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零八章 护主
    石牧看着柳岸双目中燃起的淡银色火焰,心中一凛。

    这两团火焰,给人一种撼人心魄的诡异感觉。

    “你逼我动用了坠仙台中沉寂的万年尸气,对你我而言,都已没有回头路了。”柳岸声音冰冷,一步踏出,下一刻,他身影一个模糊下,消失无踪。

    石牧脸上变色,没有丝毫犹豫,身形迅疾无比的朝着旁边横掠。

    他身形刚动,黑光一闪,一道乌黑鬼爪从旁边浮现,闪电般抓下,在半空中留下数道残影。

    “噗嗤”一声,血光乍现!

    石牧身形在数丈外出现,脸色苍白如纸,一只手按住腰间,那里衣衫碎裂,几道深深的伤口正在汩汩留着鲜血。

    他虽然反应不慢,但柳岸速度实在太快,还是没能完全躲过去。

    突然,他心中一动,阵阵酸麻感从伤口处传来,看来柳岸的爪子上带着某种剧毒。

    柳岸身影出现在石牧刚刚站立之处,收回了鬼爪,上面沾着石牧的鲜血。

    他将沾血的手掌放在鼻下,深深呼吸了一下,脸上露出陶醉之色,赞了一声道:

    “好精纯的气血!”

    石牧翻手取出一张绿色符箓,贴在腰间的伤口上。

    柳岸转身看着石牧腰间泛起一阵绿芒,双目银色火焰跳动,并没有出手阻止。

    石牧看似镇定,心却直往下沉去,柳岸此刻的实力,毫无疑问已经十分近似天位层次,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已远超于他。

    他深吸一口气,握紧了手中的陨铁黑刀。

    嗖!

    一道银色身影从石牧身旁掠过,朝着柳岸扑去,一道道黑色棒影密密麻麻的浮现而出,如狂风暴雨般朝着柳岸迎头罩去。

    “逃!”烟罗的声音在石牧心中响起。

    轰隆隆!

    一连串的黑色棒影轰击在柳岸身上,还有周围的地面上,爆发出一团团黑色光团,夹杂着一连串震耳欲聋的巨大声音,烟尘狂舞。

    石牧脸色一呆,烟罗此刻周身笼罩着一层银芒,看似灵动无比,却让人有种错觉,就仿佛一只扑向火焰的银色飞蛾。

    一股莫名的情绪从石牧心头涌起。

    “滚开!”

    一声怒喝从滚滚烟尘中传出,接着刺目灰光在烟尘中如烟花般绽放。

    下一刻,一道银色的身影从烟尘中倒飞了出来,重重砸在二十余丈外的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坑中,烟罗胸口的银色铠甲裂开一道巨大裂纹,露出了下面的胸骨,一排的肋骨已经几乎全断。

    烟罗一个翻身,再次跳了起来,眼中魂火微微闪动,身体仿佛一个弹丸般再次飞扑而出,丝毫不顾及自己身上的伤势,朝着柳岸扑去。

    “快逃!”烟罗的声音再次在石牧心中响起,已经充满怒意。

    石牧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逃?往哪里逃?

    这里是死灵界面,他还不知如何才能返回之前的世界,且没有坠仙台那样能够隔绝此处能量的法宝,短时间还可以勉强支撑,但绝对无法在这里长时间存活。

    而且,以柳岸如今的实力,他也不认为能轻易从其手中逃掉。

    他深吸了一口气,一催丹田中的真气,“嗡”的一声,手中陨铁黑刀绽放出丈许长的黑色刀芒,发出嗡嗡震颤之声。

    石牧双目金光一闪,身形一跃而起,朝着柳岸所在扑了过去。

    身形未至,他手中陨铁黑刀猛然一抖,十三道刀影浮现而出,朝着柳岸斩去。

    烟罗看到石牧的举动,眼中魂火一闪,不过也没有再说什么,手中黑色短棒也幻化出道道棒影,朝着柳岸打下。

    两人联手,攻势一时猛增,让柳岸一时之间也有些手忙脚乱之感。

    “两只蝼蚁,今日就让你们感受一下天位之力!”

    柳岸有些恼怒,厉啸一声,身上灰光一下绽放,一股庞大无匹的强悍力量从他身上扩散而出。

    石牧和烟罗被这股力量直接震飞了出去,踉跄着落在数十丈外。

    柳岸单手一抓,手中黑光汇聚,凝聚成一杆丈许长的黑色镰刀,整个镰刀表面隐约有一道道黑色闪电流转不停。

    他身影一晃,下一刻出现在石牧身前,黑色镰刀化为一片密集黑影,仿佛一柄黑色大刀般劈下。

    石牧脸色大变,此刻躲闪已经来不及,连忙将陨铁黑刀横在了头顶。

    一声金铁交击巨响!

    烟尘狂舞,石牧脸色涨红,两手托住陨铁黑刀,虎口崩裂开来,这才堪堪架住了柳岸手中的黑色镰刀。

    只是他的身体双腿齐腰以下赫然被打进了地面之下,仿佛一根柱子一般。

    柳岸脸上露出一丝恐怖狞笑,一手持镰刀继续压制石牧,另一只手一拳轰击而出,打向石牧的胸口。

    石牧双足用力,身体往上一拔,然而有黑色镰刀压制,身体竟然没有拔出。

    在柳岸的狞笑声中,乌黑的拳头轰然而至,一股恐怖力量袭来。

    就在此刻,银影一闪,烟罗挡在了石牧身前,其手中的黑色短棒不知所踪,两只银甲覆盖的手臂交叉着挡在身前。

    “轰”的一声,柳岸的拳头狠狠轰击在了烟罗双臂之上。

    咔嚓!

