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二十七章 灵矿之疑
    “对于这天凤血脉,我只是曾听到会长无意间提起过一次,似乎为一个非常神秘的古老家族所特有,其他就不知道了。”徐鲁子有些惭愧的说道。

    “古老家族?徐大师可知道此家族在哪里?”石牧问道。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徐鲁子摇了摇头,说道。

    “连贵商会都不知道,莫非不在蓝海星上,而在星域其他地方。”石牧略一沉吟道。

    “哦,石道友也知道星域事情了,这倒是有极大可能的。”徐鲁子先是一惊,但马上就了然的回道。

    接下来的时间里,石牧有意无意的又问了一些关于星域之事,却发现徐鲁子对此所知甚少,当下也没了兴致。

    “今日对徐大师诸多打扰,那在下就告辞了。”石牧起身拱手告辞道。

    可其刚一转身,就听到了徐鲁子的声音:

    “石道友,你曾与冥月教关系密切,更早已上了通天仙教和天魔宗的追杀令,在这曲阳城中行走,还望多加小心。”

    “多谢大师提醒。”石牧闻言脚步一顿,转身再次冲徐鲁子拱手一揖,随后将斗笠戴上,朝外走去。

    看着石牧离去的背影,徐鲁子喃喃自语道:“会长曾言此子绝非常人,如今看来,确非池中之物。”

    石牧出了天吴商铺后,没有在城中再做逗留,径直朝着东城门方向走去。

    经过一个路口,两个身穿灰色斗篷的人从路边走了过来。

    “石兄。”两人取下斗篷,正是侯赛雷,余意二人。

    石牧返回东洲大陆之时,将此二人也带了过来。

    彩儿原本也和两人待在一起,此刻看到石牧过来,顿时飞了过去,落在石牧肩膀。

    “石头,可有打听到钟秀的消息吗?”彩儿问道。

    石牧摇了摇头,目光四下一扫,再次看了一眼繁华褪近的城中情形,随后说了一句“我们走吧。”

    话音暗恋过,他已迈步朝着东城门方向走去。

    侯,余二人见此,连忙跟上。

    有侯赛雷在此,一行人乔装打扮,很快出了曲阳城,并低调的离开了此城所在的地界范围,一路朝着东面而去。

    半个月后的一天。

    石牧等三人此刻正站在一座山峰之上,眼前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连绵起伏的山脉。

    这片山脉异常荒芜,绿色树木都很少看到,山脉之中不时能看到一个个巨大的矿坑,基本都已经废弃。

    此处的天地元气比起数年前,明显稀薄了很多,甚至与当初的东洲半岛相比,都有所不及了。

    “通天仙教,简直就是蛀虫!到处挖掘灵石,迟早有一天整个东洲大陆的灵脉会被挖掘一空,变成一片不毛之地。”侯赛雷望着面前的情形,有些愤愤不平的如此说道。

    不管怎么说,西夏古国是他的故乡,看到故土遭人侵入,如今又遭人践踏,让他不由义愤填膺。

    石牧望着面前的这片荒芜山脉,心中不知为何,却联想到自己自从离开黑魔门后,在东洲大陆上游历的一幕幕类似情形来。

    不仅是蛮族荒原,还是陆山王朝,乃至如今的西夏古国,到处都可以见到被挖掘一空的废弃灵石矿脉,这也是东洲大陆天地灵气日益稀薄,导致武者术士修炼进度迟缓的缘由。

    要知道,一些名山高峰之所以天地灵气浓郁,主要便是山脉底层经过成千上万年孕育而成的灵脉,若是适度开采组成灵脉的灵石,其会慢慢恢复,但若是过度开采,导致灵脉彻底被破坏,那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都将成为一片荒地。

    如通天仙教这般到处不遗余力的挖掘灵石,究竟是为了什么?

    “走吧。”石牧摇了摇头,暂时将这个念头抛开,朝着远处走去。

    通天仙教的事情,他目前有心无力,不想管也管不了。

    几日之后,几人便到了西夏古国边陲,来到了一个小镇上。

    这个小镇,正是当年石牧碰到侯赛雷的白丰镇。

    小镇看起来比起当时,破败了许多,镇中的人似乎不及当时的一半,一个个垂头丧气,毫无鲜活神采。

    “这里怎么变成了这样?”侯赛雷望着镇中景象,脸色难看。

    小镇中的人,看到石牧一行人,都露出了戒备的神色,远远看着,眼神中带着敌意,无人靠近。

    “这里目前何人主事?”侯赛雷扬声说道。

    附近的人一阵骚动,片刻之后,一个身着灰袍,面容有些憔悴的马脸中年人走了过来。

    “几位高人,在下乃是这个小镇的镇长,请问几位高人来到我们这个小地方,有什么事情?”马脸中年人看着几人,小心的说着话。

    石牧看了马脸中年人一眼,此人似乎是个术士,不过法力微弱的很,只有术法学徒的层次。

    这人隐约觉得有些眼熟,当年来这里的时候应该见过此人,不过现在已经不记清了。

    侯赛雷看着马脸中年人,眼神微闪。

    此人他是认得的,当年是白丰镇的一个青壮年,这些年过去,竟然憔悴至此,心中不由得有些唏嘘。

    “我来问你,这个镇子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前我曾经来过,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镇中的年轻人为何一个也没有看到?”侯赛雷沉声问道。

