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四十三章 血洗
    曲东城是陆山王朝东部一座中等规模的城池,人口数量约莫二十万上下。

    由于地处交通要隘,且临河背山,风调雨顺,故而城中百姓一直安居乐业,无论何时城中也总是一派热闹景致。

    然而此时,曲东城中数条原本热闹的街道上却是人丁寥寥,商铺也关闭了大半,只有少数几家还在开门营业。

    城门口处,两个守城老卒,手里拄着两根长矛,神色不安地东张西望。

    “老黄,听说没,最近一连有四座城池莫名其妙成为空城,城内之人一夜之间,消失不见了……”一个弓着背的老卒对另一个老卒说道。

    “哪里是失踪那么简单?老李呀,我可是听人说,那四座城里的人,可全都被魔头吃了呢!”被称作老黄的老卒四下张望一眼,神秘兮兮的说道。

    那老李闻言,大吃一惊,道:

    “魔头?你……你是说真的?这****的刘太守,怪不得昨日连夜就带着夫人小妾出城了,城中的一些有钱人今天也走了不少。前日出事的定阿城离我们这里最近,咱们老哥俩守在这儿,会不会……”

    “嘘,可不要胡说。”老黄连忙打断老李,没有让他说出后面的话。

    “我们要不要赶紧▲长▲风▲文▲学,w≦ww.cf≤wx.n≤et回去收拾收拾……”老李道。

    “唉……其实要我说,要是那魔头真来了,躲到哪儿也躲不过去,那几座城池可是隔了老远,还不是几天工夫都出事了。与其颠沛流离,不如在城中听天由命吧。”老黄摇了摇头,如此说道。

    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一团不知从哪里飘来的巨大阴云,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曲东城楼上空。

    这片阴云大的出奇,一眼望去,近乎望不到边,眨眼间,整座曲东城就变得昏暗无比,犹如黑夜降临。

    “这****的天气,咋的说变就变?”

    老李嘴里不满的嘀咕了一声,拄着长矛往外走了几步,想抬头看看天色,可这一看,就把这个守城老卒惊得嘴巴大张,半天说不出话来。

    只见曲东城楼上方,那团原本看起来只是有些巨大的阴云之中,突然浮现出一道道诡异的血色光芒,并剧烈翻滚起来。

    整片巨大阴云就这么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变得殷红似血起来,如同一大团火烧云。

    诡异的红光将原本昏暗无光的曲东城,映得通红一片,显得诡异万分。

    “老黄,你……你快看……”老李刚刚反应过来,想要回头招呼老黄。

    其话未说完,上方阴云中间某处,“唰”的一下,亮起了两个灯笼大小的金色光团,从中透射出两道如有实质的金色光芒,并蓦然大亮了一下。

    下一刻,一团团血色雾气从巨大血色阴云中窜出,在空中被微风一吹,立即化作无数缕细小无比的血色薄烟,如春风细雨般飘洒入整座曲东城中,分散到了城中各处。

    城门口一缕血烟飞快窜入老李鼻中,其身形一顿,接着周身肌肤瞬间变得红彤彤一片,随后一身皮肉飞快开始溃烂,并化为一团模糊的血肉从骨架子上剥离出来,朝上方升起,而地面上只留下了一副洁白的枯骨。

    “老李,你……”

    弓背的老黄惊呼一声,但紧接一缕血烟窜入其鼻中,紧接着,其周身血肉也如老李一般,迅速变红剥离骨骼,化为一团血肉漂浮起来。

    随着这些血色薄烟落入城中,一团接着一团的血肉从城中各处飘荡而起,密密麻麻,足有成千上万。

    与此同时,笼罩曲东城的那团巨大血云中间,一阵剧烈翻滚下,浮现出一个硕大无比的血色漩涡,中间漆黑无比,一股无形吸力就从中一卷而出。

    那一团团悬浮城池上空的模糊血肉,当即在这股无形吸力作用下,纷纷飘入漩涡中央的黑洞中,一闪而逝,无声无息。

    “何方妖孽,在此作祟?”

    就在此时,城外不远处,数辆三四丈大小的赤色飞舟呼啸而至,为首一辆飞舟上,一个身着褐色道袍的老者大声怒喝道。

    每一艘赤色飞舟上,都站着七八名同样身穿道袍的青年道士,望着前方情形,面色各异。

    他们是这曲东城附近最大的宗门“青林观”的道士,乃是通天仙教的一个旁支,此刻看到空中出现异样,连忙赶了过来,结果半空中便看到了这骇人的一幕。

    此时,整座城中上空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之气,白惨惨的骸骨在城中各处堆积如山,仍有一团团模糊血肉升空而起,并被吸入血色阴云之中。

    “布囚魔阵!”

