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一十八章 真容
    时光飞逝,一晃数日过去。

    冥水湖畔,石牧盘膝而坐,双目紧闭,面色白红交替,豆大的汗珠从额头顺着双颊滚落下来,似乎在承受某种痛苦。

    此刻的他,原本漆黑如焦炭的左臂表面浮现出一道道明灭不定的赤色纹路,整个人被一团朦胧的赤白两色焰光笼罩。

    焰光如有灵性一般,上下攒动,一阵阵灼热的气息朝四面八方散发开来,使得附近温度骤升。

    突然,石牧豁然睁开眼睛,身上赤白两色焰光一个翻卷,在头顶汇聚成一团刺目烈焰,随后如长鲸吸水般没入左手之中,不见了踪影。

    “怎么回事?”石牧喃喃自语道。

    这些日子以来,他仔细研究了一番从骨虫处吸收来的火源之力,虽然并未完全掌控,但已可通过运转小九转玄功调动此火淬炼自己的左手手臂了。

    然而不知是什么缘故,没有任何进展。

    根据小九转玄功记载,这种情况,似乎是融入自己体内的那第二滴白猿精血,并未和自己完全契合导致。

    石牧想到这里,眉头紧皱,眼中闪过一丝沉吟之色。

    说起来,自己当年在海底机缘巧合下吸收的那些血雾,如今已经可以大致确定,正是▲↓长▲↓风▲↓文▲↓学,w£ww.c$fwx.n@et天兽白猿妖王的第一滴精血所化。

    当初自己似乎在浑浑噩噩中也经历了一番血液沸腾之感,与此前凌天宝库吸收第二滴精血时,十分相似。

    吸收第一滴精血距今已过去了十年有余,在此期间,自己数次化身白猿,每次醒来,似乎体内都会产生一些微妙变化。

    随后自己在神秘女子烈焰焚体后,顺理成章的开启了小九转玄功第一转的修炼,莫非这天兽精血与肉身的契合,和时间有关?

    若是如此话,这第二滴精血莫非还要再次经历十年不成?

    一念及此,石牧有些无语起来。

    就在石牧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忽然脚下一阵地动山摇,不远处的冥水湖中传来一阵水声。

    石牧立刻站起身来,凝神往湖水中央望去。

    原本平静如镜的冥水湖面犹如沸腾一般,咕嘟咕嘟的冒出气泡,并随后剧烈翻滚起来,掀起一阵阵滔天的血色巨浪,并在中间渐渐形成一个硕大无比的血色漩涡。

    漩涡渐渐升起,并从中渐渐浮现出一具通体晶莹剔透的人形骷髅,双目中两团淡银色魂火跃动。

    当血色漩涡升至十余丈高时,人型骷髅身形彻底暴露在空气中。

    半空中洒下一片淡淡的白光,使得其通体上下每一根骨骼表面,泛起一层柔和的毫光。

    “烟罗!”石牧望着漩涡顶端的晶莹骷髅,大叫道。

    但下一刻,当他顺着白光望向望向半空时,眼中顿时现出一丝错愕之色。

    湖水上方,天空中不知何时已聚起朵朵白云,在空中连成一大片,洁白无瑕的白云,隐隐给人一种圣洁气息。

    那些白光正是从这些云中洒下。

    石牧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

    要知道,这里可是死灵界面,充斥着阴气。

    无论是他当时神念来此,还是身临此境,看到的都是一派死气沉沉的景象,包括天空和空中漂浮的云,也都是灰蒙蒙的,没有一点生气,给人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

    然而如今的半空中,竟然浮现出白云,与周围仍旧灰败的天空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就在石牧有些愣神之际,白云翻滚间,突然传出一阵憾人心扉的轰鸣声。

    石牧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下一刻,一道道金色雷电透出白色云层,疾速无比的射向湖面中央,目标正是身处漩涡中央的烟罗!

    每一道金色雷电落在烟罗身上,变化为一条金色电蛇,在其周身上下左右游走起来。

    随着金色雷光越聚越多,烟罗周身被一道道金色电蛇覆盖,身形渐渐淹没其中,当最后一道金色雷光落下后,烟罗身形彻底消失不见。

    远远望去,就如同一团被血色漩涡托起的金色蚕茧。

    只是编织此茧的不是蚕丝,而是一道道来自于半空白云的金色雷电!

    半空中的朵朵白云,在雷光落尽后,层层裂开,化为一团团白色云气,渐渐消弭于无形。

    冥水湖上方,金色雷电在蚕茧表面不断游走下,散发出阵阵炫目的金光,就连周围的血色湖面,此刻犹如被染上了一层金黄之色。

    如此浩大的声势,使得原本包围整个冥水湖的死灵大军发生了一系列骚动,所有死灵生物双目魂火狂颤,身形更是簌簌发抖。

    嗤啦一声!

    一道巨大的白色光柱从金色蚕茧中冲天而起!

