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零七章 死而复生
    石牧脸色一变,顾不得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睁开双眼,豁然站了起来。

    柳岸身处半空,脸上绿光似乎越来越亮,背后一双黑色羽翼扇动不已,被烟罗击断的左臂,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此时竟然已经再度长出,且左右手各自抓着一杆丈许长的黑色长矛,黑气翻涌缭绕。

    距离他不远处,地面被砸出一个大坑,烟尘四起。

    银光一闪,烟罗的身影从坑中飞出,落在附近。

    此刻的烟罗看起来略有些狼狈,身上银色战甲上多处出现裂纹和划伤,背后一只翅膀也受伤耷拉了下来。

    “烟罗,你没事吧!”石牧身形飞射朝烟罗掠去,通过心神联系问道。

    烟罗看了石牧一眼,眼中深紫色魂火波动了一下,随后转首看向半空的柳岸,眼神冷漠如刀。

    “原来如此!我记起来了,就是这具骷髅,那晚便觉得它很特殊,想不到才短短几年,便进阶到了地阶巅峰,真是让我意外!不错,我越来越有兴趣了!”柳岸看着烟罗,点了点头道。

    石牧横刀而立,站在烟罗身前,看着柳岸。

    “石兄,想不到你还给我准备了这样的惊喜。我能预感到你这个宠物体内蕴含的无穷潜力,你死之后,…『长…『风…『文…『学,ww◆w.c○fwx.♂t它便归我所有,恐怕可以成为我的另一个杀手锏。”柳岸哈哈一笑,背后黑色羽翼一展,身形如电扑下。

    “休想!”

    石牧一咬牙,身上赤光大放,身后赤猿法相凝聚而出,赤光一闪,法相手中多出了一杆赤炎巨剑,朝着柳岸斩下。

    柳岸口中发出一声讥讽笑声,手中黑色长矛黑光大放,枪尖浮现出一道道黑色闪电,散发出一股可怖的毁灭气息。

    两杆黑色长矛如同毒龙出洞,后发先至,一杆长矛点在赤炎巨剑上,另一杆长矛刺在了赤猿法相胸口。

    “轰”的一声,赤炎巨剑炸裂开来,化为漫天火焰!

    另一杆黑色长矛赫然穿透了赤猿法相的胸口,“嗤嗤”之声大作,一道道黑色闪电犹如灵蛇般朝四面攒去,眨眼间将赤猿法相大半个身子覆盖。

    赤猿法相口中发出一声哀鸣,巨大身体也如同赤炎巨剑一般,轰然爆裂开来,化为漫天火焰,四散的黑色闪电纷纷一闪而回的飞入黑色长枪之中。

    柳岸手中黑色长毛一抡,一股狂风凭空出现,将漫天火焰扫开。

    一道赤色身影从漫天火焰中飞出,闪电般直扑柳岸而来,正是石牧,其手中陨铁黑刀黑光吞吐,绽放出数尺长的晶莹刀光,一刀斩下。

    柳岸心中一凛,石牧这黑色长刀的威力,他已经领教过,不敢大意。

    手中黑色长矛一动,正要防御。

    就在此时,柳岸身后银光一闪,烟罗身影一闪而至,张口发出一声尖啸。

    周围空气顿时泛起一阵涟漪,一道无形的波动一下击中了柳岸。

    柳岸身体一僵,双手抱头,脸上突然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石牧眼睛一亮,陨铁黑刀趁机化为一道黑色匹练斩向对方。

    柳岸虽然抱头痛苦,刀芒临身,仍是察觉到了危机,口中发出一声怒吼,身上黑光爆发,背后双翼也骤然回卷,围住了他的身体,形成了一个黑色球形护罩。

    护罩上浮现出一道道符文,和之前柳岸那面黑色光盾一模一样。

    咔嚓!

    球形护罩刚刚成型,黑色刀芒便悍然劈下。

    半个刀身劈入了护罩之中,不过便停了下来。

    石牧脸色涨红,体内真气潮水般注入陨铁黑刀之中,不过陨铁黑刀威力似乎仅限于此,无法再增大了。

    就在此刻,一只手掌按在了石牧肩膀。

    “别动!”

    烟罗的声音在石牧心中响起,一股莫名的气息从手掌透入石牧体内,电流般涌入石牧的脑海,轰然炸开。

    石牧眼神一亮,心中豁然开朗,眼前有种拨云见日,醍醐灌顶的感觉。

    他仰头发出一声长啸,如龙长吟!

    “铿锵”一声震响,声震四野!

    陨铁黑刀之上骤然腾起刺目黑色刀芒,延伸出数丈,凝聚成一道七八丈长的晶莹黑色巨刀。

    一股冷冽刀意扩散开来。

    咔嚓!

    黑色球形护罩在宏大刀芒面前,一下碎裂而开,露出了柳岸的身影。

    柳岸显然没想到自己的防御竟会被破开,此刻的脸上满是愕然之色。

    石牧眼神漠然,手腕在间不容发之际猛地一抖,黑色刀芒一闪,劈在了柳岸脖颈之上。

    血光乍现!

