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四十五章 穷追不舍
    石牧见此,心中暗暗叫苦。

    他连忙收起青翼飞车,法决一催,再次施展巨大化火翼,一扇之下,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处,在空中留下一道模糊的火焰残影。

    “嗷……”

    远处天边,金蛟巨大身形破空而至,发出一声怒吼。

    其本以为石牧已经力竭,没想到在最后关头却再次施展秘术逃脱,顿时让其怒不可遏。

    但紧接着,其身上爆发出一团金光,飞速追了上去。

    海面上空,一道赤白相间的遁光飞速前进,一道金黄光芒在后方紧追不舍,二者你追我赶,犹如孤星赶月一般。

    在此期间,前方的遁光忽快忽慢,快时速度惊人无比,近乎瞬移,可以快速拉开与后方金光的距离,但慢时,却远远不如后方的金色遁光。

    结果二者追逐了整整三日,之间的距离却并没有改变多少,石牧没能甩脱金蛟,金蛟也未能追上石牧。

    然而此时石牧心里,却是有苦说不出。

    他通过巨大化火翼和青翼飞车之间的巧妙切换,勉强维持着这一僵持局面,但其身上的恢复丹药早已消耗一空,上品灵石也已所剩无几。

    由于其一只手需要掐诀控制火翼,另一只手则需要提供白焰之力,无法边飞行边补充法力,因此若没有上品灵石的灵力补充,光靠中品灵石话,根本无法在乘坐青翼飞车的这短暂时间里,恢复足够的真气。

    如今其身上所剩的三四枚上品灵石,恐怕只能再勉强维持半日了。

    就在此时,石牧神色一动,座下青翼飞车的飞行速度不由得减慢了几分。

    前方海域上方风浪渐大,似有异象发生。

    其双目金光一闪,遥遥望去,就看到在数百里之外的海面上,一片连绵足有百里的乌黑云墙,正在朝自己这里逼近过来。

    石牧先是一惊,但念头电转下,继而大喜。

    他顾不得节省灵石,手心一道红光亮起,将其中一块上品灵石的灵力快速吸纳。

    当那块灵石变成灰白色的一霎,石牧背后的巨大火翼猛地伸展开来,速度立刻暴涨。

    他单手一挥的收起青翼飞车,随后整个人化为一道赤红火光,向着那片巨大的黑色云墙飞去。

    距离黑色云墙还有三四里,石牧耳中就已经传来滚滚雷声。

    遥遥望去,只见黑色云墙之中浓云翻滚,如同一块遮天的黑色幕布,连天接地,而其中不时亮起的狭长电光,则像一把巨大的银色剪刀,将这黑幕剪切得四分五裂。

    石牧没做丝毫停顿,背后火翅一扇,赤红身影便一头冲进了云墙之中。

    电闪雷鸣声大作!

    其刚一进入云墙之中,漫天的雨幕就在劲风的吹刮下狠狠地砸来,呼啸之声不绝于耳,一股股飓风,仿佛蛟龙般的在远近各处游走不已。

    石牧双目金光流转下,背后火翅舞动下,身形刚想要移动,但旋即双翅一收,身形忙不迭的倒退而出。

    “轰”的一声巨响!

    一道巨大的闪电当空劈下,直接炸裂在石牧之前所处位置,银色的光芒照得他的脸色一白,身上立即起了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

    石牧定了定神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双目金光一闪,透过重重雨幕望向云墙中心。

    只见云墙越往中心积云越厚,风力也就越足,而其间夹杂的闪电也就越愈发粗壮频繁。

    而在云墙的最中心处,却是一个直径约莫二三十丈左右的巨大空间,内里风平浪静,不仅没有雷电,更连暴雨和劲风都没有。

    “风暴眼!”

    石牧双目瞳孔一缩,背后双翅鼓动,上下翻飞,一边小心的躲避着那些落下的巨大雷电,一边穿过云墙雨幕,往中心赶去……

    “轰!”

    又是一声雷响,刚刚冲入雨幕中的金色蛟龙,就被一道闪电直接劈中背部,身上冒起了一股细微的青烟。

    以那道闪电的威力,还不足以伤害到其肉身,甚至连其表面的金鳞都无法破坏。

    但若继续往云墙中心行去,那些越来越粗壮的闪电,就是他这个天位强者也不得不正视了。

    金色蛟龙在空中绕了一圈,身上亮起一道金光,十余丈长的身子骤然缩短,变成了一个身穿金袍的中年男子。

    其目光往前方扫了一眼,口中冷哼一声,随即双手法决一催,无数金光从体表狂涌而出,形成一层半透明的金色护罩。

    随后整个人化为一道金光,直接朝前方冲去。

    ……

    一炷香后,石牧终于从云墙中穿了出来,来到了中心的空洞区域。

    此刻的石牧衣袍多处裂开,露出焦黑的皮肤,整个人看起来颇为狼狈,不过眉宇间却闪过一丝欣喜。

    这里颇为平静,与四周呼啸的狂风暴雨大相径庭。

    四周的黑色云墙将此地围成了一个二三十丈大小的圆柱形空间,下方直接连接着波涛汹涌的海面。

    石牧四下略一观察,从怀里摸出五道紫色符箓,往空中一扬,双手在胸前快速交叠掐动着法诀,然后指端飞快的指向那五道符箓。

    五道符箓如同被一道无形的线所牵引,分散飞向五个方向,轻轻浮在与黑色云墙相接的海面上。

    石牧深深回望了一眼自己来时的方向,而后背后双翅一扇,整个人再度冲入前方云墙。

    其离开后没多久,只听“呼啦”一声,金蛟敖祖也从石牧来时的那片云墙区域中冲了出来。

    他由于周身金光护体,身体自然没有受到影响,只是脸色并不怎么好看。

    “哼,看你还往哪里跑!”

