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一十章 坠仙录
    石牧望着烟罗的身形渐渐消失在冥水湖中央,不由苦笑一声。

    他对于这死灵界一无所知,如今也无法返回原来的界面,所幸有坠仙台傍身,加上烟罗的死灵军团环伺四周,暂时倒也不用担心安危。

    摇了摇头后,他找了一处空地盘膝坐下,闭目修炼起来。

    半晌之后,石牧睁开双目,旁顾四周,脸上露出无奈之色。

    如自己所料,这死灵界中根本感受不到半点天地灵力,若要依靠呼吸吐纳来恢复法力亦或是修炼,根本是不可能之事。

    他略一沉吟,从储物戒中取出两块中品灵石,握于双手,丝丝缕缕的红色光芒从灵石中散发而出,开始汇聚到他的身体中。

    小半个月后。

    冥水湖旁,石牧睁开双眼,将手中两块发白的灵石扔在了一旁。

    他神识内视了片刻后,不由长出了一口气。

    时至今日,他身上的伤势终于完全恢复,体内真气法力也再度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石牧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后,再次盘坐下来,单手一招,半空中缓缓盘旋飞舞,并洒下黑光的坠仙台一闪的悬于身前。

    在之前这段疗伤恢复的时间里,他也在不断尝试着操控此宝。

    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番摸索尝试后,他如今对于这件冥月教的镇教法宝已有了一些新的认识,但距离将之完全摸透,自然差的很远。

    石牧望着面前的黑色砖块,闭上双目,口中开始默念起来:

    “天生万物,仙道有灵,

    灵尽归虚,坠成永殇,

    生死有往复,轮回皆因果,

    诸界气荡荡,万鬼日兴隆……”

    随着石牧口中的念念有词,坠仙台表面的那些细密暗纹开始一圈圈的亮起,并纷纷脱离砖块表面,在周围上下缭绕翻动起来。

    石牧口中诵念的咒语,源自于数日前一次无意之间坠仙台无缘无故的发生巨烈震颤之下,他放出神识进入其中,发现其中自带的一段经文,名曰《坠仙录》。

    此咒语内容古朴晦涩,石牧堪堪将其中首段记下,此内容就无缘无故的消失不见了。

    之后任凭他怎么研究,都无法使得《坠仙录》复现。

    不过即便如此,却已让他大喜过望了。

    因为一旦他默念起此咒,便可以催动坠仙台的一些威能,借此可以祭炼此宝,并与之建立起一丝联系。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石牧口中咒语念完,坠仙台表面骤然间灵光大放,表面缭绕的符文也愈发明亮起来。

    石牧见此,单手一指,坠仙台当即顺着他的手指方向飞去。

    他单指一收,坠仙台再次飞了回来。

    石牧眼中浮现满意之色。

    他略一沉吟过后,突然双手在胸前飞快掐动,一道道黑光从其手指尖飞出,纷纷没入坠仙台中。

    坠仙台晃动了一下,飞到了石牧头顶,悠悠旋转起来。

    下一刻,石牧眉头一皱,感觉到四面八方的死灵之气似乎正源源不断的从四周汇聚过来,纷纷没入坠仙台中,隐隐形成了一股淡灰色漩涡。

    即便有坠仙台散发的黑光笼罩,他仍觉得周身一凉。

    石牧心下一惊,正想阻止坠仙台,突然感到身体骤然一冷,一股狂暴阴冷的力量从上方倒灌而下。

    他心中一个激灵,接着这股力量从天灵盖中没入后,开始顺着四肢百骸奇经八脉流淌,并纷纷汇入丹田之中,让其有一种醍醐灌顶般的舒畅快感。

    石牧能够清晰无比的感受到自己实力猛烈提升,同时一股股嗜杀暴虐之意从心头涌起,双目中渐渐有灰光流转。

    他心中先是一喜,而后猛然一惊。

    柳岸那变成僵尸后的恐怖模样突然浮现在他的脑海,他连忙一咬舌尖,一股剧痛刺激之下,他眼神恢复了几分清明,连忙一催神念,硬生生斩断了与坠仙台的联系,停了下来。

    坠仙台表面符文一闪而灭,继续恢复原状,慢慢旋转起来。

    此刻的石牧,后背却已经被冷汗沾湿。

    以坠仙台的力量将死灵气息灌注丹田,来快速提升修为实力的方法,无异于饮鸩止渴,虽然可以在短期内快速恢复伤势,提升实力,但自己的神志也会被一点点吞噬,身体也会渐渐尸化,最终成为一具干尸。

