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化妖
    石牧离开小院,半个时辰之后,来到了那些妖族居住的院落附近。

    “石头,你怎么来了?”彩儿一直在这附近监视那个蛇妖男子,见石牧出现,飞落在其肩头,问道。

    石牧也没有隐瞒彩儿,将遇到冷月彤的事情和它简单说了一遍。

    “竟然还有这种改变气息的秘术!既然如此,俺觉得你现在动手比较好,这些妖族这几天偶尔也在讨论返回凌天峰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动身离开。”彩儿说道。

    “那个擎沧今日可有离开过这里?”石牧问道。

    “今日他去了万金堂,似乎想要采购一批符箓,不过没有买到,早早便回来了。”彩儿说道。

    “那我们明日再来吧。”石牧点了点头,说道。

    ……

    第二日一大早。

    一个灰袍蛇妖男子从院落中走了出来,朝着赤炎城商铺区域方向走去。

    此人名叫擎沧,是地蛇部一个先天初期的妖族。

    他此次来到赤炎城身负重任,必须要采购到足够的物资并按时返程,此刻距离回归的时限越来越近,但他还有一批符箓没有买到,让其有些郁闷。

    说起来,中阶以上的符箓,即便是赤炎城中也不易买到,只有更东方,一些人蛮两族较多的蛮族城池才多有出售。

    擎沧心中咒骂了两句,他对于人蛮两族没有丝毫好感,这次的采购任务,若不是为了奖励,他也绝不愿踏足这些异族城池。

    他心中转过这些念头,很快来到赤炎城一条繁华街道。

    擎沧目光看向一家大型商铺,他昨日打听到,这里以前曾经出售过符箓,迈步走了进去。

    一刻钟后,他走了出来,被灰色斗篷罩住的脸上露出些许焦躁,在这家商铺他没有丝毫收获。

    擎沧取出一张赤炎城的地图,看了几眼,随即将地图收起,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大半日后,擎沧从一家不算很大商铺中走出,心中烦闷。

    忙了一天,收获却是甚微,只买到了几张低阶符箓,族中要求的中阶符箓根本连影子也没有看到。

    若是自己没有完成任务,那这次奖励就要泡汤了。

    “石头,你运气还真不错,竟能以这么低的价格,买到这些符箓。”一个声音忽的传进了擎沧的耳中。

    擎沧这几日被这些符箓折磨的神经灵敏无比,一听到“符箓”二字,立刻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神情一怔。

    在他前方不远处的街道上,一个人族青年男子走过,说话的却是他肩膀上的一只彩毛鹦鹉。

    “呵呵,运气而已,那家伙急需灵石,才低价将那些符箓卖给了我。有了这二十几张中阶符箓,此番可以在十万火山里好好转上一转了。”青年男子说道。

    彩毛鹦鹉连连点头。

    两人交谈着,从擎沧面前走过,眼看便要转过路口。

    “这位朋友,还请留步。”擎沧心中念头急转,强捺住对人族的厌恶,追了上去。

    “阁下有何事情?”青年男子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过来,发现来人是妖族,眼中满是戒备之色。

    “呵呵,阁下不要误会,在下刚刚听到你和这位……在谈论符箓之事,因此想要请教一下。”擎沧丑陋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你偷听我们谈话?”青年男子面色一沉。

    “刚刚恰巧路过,顺耳听到而已,在下并无恶意。”擎沧说着,一咬牙,掏出一块水属性中品灵石,塞到了青年男子手中。

    青年男子脸上戒备的神情顿时一松,翻手将灵石收了起来,脸上露出笑容,语气也缓和了几分:

    “呵呵,原来是这样,不知阁下想知道什么?”

    “在下刚刚听到阁下似乎刚刚买到了一批中品符箓,不知能否告知是在何处买到。实不相瞒,在下急需一批符箓,只是在赤炎城符箓实在不好买到。”擎沧一边偷偷打量着石牧,口中如此说道。

    “哦,我是在一个相熟的道友那里买到的。他是一个符师,能够绘制中品符箓,不过我也不知道他此刻手上还有没有存货了。”青年男子随意答道。

    “不知那位符师住在何处,烦请阁下帮忙引荐一下,在下感激不尽。”擎沧说着,又咬牙取出一块中品灵石,递给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原本还有些迟疑,拿到第二块灵石后,迟疑神情顿时消散。

    “哈哈,小事一桩,阁下请随我来。”青年男子呵呵一笑,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擎沧松了口气,望着青年男子的背影,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随后迈步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过一条条街区,逐渐来到一处偏僻区域,路上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几句,说了些不痛不痒的话。

    擎沧朝着周围看了几眼,目光再次落在青年男子的背影上,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之色。