    柳岸的头颅直接被劈飞,远远飞了出去,漫天血色长发在半空中飞舞,如同一颗火球一般落在地上。

    其无头尸体上黑光消散,也重重落在了地上。

    “总算杀死了!”

    石牧长长呼出了一口气,背后火翼扇动,身体落在了地上,脸色苍白。

    刚刚那一下他虽然发挥出陨铁黑刀的力量,但是体内真气也被黑刀一下吞噬了大半,大口喘息。

    片刻之后,他喘息稍定,挥手将陨铁黑刀横在身前,眼神中满是狂喜。

    烟罗此刻也飞了下来,落在石牧身旁。

    石牧转首看向烟罗,开口说道:

    “烟罗,刚刚多谢指点!”

    烟罗看了石牧一眼,微微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对了,你受伤不轻,这些兽魂你先拿去用。”石牧看着烟罗布满伤痕的身体,急忙取下腰间的兽魂袋。

    烟罗双目魂火一亮,一把夺过,张口发出一股吸力。

    兽魂袋中飞出十几团光球,其中几个特别明亮,正是石牧之前击杀了几个地阶妖兽兽魂。

    烟罗眼中一喜,十几团光球一一飞入了它的口中。

    它身上银光顿时大放,一道道伤口迅速恢复,背后受伤的羽翼也自动痊愈。

    石牧眼见此景,松了口气,目光一转,看向一旁的柳岸尸体,迈步走了过去。

    柳岸尸体旁,一块黑色砖块落在了地上,散发出淡淡黑光,正是坠仙台。

    没有了柳岸的加持,此宝表面散发的黑光,显然黯淡了不少。

    石牧眼神一喜,此物可是冥月教的镇教之宝,俯身便要去捡。

    就在此刻,不远处的柳岸头颅之上,眉心处一轮月牙印记光芒一闪,从中飞出一道灰光,一闪而逝的没入坠仙台中。

    接着坠仙台骤然浮现出一阵刺目的灰色光芒,迅疾无比的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石牧近在咫尺,首当其冲,身体如同被一座山峰狠狠击中,直接被震飞了出去。

    石牧被打飞出了十余丈,这才踉跄落地,脸色苍白,嘴角流出一道鲜血。

    他脸色大变,看着眼前的一切,烟罗也被这个变故惊了一下。

    紧接着,更加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坠仙台爆发出的刺目灰芒,笼罩住了柳岸的无头尸体,灰光之中,柳岸的身体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噗噗”一阵锐响!

    柳岸无头尸体的脖颈上冒出一道道血色发丝,瞬间横跨十余丈距离,连在了不远处的柳岸头颅之上。

    “嗖”的一下,柳岸的头颅飞了回来,重新连在了无头尸体上。

    一连串的动作快如闪电,石牧和烟罗还没有反应过来,头颅便已回到了柳岸身上。

    坠仙台飞到了柳岸头顶,飞快旋转起来,接着表面光芒一闪,一缕银灰色的气体从其中飞出。

    银灰色气体看起来恍如液体一般凝重,散发出犹如金属般的光泽,一缕沉重无比的威压和浓郁的死亡气息,从银灰色气体上散发而出。

    “万年尸气!”烟罗眼中魂火一闪,声音充满震惊。

    “那又是什么东西?”石牧听闻此话,心中一动。

    烟罗没有回答石牧的问话,身上银光大放,身形化为一道银色幻影,朝着柳岸扑去。

    身形未至,手持陨铁黑棍猛地一挥。

    呼的一声!

    一道十余丈长的黑色棒影瞬间浮现而出,朝着柳岸打去。

    坠仙台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旋转速度骤升,表面更是黑色大放,一道粗大黑光飞射而出,和棒影撞在了一起。

    “轰”的一声巨响!

    棒影黑光双双消散,烟罗的身体也被一股无形之力震退了几步。

    此刻,银灰色气体一闪,融入柳岸体内,柳岸身上顿时亮起一层银灰色光晕。

    柳岸脑袋左右摇晃了一下,缓缓抬起了头,脖子上的伤口已经消失无踪,原本已经黯淡的眼神也重新恢复了神采,一头血发凌空飞舞,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有些狰狞。

    石牧骇然,断头重生的事情,他闻所未闻,可是如今自己却亲眼目睹了这一幕。

    接着,他便发现了更令其目瞪口呆的情景。

    柳岸的身体原本只是半尸化,此刻却彻底化成了尸体。

    身上长出银灰色的鳞片,脸也变成青黑之色,手臂也变成乌黑颜色,上面一道道粗大紫红筋络般的东西缠绕,黑气缭绕。

    除了一头血色长发外,石牧几乎已无法将面前这具僵尸,与此前俊朗不凡的柳岸联系在一起。

    一股比刚刚还要恐怖的气息从柳岸身上发出,彻底尸化之后,他力量竟然再次大增。

    石牧脸上变色,手心中泛起了一阵冷汗。

    “石牧,万万没想到,我此前还真是小看了你!”柳岸双目望向石牧,“呼”的一下,燃起两团淡银色火焰。(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