    柳岸便是前车之鉴,石牧明白其中的危害,自然不敢再用。

    不过这也未尝不是性命交关时的一个万不得已的保命手段。

    石牧的心砰砰的跳的厉害,不由得深呼吸一下,平复心绪。

    方才可是惊险万分,若不是自己心志弥坚,加上柳岸前车之鉴印象颇深,稍不留神下,便可能彻底沦为鬼物。

    他望了半空中的坠仙台一眼,再次闭上双目,准备先将丹田中的那股通过非常规手段摄入的真气炼化一下,再做其他打算。

    尔后的十余日时间里,烟罗依旧没有从冥水湖中出来,武夜也一如既往的坐在湖边,汲取湖中溢出的淡红色雾气。

    石牧则在此期间,在研究坠仙录的同时,通过不断试探,慢慢地又发现了一些坠仙台的隐秘能力。

    其中之一便是,凡人肉身可以通过坠仙台直接进出死灵界,并在此宝庇护之下,可以不受死灵之气侵蚀。

    这一点石牧早已深受其惠,不过令其心动的是,通过这一方法,能够打开空间通道,再次回到原来的世界。

    但是,要使用这一功能,需要彻底炼化此宝才行。

    此外,若要借助此宝再次返回死灵界,还需要修筑一个祭坛,做定位之用,否则,随意使用坠仙台来进行界面穿梭的话,很有可能迷失在空间乱流之中,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

    就目前而言,石牧还无法彻底炼化此宝。

    而修筑祭坛所需要的材料,以他目前对死灵界的了解而言,也几乎无法收集到,只有等烟罗从冥水湖中出来后,再作打算了。

    此外,石牧还发现坠仙台内里似乎自成一方小世界,并且其中的空间和这死灵界十分相似,没有灵力,没有天地元气,有的只是弥散其中的死灵气息。

    数日后的一天。

    冥水湖不远处的小山坳中,石牧垂手而立,头顶坠仙台缓缓旋转,散发出阵阵黑光。

    在他的前方不远处,有一小队骷髅士兵。

    或许是受到了之前烟罗的指令,这些骷髅对于石牧视若无睹,只是自顾自的在一个小范围内漫无目的的游走,打圈。

    石牧观察了片刻后,口中默念咒语,单手一扬。

    坠仙台表面暗纹亮起,符文涌现,一闪之下,飞到了那队骷髅上空。

    嗤啦一声!

    坠仙台中飞出一卷黑光,将正对着下方的五个骷髅兵笼罩在了黑光中。

    深处黑光中,那几具骷髅全都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眼眶中魂火不断跳跃,看起来好像颇为恐惧的样子。

    石牧见此,手中法诀一变,坠仙台上的暗纹再次一亮,那道黑光反卷而回,然后笼罩在黑光中的那几具骷髅兵卒,随之凭空消失不见。

    石牧挥手将坠仙台召回自己上空,随后双目一闭,神识进入坠仙台中。

    下一刻,他发现那五具骷髅士兵正在其中的空间里,茫然无措的徘徊着。

    石牧手上法诀变换,按照当初鞠师叔教他的拘灵术,通过神识之力,将自己的灵魂印记强行打入了这些骷髅士兵身上。

    这些骷髅兵实力不过后天,完全没有反抗,就都成为了他的灵宠。

    “果然如此!”

    石牧心中顿时一阵欣喜。

    石牧对着坠仙台遥遥一指,坠仙台中飞出一卷黑光,落在不远处的山坳中,黑光敛去,刚才消失不见的那几具骷髅士兵再度出现。

    和《坠仙录》中所描述的一致,这坠仙台不但能有助于镇压降服死灵生物,而且可以将之储存携带。

    倘若石牧能够收服大批量的死灵生物,置于坠仙台中,那就等于他可以随身携带一支死灵军队,在与人战斗之时,便占有了极大的优势。

    想到这里,石牧心中不由兴奋起来,迫不及待想要赶紧收服更多的死灵,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接下来的时间里,石牧并没有走远,仍在冥水湖周围徘徊。

    数日后的一天,石牧离开了祭坛,向外飞去。

    石牧记得烟罗的叮嘱,所以并没有漫无目的的盲目乱飞,而是沿着自己来时的方向飞去。

    石牧记得,在距离这里不到一日的距离处,有一处山谷,谷中有一处不大的冥水湖,那里盘踞着一头体型硕大的白骨巨象,实力约莫在地阶初期的样子。

    他在来时的路上,便曾远远的看到过此白骨巨象正与一群先天实力的狼型骷髅争斗。

    那些狼型骷髅似乎看中了山谷中的冥水湖,故而对其发动了进攻。

    但白骨巨象实力不菲,大占上风,举手投足间,便将那些狼型骷髅杀得大败。

    当时石牧虽然只是路过,但远远地看到那一幕,对那头白骨巨象印象深刻。

    经过前几日的尝试,他发现坠仙台可以收入的死灵生物修为,无法超过坠仙台持有者的修为,以他如今地阶初期的实力,最合适的收伏对象,自然是同样地阶初期的死灵生物了。

    一路不停的飞了约莫一日之后,石牧来到了一处数座漆黑大山所围的山谷前。

    石牧四下观察了一下,随后取出那件绿色披风穿在身上,将自己的行迹气息掩盖起来,随后控制坠仙台悬于身前,沿着山壁,朝谷中走去。(~^~)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