实,伯父要使用的古传送阵也在那片海域,离禁地不远。”蒙图不再隐瞒,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苍猿王闻言,一挥手,那个瓷瓶便落在了蒙图手中。

    “呵呵,祝贤侄早日突破瓶颈,伯父这就告辞了。”说罢,苍猿王头也不回的走上台阶。

    走出海面,石牧和苍猿王再次上了青翼飞车,凌空飞起。

    “此次让前辈破费了。”石牧道。

    “没什么,这些本来就是本王备下的筹码,只是提前用了罢了。”苍猿王冷冷说道,显然对石牧之前隐瞒金蛟的事情有些不快。

    石牧也不在说什么,两人沉默着朝着海族禁地飞去。

    ……

    一座黑色海岛耸立在海面,周围波涛汹涌,半空之中也是乌云密布。

    此处天地灵气波动极为剧烈,海岛散发出一股巨大吸力,将周围的天地元气尽数吞噬进去,剧烈的灵气波动,造就了此处诡异的气候现象。

    这里正是东海水族禁地,周围数十里范围内,都被水族大军层层看护了起来,密不透风。

    海岛西南某处海域,一队水族士兵正在例行巡逻。

    就在此刻,一道青色光芒迅疾无比从远处飞射而来,很快到了近处。

    “有情况,戒备!”

    一个领队模样的水族大汉脸色一变,大喝出声。

    他身后的水族纷纷拔出武器,在水族大汉的带领下,迎了上去。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此处是我水族禁地,还请止步!”海族大汉感受到来人气息,便知对方实力远在自己之上,不过也并未畏惧,大喝呵斥道。

    青色遁光慢慢停下,现出一辆青翼飞车,上面并肩站着两人,一老一少,正是苍猿和石牧。

    “古传送阵就在这附近了,此处既然是海族禁地,我们还是不要硬闯的好。”苍猿王先没有理会海族大汉,对石牧说道。

    石牧此刻神情有些异样,看向远处黑色海岛,眼神有些闪烁。

    “石道友,怎么了?”苍猿王看到石牧不语,不由得问道。

    “哦,没什么,就按照苍猿王前辈所言吧。”石牧身体微震,随即反应了过来,摇了摇头说道。

    越是靠近黑色海岛,他体内白猿精血竟然越发蠢蠢欲动,似乎那海岛之上有什么他东西吸引体内精血一般。

    不光是精血,石牧背后的陨铁刀棍也微微颤动,隐隐有朝着海岛飞去的感觉。

    苍猿王目光一动,朝着黑色海岛方向看去,以他天位修为,自然也感应岛屿周围天地灵气的异样。

    “两位前辈,请问你们是何人,来到我海族禁地有何事情?”海族大汉脸色有些涨红,沉声说道。

    石牧二人直接无视他,自顾自聊了起来,让他心中愤怒,不过石牧两人实力远在他之上,只能强忍怒气。

    “我们是什么人,你不用管,我二人此番有事要拜访你们海族的蒙蛤大长老,你拿着这东西去通传一下。”苍猿王取出一块青色令牌,语气淡淡的吩咐道。

    “前辈如何知道我族大长老在这里?”海族大汉并未接下令牌,问道。

    苍猿王脸色一冷,他乃是天位存在,在西贺大陆一贯都是受人尊崇,此刻竟然被一个实力不过先天的海族冷落。

    一股庞大无比的气息从苍猿王身上散发而出,笼罩在了海族大汉一行人身上。

    海族大汉脸色大变,身体蹬蹬蹬连退几步,嘴角已经流出一缕鲜血。

    “苍猿王前辈不必动气,这种无知小辈何必理会。”石牧目光一动,伸手拦了一下苍猿王。

    苍猿王看了石牧一眼,收敛了身上的威压。

    海族大汉脸色一松,身体几乎瘫软。

    就在此刻,一道蓝光从黑色岛屿方向飞射而来,很快到了近处,一闪现出一个蓝袍少女的身影。

    石牧一怔,此人赫然正是香珠。

    “石大哥,真的是你!”香珠目光看向石牧,惊喜道。

    “香珠姑娘,久违了。”石牧上下打量了香珠一眼,脸上露出一丝诧异。

    香珠此刻已然成为了一名月阶术士,且似乎已达到弦月境,进步可谓神速。

    “我刚刚感应到那颗本命蚌珠的气息,便猜到可能是你,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你这些年去了哪里?我多方探查,也找不到你的踪迹?”香珠兴奋的说道。