    褐袍老者眦目欲裂,大吼一声,身形从赤色飞车上飞起,双手并指如剑,向那半空中的血云一指。

    只见其背后一道灰色剑光冲天而起,爆发出一声清越长鸣,一颤之下,就化为数十口灰色飞剑,然后在嗡鸣声中,幻化出数以百计的灰色剑光,铺天盖地的朝那团血云狂斩而去。

    其身后那些青年弟子见状,在各自为首的先天弟子催动下,赤色飞舟分散而开,这些人手中纷纷掏出阵旗阵盘,似要开始布阵。

    然而下一刻,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褐袍老者放出的数百道凛冽的灰色剑光,在触及半空中那团巨大血云之时,却没有遇到丝毫阻碍,纷纷如泥牛入海般,直接没入其中,没有激起一丝波澜。

    褐袍老者大惊失色,未等其作出什么举动,血云中传出“嗤嗤”两声。

    却是两道血色雾箭从血色阴云中飞射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褐袍老者飞来,如瞬移一般,飞快没入其体内。

    那褐袍老者身子就突然一僵,面色一阵红白交替起来,浑身微颤,丝毫动弹不得。

    “墨长老!”

    其他青林观中弟子见状,纷纷惊呼出声。

    “……快……快走……”

    结果褐袍老者只从牙缝间挤出了两个字,接着脸部变得通红一片,继而周身溃烂,化为一滩模糊血肉,从领口处窜出,朝半空中的血云漩涡飞去,只剩下一具褐袍包裹的白骨从半空中落下。

    这一幕,让周围的青林观年轻道士们面色骇然,心神大乱!

    那褐袍老者看似普通,实则是观中三名地阶长老之一,功法超群,平日里嫉恶如仇,深得这些弟子们崇敬,结果与这团血云相抗,竟不是一合之敌!

    事实上,这片巨大血云一路经过的数座城池中,也不乏有一些底蕴深厚的宗门世家与之抗衡,但最终都只有一个结果,就是如同那褐袍老者一般,化为一团血肉,被其吞噬。

    傍晚时分,曲东城之中,再也没有任何一个活物的身影了,除了城内各处堆砌着大小不一的累累白骨外,城外也有数十堆褐袍包裹的散乱骸骨。

    上方的血色漩涡早已不见踪影,巨大血云也并未就此离去,只是比初来时显得更鲜红稠密了一些,并剧烈翻滚起来,其中可见一堆堆碎肉夹杂着鲜血。

    这些夹杂着血肉的血雾在翻滚中交织缠绕,拧成了一条条血色麻绳,再彼此纠结缠绕成更加粗壮的血绳。

    随着一股股粗壮血绳不断缠绕,不断扭结,最终形成了一条水缸粗细十丈余长的血色长蛇。

    那长蛇从外观来看,与一条刚刚剥去外皮的巨蟒十分相似,身上凝出的殷红血珠,看起来似乎随时就要凝聚成线淌落在地上,却始终没有的落下。

    在那条血色长蛇头部,长着两个如同灯笼大小的金色眼睛,里面金光流转,却看不到多少生气。

    就在这时,那双死气沉沉的金色眼睛中,突然亮了一下,周围笼聚的血色红云突然快速涌动旋转起来,如长鲸吸水般,开始没入血色长蛇体内。

    随着那些血雾的没入,血雾长蛇躯体竟然一点一点变得凝实起来,而在它的腹下,开始出现了四处突起,如同肢爪一般缓慢地探了出来。

    那血色长蛇的眼睛中金光越来越盛,眼眶周围血肉片片翻起,在染上金光之后,竟然变成了一片片金色的鳞片。

    随着那道金光范围的扩大,血蛇身上翻起的血肉越来越多,那扇形金鳞排成一排,如同波浪一般向长蛇尾部蔓延而去。

    与此同时,剩余的血云旋转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终再度将渐渐实体化的血蛇包裹进去。

    “嗷……”

    半晌之后,一声低沉的龙吟之声响起,曲东城上的那团血云终于溃散开来,一条身长十余丈的金色蛟龙从中游弋而出,在空中盘旋一阵后,周身金光大放。

    当金光敛去后,原本的金色蛟龙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身形魁梧的金袍男子。

    那金袍男子,金眉金发,一副中年模样,却正是那金蛟敖祖。

    敖祖一掌拍出,一个巨大的金光手印飞出,砸向了曲东城楼。

    “轰隆”一声响起!

    碎石激起的烟尘弥漫了整个城门处,整个曲东城楼坍塌了大半。

    “这些肉体凡胎的血肉精气重塑的肉身,也只能恢复到这般地步了。”敖祖喃喃自语道。

    敖祖说完,再度闭上双目,口中默诵咒语,眼珠在眼皮下开始剧烈滚动起来。

    片刻后,其睁开双目,冷笑一声道:

    “哼,强行激发体内本就不多的精血之力,短时间内休想再现本尊出来,看你这次还能耍出什么花样!”

    说罢,金袍男子化作一道金光,朝着东海方向,飞逝而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