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九十五章 潜入
    就在化形大典正如火如荼的召开之际,石牧却已根据此前得到的信息,躲过了重重明暗岗哨,绕着凌天峰外围走了大半圈,并最终停在了峰底某处并不起眼的岩壁跟前。

    石牧身形潜在岩壁不远处的一片小树林中。

    只见那处岩壁前,一动不动的站着四个虎首人身的妖族大汉。

    这四人目中精光四溢,黑黄相间的毛茸茸双臂或抱于胸前,或单手持刀的扛在肩头,赫然都是修为实力达到先天级别的妖将。

    类似的场景,在凌天峰底每隔数十丈距离,便有一处,驻守者俱是四名实力达到先天级别的半化形妖族。

    此等实力,哪怕是一般的地阶强者,也不可能做到无声无息的击杀。

    石牧目光越过四名妖将,仔细打量了一番那处岩壁,又闭目沉思了片刻后,单手取出一张青色符箓往身上一拍,随后手中红光一闪,多出了一把赤色长弓。

    撘弓上弦,双目金光流转,顿时前方四名妖将犹如近在咫尺。

    “嗖嗖”两声几乎同时响起!

    两道如电般飞出,只是一闪,便将两名虎首妖将喉咙洞穿而过。

    其余两名虎首妖将大惊,刚想有所行动,身前青光一晃,石牧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右手握刀,左手握拳,分别击出。

    顿时,那两名首妖将无声无息的倒地而亡,其中一人被一刀劈成两截,另一人头颅更是如西瓜般碎开。

    石牧取出兽魂袋,收了四名妖将兽魂后,用火球将尸体化尽。

    随后,他单手一翻,手中多出了一块暗红色的晶石,正是凌炎晶!

    石牧将晶石对准前方岩壁,口中念念有词,顿时一道光柱从晶石表面射出,落在前方崖壁上,岩壁表面光芒流转,露出一个洞窟来。

    石牧按耐住心中的兴奋,深吸了一口气,闪身而入。

    在经过一条昏暗小径后,出现在石牧前方的是一个开阔的巨大空间。

    石牧双目金光隐隐,四下一扫后,确认里面并没有守卫和其他禁制后,这才缓缓迈步走了进去。

    虽然在梦境中曾来过这里,但当自己亲眼目睹之时,石牧仍难掩心中激动。

    同样的空间,同样的十二根巨型灰色石柱……一切和梦中一般无二,只是所有的一切都显得有些古朴,显然是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在利用凌炎晶进入凌天峰时,他还有些不敢确定,但之后看到的一切,却让他心中越来越相信,自己梦中的那个白猿,便是曾带领群妖称霸西贺大陆的白猿妖王。

    只是在其他几个梦境中出现的一些场景,却依旧是个谜。

    不过此刻他也无暇去考虑那么多了。

    他没有去触碰那些灰色石柱,小心翼翼的从旁绕开后,根据记忆,走入了空间一侧的某个通道之中。

    里面是一阶阶盘旋而上的石梯。

    由于之前梦境中,白猿一行人这一段石梯走的飞快,中间路过了许多楼层,但都没有作丝毫停留,故而他只依稀记得那处密室门口的大致情形,却记不清究竟白猿等人最后停留在第几层了。

    不过根据他的估算,起码也在十层以上。

    结合他前几日夜里潜入凌天峰附近,从一名化形的月熊族守卫统领口中得到的消息来看,在十层以上,符合自己梦中那般模样的密室,应该有两处地方最为相似,第十六层和第二十一层。

    黑暗的石梯通道内,阴冷潮湿,还不时散发出阵阵腐朽腥臭,石阶上布满青苔,一些粘稠的绿色液体正顺着石阶缓缓流淌而下,使得落脚处有些滑腻。

    石牧双眸金光流转,一侧的扶壁上不时能看到一些细小的符文,应该是妖族在此布下的某种警戒禁制,若是稍不留意,触碰到的话,必会引起不小的动静,甚至引来守卫。

    虽然石牧自忖以自己如今的实力,对付区区几名妖族化形守卫根本不成问题,但如此一来,计划便很有可能搁浅。

    毕竟那位苍猿王虽然暂时离开了凌天峰,去主持化形大典,但这凌天峰里若是有什么风吹草动,难保他没有什么其他手段可以知晓,到时他必然会第一时间赶回来。

    石牧可不认为,自己可以在天位妖族强者的眼皮子底下瞒天过海,更不用说开封印取得白猿精血了。

    石牧通过灵目加持,拾阶而上,小心翼翼的避开了沿途通道和楼层的各种禁制。

    这一路上,守卫并不是每层都有。

    在有守卫的楼层,以石牧如今的修为,加上有绿色披风傍身,大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直接绕过,实在不行,便躲在走道里稍微侯上片刻,待守卫不注意之时,再设法通过。

