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三百九十一章 万无一失
    “我可是大老远跑来给你送一个重要讯息的,你不想知道三年前钟秀是如何失踪的吗?”冷月彤语出惊人。

    石牧脸色一变,豁然站了起来。

    冷月彤眼前一花,双肩已经被一双钢钳一般的大手紧紧抓住。

    “你知道秀儿被何人带走了?”石牧厉声问道。

    “好……好痛,快放开我!”冷月彤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说道。

    “抱歉。”石牧愣了一下,急忙松开了抓着冷月彤的双手。

    冷月彤白了石牧一眼,眼神深处却是一黯,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冷姑娘,钟秀当日是被何人带走,还请相告,在下感激不尽。”石牧拱手行了一礼,说道。

    “好吧,看在你以前帮我我的份上,就告诉你好了,钟秀失踪幕后主使之人不是别人,就是那个和你来自同一个地方的柳岸。”冷月彤说道。

    “柳岸?”石牧闻言,眉头微微一皱。

    “正是,此事是我发动了冥月教在苍旭城的所有人手,好不容易才调查出来的,绝不会错。而且当日出手的,很有可能也是柳岸本身。”冷月彤信誓旦旦的说道。

    石牧看了冷月彤一眼,没有说话。

    “石牧,你如果想要救回钟秀,必须先除掉柳岸,不如你我联手,揭发柳岸的恶行吧。”冷月彤见石牧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连忙说道。

    “你说柳岸主使带走了钟秀,可有什么证据?”石牧沉默了片刻,问道。

    “这……我也只是打听到了这个消息,那柳岸也非常狡猾,我目前还没有掌握确切的证据。”冷月彤一时语塞,说道。

    “冷姑娘,你空口无凭,我也没法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除非你能拿出什么确切的证据来。”石牧两手一摊,说道。

    带走钟秀的人,他可不认为会是柳岸,自己虽然并未看清那个神秘女子,但此女绝不是柳岸可以驱使的,甚至都不是这个界面之人。

    “你……你竟然对钟秀见死不救,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男人!难道你怕了那个柳岸?”冷月彤气愤的看着石牧。

    “冷姑娘,你也不必想着用什么激将法。你我明人不说暗话,你不惜捏造谎言,也要和我联手对付柳岸,到底是因为什么?”石牧略一沉吟,口中这般说道。

    “我何时捏造假消息?”冷月彤眼神深处闪过一丝惊慌,口中兀自说道。

    “秀儿被人带走之时,我就在现场,带走她的是何人,我再清楚不过。”石牧冷笑一声,说道。

    冷月彤闻言,面色一阵红白不定。

    “好吧,我承认我刚刚的话是说谎。不过我也是没有办法,现在能够帮我对付柳岸的也只有你了。”冷月彤一脸凄然,眼眸中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泫然欲泣的看着石牧。

    石牧眉头皱起,虽然他心志坚定,不过看到冷月彤这般神情,他也不免有些恻隐。

    不过下一刻,他便回想起冷月彤狐狸般的心思,心中的那一丝恻隐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不用做出这般楚楚可怜的样子,实话实说吧,你为何要出手对付柳岸?”石牧语气平静的说道。

    对于柳岸,他一直心存戒备,此人心思深沉,实力又极强,如果没有十分必要的话,他也不想与此人有太多瓜葛。

    不过联想到余意处得到的一些传闻,他也颇想从冷月彤打听到一些关于柳岸的消息,看看是否会对他的计划有影响。

    冷月彤狠狠瞪了石牧一眼,收起了凄然的神情,开口道:

    “我们冥月西教和柳岸他们的冥月东教之间的事情,想必你也知道,这三年里,柳岸为教中数次立下大功,父亲大人竟然逐渐对他放松了戒备,反而变得青睐有加。”

    石牧只是侧耳聆听,没有插话,侯塞雷不知何时已坐回了临窗的位子,始终眼观鼻,鼻观心,犹如老僧入定一般。

    “就在一年前,那个柳岸不知从哪里得到一部功法典籍,父亲竟然如获至宝,立刻闭关修炼起来,将教中一些事情交给了那个柳岸管理。更加可气的是,那个柳岸向父亲大人提亲,让我下嫁于他,父亲大人竟然有些意动的样子。我自然不愿意,于是便逃了出来。”冷月彤脸色涨红,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

