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四百零二章 第二滴
    石牧心中蓦然升起一种危险之极的感觉,心中一凛下,身后火光一闪,张开了一对火翼。

    火翼一动,他的身形骤然化为一道红影,迅疾无比的朝着远处逃去,并且灵活无比的不停变换方向。

    金光虽然迅疾如雷,但是一时竟然追不上石牧。

    另一边,柳岸没有石牧这般的逃命神通,很快被金光追上。

    不过就在此刻,柳岸头顶的金色骷髅头一闪,挡在了身后,大口一张,赫然将那团金砂吞了进去。

    轰隆隆!

    金色骷髅头骤然散发出刺目金光,剧烈颤抖,显然金砂已经在其内部爆裂开来,星星点点的金色砂砾四散飞舞。

    不过金色骷髅头不知是何物,竟然没有被撕裂开来,只是表面在金色砂砾的切割下,浮现出一道道裂纹。

    金色骷髅头光芒一闪,飞入了天鬼幡之中,融入了幡面上,不过上面的裂纹并没有消失。

    柳岸脸上露出痛惜之色,挥手打出一道法决。

    天鬼幡血光一闪,飞入了柳岸体内,消失不见。

    轰隆隆!

    另一边一阵巨响传来,那道追在石牧身后的金色砂砾爆裂开来,化为一团金色蘑菇云,不过却并没有炸到石牧。

    石牧火翼一震,身体顿时停了下来。

    那些金色砂砾似乎达到一定时限后便会自动爆裂,幸好他逃得快,否则只能动用左手的威能才有可能泯灭那些金砂了。

    不过他左手只有一击之力,短时间内根本无暇恢复真气,不到最后关头,他自然不愿轻易动用。

    充斥石室各处的滚滚黄沙纷纷朝中间某处聚拢,接着飞快凝聚下,重新化为一道黄沙匹练,黄龙道人的身影也随之浮现而出。

    “小子逃得倒是快!”

    黄龙道人看了石牧一眼,眼中凶光一闪,便要再次动手。

    就在此刻,一阵“嗡嗡”轰鸣声响起,黄龙道人转首看去,脸色一变。

    苍猿王倒地的地方亮起一阵白色光芒,凝聚成了一个白色法阵。

    “哈哈,黄龙老贼,我说法阵在祭坛之上你便相信,其实法阵真正的位置是在这里,真是愚不可及!”苍猿王此刻已翻身站了起来,眼睛看向黄龙道人,口中发出狂笑。

    “找死!”

    黄龙道人脸色一沉,立刻舍弃石牧二人,朝着苍猿王飞扑而去。

    他口中诵念咒语,挥手一点,九曲黄沙先一步飞射而出,化为一条黄沙长龙,朝着苍猿王飞扑而去。

    黄沙长龙周身金光闪烁,身上浮现出一道道金色电弧,发出隆隆的雷鸣之声,声势骇人之极。

    电弧浮现后,黄沙长龙速度立刻陡增倍许,转眼就便扑到了苍猿王身前。

    苍猿王脸上一惊,不过并未慌乱,口中飞快诵念咒语,周围浮现出一阵血色光芒。

    下一刻,他身上的血肉赫然一块一块的离体飞出,漫天血雾缭绕。

    密密麻麻不知凡几的血肉在其身前凝聚到了一起,化为了一面巨大血肉盾牌。

    血肉盾牌上隐约能看到一个猿猴虚影,绽放出冲天血光。

    轰隆隆!

    黄沙巨龙和血色盾牌撞在了一起,轰隆隆的惊天雷鸣声响起,到处都是爆裂的金光和血芒,引得石室内碎石和尘土不断崩落,

    巨大血色盾牌剧烈颤抖,上面浮现出一道道裂纹,不过还是将黄沙长龙挡了下来。

    血盾后方的苍猿王,此刻只剩一具血淋淋的骨架,不过一双眼珠仍在,看起来狰狞血腥无比。

    他疯狂的挥动一双鲜血淋漓的骨臂,一道道血光间不容发的打入白色阵法之中。

    白色阵法光芒更胜,无数符文浮现而出,眼看便要凝聚成型。

    苍猿王一身血肉所化盾牌,虽看似挡下了黄龙道人的攻击,但显然只是丢车保帅的权宜之计。

    黄龙道人双目精光四射,单手掐诀,口中继续念念有词,黄沙巨龙周身金光大放,冲击之势愈发猛烈,血肉盾牌岌岌可危起来。

    就在这一瞬空档,石牧和柳岸全都动了起来。

    只有这一线机会,他们谁都不愿错过!

    然而这两人的身形一错,却没有一个人是冲向那苍猿王激发的传送阵法方向而去。

    柳岸此刻一头血红长发飘舞,他眼眸中只有不远处架子上那方黑砖般的东西,双足如飞,冲向架子方向。

    石牧则奋不顾身的冲向了中间的金色祭坛。

    刚才祭坛上空浮现的白猿头颅虚影,正是其梦中那头白猿无疑,他所渴求的那滴白猿精血也必定就在祭坛中。

    只要得到这滴精血,被桎梏多日的小九转玄功第一转便能够有所提升!

