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头颅
    石牧看着眼前悬浮半空,一动不动的巨大木盒,心中大感愕然!

    所幸这木盒除了变大之外,倒也没有显露出其他异常之处。

    看样子,之前的数道银色符箓应该拥有某种禁锢之能,使木盒体积大幅缩小。

    一念及此,石牧收起了震惊神色,但对于木盒中究竟是什么东西,有些好奇起来。

    他略一沉吟,身形一动,催动气云术飞到了巨大木盒上空,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双臂抓住盒盖一侧,便想要将其提起来。

    下一刻,他眉头一挑,这盒盖竟是纹丝未动。

    这木质盒盖看似不起眼,却足有万斤重!

    不过对于如今的石牧而言,这些重量根本不算什么。

    “起!”

    石牧一声低喝,双臂猛一用力,便将盒盖掀开,并扔在了一旁地上。

    下一刻,石牧只觉眼前一阵金光大放,同时一股森然的冷冽寒意从下方涌起,让他打了个寒颤。

    结果当石牧目光一凝,看清木盒中之物时,顿时吓了一大跳,连忙身形往后一跃,周身笼罩起一层红光,陨铁黑刀也被其握于手中。

    四四方方的盒内空间之中,竟是一颗硕大无比的金蛟头颅!

    ■长■风■文■学,ww←w.cf⌒wx.︾t

    头颅表面被一片片硕大的金色蛟鳞所覆盖,散发出一圈圈夺目的金色光晕,头顶长着一根弯曲金角,嘴边两根金色蛟须,还有露在外面的几颗巨大龙牙,无不散发出一股摄人心魄的苍茫古朴气息。

    蛟头颅栩栩如生,双目紧闭,就如同在沉睡一般。

    石牧稍一定神后,远远的打量了几眼,这才确认此头颅应该是个死物,其嘴边的金色蛟须无力的垂躺,且整颗头颅下方,脖颈处边缘平整,似乎被某种利器切割了下来。

    一念及此,石牧才稍稍松了口气,将黑刀插入后背,朝下方飞去。

    他停在木盒边缘处,望着盒内的蛟首,心中念头转动,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这蛟蛟首颅和他入梦时,白猿斩杀的那条九首金蛟十分相似,这东西既然是被白猿妖王封印于木盒,并置于凌天峰中,莫非和当年那头九首金蛟有关?

    但他记得,梦境中的那九首金蛟可是被白猿生生吞了下去。

    莫非,是后来梦境中追杀白猿的那条更大一些的九首金蛟?

    若是如此的话,这九首蛟龙生前实力之强,恐怕已远超天位了!

    但这蛟首怎么看也和白猿传承没什么关系,那黄龙道人挖空心思要找此物,莫非是搞错了不成?

    石牧摇了摇头,暂时将此念头抛开,再次看向蛟首,想要凑近一些好好打量一番。

    就在此刻,异变突生!

    硕大蛟首双目一下睁开,从中射出两道刺目金芒,一股庞大龙威陡然扩散开来,巨大蛟首忽然震颤起来,仿佛一下活了过来,通体金鳞流光溢彩,散发出夺目金光。

    石牧只觉眼前金光一闪,一股无形巨力便沛然而至,接着身子一轻,整个人竟腾云驾雾般飞了出去。

    他心中大凛,飞出了数十丈远才双手猛一掐诀,一朵白云浮现而出,拖住了其身体。

    远处刺目金光四射之中,巨大蛟首缓缓从木盒中飞了起来,一双金光熠熠的蛟目朝着周围扫去,张口发出一声宏大龙咆。

    一股巨大音浪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开,所过之处,虚空震颤,泛起阵阵肉眼可见的涟漪。

    附近一些低阶死灵生物被这股音浪波及,竟直接被绞成了碎末,冥水湖旁的武夜由于离这里颇远,并未受到波及,但也被一股无形之力掀飞了出去。

    石牧见机不妙,早在身上笼起真气护罩与气灵璧,但在音波笼罩身体之时,真气护罩与气灵璧一阵巨颤,同时一股巨大声音入耳,一阵头晕目眩之感袭来,胸口更是一阵发闷。

    “这东西怎么还活着?”

    石牧再次退后了十余丈后,这才堪堪稳住身形,此刻的他脸色有些苍白。

    金色蛟首金光缓缓黯淡下去,咆哮声也随之停止,接着一道金色虚影从蛟首中冒出,看起来似乎是蛟首中蕴藏的神魂一般。

    金色蛟魂朝着周围看去,很快朝着不远处的死灵生物们望去,眼中露出一丝喜色,张开发出一股吸力。

    嗖嗖嗖!

    附近的死灵生物们体内的魂火尽数离体飞出,纷纷飞入了金色蛟魂口中。

    金色蛟魂表面金光顿时一亮,身体变得凝实了一些。

    石牧眼见此景,脸色一沉。

    轰隆隆!

    就在此刻,附近死灵界面的死灵气息滚滚翻涌起来,朝着金色蛟首汇聚而去。

    无数黑色雾气汇聚而来,包裹住了金色蛟首,几个呼吸之后,金色蛟首之后形成了一个黑色雾气状的身躯,足有二三十丈长。

    雾气凝聚的身躯虽然并不真实,但是也散发出阵阵威压,比起之前的柳岸,并不逊色多少。

    金色蛟首看了一下雾气凝聚的身体,发出一声略带不满的低吼。

    蛟首一转,硕大蛟目朝石牧所在看来。

    石牧心底顿时泛起一阵寒气,心中念头急转,考虑着是否立刻退走。

    毕竟金色蛟首既然和白猿传承没有关系,那他也没必要招惹对方,不过这蛟首浑身上下,可全是不可多得的灵材……

    吼!

