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零六章 援军
    对于柳岸的突然袭击,石牧早有准备。

    他脚下猛地一点地面,整个人迅疾无比的朝着左边横移了过去,躲过了柳岸的一抓。

    柳岸一抓抓空,并不意外,一只利爪朝着石牧猛然凌空一抓。

    “呲呲”之声传来!

    五道尺许大小的半月形灰刃凭空出现,并且在途中迅速涨大至丈许长,带着猛烈的劲风,朝着石牧斩去,速度快的惊人!

    石牧此时堪堪稳住身形,此刻想要躲闪已是不及,他二话不说的蓦地一个转身,手中不知何时已拔出了背上的陨铁黑刀,黑刀刀面已是赤光隐隐。

    一声厉喝,猛地一刀劈砍而出。

    “嗤啦”一声!

    十三道刀影纵横交错的浮现而出,交织成一片刀网,和五道半月形灰刃相撞。

    一阵金属摩擦般的铿铿之声传出,爆发出一团团赤灰亮色光团!

    石牧身体被震飞了出去,落在了数丈之外,脸色似乎白了一下,不过那势如奔雷般的五道灰刃,也随之碎裂开来。

    “热身运动结束了,石兄,让我们好好打一次吧!”

    柳岸说着,单手虚空一抓,黑光一闪,一杆丈许长的黑色长矛出现在手中。

    长矛表面铭刻着一圈圈玄奥的符文,枪头处黑雾缭绕,细看之下,这些黑雾似乎是一道道魔影,整根长矛散发出一股不同寻常的邪恶气息,俨然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异宝。

    柳岸将长矛在身前舞动几下,随后身形一跃而起,朝着石牧扑了过来,手中黑色长矛一抖,化为一片密集的黑线,直刺石牧胸口。

    这些黑线速度极快,隐隐笼罩住了石牧上半身!

    石牧双目金光流转,手中陨铁黑刀狂舞而起,幻化出一道道赤色刀芒,迎向了黑色长矛所化的密集黑线。

    铛铛铛!一连串的金铁交击的巨响!

    石牧和柳岸在瞬间交手了数十下,柳岸转化成了半个僵尸之身,力量也达到了极为恐怖的地步。

    石牧纵有一身不弱于对方的巨力,但由于体内伤势并未恢复,自然尽处下风,全力防守也有些不及的样子。

    片刻后,“铿”的一声巨响!

