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一十四章 以静制动
    与此同时,石牧正身处一个黑色大坑之中,那颗足有房屋大小的金色蛟首此刻正横卧于此,有大半个嵌在了坑内。

    从之前的种种迹象来看,他通过图腾之力吞噬的那金色蛟魂,应该是蛟首被斩后重新衍生而出的新魂,否则自己未必能如此轻易将之击溃。

    石牧观察了片刻后,走到蛟首一侧,双手抓住中间的独角,低喝一声,双臂猛一用力。

    “轰隆隆”的一阵闷响发出,金色蛟首在石牧的用力之下,一点点从坑中被拖拽出来,引得大坑内一阵土石崩塌。

    片刻辰后。

    石牧望着面前几近房屋大小的金色蛟首,迈着步子,绕着此物转起圈来。

    这蛟首受他左手一击,表面鳞片碎裂大半,头颅也已布满裂缝,不过此等实力的金蛟头颅,浑身上下都是宝,仍可从中取出不少珍贵无比的灵材。

    石牧足足绕了三圈后,才站定身形,心中已有了一个大致的计划。

    接下来的时间里,石牧用陨铁黑刀,将这龙首细细肢解开来,龙鳞,龙骨,还有蛟龙血液也没有浪费分毫的分类装入了储物戒中。

    ……

    时间飞逝,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

    石牧盘坐在+♀长+♀风+♀文+♀学,ww⌒w.c▼fwx.n∨et冥水湖旁,从淡红色的湖面上收回目光。

    烟罗自从进入湖水中后,至今没有动静,那个武夜则一如既往的守在湖边,一动不动。

    石牧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转身朝外走去。

    然而就在此时,身后蓦地传来一阵水花荡漾之声。

    石牧心中一动,转过身去,看见冥水湖中央处,血红色的水面翻滚,荡起一圈圈的波纹。

    “哗啦啦”的声音逐渐变大,水面上的波纹也逐渐变成翻涌滚动的水浪。

    湖水中央,渐渐形成了一个缓缓旋转的漩涡,在漩涡的中央,一个雪白的身影从中升了起来。

    这情景,就犹如一朵血色鲜花绽放,从中露出一簇洁白无瑕的花蕊。

    “烟罗,你没事了?”石牧见此,心中一喜,赶忙通过心神传音道。

    烟罗转首朝石牧所在处看了过来,摇了摇头,似在表示自己已无碍。

    石牧双目一凝,看到烟罗全身上下再次被银色铠甲所覆盖,上面的裂缝已经不见踪影,就连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已经恢复如初。

    烟罗踏着血色水浪走上岸边,扫视了一下周围,武夜已经站起身来,候在了距其不远处。

    烟罗双目魂火跳动了一下,再次将目光锁定在石牧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朝一个方向走去。

    武夜见此,跟了上去。

    “烟罗,你要离开这里?”石牧问道。

    “你留在这里比较安全。”烟罗脚步不停,悦耳清脆的声音在石牧心中响起。

    石牧追了上去,问道:“你要去做什么?”

    烟罗仿若未闻,没有回答石牧,脚步也没有停下。

    石牧早已经习惯了烟罗的冷漠,也不生气,略一思量后,依旧跟了上去。

    烟罗对于石牧的跟随不置可否,也没出言阻止,只是不断往前走去。

    于是,烟罗,武夜,石牧三人,便这么一路往前,渐渐离开了冥水湖的范围。

    驻守在冥水湖外围的死灵军团,在烟罗三人走近后,二话不说的让开一条道路来,供三人通过。

    接下来的时间里,烟罗每走一段路,便会停下来片刻,调整一下方向,再次前行,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石牧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跟着。

    直觉告诉他,烟罗应该是有什么事要去做,只要烟罗不反对,他也打算跟着去看看,一方面借此机会多了解一下自己的这个灵宠,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如何离开这里做打算。

    坠仙台所需的祭坛,以自己之力,肯定无法筑就。

    之前自己也柳岸对决,生死悬于一线之际,烟罗这才赶来,若是此刻任其离去,下一次想要见到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反正有坠仙台光芒护体,这里的死灵气息对他也无法造成什么危害。

    如此走了约莫小半个时辰。

    突然,走在最前面的烟罗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其身后的武夜同样停了下来。

    石牧见此,也停下了脚步。

    烟罗看着石牧,通过心神传音说道:

    “之前你找我时,我正在追逐一只骨鸟。现在,我要去找它。”

    “好!我和你一起去。”石牧不假思索说道。

    烟罗望着石牧,双目魂火微微颤动几下,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下一刻,她转过身子,背后双翅一展,腾空而起,朝远处飞去。

