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二十三章 神秘来客
    白焰顺着石牧左臂飞快弥漫开来,身上青衫立刻化为灰飞,上半身****而出。

    他身上的肌肉散发出幽幽的光芒,仿佛身上镀了一层金属光泽,犹如铁铸一般。

    以往鼓胀的肌肉,此刻反倒收缩凝实了很多,有些铜皮铁骨的坚实感,整个人看起来更加挺拔修长。

    感应灵敏之人,能感应到石牧体内蕴含了一股霸道绝伦的力量,只要稍加引导,这股力量便会如同火山般喷发。

    其整条左臂则变成了焦黑之色,白色火焰燃烧笼罩,表面布满赤色灵纹,仿佛烧红的熔岩一般。

    石牧抬起左臂,一股可怖的高温从中传出,远远胜过周围的炙热岩浆,手臂周围的空气也泛起一圈圈涟漪。

    与此同时,他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燃烧的左臂,口中开始念念有词,一道道赤色灵光从下方熔岩湖泊中纷纷飞出,融入他的左臂。

    左臂燃烧的火焰越来越大,左手颜色也越来越亮,散发出的高热也达到了一个临界点。

    石牧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之色。

    两年苦修,他已经借助体内融合完毕的第二滴白猿精血,将左臂中封印的骨虫火源之力彻底炼化,小九转玄功第一层已经修炼到了极高的火候,只差最后一点,便能彻底大成。

    不过就在此刻,左臂上火焰突然一阵摇曳,停止了吸收周围的火灵之气,光芒迅速黯淡下来,散发出的高热也随之退却。

    石牧见此,轻叹了口气,左臂表面赤色灵纹和烈焰迅速消散,手臂竟变回了正常肤色。

    他卡在这个瓶颈已经有段时间,但是总是差临门一脚,小九转玄功第一层无法大成。

    这种感觉近似于手臂这种汲取的火属性灵力已经饱和,根本无法再继续吸纳一般。

    他站起身来,挥手取出一件青色长袍,穿在身上,脚下一点,整个人如同弹丸般一跃而起,落在了岩洞前的一个通道上。

    轰隆隆!

    脚下的巨大黑石猛然一阵晃动,甚至连带着整个岩洞也摇晃了一下,岩浆湖泊一阵荡漾,岩浆翻涌鼓荡,撞在山壁上,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石牧见此,心中一动,脸上愁容消散几分。

    如今虽然小九转玄功上遇到了瓶颈,但其他功法在这两年内,却都有了不小进步。

    或许是因为白猿精血的缘故,赤猿火经开始突飞猛进,如今已隐隐逼近了地阶中期程度,蕴神术方面法决虽然已经到头,但他每当明月夜时依旧修炼吞月式,法力愈发精纯。

    不过进展最大的,却是大力魔猿脱胎决。

    借助当初从苍猿王那里得到了天位妖猿精血,石牧的大力魔猿脱胎决接连突破两层,如今已经修炼到第九层大圆满的境界,力量比以前强大了数倍,得益于此,原本觉得沉重无比的左臂也轻盈不少。

    如今他徒手便能轻易在灵器上捏出深深痕迹,一拳一脚也足可撼动山河,刚刚不过轻轻一跃,整个岩洞便已经被晃动,足下黑石也差点崩裂。

    他的肉身更是强横的可怕,金钱剑这样的下品灵器即便灌注真气,也已无法轻易伤害到他。

    加上尚未圆满的小九转玄功第一层,现在的他,即便不使用任何功法,灵器,单凭肉身便是一个人形凶兽,甚至堪比天位妖兽。

    石牧如此想着,不知不觉间已走出了地下岩洞,他望了望天空,随后祭出青翼飞车,朝远处飞去。

    片刻后,青翼飞车停在了不远处的一个山洞口。

    石牧走进洞府一件密室中,盘膝坐在石床上,双手抱元,神思静守,开始默默参悟起九转玄功第一转的法诀来。

    他左手无法吸纳至阳火力,导致小九转玄功第一层出现瓶颈,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他如今,无论是体内的融入天兽白猿精血数量,吸收的至阳之火,乃至整条左臂目前的症状,都已符合小九转玄功第一转的条件。

    换句话说,他如今应该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应该完全可以将第一转修至大圆满才对。

    就在石牧苦苦思索的时候,耳边却突然响起了彩儿的声音:

    “石头,炎合会来了一个管事,说是要见你。俺知道你在闭关,就将他挡在外面了,没让到洞府这边来。”

    “好。”石牧回道。

    “那俺就让他回去了。”彩儿道。

    石牧思索了一阵,开口道:“还是带他过来吧,让他稍等片刻。”