    “石道友,想不到你交友如此广泛,在东海水族之中也存有红颜知己。”苍猿王嘿嘿笑道。

    香珠闻言,脸色微红,散发出一股惊人媚意,石牧心神也为之一跳。

    她此刻才注意到苍猿王,微一感应苍猿王的气息,脸色顿时一变。

    “前辈说笑了,这位是香珠姑娘,乃是海族圣女,当年在下在东洲半岛是认识的旧识。”石牧干咳了一声,说道。

    苍猿王呵呵一笑,没有再说话。

    石牧正要开口再说些什么,又一道蓝光从黑色岛屿方向飞来,落到了近处,现出一个蓝袍宫装美妇。

    宫装美妇目光落在苍猿王身上,脸色一变,开口问道:

    “敢问前辈名号,来到我海族禁地,有何事情?”

    “本座苍猿王,和你们海族的蒙蛤大长老有过数面之缘,今日来拜访他,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和他商议。”苍猿王说着,取出一枚椭圆形的青色令牌。

    “原来是大长老旧识,前辈请随我来。”宫装美妇目光在青色令牌上一扫,神色一动的说道。

    苍猿王迈步往前走去,石牧正要也跟去,宫装美妇秀眉一皱,伸手拦住石牧,沉声说道:

    “阁下是什么人,看你的样子,是人族修士吧,立刻离开我海族领域,看在你和苍猿王前辈同行的份上,我可以不追究你擅闯海族禁地的罪过!”

    石牧闻言一怔,停下了脚步。

    “师尊,他是我和您提过的那个石牧,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且在蛮族的勇士之门秘境中,也曾多次帮过我。”香珠连忙说道。