    跟在烟罗后面的武夜,纵身一跃而起,足底蓦然升起一团灰雾,同样飞身跟了上去。

    石牧见此,笑了一笑,背后焰光一闪,伸出两片火翅,猛地一闪之下,整个人化为一道赤光,朝着烟罗的方向追去。

    ……

    死灵界面的地形变化多端,石牧随着烟罗飞了没多久,发现这里时而山峰林立,时而谷壑纵横,有时还会路过一些小面积的血色湖泊。

    这些湖泊周围,都或多或少的盘踞着一些死灵生物。

    在这一路上,烟罗依旧是飞一段,便会停一停,调整一下方向,再继续飞行。

    一天一夜后,三人来到了一片绵延起伏的丘陵地带,并降落下来。

    烟罗刚一落地,便抬起头颅,望着前方某处。

    石牧见此,顺着烟罗的方向望去。

    下一刻,他便看到在前方里许处,有一片血色湖泊,在湖泊之中,有一只足有二十余丈大小的灰色骨鸟,半个身子浸在湖水之中。

    丝丝缕缕的血色雾气从湖水中升起,纷纷没入骨鸟体内。

    “你要找的便是此鸟?”石牧收回目光,双目金光流转下,朝着四处环视了一下,开口问道。

    “是。”烟罗说着,正要往前走去。

    “等等。”石牧略一沉吟后。说道。

    烟罗闻言,转过头来,看着石牧,似乎有些不解。

    “你说之前便一直在追逐此鸟,可见想要追上并非易事。我们若是贸然上去,恐怕此鸟会立刻转身而逃。与其如此,我们不如以静制动。”石牧说道。

    “怎么做?”烟罗道。

    “跟我来。”石牧说着,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烟罗见此,转首又看了那骨鸟所在方向一眼,还是跟着石牧走去。

    一刻钟后,二人绕过了骨鸟所在的血色湖泊,来到了与之相距不过数百丈的另一处血色湖泊前。

    这里原本盘踞着一群实力并不怎么强的死灵生物,在看到烟罗过来后,这些生物早就识趣的纷纷离去,各奔东西了。

    石牧走到湖泊前,凝神屏息,抽出陨铁黑刀握在手中,单手向下一点,黑刀的刀尖便点在地上,紧接着他手腕一旋,黑刀便在地上画出了一道弧线。

    弧线画到尽头,石牧手腕再度一转,那道弧线立即圆转而回,进而向着另外一个方向划去。

    随着石牧手腕转动,不一会儿,一个并不算太过复杂的法阵图案,就出现在了地面上。

    石牧收起黑刀,翻手取出数枚中品灵石,插入法阵各处,随后又取出了三枚颜色各异的符箓。

    他双手夹住其中一张土黄色符箓,放在法阵中央,法阵中亮起一阵黄色光芒,紧接着符箓便消失不见。

    然后,石牧再度夹起剩余的两张蓝色符箓,分别点落在图案两侧,那两边也都亮起两团蓝色光芒,继而符箓也都消失不见。

    石牧望着面前的法阵,口中念念有词,数道法决紧随打出,纷纷一闪即逝的没入法阵之中。

    法阵中镶嵌的数枚灵石光芒一闪下,整个法阵便消失无踪。

    这是一种匿灵符阵,是石牧从《乾天符经》中能够学会的少数几种阴属性符阵之一,属于辅助一类的冷门符阵,可以掩盖法器散发灵力波动。

    法阵本身就是符阵的一种延伸,加上此阵并不复杂,石牧便直接稍作改动,在这里布置起来。

    随后,石牧又分别来到血色湖泊的其余三个位置,刻画起来。

    当最后一个匿灵符阵刻画完成,并置入三枚符箓后,石牧站起身来,长呼出一口气。

    石牧手诀一指,悬浮头顶的坠仙台表面暗纹亮了一下,一卷黑光席卷而出,之前被他收服的那具半透明矮小骷髅浮现而出。

    “匕灵,你便隐身潜伏在这里。”石牧吩咐道。匕灵,是石牧给这个精于刺杀的水晶骷髅起的名字,寓意手持匕首的幽灵。

    匕灵闻言,也没说话,在原地趴伏下来,双目魂火一闪,周身半透明骨骼渐渐变得愈发透明,身上的气息也瞬间消匿无踪。

    只是一两个呼吸的功夫,匕灵就如同消失在了石牧面前一般。

    若不是石牧早就知晓其神通,怕是根本不会想到,就在自己前方的地面上,还有这么一个刺客潜伏着。

    石牧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

    自始至终,烟罗便站在不远处,看着石牧这一番忙忙碌碌,双目魂火不时微微颤动几下,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石牧望了不远处的那片渐渐变淡的血色湖泊一眼,走到烟罗面前,说道:

    “据我观察,不出意外的话,再过至多一个时辰,那片湖泊便会失去通过恢复的作用。那头骨鸟似乎此前灵力消耗严重,绝不会放弃这片近在咫尺的冥水湖。”(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