    “石道友的那位符师朋友,住在似乎有些偏僻。”擎沧紧走了几步,赶上了青年男子,问道。

    “嗯,那人性情古怪,不喜欢人多,说什么画符需要一个安静之处,所以搬到这么一个偏僻地方居住。对了,就在前面不远处了。”青年男子笑了笑,指着前方一个灰色小院说道。

    擎沧点了点头,眼中异色一闪即逝。

    两人来到灰色小院门前,青年男子也没有敲门,径直推门走了进去。

    擎沧目光朝着院落附近看了几眼,也走了进去。

    就在此刻,他眼前景色一变,哪里还是小院,四面八方浮现出大片红光,化为大片火海,遮天蔽日的笼罩了四面八方,朝着擎沧压迫了过来。

    “不好,是法阵!卑鄙的人类,我要杀了你!”

    擎沧脸色大变,厉喝一声,身上黑色光芒大放,将身上的黑袍撕裂,形成一个护罩,护住全身。

    与此同时,他身上浮现出一枚枚黑色鳞片,瞬间覆盖了全身。

    护罩鳞片刚刚成型,一个带着赤色拳套的拳头从旁边打了过来,轰击在了擎沧的护体光罩上。

    “砰”的一声!

    护体光罩在赤色拳头前,仿佛纸糊一般,轻易便被洞穿。

    赤色拳头从擎沧背后刺入,从其后前胸穿而出,黑色鳞片没有丝毫抵御作用。

    擎沧的心脏被拳头打碎,口中喷出一口鲜血,眼中满是不敢相信的神色,身上气息迅疾无比的衰落下去。

    他有些艰难的扭过头,朝着背后看去。

    刚刚那个青年男子站在他背后,面无表情的看了过来。

    擎沧眼睛怨毒的看着青年男子,不过眼中神采很快黯淡了下去。

    青年男子,也就是是石牧的手臂轻轻抽回,擎沧的尸体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他一挥手,擎沧手上,一个有些粗陋的储物手环飞了起来,落在了他的手中。

    就在此刻,黑色光芒一闪,擎沧的尸体渐渐变窄拉长,化为一条黑色大蟒,足有两三丈长。

    石牧眼神一闪,将擎沧的储物手环收了起来,手掌上燃起赤色火焰,将手上的血迹燃烧殆尽。

    他一挥手,周围的阵法火光消散开来,重新回到了小院之中,不过最外层的一道赤色护罩却没有消失。

    小院之中,冷月彤,侯赛雷,余意三人都站在此处,这里正是余意的小院。

    “石兄果然厉害,先天妖族在你面前已没有一击之力。”冷月彤看了地上的尸体一眼,赞叹了一声道。

    “这些话就不用说了,赶快动手吧。”石牧翻手取出一柄金色短剑,刺入黑色大蟒体内,取出一枚黑色妖丹,递给了冷月彤。

    “石兄随我进屋吧,我这便施法。”冷月彤接过妖丹,凑到眼前打量了一下,随后转身朝屋子里走去。

    “你也进来吧,时间不多,现在就将我易容成那个蛇妖的模样。”石牧对侯赛雷说道。

    侯赛雷连忙答应一声,跟在了石牧身旁。

    “这具蛇妖尸体已经没用了,你处理掉吧,注意别露出马脚。”石牧想了想后,又对余意吩咐道。

    “是。”余意答应了一声。

    石牧三人走进了屋内,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直至天色渐暗,房门才打开。

    当先一个黑色身影走了出来,人身蛇头,双臂上浮现出黑色鳞片,身上散发出阵阵妖气,和先前被击杀的擎沧别无二致,自然是易容后的石牧。

    冷月彤和侯赛雷紧接着走了出来,冷月彤神情间有些疲惫,似乎是施展秘术的缘故。

    “如何?”石牧朝正朝这里走来的余意问道,声音也和擎沧一模一样。

    “很完美,至少我看不出破绽。”余意仔细打量了石牧几眼,说道。

    “那就好。”石牧点了点头,挥手取出一件灰色长袍,和擎沧之前披着的那个一模一样。

    “冷姑娘,这次多谢你了。你就在这里等一段时间,多则一年,少则七八个月,在下若是达成目的,定然会回来助你一臂之力。”石牧对冷月彤说道。

    “小女子自然信得过石兄,不过潜入凌天峰危险无比,石兄千万小心。”冷月彤说道。

    石牧点了点头,眼睛看向余意和侯赛雷二人,说道:

    “这些日子你们也辛苦了,趁着这段时间休息一下吧,等我消息。”

    “是。”余意,侯赛雷齐声答应了一声。

    石牧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门去,朝远处走去。

    冷月彤望着石牧渐渐融入黑夜的背影,有些怔怔出神。(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