    “什么!”宫装美妇闻言脸色一变,上下打量了石牧两眼。

    “哼!人族狡猾无比,毫无诚信可言,猎杀我们海族同胞无数,早已是我海族的死敌,以后决不允许你再和此人往来!”宫装美妇寒声说道。

    石牧心中苦笑,看来这些年半岛三国七宗和海族的关系越发恶劣,已经水火不容。

    “师尊,石大哥早已经不是半岛七宗的修士,已经被他们驱逐出了门派,而且他从来没有对我们海族出过手,此事我可以保证!”香珠俏脸一急,急忙说道。

    宫装美妇听闻此话,脸色稍缓。

    “这位道友,在下这些年不在东洲半岛,一直在西贺大陆,此番跟随苍猿王前辈,是有一事相求,并非有意擅闯海族禁地。”石牧说道。

    “哼,就算如此,你乃是人族,决不允许你再靠近我族禁地半步,看在苍猿王前辈的面子上,你就留在此处吧。”宫装美妇冷冷说道。

    石牧眉头一皱,心中有些不耐。

    海族之中,那个大长老听苍猿王说是天位存在,其他不过是些地阶,以他此刻的实力,就是硬闯也绝无人能拦得住他。

    不过古传送阵掌握在海族手中,此刻还不能翻脸。

    他抬头看向苍猿王,后者眉头一皱,正要开口说什么。

    就在此刻,一道黑色水光从黑色岛屿飞射而来,速度远在香珠和宫装美妇之上,几个呼吸便到了近处。

    苍猿王脸色微变,神情凝重了起来。

    “天位存在……”石牧感受到遁光中散发出的气息,心中微惊。

    黑光一闪,现出一个黑袍老者,容貌清癯,颏下疏疏朗朗一丛花白长须,垂在胸前。

    “苍猿道友,多年未见,想不到你竟然会到我东海海族这个偏僻之地。”黑袍老者看向苍猿王,说道。

    “蒙蛤兄,多年未见,你修为又有大进,已经到了天位中阶,可喜可贺!”苍猿王呵呵一笑,说道。

    “好了,不必刻意恭维老夫,当年之事,还没有结论,你此刻过来找我,有何事情?”蒙蛤哼了一声,说道。

    苍猿王淡淡一笑,目光看向宫装美妇和香珠,没有说话。

    “你们都退下吧。”蒙蛤看了宫装美妇和香珠一眼,说道。

    “是。”宫装美妇想蒙蛤行了一礼,拉着香珠朝着黑色岛屿飞去。

    蓝袍大汉等巡逻的海族,也行了一礼后立刻离开。

    香珠被宫装美妇拉走,回首不时看向石牧,其中似乎蕴含了千言万语。

    她似乎顾忌到周围场合,欲言又止。

    石牧叹了口气,硬下心肠,低头避开了香珠的视线。

    “这个人族是你带来的,是否也回避一下?”蒙蛤指了指石牧,说道。

    “不必了,此事他也包括在内。”苍猿王一挥手,张开一个青色结界,将三人笼罩在了里面。

    蒙蛤花白眉毛一动,没有再多说什么。

    “蒙蛤兄,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们二人此番来此,是想借用一下此处的古传送阵,离开蓝海星。”苍猿王开口说道。

    “什么!你要离开蓝海星?”蒙蛤脸色一变。

    “是的。”苍猿王点头。

    “据我所知,你当年可是奉了白猿王之命,常驻凌天峰,此刻竟然要离开蓝海星,是打算违背当日的誓言吗?”蒙蛤目光闪烁,说道。

    “我也是迫不得已。”苍猿王叹了口气,说着挥手取出一块黑色牌子,扔给了蒙蛤。

    石牧神情一动,那黑色牌子上用银色条纹,刻画了一个形似乌龟的图案,不过并未散发出灵气波动,似乎是一个寻常之物。

    蒙蛤目光一闪,接过黑色牌子,检查了一下,点了点头。

    “既然有信物在此,我自然会为你开启古传送阵,不过这位人族的道友,你便不行了。看在香珠和苍猿王的面子上,我可以答应带你一同前往传送阵,但是传送需要的星石,你需要自备。”蒙蛤看向石牧,说道。