    金色蛟出一声怒吼,巨大身体一卷,朝着石牧扑了过来,速度快的惊人。

    石牧早有准备,身形猛的一晃,出现在十余丈外,躲过了对方的扑击。

    金色蛟首一下扑空,巨大身躯灵活之极的一摆,蛟尾从另一侧横扫而至,闪电般抽打在了石牧身上。

    一声巨响,石牧的身体仿佛陨石般被打在了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石牧身体如铁,这一击并没有受伤,心中念头一动,身体蓦地冲天而去。

    下一刻,他身上赤光大放,在头顶凝聚成赤猿法相,法相两手一摆,手中光芒一闪,多出一柄巨大的火焰之剑虚影,一股庞大气息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与此同时,石牧胸口黑光一闪,身上也浮现出一枚枚黑色鳞片,鳞甲上浮现出黑色光晕。

    既然这蛟首不依不饶,那唯有一战!

    这蛟首或许是刚刚苏醒缘故,虽然引得声势浩大,但展现的实力并不怎么样,否则自己刚才被击中这一下,可不仅仅是被打翻在地这么简单了。

    石牧翻手拔出陨铁黑刀,“嗡”的一声,黑刀上腾起灿烂的黑色光芒,凝聚成数丈长的黑色刀芒。

    “喝!”

    石牧怒喝一声,身形化为一道黑影朝蛟首冲去,手中陨铁黑刀一挥,同时赤猿法相火剑也随之劈出。

    嗤啦一声!

    一道黑色刀芒与一道赤色剑光同时朝着金色蛟首斩去。

    金色蛟龙眼中金光大放,蛟口一张,一道粗大金色龙息喷出,和刀芒剑影撞在了一起。

    “轰隆隆”一声巨响!

    赤猿法相的火剑虚影被金色龙息直接打散,不过黑色刀芒却稳固如山,势如破竹般将龙息劈开,狠狠斩向了其后的金色蛟首。

    金色蛟首似乎感受到了陨铁黑刀的威力,猛地低头,一对巨大弯曲的金色独角迎了上来。

    额头独角之上亮起刺目金光,一道拇指粗细的深邃金色光线爆射而出。

    金色光线所过之处,虚空为之颤抖不已。

    金色光线和陨铁黑刀撞在了一起,一声金铁交击的巨响,金色蛟首身躯一震,往后飞出了十余丈距离。

    不过陨铁黑刀也剧烈颤抖,黑色刀芒仿佛镜面一般,碎裂了开来。

    一股尖锐大力从刀身传来,将石牧震退了几步。

    石牧脸色微变,运转功法,抵消这股距离,稳住了身体。

    他冷哼一声,体内真气再次汹涌注入手中黑刀,陨铁黑刀再次腾起黑色刀芒。

    同时,他背后赤光一闪,长出了一对火翼。

    火翼一展,石牧化为一道赤影,朝着金色蛟首扑了过来。

    金色蛟首毕竟大半个身体是死灵能量所化,实力大打折扣,而且速度迟缓。

    石牧所化赤影绕着赤色蛟首一阵上下翻飞,一道道黑色刀芒朝着金色蛟首斩下,刀芒虽然斩不破金色蛟首,但是其死灵能量所化身躯很快被打的千疮百孔。

    金色蛟首顶端金光一闪,金色蛟魂再次浮现而出,发出一声低吼。

    附近死灵能量如同受到招引,再次滚滚汇聚而来,融入蛟龙体内。

    已经被重创的蛟龙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几个呼吸便恢复原状。

    “哼!等的就是你!”

    石牧一声冷笑,背后火翼火光大放,整个人化为一道红影,朝着金色蛟首之上的蛟魂电射而出,趁着其汇聚死灵能量的短短时间,飞扑到了蛟首顶端。

    金色蛟魂一惊,身体一缩,便要缩回蛟首之中。

    金色蛟首猛然抬头,大口一张,一道金色龙息同时朝着石牧打去。

    “若你真身在此,我或许会退避三舍,但区区一颗头颅,休想兴风作浪,老老实实的给我躺回盒子里去!”

    石牧怒喝一声,左手赤光大放,一拳朝着龙息轰击而去,一道粗大赤色火柱喷涌而出,和金色龙息相撞。

    金色龙息一碰到赤色火柱,立刻溃散开来。

    石牧左手去势不衰,狠狠轰击在了金色蛟首之上,与此同时,他背后黑光一闪,浮现出五条蛇型虚影,各不相同,正是石牧的图腾所化。

    五条蛇形虚影闪电般飞扑而出,咬住了蛟蛟首顶正欲缩回的金色蛟魂。

    一声巨响!

    金色蛟首被石牧左手狠狠打飞了出去,砸进了地面,深深没入了地底,地上多出了一个黑色大坑。

    地面周围剧烈晃动,仿佛地震一般,以黑色大坑为中心,一道道巨大裂痕朝着周围扩散而去,无数烟尘翻涌。

    金色蛟魂被石牧释放的五首凶蟒虚影咬住,剧烈挣扎起来,和五条蛇形虚影撕咬不止。

    蛟魂散发出强大的魂魄波动,远胜任何一首凶蟒虚影,不过此刻以一敌五,很快落入了下风。(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