    黄龙真人一边催动黄沙巨龙攻击血肉盾牌,同时并没有忘记这两条小鱼,他眼角余光一瞥,另一只手法诀一掐,再一扬,两团暗黄色的光芒破空而去,在虚空中留下一道涟漪,飞快的出现在柳岸和石牧的背后。

    那两团黄光如同锥心之箭,朝着两人的后心袭去。

    石牧和柳岸俱是一惊,但谁都没有回头抵挡,反而加快脚步孤注一掷般的朝着自己的目标冲去。

    眼见那团黄光就要击中柳岸时,柳岸却突然一扭身躯,整个人转过身来,他的胸膛迎向了那团黄光。

    “轰”一声剧烈的爆鸣响起!

    柳岸的身躯倒飞而出,翻滚着落在了地上。

    他面色苍白异常,但身上却全无伤痕,而他停在胸前的双手上,此刻却多了一块,不,多了两块合二为一的黑砖。

    原来,在千钧一发之际,他抢先拿到了架子上的那块黑色方砖,在转身的同时与自己原有的一块黑色方砖合在一起,抵挡住了黄龙真人的虚空一击。

    而就在柳岸的方砖与黄龙真人虚空一击碰撞的同时,石牧那边也是惊险万分!

    石牧跨前一步,正要踏上金色祭坛边缘的时候,刚才一吼震退黄龙道人的白猿头颅虚影再次洪光一闪的浮现而出,泛着金光的双目冷冷盯着想要冲进祭坛的石牧。

    石牧被那道犹如实质的目光盯着,心中一凛,额头顿时渗出细密的汗珠。

    虽然他知道这头白猿与自己渊源匪浅,但也难保这西贺大陆曾经的绝世妖王,不会突然妖性大发,将自己杀死。

    修为如黄龙道人也不敌这白猿一吼之力,自己这点微末修为,怕是根本不堪一击。

    但事到临头,已经不容许他多想,更不容许他退缩,黄龙道人那斩破虚空的黄光如跗骨之蛆一般追在身后,迟上一秒,他便有可能落入万劫不复之地。

    事到如今,也顾不得这头白猿会不会暴起杀死自己了,只能拼上性命赌这一把!

    “啪”的一声轻响。

    石牧落在了祭坛之上,他赌赢了,白猿竟没有出手攻击他,反而放任自己踏入了金色祭坛之中。

    与此同时,白猿的一声怒吼再次从身后传来,巨大的音波将石牧震得直接翻倒在地,同时也将黄龙真人的那团黄光震得溃散开来。

    白猿头颅虚影目光一转,俯视着倒地的石牧,金色的瞳孔中竟隐约闪过一丝复杂神色。

    片刻之后,白猿头颅虚影渐渐淡化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半空中一滴犹如水晶般的殷红晶莹血滴,一下滴落在了石牧额头上,亮了一下,便隐没不见了。

    随着那滴精血化入石牧体中,金色祭坛上的封印似乎也被开。

    原本平坦的祭坛中央发出一声轰鸣,蓦地升起一个石台,石台上呈着一个布满金色暗纹的大木盒。

    在木盒的外围还贴着几张银色的符箓,上面描绘着一些玄妙复杂的符文。

    石牧挣扎着爬起,满脸痛苦之色,双目更是一片赤红。

    他的皮肤此刻变得近乎透明,皮肤下的血管清晰可闻,整整粗大了一倍,看上去有几分狰狞恐怖,而在这些粗壮的血管中,流淌着如同火焰般翻涌滚动着的汩汩鲜血。

    虽然承受着剧烈的痛苦,但石牧的神志并未丧失,他只觉得浑身血液如同沸腾了一半,这炽热的感觉令他仿佛回到了钟秀天凤血脉觉醒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整个人也要就此燃烧起来了。

    但是这炽热的火焰却好像被拘束在他体内一般,无论奔涌流淌的如何强烈,却始终不会破体而出,只是一遍遍的折磨着他的身体,同时也一遍遍淬炼着他的身躯。

    石牧此刻来不及多想,目光一扫,顺手拿起了石台上的金纹木盒,将其收入了尘渺戒中。

    苍猿王和黄龙道人还在激烈的争斗着,却同时都被祭坛上发生的情形吸引了目光。

    如同枯骨般的苍猿王仅剩的双目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一个区区人族小辈,怎么可能踏入祭坛,又怎么能够吸收白猿妖王的本命精血,且竟然还没有被其反噬爆体而亡?

    黄龙道人此刻也是目呲欲裂。

    他哪里想得到,自己耗费了巨大精力,远渡重洋,深入西贺,苦心经营数百年之久,到头来竟只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被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人族小辈捷足先登,这实在是不能饶恕!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