    石牧目光一动,挥手取出一小块星石,递给了蒙蛤。

    这个情况,苍猿王事先已经和石牧说过了,星石早已备好。

    “哦,竟然早已准备好了星石,既如此,你们便随我来吧。”蒙蛤接过石牧的星石,点了点头。

    他对石牧似乎没有宫装女子那般恨意,让石牧有些惊讶。

    “实力一旦达到天位境界,目光自然不会局限于狭隘的种族观念,石道友不必担心身份问题。”石牧耳中想起苍猿王的声音。

    石牧点了点头,心中松了口气。

    一行三人朝着黑色岛屿东面飞去,来到一片海域上空。

    此处距离黑色岛屿更进了,天地元气的波动更加剧烈。

    石牧面色不变,但是体内精血蠢动的越发剧烈,身上的陨铁刀棍轻轻颤动,散发出一股热气。

    若不是他小心隐藏,几乎便被苍猿王和蒙蛤察觉。

    “蒙长老,那黑色岛屿是怎么回事?竟然使得天地元气这般异动?”石牧目光朝着黑色岛屿看了一眼,语气有些好奇的问道。

    苍猿王脸上也露出一丝好奇。

    “此事和阁下无关,两位还是不要追问我海族秘密为好。”蒙蛤看了石牧一眼,说道。

    石牧讪讪一笑,没有再问。

    “走吧,传送阵在海底,两位随我来。”蒙蛤身形朝着海面飞去,石牧和苍猿王跟上。

    三人飞入海底,滚滚海水压迫了过来,可能是靠近黑色岛屿的缘故,海水中蕴含了不少天地灵力,比寻常海水重了十倍不止。

    海水剧烈翻滚,一股股大力袭来,以三人的实力,身体也被冲的晃动了起来。

    蒙蛤身为海族,身上光芒一闪,便稳住身体,任凭周围海水激荡,自身岿然不动。

    石牧二人虽然不是海族,但是区区避水之术自然难不倒二人。

    石牧微一运转图腾之力,身上浮现出黑色光华,整个人恍如游鱼,周围的海水一碰到他的身体,自动滑了过去。

    苍猿王身上亮起一阵青光,轻易隔开了海水。

    “哦,原来你不是单纯的人族,竟然还懂得蛮族的图腾术。”蒙蛤看了石牧一眼,有些诧异的说道。

    “雕虫小技而已,让大长老见笑了。”石牧说道。

    蒙蛤嘿嘿笑了一下,不知是嘲讽还是钦佩,身形一动,朝着海底而去,石牧二人自然跟上。

    此处海水深的诡异,以三人的速度,也花了一会才到底。

    石牧脸色微变,之间海底赫然坐落了一处巨大宫殿。

    宫殿面积颇大,足有二三十亩,通体用青色玉石般的材料建成,散发出阵阵青光,在海底闪闪发光,耀眼夺目,周围海鱼游曳,散发出和陆地迥异的美丽。

    巨大宫殿被一个青色半球型的光幕笼罩,应该是一处防护法阵。

    石牧目光忽的一凝,透过青色光幕能够看到宫殿中央位置有一处圆形广场,广场中央的一个类似祭坛的顶端散发出灼灼白光,凝聚成一座巨大白色法阵。

    虽然隔着光幕,但是也能感应到阵法散发出的强大波动。

    “不错,那里就是星际传送法阵。”苍猿王的声音在石牧耳边响起。

    “走吧。”蒙蛤说了一句,翻手取出一面青色令牌,一道青光从上面飞射而出,没入宫殿周围的青色光幕中。

    青色光幕顿时离开一道缝隙,他飞遁而去。

    石牧看向苍猿王,眼中带着垂询之意。

    “无妨。”苍猿王嘴唇微动,传音说道,随即身形一动,飞入了光幕之中。

    石牧也只要跟上,飞了进去。

    一进入光幕,外面的海水压力顿时消失无踪。

    石牧脸色微变,光幕之中天地灵气极为浓郁,比起西贺大陆灵脉最盛之处都要强上不少。

    “原来如此,我说蒙蛤兄修为进展如此之快,原来此处天地灵气竟然如此浓郁,在此修炼,自然事半功倍。”苍猿王目光一闪,笑道。

    蒙蛤嘿嘿一笑,没有说什么,带着二人来到宫殿中央的广场祭坛。

    石牧脸色微变,刚刚在远处没有细看,此刻来到近处,祭坛上的传送法阵果然浩大。

    光是阵法面积便足有一二十丈,阵法周围耸立了十八根龙型石柱,呈现出苍青色,但是看不出质地。

    每根石柱上盘绕这一条长龙,龙嘴中各自吐出一道白光,注入到阵法之中。

    “咦,整座法阵竟然没有灵石维持,还能运转?”石牧目光在法阵周围看了几眼,诧异的说道。

    “这星际传送阵需要灵力浩大无比,不管什么灵石都无法维持的,当初布置此传送阵的高人施展大法力,将周围海域的灵脉强行移动汇聚到了这十八盘龙柱中,以地脉灵力维持阵法运转。”苍猿王解释道。

    石牧恍然,难怪此处的天地灵气如此浓郁。

    同时他心中也惊骇不已,布置此星际传送阵法的人竟然能强行移动灵脉,修为不知是何等高强。

    “哼,废话少说,你们既然要离开蓝海星,就站到阵法中去,我这便启动法阵。”蒙蛤冷冷说道。

    苍猿王笑了一声,也不以为意,拉着石牧站到了法阵之中。

    蒙蛤走到十八根盘龙柱中间,口中诵念咒语,挥手打出一道光芒。

    地面响起一阵咔咔之声,片刻之后一个黑色石台缓缓升起。

    蒙蛤从怀中取出两块星石,放在了石台上,口中诵念咒语,一道道法诀从他手中飞出,融入到了石台上。

    黑色石台上慢慢亮起白色光芒,将上面的两块星石笼罩住。

    咔嚓!