    光柱一闪即逝,消散无踪,接着半空中凭空多出了一个身着白色宫装的窈窕少女虚影,通体被荧光覆盖,看不清样貌。

    少女虚影犹如惊鸿一瞥,方一现身,便再次化为一团白光,没入了下方的金色蚕茧之中。

    在白光没入金色蚕茧后,蚕茧巨颤了一下,继而犹如被赋予了生命般,有节奏的蠕动起来。

    在少女虚影浮现的瞬间,石牧心中不知为何涌起一种莫名的触动。

    他双目露出一丝疑惑,目不转睛的望着半空中的金色蚕茧。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一声雷鸣巨响,金色蚕茧表面金色雷电轰然朝四面八方溃散开来。

    石牧只觉眼前金光一闪,下一刻,却嘴巴半张,目瞪口呆起来。

    之间血色漩涡上方的金色蚕茧已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双手抱膝,蜷缩一团的绝色少女。

    少女周身未着寸缕,一头乌黑秀发如瀑布般直垂脚踝,隐隐飘动,冰肌莹彻,粉光若腻的酮体若隐若现。

    其双目微闭,似在沉睡,倾国倾城的脸蛋上,微睇绵藐,琼鼻耸立,樱唇微启,犹如细雕精琢一般,找不出一丝瑕疵。

    尤其是此女眉宇间,一枚莲花状的黑色灵纹标记,醒目耀眼,更为其平添几分妖冶。

    “烟罗……是你吗?”石牧迟疑的问了一句。

    似乎是听到了石牧的呼唤,烟罗如帘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缓缓张开了双眼,一双星眸如秋水般波光流转,似乎有些懵懂地看着周围。

    石牧不由的有些脸色微红起来。

    就在此时,烟罗双眸大张,双臂抱头,仿佛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脸上现出惊恐愤怒之色,浑身竟开始颤抖起来,口中更是不由的传出一声尖啸。

    石牧只觉双耳一阵嗡鸣,继而感到一阵头疼欲裂,双目一黑,竟就此陷入了昏迷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石牧渐渐醒来。

    他撑起身体,摇了摇有些发胀的头颅,慢慢回忆起昏迷前那一幕,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站起身来,东张西望起来。

    下一刻,他发现烟罗正侧卧于不远处的冥水湖边,似乎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

    石牧快步走上前去,但随即一阵气血上涌,呆立原地。

    烟罗那如幕的长发柔顺地披散在身上,恰到好处地微露出其香肌玉体,雪白的修项秀颈之下,微微耸动,呼气如兰。

    忽然,她睫毛微微动了一下,渐渐张开了双眼,一双宝石般深邃的眼睛与石牧对视。

    这一刻,天地黯然失色。

    石牧面红耳赤,却无法移开半分目光。

    烟罗双颊顿时飞起两片红云,这才发觉自己正玉体横陈于石牧眼前,双臂连忙护住胸前,狠狠地瞪了石牧一眼,朱唇轻启道:

    “再看,信不信我马上就杀了你!”

    声音虽冷,但却如天籁般清脆宛转,一如此前与石牧心神交流时一般。

    话音落下,未及石牧移开目光,烟罗双目银光流转,体表蓦然银光大放。

    但见密密麻麻的银色光点如飞尘般在其身边翻腾开来,炫目的银光刺得石牧根本张不开眼睛。

    光芒过后,烟罗已经站起身来,且身上已凝出了一副簇新的银色盔甲。

    烟罗原地转了个圈,也不管石牧,转身直接向冥水湖走去。

    走到岸边,烟罗俯下身来,望了望眼前的湖面,轻轻一拂,湖中泛起星星点点的银光,银光渐渐向四周扩散开来,血红的湖面仿佛笼罩了一层水汽,竟如同镜子般透明了起来。

    粼粼的水光中,一位身着银色铠甲的少女,身姿摇曳,顾盼神飞。

    烟罗抬手轻捋额头垂下的一缕青丝,看着湖中的倒影,嘴角微抿,梨涡浅笑,似乎颇为满意自己目前的模样。

    但随后,她又想到了什么,秀眉蹙起,轻叹了一口气。

    石牧望着前方的纤弱身影,心中不知为何,涌起一种异样情绪。

    烟罗猛地站起身来,旋即抬手一挥,脸上银光一闪,浮现出一只小巧精致的面甲,遮住了半张脸。

    做完这一切后,她才转过身来,看着石牧。

    “烟罗,这应该是你本来面貌吧,没想到竟然生的这么漂亮……”石牧看着烟罗,下意识的想冲其说些什么。

    未等石牧说完,烟罗微微抬头,石牧头顶上空漂浮旋转着的坠仙台。

    “这东西对我有用,我要了。”此女淡淡说道。

    还未等石牧反应过来,烟罗遥遥一招手,坠仙台化为一道黑光,立即飞到了她的手中。(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