    敖祖目光金光一闪,正想冲入前方云墙时,突然感到身侧有一丝细微的灵力波动,下意识地便递出了一掌。

    “嘭”

    一声并不算太大的声音响起,石牧留在那处的紫色符箓被金蛟的掌印轰得粉碎,一道细小的电芒从中窜出,一闪而灭。

    “嘭嘭嘭嘭”

    又是四声闷响接连响起,散落在另外四处的符箓纷纷炸裂,又有四道细小电芒窜出,同样一闪而灭。

    这几道符箓名为“引雷符”,是石牧在《乾天符经》上学来的普通中阶符箓,练习时候随意画了五张而已。

    这种符箓若是放在平时,必须得在雷雨天气里才能使用,使用条件苛刻不说,招引而来的闪电一般威力也不会太大,故而显得有些鸡肋。

    然而在此时此刻的环境下,这小小的引雷符,却可算是如鱼得水。

    已经来到云墙之外的石牧,蓦然回头向云墙中心望去。

    只见云墙中浓云翻滚的速度突然暴涨,原本直径十丈的空洞骤然缩小,片刻之后就已经不足五丈,周围一道道粗壮的雷电翻滚着朝中心挪动而去。

    “轰”一声雷鸣!

    终于第一道闪电在空洞中心炸裂,紧接着就像连锁反应一般,第二道,第三道……

    紧接着,一道道闪电都像发疯了一般涌向中间风暴眼处,在其中肆意轰炸。

    石牧见此,嘴角露出一丝会心微笑。

    匆匆看了几眼后,便转身展翅,朝风暴边缘处飞去了。

    “嗷!”

    石牧离开一刻钟后,被黑色云墙遮蔽的海域中响起一声龙吟。

    下一刻,一条十余丈长短的金色蛟龙就从云墙中央处突然冲出,跃入空中,其周身金鳞碎裂,表面护体光幕震颤不已,模样颇为狼狈。

    ……

    一日后。

    东海深处无名海域,劲风呼啸,海涛如山,汹涌翻滚,发出闷雷般的巨响,一浪接着一浪。

    一道红白两色流光出现在天边,划天而过,闪了几闪便到了近处,落在一处黑色海礁上,现出一个青年身影,正是石牧。

    石牧脸色苍白,背后巨大火翼光芒一闪,飞快缩回体内,大口喘息。

    他目光向着来时方向看了一眼,似乎稍稍松了口气,翻手取出一块上品灵石,握在手中恢复起来。

    前一日,他利用海上风暴再一次将金色蛟龙甩在了后方,但此举虽让对方吃了个大亏,却终究无法让对方放弃追杀自己。

    然而如今的他体内真气几乎耗尽,身上的最后一块上品灵石,也即将耗尽,但距离与苍猿王所约定的岛屿,起码还要飞上两三日才能抵达。

    石牧心中焦躁,甚至有种穷途末路之感,不过却也无可奈何。

    能用的法子,这几天他已经都用了,但是根本无法甩掉对方。

    就在此刻,前方海域中忽然传来一阵低沉的吼声,声音低沉,但是周围的涛涛海浪也无法阻断那吼声。

    石牧眉梢一挑,身形化为一道黑影,朝着吼声传来方向而去。

    这一片海域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黑色海礁,有的足有一二十丈高,恍如小山一般。

    石牧悄无声息落在一座小山般的礁石上,朝着前面望去,脸色为之一变。

    前方视野变得开阔起来,只见前方海面翻涌,赫然形成无数大大小小的漩涡,海面仿佛沸腾的水一般,到处飘荡着淡淡的白色雾气。

    在漩涡雾气中,不时冒出一个个巨大黑色的海兽头颅,朝着天空喷出一道道水柱。

    这些海兽体型颇为巨大,足有七八丈长,头颅看起来蛤蟆一般,皮肤黝黑,疙疙瘩瘩的很是丑陋。

    “蟾豚兽!”石牧脸色微变。

    这蟾豚兽是一种非常罕见的海兽,他也只是在一些野史典籍上看到过相关记载,据说在西贺大陆附近的海域也几乎绝迹了,没想到却在这里遇到。

    这种海兽是比较罕见的群居海兽,性情异常暴虐,体内孕育有一种特殊的毒囊,毒性极为强烈,连修为高深的武者也抵御不住,称得上是见血封喉。(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