    两块星石应声碎裂,化为一片星屑般的光芒,融入到了星际传送法阵中。

    一个盘龙柱上亮起刺目白光,仿佛点燃了一个巨大火炬。

    下一刻,旁边的一个盘龙柱上也亮起刺目白光。

    白光从一个石柱流到另一个石柱,很快,十八根石柱有半数以上被点亮。

    石牧二人脚下的传送法阵嗡嗡运转起来,越来越强烈。

    石牧心中一松,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

    只需再有片刻,他便能离开蓝海星,便不用担心金色蛟龙的追杀了。

    不过就在此刻,一声洞穿青云的长啸突然响起。

    远处一点金光蓦然出现,瞬间放大了几分,以一个可怕的速度,朝着这里飞奔而来。

    石牧脸色一变,虽然还未曾看清对方的面目,但是这可怕的速度和震人心魄的咆哮,只有金色蛟龙才有。

    苍猿王和蒙蛤自然也听到了啸声,脸色都是一变,朝着金光看去。

    “石兄,难道这就是你说的……”苍猿王脸色一变,传音询问石牧。

    石牧脸色难看,点了点头。

    两人说话的眨眼功夫,金光又放大了几分,隐隐能看到一个金色人影。

    石牧脸色大急,目光看向周围的盘龙柱。

    还有六个石柱没能点亮,尽数点亮之后,应该就是法阵启动之时,不过看金色蛟龙的速度,完全会在法阵启动前赶到。

    “什么东西?”蒙蛤眉头紧皱,目光看向飞驰而来的金色光芒。

    石牧心中大急,忽的一咬牙,身上金光大放,体内真气法力尽数全力运转,体表浮现出金色鳞片。

    一股庞大气息从石牧身上散发而出,无限接近天位境界。

    苍猿王和蒙蛤脸色都是一变。

    石牧体内真气运转,原本已经在蠢蠢欲动的精血骤然沸腾。

    他也没有在意,挥手拔出背上陨铁刀棍,刺目的黑光从上面散发而出。

    “苍猿王前辈,你我联手,挡住此龙直到阵法开启!”石牧沉声喝道。

    苍猿王目光一闪,点了点头,手中青光一闪,多出一根青色长棍,散发出惊人的威压,赫然是一件法宝。

    金色光芒此刻更放大了几分,一股恐怖威压笼罩而至。

    蒙蛤和苍猿王脸色都是一变。

    “人族小子,苍猿道友,这东西是来追你们二人的?”蒙蛤豁然转头,看向石牧二人,喝道。

    石牧二人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远处飞射而来的金光附近的空间骤然剧烈波动,金光赫然一闪消失无踪。

    眼见此景,三人脸色都是一变。

    下一刻,祭坛附近的虚空一闪,一个散发出刺目金光的人影浮现而出,正是敖祖。

    “想逃走!休想!”敖祖眼睛一扫,立刻发现了石牧的意图,大吼一声,身上金光再次大放,化作一条金色蛟龙,朝着传送法阵扑来。

    “拦住他!”石牧大吼一声,身上赤色光芒大放,左手燃起白色火焰,融入体内红光之中。

    他挥动手中刀棍,一道宏大刀芒,一道粗大棒影朝着金色蛟龙打去。

    苍猿王也低吼一声,手中青色长棍法宝光芒大放,竟然迎风涨大了十倍。

    他手臂一动,数十道粗大青色棒影浮现,潮水般朝着金色蛟龙打去,气势比起石牧要大得多。

    轰隆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金色蛟龙巨大的身躯大震,竟然被震退开来。

    石牧和苍猿王脸色也是一变脚下蹬蹬蹬连退了七八步,这才站稳身体。

    苍猿王脸上露出一丝骇然,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石牧一眼。

    石牧竟然在这样恐怖的存在手中逃走?

    金色蛟龙身上金光一闪,立刻便稳住身体,目光看向传送法阵周围的盘龙石柱。

    此刻只有三根石柱没有点亮。

    金色蛟龙大吼一声,大口一张,一团金光流星般飞出,直奔星际传送的一角。

    与此同时,它头顶独角金光大放,一道刺目金光飞出,刺向法阵的另一边。

    只要毁了法阵,石牧便是它的囊中之物。(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