    柳岸手中黑色长矛上挑,赫然一下将陨铁黑刀荡开,手臂再一抖,黑色长矛化为一道流星,直刺石牧胸口。

    “死吧!”柳岸眼中凶光一闪,厉喝一声。

    石牧此刻手臂酸麻,面色苍白,嘴角处更是流出一道血迹。

    但其眼中却并未露出丝毫胆怯,左手火光一闪,正要有所动作。

    不过就在此刻,柳岸身后黄芒一闪,一具身形高大的骷髅身影从地下钻出,手中黄色骨刀横扫,斩向柳岸双腿。

    这一下猝不及防,让柳岸吃了一惊。

    他反应惊人,手中黑矛生生收回,在地上一点,身体朝着旁边躲闪而去。

    不过那高大骷髅这一刀实在太快,柳岸虽然第一时间做出躲闪举动,但是左腿还是被骨刀劈中。

    “噗”的一声闷响,柳岸左腿衣衫碎裂,露出了下面暗绿色的皮肤,表面被劈出一道浅浅伤口,淡黄色的液体缓缓流出。

    柳岸脸色一冷,左手灰光大放,人在半空便一拳轰击而下。

    一道二十余丈大小的巨大灰色拳影从其手中飞射而出,拳风阵阵,如山般镇压而下。

    高大骷髅避无可避,眼中魂火一闪,身上黄芒一闪,遁入了地下。

    就在其身影刚刚消失,灰色拳影便轰击在了地面上,轰鸣声中夹杂着一声骨骼破裂之音,接着碎石飞溅,打出一个巨坑。

    虽然这一拳声势浩大,不过高大骷髅还是顺利逃入了地底。

    “哦,我一时倒是忘了,石兄也是一名术法修为不弱的月阶魂师,同样拥有此界的死灵宠物,不过似乎不是刚刚那个吧?”柳岸身体缓缓落在了地上,眼睛看向石牧,说道。

    石牧趁着刚才的间隙,身形落在了数十丈外,此刻脸色苍白无比,他翻手取出一枚丹药服下,对于柳岸的话没有丝毫回答的意思。

    接着他背后火光一闪,浮现出一对丈许长火翼,一个扇动下,身体骤然化为一道赤影,紧贴着地面,朝着远处飞射而去。

    柳岸见此,背后黑光一闪,也浮现出一对黑色羽翼。

    羽翼散发出深邃黑光,上面浮现出一圈圈玄奥符文,和其手中的长矛一样,散发出一股邪恶的气息。

    黑色羽翼一震,柳岸身体也化为一道黑影,朝着石牧追去,速度竟然不比石牧慢上分毫,而且还略微快上一些。

    几个呼吸之间,柳岸便追上了石牧,手中黑色长矛往前一送,朝着石牧捅去。

    长矛之上顿时黑光大放,隐隐传出鬼哭神嚎的声音,一道道黑气从矛身上飞出,隐约凝聚成一尊黑色魔影,仿佛地狱中的魔王重临世间一般。

    石牧只觉一股庞大气势从黑色长矛中散发出来,笼罩住了自己的身体,空间似乎被禁锢了一般。

    眼看着黑色长矛便要刺入石牧体内,就在此刻,柳岸脚下黄芒一闪,那个高大骷髅再次从地下钻出,其左臂表面布满裂纹,几近断裂,右臂持刀,朝着柳岸脚下斩去。

    黄色骨刀上泛起一层刺目黄芒,刀势凌厉。

    “正等着你呢!”柳岸冷笑一声,手臂一抖,黑色长矛竟然调转了方向,刺向地下的高大傀儡。

    咔嚓!

    黑色长矛和高大骷髅的骨刀相撞,骨刀立刻寸寸碎裂开来,长矛余势不衰,赫然一下刺入了高大骷髅的胸口,从其背后穿透而出。

    高大骷髅眼中紫芒大放,胸口被刺穿竟然丝毫不理,凶悍之极的一把抓住了那杆黑色长矛,将其牢牢抓住。

    赤光一闪,石牧身影出现在柳岸身后,双手持刀,一刀劈下。

    陨铁黑刀上泛起一层黑色晶莹刀芒,一股莫名冰冷的刀意扩散开来。

    柳岸手臂用力一抖,想要将高大骷髅甩开,竟然无用。

    他面色一惊,不过并没有乱了分寸,张口吐出一团黑光,化为一面黑色盾牌,挡在了身前。

    盾牌上一道道黑色符文,和黑色长矛,黑色羽翼一模一样。

    陨铁黑刀斩在黑色盾牌之上,“咔嚓”一声,只斩破了半个盾牌,黑刀便停了下来。

    柳岸趁此机会,手腕猛地一抖,黑色长矛上黑光大放,凝聚成几道黑刃,猛然一切,高大骷髅的身体顿时切成几段,化为一堆骸骨,掉在了地上。

    他目光从石牧手中的黑刀上扫过,同时身体一闪,朝着后面倒射而去。

    不过就在此刻,柳岸身后的虚空中突然生出一团黑光,从那黑光中突兀的钻出来一个银色的人影,而那人影手中正握着一根黑色的铁棍。

    黑色铁棒忽的化为一道黑影,迅疾无比的打向柳岸的脑袋。

    柳岸心中大凛,身上黑光大放,身体骤然停住,并且朝着旁边横移而去。

    不过距离太近,“咔嚓”一声,黑色铁棒打在了他的肩膀,血光乍现,柳岸的左臂赫然被齐肩砸碎,血肉横飞。

    银色人影竟是烟罗!

    她没能一击斩杀柳岸,似乎有些不满,背后双翼一展,身体瞬间变得迷起来,如影随形般朝着柳岸扑去。

    身处半空,其手中短棒黑光大放,一道道棒影浮现而出,山呼海啸的朝着柳岸涌了过去。

    “烟罗!”

    石牧看到银色人影,脸上稍稍一松,不过此刻自然不是高兴叙旧的时候。

    他深吸了一口气,身上赤光大放,赤猿法相浮现而出,便要飞扑前去帮助烟罗攻击柳岸。

    “先恢复伤势,别来碍手碍脚。”就在此刻,他心中响起烟罗的声音。

    石牧脸色一怔,旋即苦笑了一声。

    这片刻功夫,远处烟罗和柳岸的身影已交织在了一起。

    二人修为相当,身形更是快如闪电,时分时合,拉出一道道令人眼花缭乱的残影,轰隆隆的巨响更是绵延不绝,厮杀的激烈之极。

    石牧深吸了一口气,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冲上去确实极有可能帮倒忙。

    身上赤光散去,落在了地上,翻手取出一枚丹药服下,盘膝坐下。

    他取出两块上品火属性灵石握于手中,吸取里面的灵气,一道道红丝顺着双臂,渗入体内,争分夺秒的恢复起来。

    隆隆的碰撞声不断传来,石牧听在耳中,强行压下心中焦急,炼化药力,恢复体内伤势。

    丹药和灵石双重作用之下,其体内几近枯竭的真气渐渐充盈起来。

    如此一炷香后,他身上的伤势好转了不少,真气也恢复了大半。

    说起来,若不是上品灵石中蕴含的精纯无比灵气,其体内真气不可能恢复如此之快,只是这代价自然也不小。

    两枚上品灵石,在东洲大陆相当于普通地阶武者的半数身家,即便在西贺大陆,也是稀有之物。

    虽说上品灵石相当于一万块下品灵石,但实际价格却远不止如此,石牧也是当日从冥月教那处分坛中才侥幸得到了十余枚而已,称得上是用一枚少一枚。

    就在此刻,一声巨响从不远处传来,随即地面剧烈颤抖了一下,似乎有什么东西砸进了地面一般。

    半空中随之传出了柳岸张狂的笑声。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