    “原来你是出来逃婚的。”石牧说着,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

    “是啊,我留书给父亲大人,说想要嫁的人是你,跟着你私奔而走,想必现在父亲大人已经派人到处找我们了。”冷月彤淡淡说道。

    石牧脸色一变,茶水呛进了嗓子,剧烈咳嗽了起来。

    “你……你这话是真是假?”石牧好不容易止住咳嗽,脸色铁青说道。

    “哼,当然是骗你的,想让本姑娘真的跟你,你想的倒美!我才不会随便拿我的名分开玩笑。”冷月彤嘻嘻笑道。

    石牧闻言松了口气,他可不想被冥月教这个庞然大物追杀。

    冷月彤看到石牧的神情,脸上虽然嬉笑自若,垂在身侧的手却不由得握紧了几分,指甲隐隐刺入了掌心。

    “玩笑就说到这里,我还是回到柳岸上来。”冷月彤神情徒然一肃。

    “上次在苍旭城一起吃饭,我便已经看了出来,你和柳岸虽然都是从东洲大陆而来,但不是一路人,直觉告诉我,能够对付柳岸的人,只有你。”冷月彤看着石牧,一字一顿的说道。

    石牧垂下视线,沉吟了片刻,摇了摇头,直接出言拒绝道:

    “很抱歉,我最近有些急事要处理,无法帮助你,你还是去寻找其他帮手吧。”

    冷月彤静静看着石牧,并没有因为石牧直接拒绝而变色。

    “说起来,我可是花了一番心思才找到你的这个跟班。你们在苍旭城的拍卖会上可是演了一出好戏,居然骗过了所有人,我也是事后费了好大一番功夫,这才发现了一些端倪。”冷月彤看了不远处的侯赛雷一眼,如此说道。

    侯塞雷闻言,心中一跳,没有抬头。

    石牧同样没有说话。

    “我找到你的这个跟班后,一直在暗中观察他,很不巧,你和他的联系我都看在眼中,他前些日子购买了一些材料,都是易容之用,而且据我所知,应该是易容成妖族才能用到的东西。石牧兄你要这些东西,是想潜入到妖族中吧?”冷月彤似笑非笑的看着石牧。

    石牧眉头皱了一下。

    他确实有这个打算,直接潜入凌天峰太过危险,易容潜入更好一些。这些日子,他的所作所为也都是为此做准备,没想到却被冷月彤一眼看破。

    “你也不必这般杀气腾腾的看着我,我不会将这事情到处乱说,坏了你的计划,这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冷月彤说道。

    “继续说。”石牧道。

    “你的这个跟班的易容术虽然精妙,但是也只能改变外观,你身上的气息他是无法改变的,根本骗不了妖族中的厉害人物。我知晓一种秘术,可以将你身上的气息转换成妖气。”冷月彤说道。

    “当真?”石牧眼中异色消散,听闻此话,心中一动。

    气息的事情这些天他也一直在考虑,也一直没有想到好的办法。

    若是真的能够如冷月彤所说的那般,那计划将更加万无一失。

    “自然当真,我们冥月教便曾有人使用此秘术潜入到妖族之中,一般的地阶妖族也识破不了。”冷月彤傲然道。

    “好,若是你这个秘术当真有效,等我的事情办完,可以考虑助你一臂之力。”石牧略一沉吟,抬头说道。

    “一言为定!”冷月彤听闻此话,大喜的说道。

    接下来,三人没有在酒楼多待,石牧将二人带到了余意的住处。

    余意如今的院子早就经过了一番修葺扩充,房间甚多,住下三四个人自然不成问题。

    余意和侯赛雷原本便相识,此刻再次见面,不免唏嘘一番。

    “这里条件简陋,冷姑娘不要介意才好。”石牧说道。

    “有个栖身之地便好。”冷月彤似乎并不介意居住条件如何,淡淡一笑道。

    “关于你刚刚说的秘术,不知能否给在下一观,想必也需要一些准备吧?”石牧问道。

    冷月彤丝毫也没有小气,取出一块玉简,递给石牧。

    石牧接了过来,神识探入其中,脸色微微一变。

    足足一刻钟之中,他才睁开了眼睛。

    玉简中记载的秘术匪夷所思,竟然是通过特殊方法,将一枚妖族妖丹短时间内植入人体之中,遮掩住其本来气息,转化成妖气。

    “如此秘术,真是异想天开,不过将妖丹镶入人体,不会对人体造成隐患吧?”石牧沉吟了片刻,开口问道。

    “只需在一年时间内将妖丹取出,便不会造成什么危害,这个你放心就是。”冷月彤说道。

    石牧闻言,缓缓点头。

    “还有一点,镶入体内的妖丹越新鲜越好,而且要和你打算易容乔装的妖族实力相当,最好将你要乔装的那个妖族的妖丹拿来。”冷月彤说道。

    “好,此事你放心便是。”石牧说道,眼中闪过一丝冷芒。

    “你就先在这小院住着,那些东西,我今日就能准备好,到时还要烦请你施法。”石牧说道。

    冷月彤看到石牧眼中厉色,心中不由得一阵心悸,口中答应了一声。

    石牧又和冷月彤闲聊了一阵,便走出了小院。(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