    他假扮此处镇长时,都是易容改装,如今以真面目示人,倒无有人认得他。

    “几位不是通天仙教和天魔宗的人?”马脸中年人看了几人一眼,犹豫了一下,问道。

    “不是,我们是游历至此,无门无派。”侯赛雷说道。

    “原来如此。回几位高人的话,镇上的年轻人都被通天仙教抓去五十里外的矿山挖矿去了,镇子上现在只有一些老人和孩子了。”马脸中年人闻言,松了口气,但继而叹息了一声,说道。

    “挖矿!是不是灵石矿?”侯赛雷眉梢一挑,眉宇间蕴含了一股怒火,沉声说道。

    “正是。唉,当年我们西夏古国被通天仙教和天魔宗联手攻陷,两宗之人便拼命到处挖掘灵石,那些被抓去的人都是一去不回,镇子就慢慢破败了下来,比当年冥月教统治的时候还要困苦的多。”马脸中年人叹道。

    “又是通天仙教!”侯赛雷怒道。

    “没有办法,他们有宗门靠山,实力强大,我们这些普通百姓哪里抵抗的了,只能任凭他们宰割。”马脸中年人说道。

    石牧闻言,眼中也闪过一丝怒火。

    挖矿是极辛苦的事情,以前的黑魔门也有一些矿脉,雇佣一些凡人挖矿,但是都支付报酬,也很少有人死亡。

    不过现在白丰镇的人却都一去不回,通天仙教简直不把这里的人当人看。

    周围的人听到石牧等人并非通天仙教之人,敌意顿时大减。

    就在此刻,一阵马蹄声从镇外传来,急如雨点,迅速靠近了过来。

    “又来抓人了!”

    “快躲!”周围的人听到马蹄声,都是大惊,各自朝着家里奔去,躲了起来。

    镇外,隐约有几个影子迅速靠近了过来。

    “几位,你们也快躲起来吧。来的是通天仙教捕奴队,他们在到处抓壮丁。被他们看到,就算你们是外乡人,也照抓不误,快到在下家里躲一躲吧。”马脸中年人远远的看到那些人影,急道。

    “无妨,你先躲起来吧。”石牧心中也有些怒火,对马脸中年人淡淡笑道。

    马脸中年人闻言却是大急,还要再说什么,石牧一挥手,一股柔和力量托起此人身体,将其送进了一个屋子。

    刚刚做完这些,镇外的人影便已经到了近前,有二三十人,身上都穿着紫色铠甲。

    队伍后面还有几辆马车,车上有一些囚笼,里面已经装了不少人,都是一些年轻人,也有些精壮的中年男子被关在里面。

    一个尖嘴猴腮的紫袍男子看到石牧三人,顿时面露大喜之色。

    “哈哈,这个白丰镇已经来过多次,本以为没有什么油水可榨了,没想到还有三个漏网之鱼。”

    话音暗恋过,尖嘴男子单手一挥。

    后面的几个紫袍人见状,顿时骑马奔了过来,围住了三人。

    “你们三个,自己乖乖到车上去,不要让大爷动手。”尖嘴男子扬起手中马鞭,说道。

    “石兄,这白丰镇算是我的半个故乡,却被糟蹋成这个样子,我实在气愤不过。”侯赛雷转头看向石牧,说道。

    “不必顾忌什么,你想做什么便做吧。“石牧淡淡一笑,说道。

    “多谢石兄。“侯赛雷一怔,随即大喜,朝着石牧行了一礼。

    “嗯,你们要干什么?可知道我们是通天仙教之人!”尖嘴男子听到石牧与侯塞雷二人的对话,沉声厉喝道。

    侯赛雷冷笑一声,身上灰光大放,手中一闪多出一个白玉法杖。

    “是冥月教徒!你们是冥月教的残党,快,把他们都抓起来!格杀勿论!”尖嘴男子脸色一变,厉声喝道。

    捕奴队二十几人闻言,立刻拔出随身武器,朝着石牧三人扑了过来。

    尖嘴男子却一圈缰绳,朝着后面退去。

    侯赛雷口中念念有词,一挥法杖,身前地面灰光一闪,七八个高大的骷髅浮现而出。

    这些骷髅大都手持骨刀,骨枪,还有两个拿着巨大弓箭。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