    石牧走出洞门后,迎面站着一个身着褐色长袍的灰须老者。

    石牧望着褐袍老者,眉头微蹙,没有说话。

    从褐袍老者胸前和袖口的纹饰来看,他的确是这西尾群岛二十二座岛屿上最大的势力之一,炎合会的一名管事,石牧所住的岛屿,正是这一势力控制的几座火山岛之一。

    说是最大门派,其实也就不过数百名门派弟子,与东洲大陆和西贺大陆上的豪门大宗自然是无法相比,不过在这与西贺大陆相对隔绝的海岛之上,倒也称得上是一方霸主。

    火山岛上多产火属性晶石和灵材,炎合会正是靠在火山中搜集开采凌炎晶等稀有矿石,贩卖至西贺大陆,才扩大发展至今。

    石牧依仗强横实力,并花费了一笔不菲灵石之后,与炎合会会长达成了某种协定,拥有暂时使用那一火山口的特权,不够他也提出要求,在居住期间,炎合会之人不得来随意打搅他。

    那老者一见石牧,躬身行了一礼道:“石公子,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阁下有什么事还请直言,在下之前与贵会长已有言在先,想必你是知道的。”石牧道。

    “在下明白。在下此次前来,其实是受人之托,有人邀你相见。”褐袍老者说道。

    “敢问阁下口中所言的‘有人’,是什么人?”石牧问道。

    “那人说是您的故交,说您一定会见他的。”褐袍老者说道:

    “故弄玄虚,不见。”石牧眉头一皱,不假思索的回道。

    褐袍老人闻言,神色犹豫了一下,才又开口道:“那人……那人说他有您迫切想要知道的消息,说您一定会去。对了,他还提到了‘凌天峰’。”

    石牧闻言心中一动,思索了半晌后,开口道:“带我去见他。”

    一刻钟后。

    石牧在那名褐衣管事的指引下,来到了相邻的一座岛屿上。

    这座岛屿和石牧所在的那座火山岛不同,上面绿树掩映,修建了不少亭台楼阁。

    从岛上林荫小径行走,穿过一条灌木修剪而成的绿树通道,石牧跟随那褐衣管事来到一处幽静的院落前。

    带到之后,那名管事就对石牧一揖,转身离开了。

    “彩儿,你在外面等着,有什么状况立即通知我。”石牧对彩儿吩咐道。

    待彩儿飞远后,石牧推开门口虚掩的木门,走入院落。

    院子不大,周围郁郁葱葱的花草夹起一条蜿蜒小径,直通往院子深处的一座木质阁楼。

    石牧一边走,一边放出神识扫视四周,不多时,他来到阁楼前。

    他在门口站了片刻,才伸手一推朱红色木门,“吱呀”一响,跨步而入。

    门口正对的桌案旁,坐着一个双目闭合的青衫老者,白发虬髯。

    “你来了。”老者在石牧进门后,双目豁然睁开,似笑非笑的说道。

    “阁下自称在下故人,可在下似乎从未见过阁下。不知邀在下来此,所为何事?”石牧开门见山问道。

    青衫老者闻言,嘴上笑意更浓,却没有回答石牧的话。

    石牧心中涌起一种危险至极的感觉,心中戒备之心大起,正要再开口说些什么之时,异变突生!

    只见青衫老者豁然长身而起,双目青光一闪,一只枯槁手臂似缓实疾的向前探出,朝着自己压了下来。

    那只手掌本来平淡无奇,可在压向石牧的那一瞬间,却突然表面青光大作,猛然放大了不止十倍。

    下一刻,一只十余丈的青色巨掌虚影,瞬间从其手中飞出,带着铺天盖地的烟尘,朝石牧所在轰击而至,其中蕴含的天位气息一览无余。

    石牧心中大惊,脚下步子一点,身子便要向后退去。

    然而这青色巨掌速度实在太快,根本不可能躲避得开。

    石牧心中念头电转下身形一顿,双目金光一凝,身上火光一现,背后赤红火猿法相瞬间浮现。

    他双手一举,赤猿法相便随着他的动作,举起缠绕着滚滚赤色烈焰的双臂,擎住了那青色巨掌。

    “轰”

    赤猿法相一阵龇牙咧嘴,双臂在巨大威压之下,焰光狂闪,显得极为吃力,身形也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黯淡下来。

    不过青色巨掌下压的势头也得到了减缓,但仍在慢慢往下压来。

    石牧满脸通红,半屈着身子,双腿已经陷进了地面,一道道蜿蜒裂缝从他的腿边如同蛛网般朝四周蔓延开去,延伸到周围的墙壁上。

    青衫老者对于石牧能接下这一击似有些意外,但旋即嘴角笑意更盛,伸出的手掌蓦地青光大放,并往下一压。

    那青色巨掌顿时光芒大放,从中散发出的威压更胜此前。(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