    前十层,石牧沿途并未作丝毫停留。

    直至第十一层开始,每经过一个楼层,他都会稍作停顿,并躲在暗处细细观察一番。

    毕竟时间过去那么久了,凌天峰内部构造会不会发生变化还有未可知,况且那月熊族守卫口中得来的消息,也未必一定准确,自己潜入凌天峰的机会宝贵,他不想放过任何一种可能。

    结果第十一层到第十五层的楼层构造,和梦境中完全不同。

    当石牧来到第十六层入口前,他只觉前方一阵灯火通明,与之前几个楼层一样,这里同样是一个数百丈大小的巨大空间,不同的是,这里从上至下遍布着的钟乳岩似的巨石,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将整个空间照的敞亮之极。

    而在空间深处,有一个看似并不起眼的石室,石室表面没有丝毫禁制,而在空间两侧,还有一些不知通往哪里的通道。

    让石牧有些欣喜的是,偌大的空间里,却连一个守卫都没有。

    这里正是两处可疑的隐秘地点其中的一处,而且与梦境中白猿等人所停留的那处楼层,十分相似。

    石牧按捺住心中的兴奋,没有直接踏入其中,而是双目金光流转,四下打量起来。

    果然,在这些看起来如同钟乳岩的巨石表面,铭刻着一圈圈细密无比的符文,巨石根部之间,有某种近似透明的光线连接,如同一张蜘蛛网般,近乎布满了整个空间地面,只留有一条小道,可以安然通过。

    贸然踏入,触碰到这些巨石之间的透明光线,会发生些什么,可就很难说了。

    若非石牧目力惊人,且早有所戒备,怕是根本发现不了。

    石牧深吸了一口气,放出神识再次扫过整个空间,确认附近没有守卫后,这才小心翼翼的迈步向前,朝着密室方向走去。

    结果在距离石室尚有十余丈距离时,一侧通道中,传来几句低低的交谈声。

    石牧心中一凛,神识一扫,发现来的是两名先天实力的化形守卫,正朝着这里走来。

    石牧连忙加快脚步,但却仍保持警惕之心,不敢丝毫触碰到地面的透明光线。

    终于在两名守卫进入空间前,来到石室门口,并直接推门而入。

    结果石门刚刚关上没多久,门外传来一阵渐渐走近的说话声。

    “啧啧,十年一度的化形大典,可惜今年还是没法去参加。”

    “再当几年守卫,只要表现好,苍猿王大人会亲自赐予咱化形丹,这种化形大典有什么好参加的。”

    “咦?”

    “怎么了?”

    “这里似乎有种奇怪的气息,是不是有人来过了?”

    “你这狗鼻子是不是太敏感了,今日这里除了你我两人,还有谁会来!再说了,这里可是第十六层!”

    “也是,走吧,去下面一层看看。”

    两个声音渐渐走远。

    石牧心中暗松了一口气,贴着石门后面又侧耳聆听了一会,确定没有被发现后,他才转过头来,打量起眼前的密室。

    然而下一刻,心中却直叫苦。

    这间密室中并没有设下什么禁制,只是这里虽和梦境中的密室颇为相像,但从里面布置来看,却显然不是梦境中的那间。

    不过既然来了,他也没打算立刻离开。

    密室一侧放了一排橱柜,上面摆放着数个精致的小绿瓶。

    石牧拿起一个小瓶子,打开瓶塞,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开来,同时瓶口升腾起一片血雾。

    他心中一动,赶紧把瓶子盖上,看来这是一瓶不知名的精血,品阶还不低的样子。

    石牧也没多想,将这些精血都收了起来,在屋内转了一圈,又发现了一些奇形怪状的灵草,其中有数样看起来有些眼熟。

    石牧一拍脑门,突然想起些什么。

    这些灵材,正是之前在地蛇部中,那个安师伯说的炼制化形丹需要用到的珍惜灵材。

    石牧又取出那只小绿瓶,仔细看了看,听说炼制化形丹最关键的就是地阶人蛮两族的精血了,而他手中这瓶,无疑正是此物。

    化形丹之所以难以炼制,便是因为精血难以寻觅。

    石牧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些东西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价值,但他还是将这些东西一股脑儿收入了储物戒指中。

    经过一番搜索,这里显然没有梦境中所见的那个白色石门。

    石牧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

    略一定神后,再次来到密室门口,贴着石门听了片刻,确认外面没人后,才悄悄离开了密室。(~^~)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