    烟罗双臂上的银色铠甲瞬间碎裂,露出下面晶莹的臂骨。

    两根纤细臂骨交叉挡在身前,死死抵住了柳岸的硕大拳头。

    “咔嚓”一声脆响!

    烟罗臂骨上浮现出一道道裂纹,并且飞快蔓延开来。

    烟罗眼中魂火一闪,蓦然一张口,一股无形声波飞射而出,轰击在近在咫尺的柳岸脸上。

    柳岸眉头一皱,脸上浮现出一层灰光,凝聚成一面半透明的护罩。

    无形声波一触碰到这半透明护罩,仿佛遇到了克星一般,发出一连串噼啪的声音,爆裂消散开来。

    “原本还想留着你,既然你找死,那便一起去死吧!”柳岸冷笑一声,另一只手中黑色镰刀不再压制石牧,一下高举,朝着烟罗斜劈下来。

    “轰”的一声,黑色镰刀狠狠劈在烟罗身上,将其直接打飞了出去,银甲四溅,几乎将烟罗的身体斩成两截。

    不过就在烟罗被劈飞的瞬间,它忽的一张口,一道黑光从其口中而出,迅疾如电般刺向了柳岸,正是黑色陨铁短棒。

    陨铁短棒此刻散发出异样的光芒,棒头黑光凝聚成尖锐装,仿佛一杆黑色短枪一般。

    距离极近,柳岸也没能躲过。

    “噗嗤”一声,黑色短棒刺穿了那个半透明护罩,刺入了柳岸胸口,不过却被其肌肤表面的绿色角质层所卡住,并未完全贯穿。

    顿时一圈圈黑色涟漪以短棒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扩散而开。

    身处这涟漪之中,柳岸眼神一阵紊乱,身体摇晃了一下,似乎要摔倒在地。

    显然,陨铁短棒中不止只是物理攻击,还蕴含了烟罗擅长的神魂攻击。

    以柳岸如今天位的实力,神智也出现了片刻的混乱。

    烟罗在施展出这一击后,双目魂火黯淡,身上气势迅速衰落下来,身形在半空中翻滚了几下,重重落地。

    “烟罗!”石牧眼见烟罗几乎被斩成两段,心中不知为何浮现出一股异样的暴怒。

    “啊!”

    他目眦欲裂,口中发出一声怒吼,体内血液似乎一下沸腾起来,体表骤然爆发出一股冲天银芒。

    他身上鼓起一块块巨大肌肉,皮肤表面长出银白色毛发,身体飞快涨大,转眼间化为一头白色巨猿,全身散发出暴虐的强大妖气。

    石牧此刻变身的巨猿,和前几次大不相同,只有两三丈高,不过此刻巨猿散发出的气息,比起前几次又要强大了许多。

    虽然比不上此刻的柳岸,但是也相差不多的样子。

    白色巨猿此刻的双目不再是金色,而是血红之色,里面满是涛涛怒火,原本焦黑的左手处仍是焦黑之色。

    “轰”的一声!

    白色巨猿从地下跃出,狂吼一声,巨大猿爪抓着陨铁黑刀,黑刀此刻看起来非常短仿佛握着一只匕首一般。

    但见巨猿双目光芒一闪,陨铁黑刀上立刻腾起冲天黑芒,刀身仿佛一下变成一轮黑色太阳一般,一股浩大威势从黑刀上扩散开来,比陨铁短棒在烟罗手中发挥的威力还要大的多。

    一道黑光从巨猿手中飞出,化为如山般的黑色刀芒,朝着柳岸当头斩下。

    柳岸此刻眼神还有些混沌,不过本能感觉到了危险,大吼一声,半空中的坠仙台黑光大放的飞落而下,并涨大数十倍,仿佛一面黑色盾牌般挡在头顶。

    黑色刀芒狠狠斩在坠仙台上,两个黑色光环轰然相撞,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方圆数十丈内气流激荡,一道道漆黑裂纹交织浮现,又立刻闪灭。

    坠仙台表面黑光闪烁黯淡,几乎便要崩溃,不过仍然死死抵挡住陨铁黑刀。

    柳岸此刻眼神中的混沌终于消失,恢复了神智,看着眼前的白色巨猿,脸色变了一下,似乎有些惊讶巨猿的出现。

    下一刻,他口中念念有词,挥手打出一道黑光,融入坠仙台之上。

    坠仙台表面浮现出无数黑色符文,散发出的光芒顿时稳定下来,和陨铁黑刀相持在了半空。

    柳岸脚下一点,身体朝着后面倒射而出,同时伸手抓住胸前的黑色短棒,想要将起拔出。

    这种对寻常之人来说的致命伤,对于此刻已经化为尸身的柳岸来说,不过是寻常皮肉之伤。

    银色巨猿眼见陨铁黑刀被挡住,眼中浮现出暴怒之色,不过它看到柳岸此刻的举动,目光落在了那陨铁短棒上,神情微微一怔。

    下一刻,银色巨猿脸上露出兴奋之色,手臂一抬,一指似缓实疾的点出。未完待续。

    ...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